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我的寻根之旅
日期:2018-06-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阮祖望
点击:739

我家祖籍山东蓬莱。自从我的高祖(祖父的祖父)昌龄公和寿龄公兄弟在蓬莱城内府后街筑宅,就离开了族人繁衍聚居的位钟院。先父阮蔚村生于蓬莱,长于日本。九一八事变后因无法忍受日本国内对华侨的歧视和迫害而回国,先住烟台,后在上海工作,最后定居北京。他想去祖籍位钟院寻根的愿望终未实现。

大约在五十年代中,先父向族弟阮蔚勤索要族谱,蔚勤叔从南京寄来了一份手抄本。我记得是用泛黄的纸抄写的,字大且潦草。序言中提到阮氏是由始祖宽公于明永乐年间从安南移居登卫(即蓬莱),后面便只是家族支派图了。据父亲讲他以前见过的族谱内容要比此抄本多很多,可能蔚勤叔只是撮要抄写了一部分。出于好奇,我试着用一张四开大纸画一幅完整的家族树。但毕竟是个小学生,有些不认识的字(特别是写得潦草的字)是照猫画虎描上的。一张纸即使用很小的字也很难画得下完整的家族树,所以画得很零乱,最后不了了之了。

1966年父亲让我把直系一支默背下来之后,就把那份手抄本销毁了。

家父已于1983年病逝。我1996年自美国回国后,曾致电蓬莱县侨务办公室,询问在蓬莱位钟院是否可找到族谱。侨办的负责人很认真,回信告诉我位钟院是三个自然村位张、位吴、位骆的统称,属南王镇所辖,在县城南约十公里;现在阮氏族人在位钟院有很多,县城内也有,而且有蔚字辈的(比我长一辈),但没有听说有族谱。

2002年初家母病逝。在整理先母遗物时,发现先母精心保存的先父去世前凭记忆写下的直系一支名录(包括字、号)。随后不久,我家在北京住了五十五年的老宅拆迁。在整理杂物时,竟找到我当年画的家族树草图,和一张疑是先父1942年回烟台奔母丧时从祖先神位上抄写下来的名录(也是只有直系,但包括配偶姓氏)。由于混在废纸中,这两件珍贵资料才得以保存。但也正因为混在废纸中,家父生前一直不知道它们尚存。

根据上述三份资料我开始整理族谱。由于除我家直系一支的信息有三份材料可以对照,其他各支的唯一依据是我在幼年所画的一份家族树草图,其中错误与疏漏甚多,所以我对整理出来的草稿很没有自信。这便坚定了我一定要去蓬莱寻找族谱的信念。

2005年元旦,我和家人利用假期来到蓬莱。早上6点从北京飞往烟台,随即乘大巴前往蓬莱。下午匆匆游了蓬莱阁和戚继光故里,第二天一早就奔位钟院去了。

由于不知道要到哪个村子去找,就请出租车开到最远的位张村口。村口有一家理发店,还有几个在路口等候公交车的村民,一打听,原来正巧,位张村姓阮的最多。其中一位説他父亲在村里辈份最长,是启字辈的(和我同辈),我们便随他前去拜访。族兄阮良啟已年愈八十,精神甚好,见到我们十分高兴,拿出他手抄的族谱。据他讲,现在位张、位吴村的族人多是五世尔标公的传人,因是四世继武公的长支,所以辈份偏低,启字辈仅他一人,文、书两辈的人居多,永、庆两辈也有了。现在农村的这一支的族谱都由他来续补。他年幼时还去西山祖坟祭拜过,但祖坟现已无存。现在也没有族人共有的墓地,因为农村也都用火葬了。

族兄阮良启夫妇与作者(2005年1月2日)

良启族兄告诉我,原版族谱尚存一部,在居蓬莱市内的阮蔚周族叔手中。听到此言,我立即返回蓬莱市区寻找蔚周族叔。只是不巧,未能见到蔚周族叔,也未能和他通上电话。

经胞姐祖启的不懈努力,终于和蔚周族叔连络上了。2005年国庆假期,我再赴蓬莱拜见蔚周族叔,并翻拍了那本由云鹏公(蔚周族叔之父)经历“**”冒险珍藏的孤本道光版族谱。该版族谱记录到了我的高祖那一代,和家父记录的信息刚好衔接上,可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了。

道光版族谱封面

过去听长辈讲我们这一支阮姓族人是明朝从越南移民到山东的,对此我一直心存疑问:从越南到山东可不是一条近路,先祖何以千里迢迢地搬迁呢?族谱给了我肯定的答复。族谱称“古阮氏系交趾国人民,永乐年间国抚服之,其民归中国。复叛三五年,烽烟咎未息也。民复归本国时,阮氏始祖已授大明理库指挥,有功,袭五世千户,居山东登州。”我查了《登州府志》和《蓬莱县志》,都有阮氏始祖阮宽任理库指挥以及其子、孙袭千户之职的记载。

原来,我的先祖从越南移居山东是和明初的一段中越关系史有关。明太祖朱元璋建立明朝时,安南正值陈朝统治时期,朱元璋认为“得其地不足以供给,得其民不足以使令”,接受安南作为向明朝进贡称臣的独立国家这个事实。不久,安南内乱,胡氏父子大杀陈朝宗室,自立为王;明成祖朱棣派兵护送陈氏遗族陈天平回安南复王位,不料被胡氏设伏杀害;朱棣大怒,称“蕞尔小丑,乃敢欺朕,此而不诛,兵者何用?”遂派大将张辅征讨安南,大败胡氏。由于陈氏后裔已凋零殆尽,朱棣决定把安南划归本土。永乐六年(1408)设交趾行省,仿照内地建制设都指挥使、布政使、按察使三司。为了稳定人心,朱棣下诏招贤,启用越南本土人士。我想我的先祖阮宽也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当了明朝的军官的。后来,明朝在越南的统治不断受到地方势力的挑战。经历了多次反叛、多次征讨之后,宣德二年(1427),明宣宗朱瞻基最终决定从交趾撤军,恢复安南的独立地位。

在交趾作为中国的一个行省的二十年中,人民因参加科举、加入仕途、投身军旅、谋求职业而流入内地就是十分自然的事了,张秀民在《明代交趾人移入内地考》[1]一文中对此有详尽的考证。身在军旅的阮宽移居山东蓬莱也不是一个偶然事件。自元代以来的多年战乱造成了华北地区十室九空,明初曾有大量移民迁入。除了人们熟知的山西洪洞移民之外,军籍移民也不在少数。据葛剑雄主编的《中国移民史》[2]称,胶东半岛在明初几乎是个军人世界,军多于民,登州、莱州两府的居民中大多都是军籍移民,而且相当一部分来自云南的乌萨卫(明代在云、贵、川一带的驻军),这也就是为什么胶东地区民俗带有某些彝族或苗族的风情、胶东又有“小云南”之称谓的缘故。在交趾归属中国的时期,和云南比邻的交趾驻军被换防到胶东也就不奇怪了。

那么,千户是什么官呢?《登州府志》上有说明。原来,明代管理军队实施一种军民合一的卫、所制度。明代在登州设卫,登州卫辖前、后、中、左、右五个千户所,每个千户所辖十个百户所,每个百户所有约一百个士兵。千户就是千户所的长官。不仅千户是世袭的,士兵也是世袭的,称为军户,每家一个男丁当兵,家中其他男子为预备役,享有免除徭役等特权。和府、县的流官制度不一样,卫、所的军队组织采用世袭制,一方面是为了保持驻军的相对稳定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在保卫边防的同时屯田耕种、繁衍生息。到了清代以后,卫所军户的制度取消了,但蓬莱阮氏一族戎马传家的军旅传统没有变,代代都有人习武从军、建功立业,这在族谱上都有记载。如七世阮奇,参加征西藏,蒙恩加十等功,诰授武显将军[3];八世阮有功,历任福建、台湾镇游击,封怀远将军[4]

我的寻根之旅不虚此行,不仅是理清了我家这一支的来龙去脉,而且蓬莱阮氏一族的历史记录为明初各民族的迁徙融合,以及清代收台湾、抚西藏等拓展疆土的宏观历史提供了一个民间视角的佐证。



[1] 原载《东南亚纵横》1990年第1期。

[2] 福建人民出版社1997年出版。

[3] 清代军阶,正二品。

[4] 清代军阶,从三品。

 

上一篇:一条金线
下一篇:灰色轨迹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推荐理由
全部评论
王秋平
    2018/7/3 22:37:36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散文主编:王秋平】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