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难忘岁月]四川宜宾革命烈士军人文集(四)—红军军长张锡龙
日期:2018-04-3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边江
点击:273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的晚上,21岁的四川宜宾高县青年张锡龙和他的战士们,接受了由周恩来、贺龙等领导的即将对南昌城攻击的任务。起义军一连一排长张锡龙和他的战士们等着起义的信号一一枪声,他们一连主要对南昌城里的一个警察局进行攻击。

一连连长叫郑为民26岁,人非常坚定,参加过北伐,是国民革命军的一个连长。此前,郑连长还参加过北伐军攻打长沙,对湖北武昌城、丁泗桥等战斗。请以后关注长篇小说《风暴》。

现在,战士们都等不及了,都更想马上听到起义的枪声。

一个战士问身边长得身强力壮的、俊逸、勇敢的张排长:“排长,到时间没有?”

张排长在心里一估摸,觉得要不了很久的。在一旁的起义军连长郑为民把他脸侧过来,也看了看怀表说:“快要到了。同志们,不要急!”

然后,战士们在激荡的心绪里等候着,也是兴奋!

张排长知道:只要听到枪声,就是进攻的时候。他看着身边的郑连长,一个在一边的灯辉下,被照着的那红红坚定苹果形脸,还有在他黑黄黄的视线里,显得稳重的眼睛。

又一个在身旁的战士问:“连长,还有多久?”

郑连长把他脸往一旁侧,说:“不要急。要不了多久了。”

然后他对大家说:“同志们,等一会大家一定要全力进攻,打败反动军队。”

“是,连长!”

战士们回答。张排长听到了自己战士的回答,心情又昂奋起来。郑连长感到自己的每一个战士都盼着仗马上打起来。

就在这时,出现了一声比较响的枪声“啪!”

郑连长马上知道,由周恩来、贺龙等人领导的南昌起义开始了。他知道,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的第一枪开始了。就一喊:“开始!”

然后,包括张排长在内的一连战士,向夜色中的南昌城里跑去。十多分钟后,他们接近了警察局。在警察局后面不远,就是一个敌人的指挥部。

郑连长看见门口有几个看守的警察。就赶紧挥起驳壳枪向门口的几个警察开枪。他打死了一个,然后又开枪,也打死一个。他马上再开枪时,另一个警察马上跑到门旁,立刻开枪还击。

非常英勇的郑连长跑上去。他边跑边开枪,就要跑近了,他看见自己打死了这个门旁的警察。这时,从门边,飞来一颗子弹打中了郑连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他嗯了一声,双手紧紧捂住肚皮失去控制倒在地上。

张锡龙排长十分的震惊!战斗才开始,他震惊的是:多好的连长就受伤了。他跑到自己连长身边蹲下,一看:郑连长肚皮流血不止。就说:“快,跟连长包扎!”

“一排长,快带着同志们马上进攻!”仰倒在地上的,双手捂住血从肚皮里流出来的非常痛苦的郑连长说。

“好。”

然后,其他战士跟自己的张排长向警察局跑去。马上,守在门边的敌人发出的子弹打伤了张排长的肩膀,他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但是,张排长继续往前,立刻开枪还击,打倒了门边一个警察。

然后,他身边的战士都对着门边开枪,门边的敌人被打死,倒在门边地上。张排长看到阻挡他们的第一道障碍解决了,就是剩里面的事了。他到门边喊了一声:“跟着我。”

张排长知道郑连长不能再进行指挥了。他马上带领战士们继续战斗下去。

他跑进了门边,看到警察所大院里已经又有多个警察向大门跑出来,非常的措手不及!这时,有些警察就慌张开枪了。张排长马上闪到一个房子的侧墙边,战士们也跟着他这样做身子闪过来了,还有些战士和警察面对面开枪起来,马上,双方就有人被打倒。

张排长觉得应该先占领警察当官的房子,这样,他们就会好打些。他带着战士们往惊慌出来应付他们的警察攻上去;他跑在最前面,他也非常机智喊了一声:“江永生!林耀武!扔手榴弹!”

“”是,排长!”

两个他身边的战士就从腰后皮带上摸出手榴弹,拉燃,向前面的多个警察投去,把他们炸死了。

然后,张排长对一边的林副排长说:“副排长,你带着一部分人对付那边的警察;我对付这边的。”

“是,排长!”

林副排长回答。就带着一部分人往门边里的警察房子跑去。然后,张排长带着人往这面。马上往有警察的房门跑去,主要是找指挥官之类的张排长看到有两间房门开着。就马上喊道:“一班长,你去这间!”

“是,排长。”

一个敦实、脸瘦些、个小些的一班长就喊了一声,“一班,跟着我。”看来,他执行张排长的命令非常的及时,他用手一招,十五个战士就跟他去了。

同时,张排长带着八九战士,跑进一间房子。就看到里面,有两个是当官模样的人正要出来。这时,双方都看见了。非常机敏的张排长就开枪,把两人打死,并跑近一看:看来是头。然后说:“走,同志们。”张排长觉得警察头被打死了,还有别的警察没有被消灭。就回脸,对战士们说:“同志们,去敌人营房。”

张排长带着战士们向位于警察局西侧后的房子跑去。这时,刚跑近,就看到一个警察队长对房里面的人喊道:“快出来,去门口。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是,唐队长。”是房里的警察回答。

这唐队长在喊时,就回脸看到有人跑进来,可能是夜色看不清是什么人。就想再看。

张排长先开枪了,把他打倒。就立刻向门边的几个警察开枪,战士们也紧跟上来跟着自己排长开枪,这样打死了里面的十个警察。消灭完这里的警察,然后,张排长喊道:“去另一间房子。”

“是,排长。”

然后,他和战士们跑了出来,要进另一间房搜索。

这时,一个战士跑了过来。“排长,刘班长被打死了!敌人堵住了门口在顽抗。”

听到了这里,张排长放弃了这间房,他显然认为那里有先解决掉的必要。

“跟我来!”

“是,排长。”

张排长就带着战士们向这面来了。

这时,门被里面关上,有些警察利用窗子向外面的起义军开枪。就在这时,张排长觉得这不好,就马上到窗子的侧边,并向里面开枪,他马上听到了一两个警察被打中的叫声。

他又看一下,这时,窗口没有人在向外打枪。就对一个战士说:“刘成,投手榴弹!”

“是,排长。”

然后,几个战士拿出手榴弹拉燃,往窗子里扔进去。一阵爆炸,火光在房里频频闪动,马上就有多声惨叫,后就没有听到里面的声音了,看来,里面的敌人都死了。

“排长,敌人一定被炸死完了。”

小刘说,然后,战士们把门砸烂进去,里面的十多个警察被炸死了。

从现在起,张排长在郑连长牺牲后带领战士们把复杂的警察局攻下了……

 

 

 

 

南昌起义成功了。后来,中央军委派四川宜宾人张锡龙到苏联学习。后又在莫斯科步兵学校学习。到一九三零年九月回国,在中共南方局军委工作。接近年底的一天,中共南方局的领导来到张锡龙的办公室。

“老向!”

“小张。”

南方局书记老向就在张锡龙的面前坐下,说:“小张,目前中央苏区的情况发展很好。但是,根据地也需要一批像你这样到过苏联有见识的同志去发展红军的事业。我们研究了一下,决定派你到苏区去工作。”

“要的。我坚决服从党的决定。”

“你明天到朝天门码头赶船,沿长江而下,到江西南昌和那里的地下党接上关系,由那里的同志把你带到红军苏区。一路要多加小心!”中共南方局书记向有宪同志叮嘱道。

“嗯。”

 

第二天,张锡龙简单把自己的衣物等收拾一下,提着一个红箱子上了船赶了几天,到了江西南昌,又和那里的地下党接上关系,由南昌地下党的一个老交通员老孙陪着转道去位于山区里的瑞金红军苏区。后在苏区红军学校做训育主任。从国统区来到红军苏区工作,这样,就更接近他向往的行军打仗的生活,他还经常见到周恩来等人。张锡龙现在过着的是没有国统区那样黑暗危险的日子,而是一种愉快、平安的生活,虽然红军根据地的生活非常清苦,没有什么好吃的。

 

“张主任,学员们都集合好了,请你去。”一天,一个身着红军军装的勤务战士走进张锡龙的房里报告。

“要的(四川话行),我马上去。”张锡龙在一个地坝旁的一间陈旧的房里和这红军战士走出来。

然后,张锡龙来到了红军学校的地坝上,看到红军学员正在那里。他就走到大家的面前,发言:“同志们,你们要好好学习,学成后好好为红军的革命事业工作。”

“是,张主任!”面前的红军学员们一起回答。

“好,现在开始。”

然后,在他面前的红军学员进行了射击训练。过了40多分钟,他们又集合起来听张锡龙教课。

“你们,除了有一身好本领,还要学会带领战士们指挥作战。过不好久,你们在这里学成后,回到自己的部队,作为一名红军指挥员,你们要学会观察战场的情况。”

张锡龙说,然后,他看看站在跟前的一大排红军学员看到他们非常勤奋地认真听他讲话。他又说,显得非常严肃而不严厉,也不装腔作势,他习惯性双手背在背后,目光温存而显得非常厚道。

“我们红军的事业是非常艰难的!中国革命要最终成功,是要靠大家共同努力。我们要以坚定革命的信念,完成党交跟我们的光荣事业。”

“是,张主任。”学员们回答。

他继续教课……

课后,张锡龙没有走开,而是呆在那里和红军学员,在非常精心地教授他们战术方面的知识。……

在这段时期里,张锡龙对同志们非常热诚,主动和学员们谈心,对革命工作非常的尽力!他以提高大家的政治、军事能力为最高理想,倾力传授他从苏联学到的军事训练知识,是大家很敬佩的红军干部。半年后,中央红军进行了扩编,张锡龙担任红军第七军军长。

以后,又担任多个红军高级干部的职务。

一九三三年六月,中央又对红一方面军进行调整,张锡龙担任红三军第四师师长,彭雪枫是政治委员。

后,他们红军向福建进发。在接下来的多次战斗,获得了胜利。

一九三三年七月九日,张锡龙带着红军部队和彭雪风进攻福建泉上,对这里的国民党军队打了多个仗。这天,他们呆在一起。

 

 

张锡龙和红军营长24岁的何建忠在商量打泉城的战事。

“师长,我们该怎样进攻呢?”

张师长沉稳地想了一会,他说:“这事,不能硬来。否则,会跟我们的战士带来大量的伤亡。”

何营长也点了点头。

然后,他想了下。就说;“师长,不要担心,王连长他们已经在昨天挖好战壕,这战壕在城墙下,他们还把炸药放进了棺材里,到时,用在城墙下。”

“他们一连这个办法好,这样的话,我们就好进攻了。”张师长回答。

“是呀。”

 

他俩和战士们一直都没有睡。都等着第二天黎明前的六点进行的攻击。接近天亮,每一个红军战士都蹲在黑乎乎的平静的战壕里,心情激动,精神兴奋。他们终于等到了天亮前的六点,这时,天还是黑乎乎的,从西边吹来的含有早晨气息的夜风吹到了张师长的脸上。

这时,张师长和政委彭雪枫来到了前缘阵地。

红军营长何建忠、红军连长王仁宏立刻站起来,

向自己两个领导敬了一个军礼。“师长!政委!”

两人都知道,自己的师长要亲自带着大家攻城。何营长就对战士们说;'同志们,师长和政委来跟我们一起战斗了!”

“师长!政委!你们就指挥我们不要冲锋了。”战士们说。

“我一定要和你们一起打进城去。我本来就是一个军人和士兵。”张师长说。过一会,他看了一下表:正6点。就发出命令:“开始!”

马上,就在红军师长张锡龙发出命令后,在他身边的一个战士吹起了冲峰号,激越而嘹亮的号声响起,就听红军营长何建忠喊了一声:“同志们,打!”

在黑乎乎的城墙下,张师长看到在黑隐隐的靠近战壕的战士们,立刻抬着一口放有炸药包的棺材向厚厚的城墙递近。过了一会,听到红军连长王仁宏喊了一声:“拉线!”

过了一会,大家都退后一边。一声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响了,顿时,坚固的城墙被炸开了一道大缺口,烟红红的。

张师长一喊:“冲!”

然后,红军马上就发出振奋的呐喊声,从这里攻进城去,向着腐朽的旧世界攻击。

虽然,张锡龙是红军师长,但是,他才26岁,他不是那种只待在固定的位置上专注指挥的人。他非常精明地指挥着,和红军连长王仁宏、排长一起带领着红军战士们战斗。此刻,他身边跟着24岁的何营长,在之前和战士们一起,准备进攻;炸开城墙后,就和战士们攻进城里。

何营长右手握着驳壳枪,见敌人就打,就开枪。这时,他看见前面23岁的红军连长王仁宏,一个非常魁梧的身子,憨厚的个性、机敏的眼睛的人跑在最前面。六七分钟间,王连长领着战士们把在一个路边的工事敌人打散了。一个敌人被王连长打死,面前的敌人跑了,他马上集中战士去追,就被几个敌人看见他跑在最前面;几个敌人就回身开枪了;几颗子弹打中了王连长紧系着宽皮带上的肚皮;他身子踉跄了几下,双手捂住流血的肚皮,仰倒到地上。

张师长立刻上去,马上对何营长说:“何营长,你带着人继续进攻,我打掉一些敌人后再来。”

“是,师长。”

然后何营长回脸一喊:“一营,跟我上。”

马上,他跟张师长留下一个排,就带着战士们向城里攻去了。

 

 

 

 

他们一进城来,就看到过道边,靠近一个街边的工事。张师长马上发出命令,让下面的战士去打掉敌人,而把自己当成一个红军战士的他和战士们冲锋,何营长以为自己张师长会呆在这里指挥,他没有想到自己师长也前去打仗了。

跑进城的张师长在黑微微的即将天亮前的夜色里,看到前面工事的敌人向他们开枪了。

他马上喊道:“快趴下!”

然后,跑在他前面些的何营长和战士们就紧急趴下,他自己也趴下,他感到,敌人打出的子弹在自己头、背上飞过去,马上又接着来,就是不断地打着。

何营长回爬到自己师长身边,说:“师长,我上去,打掉他们!”

“快,躲开!”

他听到张师长喊声,就看到张师长把身子往一边滚过去。

“快,躲开……”

何营长喊道,把身边的战士推开。

何营长和战士赶快这样做。然后,他看到滚在一边的张师长扔出一枚手榴弹,马上就是一声爆炸。就看到非常有把握的张师长从地上爬起来,朝着敌人工事跑上去。

这时,红军营长何建忠一下就跑到了张锡龙的前面,还有一个红军战士马上也跑到了工事前,张师长忽地听到了枪声,马上,就听到了在自己前面急跑的何营长嗯了一声。他知道何营长被敌人的枪弹打中了,就是看不清是哪里受伤。然后,何营长身子突然停住,仿佛他看了什么而停止跑动一样。一秒钟不到,他看到:何营长身子慢慢往后倒;反应快的张师长马上几步急跑上前抱住往地下倒去的何营长。

“何营长!”

借助些子弹飞射时的微光,他看到何营长胸部在流血,整个脸含有死的气息。

“师长,你快带领同志们向前冲。”即将死去的何营长说,声音在难忍的痛苦中弱下去。

“嗯。”

然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何营长说话,好像他休息了似的。

何营长战死了!

张师长马上跑上去继续战斗。

过了几分钟,他跟前的王兵连长跑到前面去,那里,有一个排的敌人,看见他们加紧了开枪。

王仁宏连长牺牲了,由一排长王兵顶上当连长。王兵连长马上回头说:“师长,你在这里看着,我带战士们上。”

“行。”

然后英勇淳朴的王连长回脸,对自己的战士一喊。“一连,跟我上!”

说完,他带着战士们跑进去。

张师长马上就听到突然加大的枪声,显然是敌人看到红军攻上来的人更多了的缘故。他急切地想看到攻在最前面的自己战士的战况,但是,由于是凌晨的黑夜看不见,非常着急!

此时,顶替和自己同姓的24岁的王兵连长,表现得更大胆,他总想缩短时间,急攻下敌人的工事。还没有跑近敌人,就被敌人打来的枪弹击中了肚皮,他身子抖了一下,左手捂着肚皮,又朝敌人跑去;刚要跑近,又被几颗子弹打中他小肚皮;他一下踉跄了,仰面倒在地上。刚当上一排长的24岁的凌志明马上喊分开,战士们就到工事边,趴下。

然后凌排长跑回来到张师长身边。

“报告师长,连长受伤了。”

张师长马上跑上前去。

看到敌人火力大。他马上说:

“跟我一、二枚手榴弹。”

“是,师长。”

马上他接住一个战士拿过来的两枚手榴弹,拉燃,向工事上的敌人扔去。两股震耳的爆咋,紧接着是被炸着敌人的惨叫声传来,张师长明白敌人被炸,现在正是攻上去的时候。他非常简短地有力一喊:“跟我上!”

就马上急步跑上去。

战士们就跟他跑上去了。

很快,他们到了工事,打死了被炸后的敌人,继续往城里的司令部跑去,后来,他们占领了这个城镇,获得了胜利……

 

 

一九三三年十二月,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开始了。由于王明的左倾路线的干扰,红军出现了一些奇怪的错误的事,比如:摒弃了原来的集中优势兵力打一点的战术,把兵力分开,这样就造成了一些战事的失败。

张锡龙师长在十二月十日的早晨,在福建团村一个这样的地方:北面是山坡,非常矮,而下面是一片大平地,远些又是山,这里是红三、五军几个连队的阵地。

此时,枪声、炮声忽而猛急,忽而如雨声变弱。

26岁的张师长正在该阵地后面较远的指挥所里。此时,每一个红军战士和指挥官在打击多他们几倍的国民党军队。

当红军师长张锡龙在指挥所里听到前沿阵地猛急的枪弹声时,他就想亲自到前线战壕里,和自己每一个亲爱的普通战士一起打仗。他让彭雪枫政委待在指挥所里,自己急不可耐地跑到了前沿阵地。

“师长,你怎么来了?”红军营长刘俊福非常诧异!

“我和同志们一起打敌人。”

“师长,你的位子不在这里,这里有我们战士。”

张师长坚定地说:“别废话了,快打敌人。”

“是,师长。”

张师长把插在肚皮上的皮带里的驳壳枪抽出来,就这样,跟战士一样打敌人了。

这时,红军营长刘俊福再对张师长说:“师长,你快下去,这里有我和战士们。”

“别废话了。我就是要亲自打敌人。”张师长喊道。26岁的他正是血性沸腾的时候,呆在阵地里,打敌人是一个军人的热切愿望。

刘营长觉得再说也没有用了,就走开了。

在十分钟后,打得正痛快的张师长看到敌人集中地向他们凶狠进攻。用驳壳枪边打边注意跑在最前面的敌人,只要打掉攻在前面的敌人,后面要被打掉一些。

这时,张师长开枪,他看到打中前面一个一副死人脸的敌人,这敌人一下扑倒在地。张师长又开枪,打中一个敌人的胸部,这敌人马上仰面倒下。

然后,他见了敌人,就十分想一个个都把他们打死完,才觉得是自己和战士们一起消灭了敌人。他不想坐在指挥部里,看到自己战士都拼命,自己仅仅享受的是胜利而不是自己参加了战斗的亲身感受的胜利。

张师长一直就紧紧地闭紧嘴,坚决而默默地趴在阵地上或稍微抬身打死多个敌人。

这时,他看到有一股敌人又近眼前,他觉得用驳壳枪已经没有用了。就马上把驳壳枪插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

“快,跟我机枪。”

“是,师长。”一个机枪手马上停止打机枪,把它拿跟师长。

虽然,张锡龙是师长,但是他更是一个顽强英勇的红军战士。他就一心要消灭眼前的敌人,为胜利而奋斗。他接住机枪,就一下从战壕起身,把怀里的机枪一斜,就开枪了。看到有不少的敌人一中弹,就马上倒下如落叶,有些滚下山崖。这时,他身旁的红军营长胡成汉喊道:“师长,快下来!”

张师长不停地向一些冲上来的敌人开枪。

害怕自己的师长被打死的胡营长,就伸手把自己英勇的师长拉下来。张师长就跳回到战壕里。

又过了不久,刚打出一枪的张师长看到有子弹向自己战士斜斜射上来,如风一样。就急扑过去,把自己的战士扑倒在身下,等子弹过去了,一小会,他才起来。张师长想等这个战士平静一下,让他再战。

“好了,小黄。可以了。”

张师长就从小黄的身上抬起身,用他不再紧张而温和的脸说:“小黄,你要小心!”

“是,师长。”

马上张师长和自己战士一起战斗……

几天过去了。一天上午在指挥部里。

“老彭(彭雪枫),我要到前沿阵地去。”张师长说。他很想到前沿阵地去。

彭雪枫知道张师长一到打仗,就要到前沿阵地。就说:“好,我和你一起去。”

然后两个红军高级指挥官出指挥部向前沿阵地匆匆走去。

战士们看到他俩到了,都受到了鼓舞。看到红军战士们都一副积极的神情,张师长也高兴!他想道:过不了十多分钟,就要开始打仗了。我一定要跟战士们一起战斗,打败敌人。他在这样的心情 下,就从战壕里站起来,想看看山下敌人的部署情况。

他看了这一面,又看那面,忽地,从山下面冷不丁地打上来一颗子弹(应该是躲在山下石头后的敌人打的),使得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张师长额头被击中;他一下就倒在战壕里。大家都十分的惊愕意外!一会,26岁的张师长就死了……

红军师长张锡龙,是宜宾高县人。牺牲时,26岁。

上一篇:一往情深文学梦 同为安检砥砺行—学习《盛京文学网关于投稿注意事项及编审工作细则》心得体会
下一篇:过眼似云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