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清明
日期:2018-04-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吴永华
点击:937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

作为中华民族四大传统节日之一的清明节,据传起源于古代帝王将相“墓祭”之礼,后来民间亦相仿效,于此日祭祖扫墓,历代沿袭而成为中华民族一种固定的风俗。即便知道这种说法,但我还是倾向于清明节的由来与春秋时期的介之推有关,正所谓“烈火难改淡泊志,中华从此有清明”。为此,我还在八年前专程去过山西绵山,感受那里的清明文化。

在记忆里,每年的清明都是旁观着别人忙来忙去,我自己从未给先人上过坟,但我的先人却是敦厚而宽容的,他们并不因为我的看似冠冕实则不孝的举动而怪罪于我,反而这么多年来一直庇佑着我有惊无险地趟过风风雨雨。老妈还健在的时候,我每次回家都会避开清明,或者忙,或者车子挤,或者身体不适,我用种种理由说服自己,对于这种下意识的行为,我一直没有深究,现在看来,那是因为我的血脉传承的观念还比较淡漠,换言之,我的心理还没有随着年龄一起长大。

当我的父母渐次离我而去,我成了孤儿,纵容自己彻底哭过之后,我猛然发觉,我不能再像父母还健在的时候那般逢年过节就张罗着回家跟亲人团聚了,我成了一只断线风筝,飘摇着不知道该落向何处。我想,我该懂得寻根了。

从那以后,每年的清明,我都会回乡祭奠先人,风雨无阻。

今天起得很早,习惯性地拉开窗帘向外看,我愣住了,居然下雪了!柳絮般的雪花轻轻巧巧地飘落,不像严冬的雪花那般凛冽而有质感,刚刚落下,便与地面的积水融为一体,雪花漫天飞舞,为清明祭祖营造了绵柔而伤感的氛围。我怔怔地站着,思绪有些纷乱,好像有许多念头闪过脑海,又好像只静静地看着,什么都没有想。因为雪天路滑,传岳比约好的时间提早了半小时来接我,那是个和善厚道的人,我因为天气的恶劣而对他送我回家尤为觉得感激和抱歉,他一径温和地微笑,并不说话,让我觉得心里暖暖的。回乡的路不很通畅,走不多久两旁就会出现一些坟地,这些平日阒无人迹的地方现下站满了人,车子随意停在路旁,立碑的,填土的,穿梭的身影在满地的大红色碎纸屑的映衬下,显得落寞,但并不十分伤感,或许,这也是清明的一种意境了,哀而不伤。

我跟哥哥到父母的坟前,已是十一点了,哥拿着铁锹平整坟头,我慢慢弯下腰拔着坟上的荒草,哥担心我的腰间盘突出,让我到旁边站着,但是我执拗地一把一把薅着茂密的枯草,仿佛这样就算是为逝去的父母做了点事情,仿佛这样就算是亲近了久违的双亲。拔完了野草,我仔仔细细将盆花摆在坟的两旁,然后看还有哪里需要我帮忙的,我的眼睛游移着,紧抿着嘴,我不敢说话,我也不知道应该跟哥说什么,在父母的坟前看哥,哥也显出了老态,他一边细致地整理着一边跟我说:“咱妈活着的时候对我做这活儿最放心了,她知道我会把坟整理得妥妥当当的,丝毫不会漏雨。”我听着,眼泪满眶,我装做不经意地扭头看向大路,使劲眨眼睛,将眼泪憋回去。以前听老人说过,清明上坟是不能哭的,泪水会让先人的房子渗漏,只是,我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只好盯紧地面,不敢分神回想关于父母的种种,焚烧香烛纸钱的时候,哥絮絮叨叨地念着:“你们老两口以后别再惦记着小静了,她年纪也不小了,要上班,还要供孩子上学,你们要保佑她身体健康,顺顺利利供孩子完成学业,咱们家也算是出了个海归了,你们不跟着高兴么?”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我赶紧偷偷地擦掉,之后匆匆回家。

下午早早地便踏上回程,我需要找个角落静静地坐一会儿。房间暗沉沉的,我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单曲循环着徐誉滕的《等一分钟》,这首歌以前听的时候就很有感觉,现在传入耳中更是别有一种断肠悲,我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了,任涕泗滂沱。以前每次回家,老妈都会站在门口送我,我看着她的白发在风中摆动,看着她孱弱的身子在大门的衬托下显得那么单薄,我都会催促她赶紧回家,可老妈每次都固执地站在那里,几乎不眨眼睛地目送着我转过街角。每到这时我都会很揪心,我知道老妈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她想尽量多看我几眼,我也知道老妈身体极其虚弱,可是我真的太忙了,我只好自欺欺人地把老妈的希望寄托在下一次,祈祷老妈等我下次再回去看她……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当我亲眼看到我的老妈化作一掊静默的黄土时,我想没有人会比我更理解这句话的真意,等一分钟,等一分钟,哪怕只有短短的一分钟也好,只是,我的老妈竟是多等我一分钟也不肯了……

傍晚时分,我被电话声惊醒,原来我竟不知不觉地哭睡了。电话是忠圣打来的,接着老大也来了电话,几个同学邀我聚聚,我感恩他们的同窗之谊,可是今天的我实在是需要孤独,需要一个人躲一会儿,不过最终我没有拗过他们,跟水成一起又返回了城子坦。同学相聚,其乐融融,我尽力掩饰着心底的苦楚,很明朗地跟他们聊天,畅笑,但是我知道,在他们的眼里,我一定还是有些恹恹的。九点多,水成将我送回家,尽管身体疲累,但却了无睡意,然后,我默默地坐着,一边流泪,一边码下这些字。

夜阑珊,凉意浓。清明,殇。

 

上一篇:改变
下一篇:奶奶的浆水面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推荐理由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