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夏春
日期:2017-06-2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长安
点击:609

我知道这天下每个人的一生都不同,我也知道没有你这城域每天照样熙熙攘攘,小贩叫喊不断,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是这又怎样,我想到你时还是会心痛,寂静深夜中无法抑制的哭泣。

要嫁人是在三月,这个充满诗意与生机的时节,夏春一早就被瑞儿和嬷嬷从锦被中拉了起来,府里的丫鬟也进进出出,忙里忙外,穿衣,梳头,上妆,一一开始,整套婚嫁程序下来,整的夏春早上饭都没吃上,中午就在饥饿中慢悠悠的来了,夏春坐在铜镜前静静的看着镜中的少女,刚刚涂完的胭脂红如冬梅,轻扯嘴角微微上扬,柳叶眉也衬得整个脸更加的生动起来,调皮的把眼睛左右转一转,抖动两下,让刚画好的眉毛皱皱、伸伸,突然之间感叹一句;嗯,本小姐长得还是算可以的,不算妖娆妩媚,倾国倾城,怎么也算是小家碧玉,清秀可人呀,就是不知道言深哥哥他是不是还是长得那般难看,分别已有五年,他怎样了,少女用一只手放在下颚处,托腮与铜镜前,中午的阳光从窗缝中照到她的脸颊上,慢慢闭上眼睛,吸一口气,感觉好像都能闻到那株前院的桃花香,回到了以前与言深爬树大笑的情形。静下来时言深总喜欢侧着头看她,夏春这时候总是装作不知道,他却并无恼意,依旧一直看着她温柔的笑,最后夏春实在装不下去了,吸了一口气后也转过头来两只眼睛圆鼓鼓的瞪着他,最后一起大笑。年少时懂得的其实并不多,但是夏春知道这个难看的男孩在他的童年时期是无法取代的。只是那是好多年前了,他的言深哥哥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呢。半月前他来下聘时,夏春拉着瑞儿去偷偷踮着脚在窗外看过,没有看到他自己则被爹爹发现,对于这次越礼之事,夏将军并没有过多责怪,只是叹气后,然后禁了夏春的足,不再让她出府,挥手让从梅花屏风后走出来的母亲与她一同回了房间。

母亲是在她出嫁离家的前一刻来到她的房间,托着一盘枣子糕,放到妆镜台上,夏春拿起来咬了两口,还是以前的味道,但这时却突然想流泪。她静静的看着她这唯一的女儿,到底是不舍得,把手缓缓的抬起,把簪花轻轻的插入到夏春刚刚被嬷嬷装饰起来的高高的发丝间,她过来抱住夏春,说了一句,我的孩子,以后好好生活,没我们在身边,一切保重,后转身而走,看着锦衣消失,泪刷然而下,夏春用手摸着簪花,坐在糕点前,告诉自己这其实没什么,母亲只是看到她出嫁离开才伤心,而且母亲本就是江湖人士,后嫁给父亲这个将军,说这句话也是正常的的,这没有什么不对的。被哥哥背出房间的时候,夏春突然轻轻的问了一句,哥哥,我重不重,他顿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回答:重,很重,我看着他被风吹起的青丝,复又问了一句,哥,怎么没见父亲?但是直到我被背到迎亲的大红轿辇中他也没有回我一句,也再也没有看我一眼。

迎亲的轿子好像走了很久,晃晃悠悠的当她醒来的时候已接近傍晚,过小桥时带有凉意的风缓缓的把轿窗掀开了一角,夏春隔着喜帘望出去,虽看不清楚,但是远处的天空确实很红,也很空旷寂寥,像秋天,也知道了,自己离家应该是越来越远了,她没有说话,只是呆在那不知在想什么。当天黑下来的时候,轿子在一处小院落前停了下来,瑞儿把她接下去时她回头看了一眼才发现中午迎亲的长队现在却只剩下五六个人了。瑞儿紧紧扶着她,道了一句,小姐,咱们先进去吧,她看了一眼眼前的少女后回了一句,嗯,抬脚向里走去。可是终究还是没进去,在踏进一只脚后,身子向后倒去。

醒来的时候也是个黑夜,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瑞儿趴在床边,身旁放着黝黑的汤药,抬了抬手指虽然无力却还是把瑞儿给弄醒了,抬眼一看,小姐,你终于醒了,哑哑的竟还带有哭腔。但是后跑出去了,留她一人在屋子里,她转头通过边上的窗子,看到瑞儿正在和一蓝衣男子在院子里说话,隔得有点远听不是清楚,谈着谈着最后瑞儿竟好像有些生气扭头向屋里跑来,男子也快步跟在身后,夏春刚刚转过头,他们也进了屋来,细看一下,男子虽如哥哥班温文尔雅却依旧掩盖不了那身上的气势,这些年,见惯了许多的权贵上位者,但是夏春告诉自己他是与他们不同的。男子看见夏春后坐在床边笑了笑,说,你快点好起来,我来接你回家。 少女似乎也受到了感染,看了看他说,好,细细听起来竟有点浮云的感觉。后她指了指那晚药,。瑞儿随着他的指向看去,赶紧把药端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口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形如枯槁的少女喝的那样快。男子拿起衣袖给她慢慢擦遗漏的药水,相顾无言。她本来以为自己见到他想说的太多,但是现在却只能说一个好字,她知道那是他,她儿时的竹马,他比以前确实瘦了好多,也俊朗了许多。

言深每天中午过来,傍晚离去,找到坐在院子里的夏春后,起一壶茶,慢慢的一起谈论小时候的那些已逝的日月,院子里的那株桃树下的阳光,以及那时的笑声,夏春也愿意和他讲话,渐渐的恢复到以前的那些平常日子中,身体也越来越好,看着对面时常逗自己笑的男子,夏春总是掩嘴笑脸相对,像一对情窦初开的男女,一切都很平静,只是瑞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时常看着院子呆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夏春也不再管他,两个月后,院子外来了一辆马车言深下来把夏春接了上去,夏春最后望了一眼这一方小庭院,离开了,瑞儿被遗忘在了院子里,照样每天发呆。

五月,枝繁叶茂,花开浓郁,当夏春赶了三天路才回到京都时,她想,出嫁那天走的路真长。街道上繁华依旧,作息依然,只是少了一个将军府,但是又有什么区别,该有的时候还是会出现另一个将军府,只是需要建立原来的废墟上罢了,但那又有什么关系。言深自从把她接到府中后半个月一直未在露面,夏春也在静静的等,又过了十日,言深来到他的院子里手里拿着她入宫的圣旨问了她们之间的最后一个问题,他说:你能再等我两年么,就两年。夏春看了看他笑着没有再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两年时间里,帝宠后宫的季贵妃无度,慌乱朝政,百姓哀声怨到,最后群臣合力竟把带给他们进入盛世的皇帝赶入冷冷清清的后宫,举荐丞相府的凌言深辅佐年仅六岁的太子登基。后宫之中皇帝看着把刀插入胸口的那个他宠了两年的女人,直接导致如今这境地的女人,很想问为什么,但只是动了动嘴,没有说出什么,但女人好像知道他想问什么只听他说,昊瑜,你知道我为什么杀你么,男子晃了晃神,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可是自己意识已经有点不清晰了,后又听他说,我叫夏春,昊瑜你有印象么?男子听到后精神一振,夏将军的女儿,真的是你?女子缓缓的说,对,是我,男子听到眼神一亮,但是最终还是倒了下去,两个士兵推开木门把人拖了出去。言深走了过来看着眼前已梳有妇人髻的女人说:我带你去看桃花吧,他们又开了,女子一直看向帝王刚才被拖出去的背影说,不了,他们已经落了,我看过了,落了好久了,言深,你过几天再来吧,我今天有点累了。

瑞儿在一处新房子门前站定,两年未进京都,差点被这变化吓到,这应该就是小姐玉簪中的地方了,她推门而入,一男子坐在院子的石凳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她看到后问了一句是于先生么?男子抬头看过来没有答话,瑞儿复又接着说,小姐说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你会有用的,后把袖中的玉簪拿了出了,你家小姐是谁?将军府,夏春,男子惊了一下,快步起来,抓住瑞儿又重复了一遍,你说,你家小姐是谁?,瑞儿显然是被吓到了,但又迫于压力所以又说了一句:将军府,夏春。男子晃了晃,一代帝王,拿着玉簪竟坐在地上哭了起了。

外边的战火响了很久也很大,大到深宫中的夏春站在窗边也能听到,第二天傍晚言深顶着泛红流血的伤口推门而来的时候,夏春正坐在铜镜前梳妆,他问:为什么?她没有回答她,她好像又从铜镜中突然看到了两年前的将军府,丫鬟嬷嬷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瑞儿叽叽喳喳,恍然如梦,她不想爹娘去后一点温暖也没有,她固执的想自己留下一点,可是她忘了,娘亲和她从小就说过,阳光从来是留不住的,更不要说是好久以前的阳光了。他小时候问过言深,夏春很好听么?当时言深说,有夏又有春,生机盎然。但是现在想来夏已经来了不经历秋冬怎么可能有春,当初自己执意选择了这条路,愿意的,自己选择的,怨不得别人。她没有回头说:言深,我多希望两年前你别骗我,我当初把父母和哥哥都弄丢了,现在连你也丢了,时至今日,我自己也终于不见了。我父亲忠君爱国一生,怎会做出叛敌一事,当年他都答应你将我许配与你,你也说过我祖上宝藏一事不再提起,可是你为什么向新皇举报谋逆一事,把我父亲推入两难境地,后又推我进宫,我至今不能理解释怀,你告诉我我父亲是被昏君杀害,可是你不知道那宝藏其实就是新皇让我父亲保管的。

每个人其实都有一个致命的习惯,那就是以为自己是个例外,她以为她于言深来说是例外,静下来夏春会想当时母亲选的时节是没有错的,三月多好,诗意与生机并存,但是她却忘了三月也是寒风萧索的时节,最温柔却也最清寒,最让人放松的时节,新叶还未长出,河水上只留着一层薄薄的冰,一阵风过来,一不小心,连着她多年存的余温种子也刮没了。不过是一场已逝的梦罢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意识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