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人生若只如初见
日期:2017-02-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一小小小坨
点击:906

外面的鞭炮声出奇的震耳,宾客的交谈声也格外的清晰,可是镜子前的宝琴却置若罔闻,静静的梳着头发。“宝琴,以后我天天给你梳头发,好不好?”“我不要!你天天这样给我梳头发,早晚我得成为小秃子。”“好啊你!嫌弃我是不是?!小心我挠你痒”“哈哈…好夫君!我错了!哈哈哈…我不说了不说了……”那年,薛家一行人在京游玩,正值元宵,宝琴去街上猜灯谜。“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嗯…算盘!”“算盘!”宝琴侧过头,看到这男子姿容既好,神情亦佳,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不禁红了脸。再说这梅哲,看此女子气质不凡,竟有些像天上之人,不免看痴了。若不是薛蝌说夜色不早了,这二人不一定看到什么时候呢!话说这梅哲自元宵那晚的偶遇之后,对宝琴是念念不忘,四处托人打听,终有了音信,便想着去提亲。梅老爷是都中翰林,想着这薛家家境也算殷实,便准许了。这薛家看这梅家虽不是大官之家,但宝琴与梅哲也算是情投意合,便也准许了此事。婚约已定下,两家商量一年后结婚。谁知薛父第二年就辞世了,薛母也因痰症,不久也随着去了。梅老爷一看薛家的光景不似从前,再加上薛老爷被派到别的地方,梅薛两家结婚的事情也一拖再拖。梅老爷本是想着悔婚,谁知这梅哲是个痴情种,非这宝琴不娶。梅老爷无法子,便择日把这薛宝琴娶了进来。结婚当日,梅哲掀起宝琴的红盖头,深情地对宝琴许诺,“宝琴,我此生定不负你!”说这薛宝琴嫁进梅家之后,也算是衣食无忧,与梅哲二人也是相亲相爱,举案齐眉,两人在一起吟诗作对,讲讲奇闻妙事,日子快活的很。不久这宝琴便怀孕了。梅家几代单脉相传,可想这梅家上上下下对这腹中的孩子更是在乎的不行。梅哲对宝琴那是百般呵护,梅老爷也对她和蔼了不少,一家子其乐融融。“夫君,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嗯…男孩吧…”“为什么呢?”“男孩就能像你多一点。”“那…万一腹中的孩儿是女孩,怎么办?”“那…就再生一个!一辈子那么长,咱们可以慢慢来,多生几个!”宝琴羞红了脸“你当我是猪嘛?!生那么多?”“你就是我圈养的小母猪,哪儿都不能去。”碰巧,宝琴腹中的孩儿动了一下,宝琴笑道,“看!咱们家的小大王生气了!让你说他母亲是猪……”谁知,这孩子生下来没几日便夭折了。“夫君,咱们孩子叫梅安康好不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梅哲抚摸着宝琴巨大的腹部,“好,都听你的,就叫安康。”“夫君,你说咱们的孩子会像你多一点还是像我多一点?”“这个孩子像你,第二个孩子像我,你说好不好?”“净说些没羞没臊的话,第二个孩子在哪儿呢……”安康…安康…我的孩子,是母亲没有照顾好你……薛宝琴自此整日郁郁寡欢,再加上这期间薛家没落,致使薛宝琴性情大变,这身子骨也不似从前了。梅老爷一看这情形,想着给梅哲再纳个妾,梅哲考虑到宝琴,坚决不同意。这梅哲在梅老爷的压力下本就心烦意乱,这薛宝琴对他还日渐冷淡。那日他照常去宝琴那儿,“我们还会再有孩子的,把这个孩子忘掉吧……”薛宝琴从床上起来,“忘?!你告诉我怎么忘?!你说的如此简单!我一闭眼睛,脑海中就全是安康在我怀里停止了呼吸!你根本体会不到我的伤痛!出去!出去……”这梅哲火气也上来了,“安康难道不是我的孩子吗?!我也伤心!可是安康已经走了,你还要怎样?!既然你让我出去,我便不会再来!”就这样,这梅哲一气之下,便遵了父命,同意了纳妾。哪知这小妾眉眼长得像极了宝琴,性情却比薛宝琴更温柔体贴,梅哲自然而然地便与这小妾日渐亲近起来,不久这小妾怀孕了,梅家上上下下都对这小妾关心得很。纵然这小妾对丫头伙计们刁钻的不行,可这小妾现在的地位明摆着呢,没人敢说她些什么,反而得巴结着她。虽然宝琴现在没小妾受宠,可小妾心里却恨极了宝琴的夫人正位。下人们也都是知道这些的,于是宝琴也就自然而然的被那些“墙头草们”区别对待,受尽了委屈。这日,下起了大雪,宝琴忽想起还未出嫁时在芦雪庭与姐妹们争相作诗的快事,便想着去庭院中散散心。碰巧在桥上遇到了刚从外回来的梅哲,宝琴与梅哲已许久未见,宝琴不禁含泪道:“难相见,易相别,又是玉楼花似雪。”这梅哲一听,心中燃起了怜惜之情,忆起之前与宝琴的点点滴滴,忽觉对不起宝琴。于是对这宝琴又上心起来,日日伴在宝琴身边,吟诗作对,又恩爱如初。虽梅老爷不太愿意,但想着小妾怀有身孕,假如这宝琴再怀个子嗣,那就两全其美了,便也不太管此事了。宝琴的身体在梅哲的关照下慢慢恢复了,心情也日渐开朗,脸色也慢慢红润起来,倒比出嫁前更水嫩了些。那日,院子里的桃花盛开了,梅哲牵着宝琴在院中欣赏风景,宝琴讲到她年少时跟随父母游玩各处名胜古迹时的所见所闻,讲到一半,宝琴忆起自己的父母早已不在,心情不免低落起来。梅哲深知宝琴为何而心情低落,道“等我此次回来,便带你去故地重游,你说好不好?”“你去哪里?”宝琴之前未听梅哲说近日要出远门。“陪母亲回趟故乡,家里有点事,几日就能回来,不用太想我。”“我才不想你呢,你看你,没理由的又说这些没羞没臊的话……”这是梅哲出远门的第三天,宝琴闲来无事,想着去湖边散步。谁知碰到了小妾,“姐姐好闲情逸致,妹妹现在可是心烦意乱呢!这腹中的孩儿才6个月,可是他的母亲却不受待见了,你说这孩子生下来是不是也是不被重视的命?还请姐姐教一教妹妹如何使用那狐媚之术,能让我夫君对我回心转意!”宝琴知这小妾在暗讽自己,却不想搭理她,转过身想走。这小妾像疯了一般拉住宝琴的手,“姐姐,你去哪儿啊?你摸摸我腹中的孩儿啊,他在和你打招呼呢!”拉扯间,这小妾突然松手,折到了湖里……孩子没了,梅老爷大怒,誓要将宝琴休了!宝琴心中清楚,小妾这是在破釜沉舟,加之梅老爷本就不喜欢自己,自己的命运都掌握在梅哲手中了,希望梅哲能还给自己一个清白。于是便日日夜夜的盼着梅哲快些归来。两天后,梅哲回来了,梅老爷把他叫到书房,令他誓必休了这薛宝琴。“这薛宝琴就是和咱们家的子嗣犯冲!她自己的孩子留不住也就罢了,还要去害咱们梅家的子嗣!这善妒狠心的女人留她作甚!”梅哲难以从他第二个孩子又没了这个噩耗中自拔,“父亲,你确定是宝琴所为吗?宝琴不是那种善妒的女人!”“院中丫头伙计们都看见了,二人在湖边拉拉扯扯,那个毒妇就把人推到了湖里,别说孩子了,大人都差点没命……”梅哲脑中一团糟,他现在就想听宝琴怎么和他解释。他茫然地走到宝琴的屋子,“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会相信我吗?”“那她为什么会掉到湖里?!”“我不知道!”“不知道?!好解释!”“真的不是我!我有什么理由去害她的孩子!我失去过孩子!我知道那种痛!我不可能去害她!”“是啊!那种痛我已经是第二次感受了!你有想过你推她下去之后,我的感受吗?”“我没有推她!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该怎么相信你,所有人都说看见你把她推下去的,你说我该怎么相信你?!”宝琴这时候明白了,现在她说的每一句话在梅哲的心中都是谎言,都是辩解,她和梅哲已经走到了尽头。宝琴笑了,“是啊!我现在也觉得是我把她推下去的!”梅哲双眼含泪,走到门口,“我会求父亲不将你赶出家门,你就在此安心的度过余生吧。只是希望死生不复相见!”宝琴绝望了,她懂了,或许梅哲爱过她,但他的爱太肤浅了,禁不住一点点的信任考验。梅老爷同意将宝琴留在府中的条件是:娶妻。宝琴听送饭的丫头说,十日后,当地知府的女儿就要嫁过来成为新夫人。宝琴笑了,“夫君,你还记得十日后是安康的忌日吗?”十日后,梅府张灯结彩,鞭炮齐鸣,人人笑脸盈盈,都在祝贺梅哲娶了如此娇艳的夫人,唯独宝琴的屋子冷冷清清。薛宝琴坐在镜子前,梳妆打扮,却又不禁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只是那时的恩爱,现在想起来就是莫名的讽刺,从前的誓言如今看来也异常的可笑。宝琴走到湖边,轻声道:“今夜的风真凉啊!安康不怕!母亲这就去照顾你!”天空中的烟花正好盛开,可是,宝琴再也看不到了。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夫君!如果有来生,希望我们不要再相见!

 

上一篇:抹不去青春的那颗朱砂痣
下一篇:水草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