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作家李忆峰出版《林小珂和一条叫“可爱”的狗》
日期:2017-02-1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忆峰
点击:833

 

【作者简介】

李忆锋,女,沈阳市剧目创作室编剧,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创作多部戏剧作品上演并获各级奖项,出版长篇都市小说《凡人老付的幸福生活》、长篇谍战小说《潜战奉天》、中篇童话《北极狐快跑》,小说、散文、童话等发表在各级刊物并获得各级奖项。

 

故事简介

十一岁的小男孩林小珂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

在学校里,因为考试成绩不太好,林小珂不能引起老师对他的重视,和他要好的伙伴儿也很少,他很孤独;同时面临着从孩童期向青春期的转变,这一切让他很苦恼。

林小珂的爸爸总是以考试分数来评判孩子的好坏,小珂的妈妈又很软弱……在家里,林小珂得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关心,他很不开心。

一位叫小雪的姐姐送给林小珂一只小狗,小珂给小狗起名叫“可爱”。可爱给小珂带来很多乐趣,只有和狗狗在一起时,小珂的脸上才露出孩子的纯真笑意。

可是,爸爸以玩狗影响学习等种种借口,三次把可爱送走。林小珂和爸爸发生了冲突,以至离家出走……

在第三次被送走的路上,可爱冒着危险救助主人,自己险些丧命……可爱这样的行为是否能触动爸爸的内心?他是否能主动改善自己和儿子之间的父子关系?林小珂和可爱最后是否能永远在一起……

 

第一章 不快乐的小孩儿

第一节 不愉快的早晨 /001

第二节 不相信小孩儿的大人们 /003

第三节 孤独的小孩儿 /005

第四节 知心姐姐 /007

第五节 知心哥哥 /009

第六节 寂寞时的游戏 /011

第七节 恍惚的一个上午 /014

第八节 一顿郁闷的午餐 /016

第九节 倒霉的下午 /017

第十节 沉重的“家长签字” /019

 

第二章 放学路上

第一节 路边的小石头 /022

第二节 吃土的快乐 /024

第三节 街心花园 /026

第四节 街心花园的朋友 /028

第五节 老爷爷喜欢小孩子 /031

第六节 连狗狗都喜欢小孩子 /033

第三章 林小珂一家

第一节 爸爸的关心 /036

第二节 爸爸语录 /038

第三节 林小珂的妈妈 /040

第四节 步调不一致的爸爸妈妈 /042

第五节 步调一致的爸爸妈妈 /044

第六节 委屈的小老师 /047

 

第四章 疾风骤雨

第一节 二楼的咪咪 /050

第二节 咪咪语录 /052

第三节 暴风雨到来之前 /055

第四节 意料之中的霹雳闪电 /057

第五节 很多很多的困惑 /059

第六节 一个多么美好的梦 /061

 

第五章 可爱的朋友

第一节 花园里来了控犬队 /064

第二节 勇敢的姐姐 /068

第三节 姐姐在收容所 /070

第四节 养狗有什么好处 /072

第五节 初识可爱 /074

第六节 爱它就永远陪伴它 /076

第七节 苛刻的约定 /078

 

第六章 家有可爱

第一节 家有可爱 /081

第二节 大家的可爱 /084

第三节 林小珂的新困惑 /086

第四节 考试前夕 /088

第五节 可恨的1.5分 /090

 

第七章 一送可爱

第一节 送走可爱 /093

第二节 找回1.5分 /095

第三节 老师呀老师…… /097

第四节 不讲理的“说话算数” /99

第五节 因思念而引发的感冒 /102

第六节 “幸福”的感冒 /105

 

第八章 失而复得

第一节 别墅中的可爱 /108

第二节 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110

第三节 有身份证的狗 /112

第四节 街心花园的车祸 /114

第五节 “我要找我爸爸” /117

第六节 派出所风波 /120

 

第九章 二送可爱

第一节 二送可爱 /123

第二节 可爱在庄稼院 /126

第三节 百里寻家 /128

第四节 小河边的一根香肠 /130

第五节 诀别的泪水 /132

第六节 该下嘴时就下嘴 /135

第七节 喜极而泣 /137

 

第十章 带着狗狗去流浪 

第一节 尘世里的天堂 /140

第二节 不是可爱惹的祸 /142

第三节 爸爸的道歉 /145

第四节 星期六的“阴谋” /147

第五节 可怜的爷爷奶奶 /151

第六节 带着狗狗去流浪 /153

第七节 河边的知心大朋友 /157

 

第十一章 三送可爱

第一节 难得的闲逛闲逛 /161

第二节 三送可爱 /163

第三节 可爱的尊严 /167

第四节 村路惊魂 /169

第五节 可爱救主 /171

第六节 爸爸的眼泪 /173

 

第十二章 不能没有你

第一节 可爱想念林小珂 /176

第二节 寻找林小珂 /180

第三节 小河边的小男孩儿 /183

第四节 我想回家 /185

第五节 回家的路上 /187

第六节 不能没有你 /190

 

 

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不快乐的小孩儿

第一节 不愉快的早晨

都说快乐是小孩子的天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五年级小学生林小珂却总是快乐不起来,或者说不十分快乐,经常不快乐。

就说今天吧,从早晨上学到下午放学,从家里到学校,没一件事让林小珂感到快乐。

 

先说家里吧。

早晨天还黑蒙蒙呢——北方冬季夜长昼短,早上六点钟天还没亮,林小珂的家就灯火通明了。

林小珂的妈妈在厨房忙着准备早餐——凡是有上学孩子的家庭,家长都早早起来给孩子做饭。

林小珂的爸爸也起床了。但他没在厨房忙活,此刻,他端着两条胳膊,站在林小珂房间的门口,督促林小珂起床。

林小珂昨晚熬夜写作业,睡觉时已经午夜十二点了。

晚间休息得太晚,早上的觉就睡不够。所以此刻,林小珂虽然人被爸爸喊醒了,身体也离开了床,可浓浓的睡意还顽固地控制着大脑,使他四肢配合不灵活。这样一来,林小珂穿衣服的动作就慢了一点儿。

一直在做监督工作——只要和林小珂在一起,就时刻监督林小珂一言一行的爸爸不高兴了。看着林小珂半闭着眼睛穿衣服,伸了几下胳膊也没找到袖口,爸爸忍耐不住,开始了长篇大论、鸡皮酸脸的指责。

这次指责的总体意思和他平时的话题基本一致:林小珂是个懒惰的不求上进的孩子,大人要你怎么做你偏不怎么做,照这样发展下去,将来肯定没有大出息,不会有一个高人一头的好前途……如此种种。

爸爸没完没了地说,越说越不高兴,语速越来越急,嗓音越来越高,整个房间好像要被爸爸的坏情绪填得满满的,就连空气都没了落脚的地方。

林小珂默默地听着,默默地穿衣,默默地不快乐。

 

听着爸爸越来越激动的教训声,在厨房做饭的妈妈越来越担心:是怕一大早林小珂就被爸爸给训哭,影响一天的情绪,也怕爸爸因为林小珂坏了心情。

妈妈从厨房走过来,小声替林小珂解释一句:“儿子昨晚赶作业,睡得太晚,所以起床有点儿费劲。”

妈妈想做和事佬,和稀泥。

可是,还没等妈妈的话音落地,爸爸就已经控制不住情绪了:“我告诉过你,我教育孩子的时候你别插嘴,你以为你是在护着他,实际上你这是在害他,知道不?”

爸爸一句比一句重地说着,结束语经常是那句让对方很不舒服的特定语“你知道不?”就好像别人什么都不懂就他明白似的。也许这只是他的口头语,实际在他心里并不存在小瞧别人的意思。

 

听了爸爸的话,妈妈耐着性子、一字一句地反问:“我只是给你解释一下儿子起床慢的原因,这怎么就叫惯孩子呀?”

妈妈居然不顺从爸爸的“旨意”,这下爸爸被激怒了。他认为妈妈的再一次解释是错上加错。

于是,爸爸的注意力就从林小珂身上转到了妈妈身上,嗓门又提高了很多,语气又加重了很多,开始了不留情面的驳斥……

爸爸上纲上线,说妈妈不懂如何严格要求孩子,不是合格的家长,孩子会因此不能成才、毁了一生,等等。爸爸忧家忧人的沉重和焦虑,把响晴响晴的大晴天说得乌云密布、凄风冷雨,人人心头都压上一块冰凉冰凉的冰坨子。

大清早刚刚睁开眼睛,林小珂整个人还没完全清醒呢,就“遭遇”了爸爸妈妈之间一场因为林小珂而展开的唇枪舌剑。

吵到最后,爸爸怒气冲天,火冒三丈;妈妈一腔委屈,幽怨无语。两个人谁都不理谁了。

家里的气氛从一开始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到火药爆炸之前难耐难忍的沉闷,林小珂觉得特别压抑。

然而,爸爸妈妈吵嘴带来的最可怕的后果,并不是把一家人的情绪搞坏了,而是让林小珂“闯祸”了……

第二节 不相信小孩儿的大人们

小珂想尽快躲避家庭战火着急出门,不但早饭没吃好,而且还十分悲哀地把今天该交的家庭作业落在家里了。

提起家庭作业,自然而然就能联想到检查作业的老师。没带作业本的林小珂到校之后会有怎样的“遭遇”呢?

当学生不交作业,那可是绝对的错不可恕。这是自从有学校这个“机构”以来就流传下来的“法则”。林小珂忘带作业,注定了林小珂到校后的这个早晨肯定是不愉快的。

林小珂清楚地记得,班主任老师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学生不带作业,就像战士上战场不带武器,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这可怎么办?

 

宽敞明亮的教室里,身高排在班级前十名的林小珂坐在后排的位置上。

早自习时间,孩子们趁着没正式上课的空当儿,抓紧时间嬉闹唠嗑。林小珂没参与这样难得的玩闹。

此刻,他看着打开的书包发蒙:花花绿绿的,十几本课本和作业本摆在面前,可就是没有昨天一直到半夜才忙活完的那本作业本。

此刻,正在挨个儿检查作业的老师慢慢走着,脚步离林小珂越来越近,林小珂不知道老师会怎样对待他这个“不交”作业的学生。

 

对于学生忘记带家庭作业,老师的态度是大不相同的。要是学习成绩十分好的“好学生”说我的作业完成了,可是忘了带,老师对此一般都相信。她会一笑而过,并不深究,并且态度温和地“告诫”:“下次别忘了啊。”

要是学习成绩不好的“落后学生”说作业写完了,可是忘记带了,老师根本不相信。就像很多家长不相信孩子说话一样,老师也经常不相信学生说的话。老师认为你在说谎,紧接着就是一顿不留情面的揭穿和狠批。

(大人们经常不相信孩子说的话,这是为什么呢?)

不过,对于林小珂来说,无论是温和的告诫还是严厉的批评,也许这两种“待遇”他都“享受”不到。

因为在班级里,林小珂既不是最优秀的学习尖子,也不是特淘气的后进学生,他是默默无闻的中游学生。

这样两头不沾边儿的学生,在老师的心目中没有印象,也没地位。

在有六十多名学生的班级里,要想在老师的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要么你好得出名,要么坏得(其实就是淘气)出奇,要么就是你的家长和老师的关系特殊或者密切。

好孩子经常被老师点名表扬,淘气孩子的名字也经常被老师挂在嘴上——点名批评。但不管咋说,那个名字总能被人听见并且记起,就是成语里的“耳熟能详”。像林小珂这样的“中游学生”基本上享受不到被经常“提名”的特殊待遇。

说心里话,总也不被别人关注,那种滋味也不好受。

第三节 孤独的小孩儿

在老师和同学心目中,林小珂既不是学习成绩很好、排榜排前几名、未来步入清华北大、前途一片光明的优秀学子,也不是淘气淘得出名、在全校学生中“有号”、在学校教导处“挂号”的“问题少年”。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属于空气系列——透明,好事坏事都轮不到他。

班里有个小女生,也是那种默默无闻缺朋少友的人物。但她不甘心自己永远被透明,想方设法“暴露”自己。

一次,班级调查单亲家庭情况,要给单亲家庭的孩子结上互帮互助的对子。

单亲家庭的孩子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家的私事,很不情愿地举手。可这个女生却大张旗鼓地举手示意,说自己是单亲子女。老师给她安排了一个双亲家庭的班委会同学和她结对子,让她体会亲情的温暖。这样,她就理直气壮地有了名正言顺的小伙伴。上学放学的路上、上课下课的间隙,教室里、操场上,她有了一个可以勾肩搭背、窃窃私语的好朋友了。

靠单亲家庭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样做不大合适。但就这样不大合适的机会,对林小珂来说,也没资格拥有——他的家里既不缺爹又不少娘,他的爸爸妈妈都在一个屋檐下生活……

“要不,弄出点儿别的什么动静来引起别人的注意?”林小珂也曾这样策划过。

可是既没有这个能耐——比如在一次重要的考试中,出奇冒泡地得个第一名——这个行动难度太大,实现的概率太渺茫,他也没有那个胆量——比如和谁打上一架,弄得头破血流,老师出面干预,那也出名了。

当然,靠打架引起“关注”也是一个危险性极高的行动,要是分寸掌握不好,也存在事与愿违的后果:架打完了,便宜没占着,却被老师抓住“小辫子”不放,即刻找家长来谈话。结果,自己在学校被老师狠批一顿、回家被父母狠揍一顿,这样做得不偿失。

淘气学生做不来,那就向好同学靠拢吧,可人家好学生又嫌他落后,不爱理睬。

话又说回来,就是孩子们之间没有“好坏”之分,互不嫌弃,想结伴玩耍,那好孩子的家长也不答应他们这样做——他们怕落后的“坏孩子”把自己家的好孩子给拐带坏了,其理论根据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有相当部分的家长总是把别人家的孩子看成凶神恶煞、洪水猛兽,不放心自己孩子和别的孩子接触,他们为啥这样想呢?

林小珂不止一次地听见有的家长这样叮嘱自己的孩子:“多和学习好的同学在一起,离那些成绩不好的孩子远点儿,少搭理他们。”很多家长评判好坏孩子的标准大体上只有一个,那就是考试分数的高低。

对此林小珂心里很不好受。因为他能感觉到,其实在很多考试分数不理想的孩子身上,也有很多好的品质。比如热情开朗、热心助人、做事仗义、做人诚实等。

可是不知为什么,那些大人就是不看这些孩子的优点,只看考试分数。这真叫人发愁。

 

“好”同学对自己不屑一顾,那就和淘气的那拨儿同学套近乎吧。可人家那拨儿机灵鬼也不爱搭理林小珂,嫌他胆小懦弱没冲劲儿——林小珂自己看都不敢看毛毛虫,更别提拿毛毛虫往女同学的身上放了,谁还愿意带他玩专门捣蛋的游戏呀。

就这样,林小珂成了没有小伙伴的孤独的“中间派”。

第四节 知心姐姐

没有伙伴的日子很寂寞。没有伙伴的生活很孤独。孤独得只能自己和自己的手指头玩耍。

没有伙伴的日子过得很不快乐,好多心里话都不知道跟谁说。

学校里倒是有一个全体学生的好朋友——“知心姐姐”,是个文文静静的女生,比林小珂高一年级。

这位女生五年级的时候,就被学校命名为“知心姐姐”。

听说,同学们心里很多不愿意和老师讲的秘密话,都愿意和她讲;听说,她听了同学们的秘密后,从不向外“扩散”,还有办法帮助同学解决烦恼;听说,她已经为好多同学做过“心理咨询”,被老师称为年纪最小的心理咨询师……

“知心姐姐”在学校很有名气,身边的粉丝很多。

林小珂用心“打探”了一番,结果发现,这个“知心姐姐”帮助的都是女同学,都是那些女孩子谁和谁因为一句话闹别扭了,谁把谁的秘密给透漏出去了,考试成绩不好很自卑了,等等。

尽管都说这位知心姐姐从不向外扩散别人的秘密,可是林小珂还是不放心,因为,大多数女生都“渴望和别人一起分享秘密”。万一“知心姐姐”保守不住秘密,把我的秘密给泄露出去,那后悔可来不及。即便把事情往好处想,这位“知心姐姐”不泄露秘密,那也不能跟她说自己的秘密。因为,男孩子的秘密和女孩子的秘密是不一样的。男孩子不仅仅有女孩子那些烦恼,还有一些心事是女孩子不可能想到的,那位小小的“知心姐姐”也不大可能理解。

真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不一样的。

同样一首描写孩子们上学的儿歌,女孩子这样唱:

“太阳当空照,

花儿对我笑。

小鸟说早早早,

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

我去上学校,

天天不迟到。

爱学习,爱劳动,

长大要为人民立功劳。”

到了男孩子的嘴里,歌词就变成了:

“太阳当空照,

花儿对我笑。

小鸟说早早早,

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

我去炸学校,

校长不知道,

一拉线,我就跑,

轰的一声谁都不见了。”

当然了,这样的歌词必须是背着老师和家长唱的,不然要是让他们听到了,就会劈头盖脸狠狠地尅你一顿,而且这样的“坏”事他们可好久都不能忘记,啥时候想起来都会狠批你一顿,甚至会说这是道德品质有问题。

其实,这也就是小男生淘气、痛快痛快嘴巴子,谁也没想真的要背上炸药包去炸学校啊。可你要是把这样的想法向大人解释,他们不但不听不信,还认为你是狡辩。

唉,小孩子和大人之间的距离就是这么大,怎样都说不通。

第五节 知心哥哥

也许,作为同龄人,那个“知心姐姐”能理解一些属于小孩子们的心事。不过,就是那个“知心姐姐”能全部理解,可作为一个男孩子,去找柔弱的小女生诉说心里的烦闷,那多没面子呀。

从小爸爸就这样教育自己:男子汉,不许轻易抹眼泪。哭都不能哭,更不能和别人说心事了。

林小珂有时想,要是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男生做好伙伴就好了,既能说说心里话,又能保守秘密。

比如,有那样一个知心哥哥,能耐心地听我讲小男孩的苦恼,耐心地听我吹牛、听我幻想……他不但不嘲笑小男生的野心,还赞赏一个小男子汉的抱负,他还带着我一起做只属于男孩子的冒险游戏,却又不像爸爸那样苛刻严厉,那样该多好。

可是,这样的伙伴太难找了。

从小到大——这里的“大”,就是现在作为小学生的“大”——除了家里的爸爸和一个月见上一面的爷爷,林小珂很少接触到男性的长辈。

上幼儿园的时候,全园都是女阿姨,没有男阿姨。

听说有幼师毕业的男孩子进了幼儿园做阿舅阿叔,可对于林小珂来说,那都是在传说中,或者是在别的幼儿园,反正林小珂在自己的幼儿园从来没看见带班的男老师。

幼儿园“毕业”后,学校里的老师也大部分是女的,就连校长都是女的。只有一个体育老师是男的,可是他被那些女老师像众星捧月似的包围着,少了男子汉的霸气。

在班级里,女老师大多喜欢女学生。因为她们学习好,还听话,不像男孩子那么调皮捣蛋惹人烦。

这些女孩也一个个伶牙俐齿。要是男生和女生之间发生什么不愉快,不用老师出面帮着女生,就那些小女生自己,都能把男生“打”得落花流水、一败涂地,更别说老师还总是向着她们了。

一旦男生犯了什么错,女生干部教训起男孩子来,小嘴巴巴的,神情成熟老到,活脱脱的一个小老师、小妈妈。

说到班级干部,男孩子免不了又是一番感慨和哀怨:班干部几乎都是女孩子,连体育委员都是一个长相、做派像男孩子的女孩子。

好不容易有个男生混到班委会里了,那还是一个性格像女生那样稳当、听话顺从的男生——他要是不听话,那些诡计多端、巧舌如簧的女班干部都能把他给歘(chuā)歘了。

很多男孩子和林小珂一样,身边没有能无话不说的男伙伴。没有知心朋友,那些只属于男孩子的心事和秘密没法说出来,他们真的很孤独,很苦恼。

空闲的时候,林小珂想入非非:学校忽然做出一个决定,给叽叽喳喳的女孩子配了“知心姐姐”做朋友,给大大咧咧的男孩子配了“知心哥哥”当伙伴。

林小珂还想入非非:实在没有亲密的朋友,哪怕有个小猫小狗做伙伴也行啊。虽然它们不能和我说什么,但它们听我说也好啊。

林小珂继续想入非非:要不,和爸爸妈妈申请一下,在家里养条狗或者是养一只猫,这样我就有伙伴了。

第六节 寂寞时的游戏

孤独寂寞的时候,林小珂经常想入非非,但他的梦想却从来没有实现过。

任何群体中,即便是“中间派”,也有自己的逍遥境界和活动圈子,学生群体中也是如此。可林小珂没有属于自己的伙伴圈子。

爸爸的那句口头语:“把学习搞上去就行,别的就别跟着掺和了。”这句话让林小珂对做其他事失去兴趣;而爸爸的那句话“就你这样的落后孩子,谁愿意和你玩?”更让林小珂对结交好朋友失去信心。

就这样,林小珂在班里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他也不是别人的“死党”,他成了一个孤独的小孩儿。

林小珂孤独得只能自己和自己的手指头玩耍。

 

他把自己的两只手想象成两支队伍,把十个手指头当作十个战士,分成两队,在孤独寂寞的时候,亲自率领两支“队伍”冲锋陷阵。一声令下,左右手互相开战。开战之前,他还在心里“告诫”自己:尽管自己是两方队伍的唯一主人,但也一定要公平合理,不能偏向任何一方。进攻、激战、撤退、追击……你进我退,你退我追,你来我往,左右开弓,打得热热闹闹,玩得不亦乐乎。每到最后,他总是让心里中意的那只手取胜。

全神贯注地做游戏,“战场”之外的任何人和事都不入耳,就更别提走心了。这种孤独的游戏,让他越来越孤独了。

课间这样“打打杀杀”还可以,课堂上要是也这样溜号儿,一旦被老师逮个正着,就是一顿暴批。弄不好,还得把家长找来,他们共同研究解决孩子听课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

说到找家长,又是一件堵心的事。俗话说:班主任的电话,家长的最怕。而家长被叫到校,则是孩子的最怕。

每每家长接到老师的告状后,再看见自己孩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打好几处来:

一处是:恨自己孩子不成钢,不如别人家的孩子好;

二处是:自己被老师“传讯”,当众出丑,自尊心大受伤害;

三处是:对孩子的未来产生无限的焦虑;

四处是:倍感自不如人,做父母的失败感让他们自觉今后的生活昏天黑地没有了希望。

……

有这些气顶在脑门上,回家后对孩子自然就不是一通暴批了,而是一顿暴揍。

一般来说,被胖揍一顿都是男孩子得到的“特殊待遇”,女孩子不会被这样管教。还好,林小珂的爸爸不是暴力父亲,所以林小珂的屁股很少和爸爸的大手掌做亲密接触。可是,今天,没带家庭作业,这个错误的性质真的很严重。林小珂心里很害怕。他再也没有心情布阵自己的十个手指头了。

估计今天孤独依旧,但不大可能寂寞了。因为林小珂不能按时上交家庭作业。

第七节 恍惚的一个上午

躲开老师的目光,说完那句“作业写完了,但作业本忘带了”之后,林小珂就不再抬头,低头站在老师面前,等着随之而来的严肃“处理”。

再看老师的态度,她对林小珂说忘带作业了,既没表示不相信,也没表示可以相信。

她一边接过后座同学递过来的作业本,一页一页地仔细翻看,一边对林小珂说:“那——让你家长把作业送到学校来?”

“让家长把作业送到学校来。”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不过那都是发生在别的同学身上,林小珂这里还没出现过,因为林小珂从来没有忘记带作业本。

这可怎么办?给爸爸打电话让他送作业来?林小珂第一个反应是找爸爸。但转念一想,绝对不行!忘记带作业这样的错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经过早上那一出,他要是再知道我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一定会暴跳如雷,我肯定又得挨一顿收拾。

要不给妈妈打电话,让妈妈送作业来?

林小珂想到了妈妈,但也觉得不行。妈妈现在一定是走在去超市上班的路上。超市离家很远,她回家取了作业再送到学校路太远了。这样折腾一个来回,那她一个上午就不能上班了,单位会扣工资的。

爸爸妈妈都不行,怎么办?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说谎,林小珂一定要把作业拿给老师看。

林小珂轻声说:“老师,我回家去取吧?”

老师看了看林小珂,面无表情地说:“找借口旷课,你的鬼心眼儿真不少。”

(真可恶,大人总是用大人的心理去想小孩子的心思,把小孩子想成和大人一样不好,真是让人闹心。)

对老师这样毫无根据的推测,林小珂无法解释,也不想解释。他低头站着,等着最后的“发配”。

还好,今天老师没有对林小珂进行全方位的耐心细致的教育工作,她大人大量地忽略了林小珂的这次错误——主要是因为要上课了,她没时间和林小珂磨嘴皮子了。

“这回先原谅你。下次……”她加重了语气,“下次,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你就别来学校上学了。”老师说完,往讲台走去。

听了老师最后的一句话,林小珂心里忽地涌上近乎绝望的难过。

假如真的有那样一天,因为自己一个不大不小的过错,家里不能停留,学校又不能来,那我能去哪里呢?哪里是我可以驻留的地方呢?我自己一个人会不会害怕?有谁能给我做伴儿呢?

其实老师的那句话只是顺嘴说说,吓唬吓唬学生罢了,可林小珂却把这样的话当成了真事。他忧心忡忡地在一种想象的焦虑中过了一个上午。

第八节 一顿郁闷的午餐

总算熬过了上午的四节课。

中午吃饭,林小珂和同座女同学、白白胖胖的“花卷”又闹了不愉快。

“花卷”实名陈方涓,因为身材较胖,同学送她外号“花卷”。

每个班里总有那样一拨儿调皮同学,脑瓜机灵,就是不好好学习,考试从来没有名列前茅的时候。可别看他们考试分数不高,要是给老师、同学起个外号、编个顺口溜啥的却从不“打奔儿”,而且编得还非常形象。

他们不但给陈方涓起了个音意相近的很贴切的外号,还为她编了一句顺口溜:“陈方涓,真秀美,纤细的胳膊像大腿。”

胳膊粗得和大腿有一比,可见这个身体发育过早的女孩子有多胖。

放好餐盘,“花卷”把自己盘子里带着鸡皮的鸡大腿夹到林小珂的快餐盘子里,说自己想减肥,不吃肉了。林小珂瘦,她把肉让给小珂。

林小珂用筷子的另一头把鸡块拨回到“花卷”的饭盘里:“我不爱吃肉。”

林小珂说不爱吃肉是真话。从小到大林小珂食欲就不好,吃东西像吃猫食。妈妈带着林小珂去看中医。给林小珂吃了一些中药,也没见什么效果。小柯的身材还是细细瘦瘦的,小脸还是白白净净的,还好个儿头没耽误长,身高达标。

 

可“花卷”同学大有一种“把好人做到底”的无畏气概,再一次把鸡腿拨到林小珂的饭盘里。林小珂本来对肉就不亲,再加上鸡腿在“花卷”的饭盘里黏黏糊糊地沾上了许多饭菜,看着都觉得不舒服,更别说下咽了。他坚决地把鸡腿又还给了“花卷”。

两个人推推搡搡几个来回,引得其他同学窃窃私语。

同学们的说话声、嬉笑声就着饭菜的气味飘到了林小珂的耳朵里,林小珂很不理解:这样一件事,就能让大家很开心?

因为爸爸本着“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原则,就让林小珂提前一年上了学。班里有延迟一年上学的同学,里外里比林小珂大了近两岁。别看就大两年,孩子的心理生理发育可是有差别的。

林小珂弄不大明白他们开心的理由,但觉得很无聊。他生气地端起饭盘走出教室。林小珂来到水房,把没吃完的饭菜倒进了垃圾桶。放好餐盘,走出了教学楼。

中午就餐时间,操场上学生很少。林小珂一个人来到操场东侧的树林中,坐在树林中的石凳上发呆。回想这半天里发生的不愉快,越想越难受,脑袋耷拉下来。

第九节 倒霉的下午

中午饭只吃个半饱,再加上昨晚睡得晚,下午上课时林小珂就没了精神头。

 

因为课业负担重,导致小学生睡眠不足,这已经是个社会问题。像林小珂这样半夜才写完各科作业的孩子不在少数。这种现象已经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但想在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下改变这种状况实在很难。就是社会、学校不要求孩子熬夜学习,那些急功近利的家长也不接受。他们都生怕自己的孩子觉睡多了,比别的孩子学得就少了。

 

屋漏偏遇连雨天。本来情绪就烦闷,偏偏下午第二节课又赶上数学单科月考。

脑袋昏昏涨涨的,卷子上的数字符号像催眠的摇篮曲,逗引着那根儿睡眠神经欺负林小珂。

林小珂歪着脑袋看卷子,看着看着眼皮就黏糊了,迷迷糊糊地头伏在了书桌上——林小珂在考试的节骨眼上睡着了。

……

被科任老师拍醒时,考试结束时间就快到了,林小珂没有时间答完全部题目,卷子空着一半就交卷了。

 

放学前,卷子判完发下来。可想而知,林小珂那张没有答完的卷子会是怎样的成绩—— 一个没脸见人的分数。

而比分数更让人焦虑的是:这张卷子需要家长在上面——就是分数一旁的空白处——圈阅,俗称“家长签字”。

 

比较重要的考试卷子或是家庭作业,老师都要求家长签字。对考试成绩不好的学生来说,这是最难过的一关,是一次冒险之旅。

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为了应付家长签字这个关口,班里有的同学已经练出了高超的模仿功夫——模仿爸妈签字,技能已经达到出神入化、鱼目混珠的地步。有些孩子签写的家长名字,让家长本人看,他们都辨认不出来是不是自己签的。

 

一次开家长会,老师和一位学生家长对话。

老师:潇潇家长,你儿子最近学习成绩下降太快了。

潇潇爸爸眼神疑惑地问:“是吗?”

老师抖动着手里的卷子:“你给潇潇的卷子签字的时候没发现吗?”

潇潇爸爸:“签字,签什么字?我好长时间没给孩子签字了。”

老师:“那这是什么?”

老师把卷子递给潇潇爸爸。潇潇爸爸看见卷子右上角一行龙飞凤舞的很有艺术风格的自己的签名,愣了半天。

老师问:“这不是你签的吗?你仔细看看,这上面的笔迹和你以前给孩子作业签的字不是一模一样的吗?”

潇潇爸爸边看边琢磨边回忆:“是像我写的字——但这张卷子我确实没见过呀!”

潇潇爸爸反应过来:“一定是我儿子考得不好,怕我批评他,就模仿我在卷子上签字。”

别的家长过来凑趣:“签名相似度极高,这模仿的功夫可不是练一天两天了。”

另一位家长说:“不瞒你说,我儿子‘替’我签的字,比我自己写的还像我自己写的。”

第十节 沉重的“家长签字”

针对为家长“代劳”、替家长签字的不良作风,班里掀起了一次“刹住冒名顶替家长签字的歪风邪气”活动,倡导诚实做事。如再发现“替代”家长签字的现象,将给予严厉的处罚。这样一来,伪造签字的风气总算被遏制住了。

老师严把签字关,学生不好再蒙混过关,只好与时俱进,改变打法。有的孩子又找到了另外一种过签字关的窍门。

早晨上学之前,衣服鞋帽穿戴好了,书包也背上了,眼看就要出门了,就在这没有一分钟多余时间可以耽搁的“紧急”当口,找爸爸妈妈签字。

孩子装作忽然想起的样子,急忙打开书包翻出卷子拿出笔,故作为难的样子,让爸爸或者妈妈在低分的卷子上签字。

爸爸或者妈妈看见卷子上的分数,自然是大怒,想教训孩子几句,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再多说一句话,孩子上学就迟到了。

爸爸只好按下一颗愤怒的心,龙飞凤舞地签字,然后咬牙切齿地说:“你小子就会使花招儿,偏在这个时候让我签字……好,我签,我现在不和你较真儿,等你今晚放学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孩子心想,管他晚上咋收拾呢,熬过今天早上就行。

孩子还想,万一晚上爸爸有饭局喝高了,半夜回家时就有可能把这事儿给忘了,那不就一天万事大吉了嘛。

孩子们有时还暗自祈祷:“凶狠”的爸爸出差吧、加班吧,“温柔”的妈妈在家,让妈妈签字,这一关还好糊弄一些。

林小珂从没干过替爸爸妈妈“代劳”、仿父母签字的“坏事”,他宁可被爸爸数落,也不想干那种撒谎的事儿。

所以在今天的这张分数不高的卷子上,求得家长的签字,是让他十分头疼的事。

更让林小珂头疼的是,授课认真、爱岗敬业的老师在卷子的右上角写上了一行醒目的大字:“希望家长配合老师,督促学生学习,提高考试成绩,不再发生考试时睡觉的现象。”

这样一行明晃晃的大字,尤其是后面“考试睡觉”那一句,让那个敏感的爸爸看见了,肯定又是一阵疾风骤雨式的训责。

看着卷子,林小珂也像其他同学那样了,盼望爸爸今天晚上有聚会,尽情喝,喝到半夜回来,醉醺醺的,看不清卷子上的分数,大笔一挥,稀里糊涂地签上“林上林”的大名,那样林小珂就可以平安过关了。

(林小珂一直不明白爸爸为啥叫这样的名字,他曾经琢磨过,这名字的大概意思是:即使不能做人上人,也要做林子里的上等林吧。)

就要放学了,林小珂坐在书桌前发呆,回想这一天的经历:不快乐的早晨、郁闷的中午、倒霉的下午,接下来,注定还得有一个不快乐的晚上。

这样看来,小孩子的日子也不好过,还不如不当小孩子呢。

上一篇:作家轻松 万琦出版《孤岛的九个春天孩子》
下一篇:薛涛受邀赴京与四位中外作家对话“中国童书走向世界”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