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水草
日期:2016-11-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萱草飘香
点击:741

"咣当",立东刚走到水草的院子里就听到摔东西的声音。"水草,我告诉你,你今年必须稼出去,不能再在家里吃闲饭了!看西院二敦子那个熊样都结婚了,你咋还赖在家里不走呢?"尖酸刻薄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立东知道,一定是水草妈又在促水草了。

也是的,水草都二十八了,连个婆家都找不到。论长样,也不算太差呀!还勤劳肯干,就是太倔强,不听话,好人家高攀不起,孬人家水草又不干,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水草妈那个急呀!整天在她面前唠叨,水草妈一唠叨,水草就烦,但她从来不反驳!

敦子是水草小学时的同学,长的不咋地,矮粗矮粗的,但条件好,爸爸是村长,初中没毕业,家里就给拿钱做买卖去了。那个年代,买卖好做,没几年,敦子就发了。别看他长的丑,竟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小丫头。这不,婚礼办得那排场,老讲究了,光小轿车就来了二十几辆呢!还有录像的,吹乐的……。老百姓都去看热闹!水草妈这个气呀!她早想把水草许给敦子的,可水草就是不同意,这不,敦子昨天娶亲了,水草妈又拿水草撒气呢!

其实,水草心里也苦着呢!水草爸早没了!她和妈妈还有弟弟一起生活。前些年,她刚上初中,弟弟还小,妈妈在生弟弟时落下风湿病,总胳膊疼腿疼的,有时连路都走不了,胳膊都抬不起来,不能干活。家里的农活都落在了水草肩上。夏天天不亮,她就起床,三点多钟自己就上山了,先挖一袋野菜,留着喂鸡,然后再铲地,七点多回家做饭,然后才能上学。每到礼拜天,更是得不到休息,几乎一整天都在山上度过,中午都舍不得功夫歇一会!太阳火辣辣的烤得她连眼晴都睁不开,小脸晒的黝黑黝黑的。太阳一晒,脸上还长了许多痘痘和斑点,看上去比同龄孩子老许多呢!可水草从无怨言,也没有过多的想法。她总以为自己多付出一些,妈妈和弟弟就能过得好一些。

水草平时穿的是捡邻居哥哥给的上衣,男式绿色仿军装。还有两个小窟窿,那是邻家哥哥抽烟时不小心烧的,可她从未嫌弃过。袜子也已经有两年没买了吧!破了补,补了破的。她想,反正在鞋里,谁也看不到,管它呢!同学们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她也不在乎。她唯一的想法是省钱,省钱,省钱……。中午饭几乎都不吃的,有一次,饿极了,她第一次买了一元钱的饼干,真好吃!甜甜的,香香的,至今,都忘不了那个味道。初中三年,她只奢侈了那么一次。

水草学习很用功,尽管家里活多,功课却没被落下,初三那年,她几乎没睡过多少觉,干完活就学习,因为她知道,要想改变现状,只有靠学习,那年,她报考了师范,因为她喜欢孩子,她想当老师。还真别说,分数下来一看,她竟然得了六百多分,和他们学校一个老师家的孩子一样的分数,并列第四名。那年,听说给他们学校五个名额,她真高兴,她想她就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了!几年的苦没白吃!终于可以走出去了,她好激动,也好期待啊!整天盼着通知书的到来。她用攒了半年的钱买了一个床单,想留着上学用。又买了一个小垮包,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买包。一切准备就绪,可是,她等啊等,都要开学了,也没有通知来。那天,立东来说:"水草,你咋没来通知呢!张老师的儿子都上学走了!""是吗?我去问问。"到校一问才知道,名额减了一个,要在她和那个同分数的同学之中选一个,结果她被淘汰了!听说,那个老师很会办事的,也许……

没有也许了!已成事实,梦想瞬间成为泡影,不是说付出就有收获吗?为什么我付出那么多,就没有呢?为什么啊?这么不公平!难道这就是命吗?家里的条件,绝对不允许她复读的,就这样,水草再也没有了读书的机会。

水草从此一厥不振,再也不愿和任何人说话。她曾一度地消沉,萎靡,抑郁了很久很久。也在失望痛苦中挣扎了很久很久。在她沉寂的几年里,听到最多的议论就是:"这孩子可惜了!"同情怜悯又有什么用呢!改变不了残酷的现实!

现在,她只知道干活,干活,……。什么脏活,累活,粗活都干。她已经麻木了!但她知道,她还要努力地支撑着这个家。老话说的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她认了!

待续

 

上一篇:人生若只如初见
下一篇:[赛] 两家恩怨一线牵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