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赛] 两家恩怨一线牵
日期:2016-09-0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胡兴来
点击:984

六十年代初,农村是以生产队开食堂。当时,我爸是食堂里的炊事人员。深冬的一个早晨,雪花漫舞,寒气人。生产队食堂里照例煮好两大锅青菜胡萝卜稀粥,还未听到开早饭的钟声,我爸便在灶堂门口打起了盹儿。朦胧中被“唏唏嘘嘘”的声音惊醒。他睁开眼睛一看,见灶台前有一个人影。只见她一边用瓢舀稀粥往破罐子里装;一边朝嘴里猛灌,因为粥太烫,喝得太快,被呛得连连咳嗽,稀粥四溅。

透过雾气,我爸见到的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一身翻絮露花的棉衣,一双露着脚趾的草鞋,一双没神的眼睛陷进“山坳”里,看她瘦骨嶙峋得模样,怪可怜的。还没等我爸站稳脚步,小女孩“扑通”一声跪在我爸面前,结结巴巴地说:“大伯,行行好吧,我是逃荒的,实在饿得没有办法,才来偷吃的。我的爹娘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为救他们的命,你就放过我吧!你的大恩大德,我会永远永远记在心里!”

我爸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孩子,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他什么话也没有说,拿起瓢把破罐子里的稀粥舀得满满的,递给小女孩,让他们一家人去活命!小女孩深深一鞠躬,胆怯地走了。小女孩刚走出食堂门,就被生产队长碰见了。生产队长不问青红皂白,夺下小女孩的粥罐子,就往我爸的脸上砸,还恶狠狠地说:“来了一个逃荒的,你舀一罐子粥;再来一个,你再舀一罐子,难道你忍心让队里的人都饿死吗?”

小女孩抱着队长的腿,哭着,叫着……我爸自知理亏,含着泪水没有说一句话。

 二

没有过多久,爸“下岗”了。下岗的主要原因就是他“心太软”,这个决定是生产队委员会研究的,就因为我爸的“菩萨心肠”,使我们家失去了“锅上有人可乱端”的优越。从此,我们更是饥饿难忍。

爸爸不因为“下岗”而改变自己与人为善的性格。他干脆把小女孩一家三口接回了家,过起了同甘共苦的日子。

小女孩爸姓王,我们都叫他王叔,叫她妈王婶。小女孩叫萍儿。萍儿与我哥年龄相仿,他俩在一起掏萝卜,挖野菜……不多久,他俩就成了一对要好的小兄妹。

由于饥饿难忍,一天,哥哥去胡萝卜地里偷萝卜,可谁知这萝卜地是队长家的自留地。队长家那个人高马大的儿子,追上我哥,夺下手里抓着的几根萝卜。然后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把可怜兮兮的哥哥一把抓起来,又猛地一摔,哥哥仰面朝天重重地砸在瓦砾之上;接着又一脚狠狠地踩在哥哥的腿上。当时我哥的嘴,流出了鲜红的血,腿受了重伤。

“住手!”晴天霹雳一声怒喝,让那凶神恶煞般的家伙颤抖了一下。他瞟了一眼,见是王叔,便又不屑一顾地说:“你一个逃荒落难的外乡人,也有如此大胆?好哇,来呀!你要是能从我的胯下爬过去,我就放了他!”王叔不由分说,从他的胯下爬了过去,抱起哥回到了家里。

萍儿见状哭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在哥哥身上那青一块紫一块的伤斑上,她为哥哥擦去了嘴角上的血,又找来草药放在嘴里嚼碎,为哥哥敷伤。

过了几年,形势开始好转,我们不但能填饱肚子,而且还能到学校里读书。新领的课本前面有一张毛主席像。哥不知道毛主席是谁,只是说:“他为什么不像我们的老师那样,戴一副眼镜呢?老师戴着眼镜不但好看、文雅,而且是多么的有学问呀!”于是,他就拿起铅笔给老人家“配”了一副眼镜。谁也没有想到,哥的杰作被萍儿作“宣传”之后,让学校“贫管主任”(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主任)知道了。主任训斥我哥哥说:“你这个富裕中农的后代,不但不忠于领袖,反而丑画领袖。你才多大个人,思想就这样的反动,长大了还了得,明天开批判大会,连你爸妈一起批斗。”

贫管主任走了,我哥“哇”地一声哭了。

回到家里,妈知道儿子闯了大祸,从屋里拿出湿毛巾,给哥擦去泪水,之后,又小心地为毛主席擦去“眼镜”。

因哥年幼无知,免去了“政治灾害”,又因爸妈负有“儿不教父之过”的责任,遭到了批斗。家庭出身是富裕中农的爸,这次又为儿子“顶罪”。在那事事牵动“灵魂深处”,处处“上纲上线”的岁月里,爸爸被划为“四类分子”。(当时农村里指地主、富农、***、坏分子)

我和哥哥都很气愤,把一肚子火泼到了萍儿身上,要不是她的“宣传”,也许不会……为了报复,我和哥都在寻找机会。

次年春季,一天中午,王婶在庄稼地里寻猪草,我在庄稼地田埂上放鹅。一会儿,一个卖货郎摇着小鼓从田埂上路过。大概卖货郎与王婶熟悉,他们就闲谈起来,之后,王婶买了一尊毛主席的石膏坐像。由于怕石膏像碰坏掉,卖货郎又给王婶一根红线,王婶接过线就绕在石膏像的脖子上,扎在寻猪草的篮子旁边。她继续寻猪草……

当我看清这一切的时候,就赶着鹅群快步跑回家,把看到的一切告诉哥哥。哥哥听后,一口气跑到大队民兵营长那里,告了王婶的状。

 王婶被带到大队部关押来,在人证物证面前,她不得不低头。大队革委会认为,王婶的所作为,不是“小事小非”,是“反党、反社会主义、阴毒领袖”的大是大非的大问题,具有“反动性和敌对性”。大队革委会成立了“专案组”,派专人到他们老家去“摸尾巴”。摸出的结果是“漏划富农”,这给她的“问题”定性更是雪上加霜啊!

批斗的场面让人心惊肉跳,在震天的口号声中,王叔、王婶被押上了批判台。他俩戴着高帽子,跪着碗底子、挂着大牌子、挨拳头、遭巴掌……受尽了折磨。从此,他们家比我们家“黑”得更厉害。就是因为“黑”,萍儿和哥哥初中都没毕业,就回到了生产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进行“滚一身泥巴,干一辈子革命”的劳动改造。

 四

一转眼又过去了几年,萍儿已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水乡的风雨为她洗刷出一付娇嫩的面容,白里透红,像一支刚出水的莲花,一双眼睛,像清泉里的两颗黑宝石。她不但相貌出众,而且聪明能干,勤劳朴实。尽管她是“黑四类”的女儿,但十里八乡还是有不少人来踏门槛说亲。可萍儿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其实,萍儿心里有把尺,像她这样出身的女孩子,眼界能高吗?只不过,她心中早就有了意中人,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我哥春儿。萍儿妈可急了,她暗地里托人给萍儿说了一门亲事,对方条件不错,是个捧“铁饭碗”的。男方有心,已上门来了几次,只是被萍儿拒绝了。

 萍儿爹娘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他们认定这个吃“皇粮”女婿了。

萍儿越想越气,她气的是自己爹娘的良心被狗吃掉了,嫌春儿是个“跛脚子”。这怎么好随便嫌春儿呢?当时也是为了两家人的生活,才遭毒手,变成这个样子呀?

一个明月当空的夜晚,萍儿来到爹娘的房间,并直接了当地告诉他们:非春儿不嫁!这门亲事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萍儿的决定,气得她爹七窍生烟。她娘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苦苦哀求说:“春儿家对我们是恩,你也不能为报恩,而屈嫁一个连站都站不稳的残疾人……”萍儿没有再说什么,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整整哭了一夜,最后她竟想到了死。

 第二天早晨,萍儿经过梳妆打扮一番,趁她爹娘不注意喝下了农药。我和哥赶到王叔家时,萍儿已送进了医院。经过整整一天一夜的抢救,医生才把萍儿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回来。也许是哥在这一天一夜里的“特殊表现”,也许是萍儿坚贞不屈的决心,打动了王叔、王婶。王婶抱着已经苏醒过来的萍儿,眼含泪花颤抖地说:“孩子,都是爹娘不好,打这以后,你的事就依你的吧……”我哥深感萍儿是真心喜欢他,她为他连命都不顾,是人世间难得的好女子。

 看到萍儿和春儿相亲相爱的样子,这时两家人都很高兴。他们俩岁数也不小了,两家人就着手筹办他们的婚事,时间就定在第二年的春节后。

哥哥和萍儿结婚这天,我们家张灯结彩,热闹非凡。我打心眼里高兴,感到自己得了个贤惠、勤快的好嫂子,哥哥好福气,得了个漂亮、温柔的好妻子,我想,这就是一种缘分,经历了那么多曲折和磨难,都不曾泯灭最初的那份真情……

  

上一篇:水草
下一篇:【短篇小说】神 游 生 命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