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记忆里的童年
日期:2016-07-2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崔沈霞
点击:464

童年,已经是很遥远的一段旅程了。偶尔翻读,那些懵懂稚气、无知无畏的时光是那么的纯真、美丽。

葱绿的“肉”粽

我的童年,在胶东半岛的一个小山村度过。山里的孩子除了疯跑,并没有太多先进的玩法。大大小小的孩子在山上、野地嬉戏,那时候的生活是拮据的、吃食是匮乏的,村头公家菜园子里的大葱的叶子又肥又绿,我们常常去偷来吃。我们把叶子用手指剖开,然后模仿妈妈端午包粽子的样子,将葱叶卷成粽子,嘴里念念有词“葱不辣蒜不辣,闭上眼睛吃了吧”就互相比赛着把“粽子”吃掉了。

真奇怪,层层叠叠卷起的葱叶,做出奇形怪状,就能改变它辛辣的特质么?可是我们乐此不疲,每每嘴角泛绿、舌苔发青。

有一次,我自己在家里卷,正念叨着,妈妈大吼一声:“什么葱不辣蒜不辣?!那你说什么辣?”我的“小粽子”吓得叽里咕噜滚到了炕角边。

这就是那个年代的母爱,母亲关爱孩子是用吼的,而我们在斥责声中健康地长大,懂得孝顺和关爱他人。

 

诱人的小鱼

最难忘的一次是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第二年,由于爸爸常年在外工作,家里的土地由妈妈一个人耕种。所以我和弟弟不能像邻家的孩子那样睡懒觉、捉泥鳅。

有一天,妈妈带我去后坡的花生地锄地,路过村里的小河,河水清粼粼的,刚好没过脚背。我就央妈妈让我玩一会儿,妈妈威严地说,行,少玩一会赶快去帮妈妈锄地。

 

我终于可以在河里摸鱼了,真开心啊!我小心翼翼地掀开水底的石板,两手并拢,感觉鱼进入我的手掌,我就赶快把手从水里提起来,快步奔跑到岸上,往地上使劲一摔,小鱼蹦两下就不动了。

我学着别的孩子找来狗尾巴草,拽出有尾巴的花梗,把小鱼顺着腮串上去。

遇到泥鳅,我总是害怕得不行,然而,我鼓起最大的勇气,鼓励自己不要松手,到岸上摔的时候更加用力。

终于,我的狗尾巴草上也有一小串鱼了,里出外进地挂在上面好看极了!

摹一抬头,哎呀不好,日头都不毒了,大半个下午让我耗尽了,我赶快拔腿就跑,来到后坡的花生地,我想,妈妈看到我的成果一定不会怪我。

我高高举起小鱼串儿,可是并没有得到妈妈的夸奖,妈妈沉默地锄着花生,身后的新土骄傲地嘲笑着我。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妈妈不仅需要弱小的我的劳力支持,更需要我的陪伴帮她忘掉独自在山间耕种的紧张与恐惧。

锋利的小刀

小时候的愿望都很简单,充满快乐。那时候削铅笔的小刀三分钱一把,孩子们喜欢找跟红线把两把或者三把小刀栓到胸前的扣子上,就像如今的“阿离”和“菜菜”那么风靡。我跟妈妈要,妈妈说,一把小刀可以削许多铅笔,为什么要买好几把?就买一把!

后来有一天不知道我怎么就拥有了三分钱,我赶快去代销点又买了一把小刀。我小心翼翼地把小刀藏在棉袄的扣子上,不敢跟同学那样炫耀地挂在外衣扣上。

然而,再狡猾的狐狸也躲不过猎人的眼睛,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不小心让两把小刀发生了亲密接触,铁制的小刀便开心地叫了一声。妈妈敏锐的耳朵立刻捕捉到了这声音,一把抓过我的棉袄,发现了我刚守了两天的秘密。妈妈生气地把我的棉袄仍在了旮旯边!

这就是我的童年,快乐和欲望从未因为日子的艰辛而褪色,母亲把严厉揉碎了,兑成别样的关爱流淌进生命里,让我变得茁壮。人到中年,偶尔与母亲一起回忆,发现许多记忆深刻的事情母亲并没有印象,我的“粽子”、“鱼串”、“小刀”,母亲听了又笑又讶异;而她记忆里的东西,比如我感冒了总也不好,趴在窗棂上说胡话;我竞赛得了第几,等等......母亲都能准确地说出年份和详情。我知道,无论我们谁记住的,都是我最宝贵的童年记忆。

上一篇:尘烟深处的回声
下一篇:岁月静好,落笔为暖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