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芫荽小调
日期:2016-07-2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崔沈霞
点击:426

老家管芫荽(香菜)叫芫兮, 因为不是主菜,所以种植它的土地多选在架豆垄、黄瓜垄等间隙,见缝插针是山里人勤俭劳作的一个素描,母亲也是勤俭惯了的,她小心翼翼地把生产队上给分的菜园仔细划分,留出一小片种芫荽,留着做饭烧汤时当“清头儿(配色、调味)”。

每次母亲汤里的“清头儿”都让我非常痛苦,我皱着眉头仔细地区分芫兮和蛋花,在那个困苦的年代,鸡蛋是了不起的奢侈品,母亲总是把它搅得碎到极致,好让蛋花均匀地铺在疙瘩汤的所有缝隙里,我只有仔细挑才能保留想要的去掉憎恶的。非常奇怪,我虽然不吃汤里烫熟的和凉拌菜里的芫兮,却超级喜爱和着泥土香味的新鲜芫兮,以及刚从泥土里拔出来的芫兮根。

农家的孩儿早早就会干很多营生,在我们五六岁的时候,便会给白菜间苗、给西红柿打尖儿,芫荽也是我和弟弟服务的对象。母亲把芫荽籽撒得匀匀的,密密的,当小苗出芽,我们先挑粗壮的间来吃,留下适宜株距等它们长大。

我和弟弟放学后,母亲会安排我俩去自家菜园摘菜,我们斜背着书包,挎着苹果枝条编成的菜框,跑跳着奔向村头河边的菜园,菜园是大片熟土地,每家每户都有石头界限,齐整整的连成一片,外人无法分辨,然而熟矜的我们一眼就能顾及到自家的菜地,从来不会采错。

芫兮很细弱,我们有时带一根麻绳,简单地把它捆拢,放在菜筐最上面。多数时候我们是忘记带绳子的,为了避免跟小白菜、黄瓜和架豆混淆,尤其怕大葱根须的泥土散落到芫兮梗里,所以我们用手握着芫兮,不肯把娇小嫩嫩的它们放在菜框里。

母亲既勤劳纯朴又心灵手巧,她不仅种植家常菜品,而且为我和弟弟种一些稀罕小菜,诸如水萝卜、白黄瓜、洋葱。

很多人家认为水萝卜生长期短、吃的少都放弃种,逢集去买,不仅浪费而且不方便。母亲在沟垄里种上,我们从水萝卜刚鼓浆时便开始吃,一直吃到叶败。农家的孩子没有水果零食,这常常成为我和弟弟春天最好的嚼头。

芫兮也是巧菜,很多家庭选择不种,土地太珍贵了啊!一家分上那么窄窄的一条儿,人口多的人家更是入不敷出,因此人们多选高产的大白菜萝卜种植好填满肚子,这就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农家生活的情形。但是母亲喜欢把生活打理得丰富而浪漫,一块小小的土地被她料理得密而不乱、多而不挤。

春天的山村傍晚,我常常一手攥着母亲要求采的芫兮,一手牵着弟弟奔跑着回家,身后的小溪在欢跳,手中的芫兮在舞蹈,那阵阵清香丝丝入鼻腔,我总是把略粗点的芫兮根儿摘下来跟弟弟生嚼,还有母亲种的水萝卜、洋葱,都会成为我们路上的吃食。那甘甜的汁液淌满童年的小巷,滴答坠落到心坎,敲打出最美的音符。

上一篇:扇啪叽
下一篇:童年的蛋花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