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诗如今要以小说为师——读米尔豪瑟小说《越来越近》有感
日期:2018-08-3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小舟
点击:380

背景,背景,一切都是背景

背景,背景,一切又绝非背景——一个并置世界

 

各以明文限定出场的太阳,河流,草地,气味,声响,椅子,暖水瓶

各以细节胎记现身的爸爸,妈妈,奶奶,妹妹……

万物有形,万物同权,万物有灵,一切都是活的,有了生命

 

他走来

一个肩胛骨像装在纸袋里的东西一样向外突着的

九岁小孩

站在河边,面对一天的开始

是那么敏感,与众不同

他喜欢的,是站在那里不动,

他以不动的行动,米尔豪瑟以小说,道出了诗语:

“有时候会这样,你努力不去提醒别人你在这儿。”

 

面对开始,面对美好周末外出度假一天的开始——

但从哪里才算是真正开始,由谁来说?

是的,你可以说从这里,她可以说从那里,但

真正开始必须由自己隐秘的内心来说——这,你懂得

 

这是一篇如何面对真正开始的概念小说

它让你真正认识什么是虚构文学

如同鲁迅先生在车夫面前认出自己的小来

我们在米尔豪瑟面前认出自己虚构力的不足

可怜——我们写的那些无力的伪虚构文字!

 

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开始

所做的就是把这一时刻尽量往后推

把他一直在等待的那一刻的兴奋感再延长一些……

多么精准到位的心理揣摩!

 

他做事小心,矜持,胆小

与总是把热情投入到做每一件事上去的妹妹不同……

米尔豪瑟,此刻,再现抵达事物核心的言说:

“很可能是这样的,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他喜欢

慢慢积累,因为那样发生时,一切都让人感觉重要。”

 

一位擅长画龙点睛的作家

一位擅长把现实观察予以智性升华的作家

 

他敞开了一个幽微的内心世界

敞开即诗意

 

米尔豪瑟在敞开

敞开外部世界,敞开内心世界

站在敞开的两轮平衡电动车上驶向了双极致

 

听那胖乎乎暖水瓶上的按钮发出的好听的“夫嘶,噗嘶”声

松针和河水的气味浓烈

他把一切都看到眼里:奶奶手腕上的手镯,一个是玳瑁的,一个是

银的,她的手指肿胀,关节处疙疙瘩瘩;粗粗的松树根扭动着

伸出斜坡,一根白色绳子吊在树根上……有谁能如此的体物入微?

 

“看到这些东西都不错,但有时你看不到。当它们导向

某件事情时,你就看到了。”米尔豪瑟在说,在真正的言说,他在

揭示,行真理的敞开之功……他又来了,他这样的纯粹言说

比比皆是,而纯粹的言说就是诗

 

他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他的视野已十分了得

而且还在想,间或变态的梦幻式遐想:

他从立足之处,向前后两个方向扩张——

身后是奶奶,野餐桌,一片田野,康涅狄格州在他身后延展开来……

前面是斜坡,河边,游泳的妹妹,对面河岸的小山,一直到大西洋,非洲……

他在做白日梦,特朗斯特罗姆说过:“一首诗是我让它醒着的梦。”

米尔豪瑟是在写小说,也是像笔下的人物一样在越界去干别的什么

嘿,大师间有的一比!

 

物极必反,他的缜密的现实主义描写手法导向了诗的梦幻

 

一个九岁的小孩为啥动作迟缓

迟迟不愿真正开始的到来——米尔豪瑟以笔为刀

探入了内心的深渊:“他内心深处受到震动,似乎如果

这天开始了,他就会失去什么东西……失去那种兴奋感,失去

因为离他一直等待的时刻越来越近而产生的一切都重要的感觉。当你

拥有那种感觉时,一切都充满了生命感,每片树叶,每块鹅卵石。可是

你一开始,你就在用光一切……”

 

这些散文化的语言,加以分行,不也诗意满满?

是的,正如海德格尔所说,诗歌的对立面并非散文,纯粹的

散文如同任何诗歌一样是诗意的。又如旧事重提的废名的诗歌理论:

旧诗是散文的内容,诗的文字;新诗是散文的文字,诗的内容……

 

准确叙述+思之火花,难道不是诗的技法?

基于超细节的准确叙述+不断闪现的思之火花,难道不是一种更现代品质?

 

终于,米尔豪瑟突破了大限,让孩子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开始即结束,一切都在死亡……但那条线,总得迈过

带着吼叫,带着黑暗——开始,开始这一天,开始这一生……一种象征

 

他在小时空里写出了大世界,让一个形似木偶的孩子化身为转世灵童

他把小说提到了形而上的层次,像诗一样,这本是诗之长

 

诗人最自豪的是语言和想象力

而米尔豪瑟的语言,

有着类似奥林匹克格言一样的追求——更细,更准,更深!

它不事修辞,即可抵达心理深渊和事物核心

却无半点儿故弄玄虚,虚张声势——且看非修辞的力量

他那蔓生的想象力就像远芳侵古道——且看侵略的力量

那小孩子突出的肩胛骨上顶着的脑壳儿

一定比诗人的还大两号……且是人的,不装神弄鬼,可亲可近

 

一个小说家在用严谨的笔法演绎诗法,广大诗法

它比身在此山中的某些花招更实在,更有效

 

不要鄙视小说,我们是多么的浅薄空疏

不论是诗的思之容量还是技术,都还远远不足……

小说如今能做到诗的一切,而诗不能

即使拉金的那些散文化的注重炼意的诗

不然帕斯捷尔纳克怎么写起了小说

遑论当下诗坛名人多于名诗,理论大于文本的怪现状!

 

不要自以为是地说——诗是艺术中的最高形式

即使是,我们也没能做到

 

现在到了这样一个时候——诗要以小说为师,向小说取法!

上一篇:七绝 荷花 韵和宫学大先生
下一篇:七律 秋思 步韵和宫学大老师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