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奉天城韵·沈阳故事】秋风起时忆先生
日期:2018-08-1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秋平
点击:385

 

回眸

 

 

微风凉凉,秋意满满。秋天有落叶纷飞、大雁南归的忧伤。秋天总是最让人怀旧的。我在这样的时节情不自禁地忆起尊敬的党存青先生。捧起先生亲手送我的作品集轻轻地诵读,睹物思人,为先生的离去而深深悲哀和惋惜。今年2月24日原辽宁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沈阳籍作家,58岁的党存青先生不辞而别,所有的往事都定格成美丽的瞬间,只有文字可以延续和超越这美丽的瞬间而成为永恒。

 

 

那是前年秋季的一天,秋风习习,天高气爽,我和老同学秋爽一起去省散文学会。秋爽退休后爱旅游爱写作,也想加入散文学会,又担心不够条件。在我的鼓励下,她向学会提出了申请。

因为家住沈阳,党老师约我陪她来学会面谈。学会办公的地方在与万柳塘公园只隔一条街的荣昌大厦里。学会办公室里很拥挤,一面是两个办公桌,上面有几台电脑,一面是长沙发和堆满办公室的新出版的杂志和书籍。这里书香墨彩迷人,是文学爱好者的心灵港湾。那天,只有党老师在,见我们进屋,他停下手头的工作,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

“欢迎来学会,以后有机会互相学习。”党老师看上去特别有亲和力。穿着一件朴素的红上衣,说话和和气气的,没有想象中大作家的架子。

“老师,这是我近期写的游记和散文,请老师有时间给看一看,渴望得到老师的指导。”秋爽兴奋的递上自己的文稿。

党老师认真接过秋爽的文稿放在办公桌上。接着,我们很轻松地聊起来。

秋爽说:“我自小爱文学,中学毕业赶上了四个面向,分配我去了农村。我父亲在我要下乡的前夕去世了,那时是我的人生低谷。回城后,没考上大学,后来边工作边读成人本科,圆了大学梦。我爱写文章,也爱看老师的小小说。”

“我曾随家走‘五七’,也下过乡。”党老师眯着双眼,在认真地倾听的同时,有时也插一两句话。

“老师,你写的小小说把那时候的农村用文字描画的非常客观而且富有东北文学特色。让我想起了插队时的境遇。我是从南方转入八一学校,插班时跳了两级。下乡时,母亲没有能力照顾我,自己年龄小,受了不少苦,那些记忆刻骨铭心。” 

秋爽这么说着时,我递个眼色给她,“别耽误党老师工作。”

“党老师,感谢你的创作。我也爱看你的作品,我们以后会多读的。”我诚心诚意地说。我和秋爽想起身告辞。

“啊,我会认真看秋爽大姐的文章,看后会把我的体会告诉你。谢谢你们喜欢看我的作品。”党老师说着从书柜里找出他的两本《党存青短篇小说选》分送给我们,还热情地为我们签了名。我们当时别提多高兴了。当我们离开时,又有几位文友来拜访党老师。能感觉出他工作的繁忙。

几天后,党老师和秋爽谈了看她作品的感想,给了很多鼓励。秋爽有了信心以后,写了很多好文章,有些文章获得盛京文学网“精品”奖励。圆了自己的文学梦。

党老师作为一名有成就的作家,肯花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帮衬弱势的文学爱好者,尽作家的文学责任和社会责任,我们文学爱好者多么需要这样的作家啊。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认真看了党老师《那些年 那些事》小小说系列等全部小说作品,我很受感动。而且也听到《党存青短篇小说选》入围“浩然文学奖”的好消息。

我看了一些对党老师作品的评价,我省老作家康其昌老师的评价,令我深深折服。特记录在此:“作品承载着发人深省甚至是振聋发聩的思想。在党存青的小说中,许多篇什都在关乎人生哲理的阐述、社会问题的挖掘、价值观念的感悟等重要课题,都是许多大作家书之不尽的题材。”并称其小小说是“智慧的小生灵”。

我曾在大辽河岸边插队八年。党存青老师的小小说让我看到了即熟悉又渐渐淡忘的历史。他写的故事“真”,有独特的关东风情,洞穿人生世态炎凉。也因此,他更有一种悲悯情怀。这正是他能善待一切,谦虚务实的原因。

我觉得他的《那些年 那些事》补充了文学巨著《平凡的世界》中没有知识青年、“五七干部”和有“问题”一类人等这样非常有历史特色的人物形象。填补了我们黝黑热土这段历史的空白。所有的读者都注意到了党老师是塑造了那个时代系列的农村人物图谱。其价值就是冷峻和真实,而非粉饰和迎合。他具备大多数作者的灵感、悟性,而他又有深刻的洞察力和理性。他描写的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农村的一些权利人物从生产队长、会计到公社副书记都栩栩如生,他冷峻而收敛的描写让这些作品给读者留下了广阔的想象空间。他是一位有良心有担当的作家,能够下“死”手写出真实,即使真实严酷到令人难以接受。

在我读党老师作品的过程中,我在“喜马拉雅”网站朗诵了《洪水》和《二嫂》,还写了一篇读后感《往事苍茫岁月稠》发到网上。这以后,很多网友和我交流阅读党老师作品的体会。从此,成了党老师作品的忠实“粉丝”。我很为辽沈文坛有党老师这样的作家而骄傲。

 古罗马历史学家西塞罗说过:一个人如果没有心灵的火花,没有一种近似狂热的气质,他是不能成为一个优秀诗人的。由此看来,一切文学创作是和创作者的情感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只有感情的大海才能泛起作品的浪花,党老师是一位对黑土地充满深情和大爱的作家,一方水土滋养一方文学,党老师为黑土地代言的文学作品成了文学画廊中清朗朗、热辣辣的一抹亮色。

 

 

好多作家都具有高贵的品格和情操,可惜的是我们平民百姓很少能接触到作家本人,只能从作品和传记中感受。而党老师是一位和文友联系密切的作家,他让我们感受着贴心人的温暖。

我有一位老同学,她的弟弟和弟媳要离婚,而双方在财产分割上产生了分歧。当年,在他们孩子两三岁时,两人就离婚了,然后,男方一个人带着男孩过了十五年,女方没有承担任何责任。后来房子动迁,我同学的父亲补贴一部分钱再加动迁款买了新房,搬进新房后,女方回来要复婚,男方不同意,我同学好心想着破镜重圆,就劝着复婚,女方在这个节骨眼上就提出在房产证上加上她的名字。男方也是没留心眼,就同意了。没想到,好景不长,女方又提出离婚了,还要求得一半房产。我同学感到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弄不好,自己弟弟可能要损失几十万财产,影响到后半生的生活状况。就忙着到处请律师咨询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可是,很多律师都是要先收咨询费用,而且要是帮着打官司,也要先收不菲的费用。也不知结果会如何,她和弟弟经济条件又不好,觉得压力很大。后来她在报纸上看到赞扬党老师为群众义务做律师服务的报道,就约我陪她去找党老师咨询。我们和党老师约了时间,在我去学会取新出版的《辽海散文》时,带我的同学一起去见他。

其实,我这么做,心里很歉疚。党老师那么忙,我同学这事又不是文学的事,麻烦党老师真不应该。可是,确实找不到免费而又负责任的法律咨询顾问。那天,我同学向党老师讲了事情经过,党老师耐心地讲解有关法律,告诉我同学,按法律就是没有商量,离婚后,各得一半房产。

我同学就说,要是“走后门”找法院的人呢?

党老师说,那没有用。千万别做“傻事”。唯一可以做的是,你弟弟可以不同意离婚,法官也判定不准离婚,再看看有没有能过好的可能。

党老师叮嘱我同学,不要为房产问题找律师打官司这件事,让我同学少走了许多弯路。

后来,我同学就按党老师说的做,结果很好。她为了感谢,多次约请党老师吃一顿饭,可是都被党老师婉言谢绝。

我后来写了一篇小小说《律师》,讲述了这个故事。

我听到过很多文友赞誉党老师。这些赞誉一方面来自他优秀的作品,另一方面来自他对文友和群众的有求必应,雪中送碳。

我有时在看党老师的小小说时,读到他对各种极端的人物都描画得入木三分就会问自己一个特别难以解答的问题:他的性格为什么这么阳光乐观温和,为人为什么这么乐善好施?我想,换作我,我会处处提防,唯恐自己受到暗算。通过接触党老师,我明白了文学创作的魅力以及作品和作者的关系。党老师有过人的天赋创作人物和故事,而创作的根基是对生养自己的这方沃土和家乡父老深情的热爱。他的写作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呼唤大爱,他骨子里充满民族之情和文化自信。

他虽然外表儒雅而随和,但实际上有东北人的旷达和豪爽。他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为了家乡美好的未来而奋斗。

只要是有利于文学,有利于家乡的发展,无论事情大小,他都倾全力担当。这样一位风流倜傥的“秀才”,内心充满阳刚之气。这些年,他创作颇丰。作品紧贴现实,关心着底层百姓的生离死别。我觉得他和群众联系紧密,在帮助他们排忧解难的同时也为创作积累了大量生动的素材。他的追求是让辽沈文坛越来越繁荣,家乡早日振兴。

我对党老师的认识不断加深,我渐渐清晰地认识到,只有像党老师这样心地纯净、品格高尚的作家才能写出那些动人和真实的作品。

 

 

关东大地人杰地灵,群星璀璨。而党老师是一颗明亮的星。他是一位勤奋而优秀的作家和文学活动家,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并兼任辽宁省散文学会副会长、辽宁省企业法律顾问协会理事、中国小小说联盟副主席、中国小小说明星沙龙副主席、东北小小说主席、沈阳市和平区作协副主席、江山文学网军警文学社社长等。并获得2014年沈阳市“书香人物” 、 2014年江山文学网明星社长、2016年中国“书香之家”荣誉称号。曾经有人爱和党老师开玩笑,“挂那么多头衔你不累啊。”但党老师是真正把担负的工作都认真地做得很好,而对于自己的辛苦却不放在心上。

他对我曾担任社长的万泉河文学社也给了很多帮助。

党老师知道我们原八一学校7185班同学参加了盛京文学网的万泉河文学社,就很关注我们。他关注我们是因为盛京网是家乡的网站,我们文学社的骨干大部分都是沈阳人。其实,我缺乏做文学社的经验,而且建社初期,非常缺编辑和作者,觉得困难重重。每次和党老师见面,看到党老师那亲切的眼神和温煦的笑容,我会求知若渴地请教他管理文学社的经验。他就会如数家珍似的把自己担任江山文学网军警文学社社长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我理解他的气魄、才华和抱负。在沈阳政府文化惠民,繁荣盛京文化的难得的好环境中,他期待办好盛京文学网,成就一番文学气象。

他的经验都是非常好用的,有了这些宝贵经验的指导,万泉河文学社的工作不断取得佳绩。再次见面,他会给我点赞。他约我一起为了我们的家乡早日成为国际化现代化的大都市,成为热别有吸引力的文化名城,努力做好正能量。

那次我参加党老师组织的新书发布会。是在沈阳新式时尚的歌德书店举行。歌德书店坐落在沈阳的欧式一条街上,典雅浪漫。二楼有精致的舞台和漂亮的大厅。那天新书的作者是一位哈尔滨文学新人。为了开好这个会,很早,党老师就等在书店门外迎接来宾。他和每位来宾热情的打招呼。陆续来了不少领导、报社记者和作家,也有热心的读者,来宾把二楼大厅都坐满了。党老师的人脉使会议气氛热烈,后来新书都签名售出了。那位作者对党老师非常感谢。我后来听说,党老师组织了新书发布联谊会,他经常为出书的文友组织这样的活动。让许多文学新人的书走入书店和读者见面。

又有一次,我参加和平区作协组织的辽代云飏阁复建落成采风活动。因为党老师是区作协副主席,他一直忙前忙后。那天早上,活动第一项安排在回民中学进行文学讲座。讲座开始时,秋之韵文学社总编月光老师因为路途远,还没赶到。党老师怕他找不着开会的地方,又怕我们耽误了听课,就自己在车站整整等了一小时,终于迎来了月光老师,月光老师见到党老师以后,非常感谢。

在各类文学活动中,有很多具体繁杂甚至是繁重的工作需要志愿者来完成。党老师就是这样勤勤恳恳的志愿者。

他为许多文友修改文稿,每天都劳碌到很晚;他经常组织文友采风,哈尔滨、海南岛,内蒙大草原,泰国五日游......为了增近文友的感情,为了创作出好作品。活动中,他和文友们唱歌、跳舞、谈古论今、指导写作......他是快乐的源头,是文友们追随的“旗手”。

在当今旅游成为时尚的时候,一般的随旅游团旅游和志同道合的文友组团旅游其后者是文友们最期盼的。党老师每次都细致的组织,完美地令文友们流连忘返。

他在为文友服务时,心很细,让每个人都感到很温暖,不愧是一些文友们信赖的“党妈妈”。

他把一件件文学活动——采风、研讨、讲座、评奖、出书......热心地促成,让喜欢文学的朋友团聚起来,众人拾柴,抱团取暖。大家热热闹闹,心情放松,没有利益之忧。而对他来说,只讲付出,公益于人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常态,是一种快乐,是一种追求。

我知道,党老师是一位装有9个心脏支架的重症患者。可是我看到他搬运杂志、长途开车、联络文友、各种会议等等做得很多,那种敬业和献身精神总是令文友在感动的同时又很心疼。他把文友情谊和文学事业看得比生命还重。 

在辽宁文学的沃土上,许多文学新人就像破土而出的小苗,沐浴着阳光,幸运地得到党老师那潺潺流水般的浇灌,茁壮成长起来。

在文学的领域,党老师践行着新时代的辽宁精神:长子情怀、忠诚担当、创新实干、奋斗自强。

 

 

对于党老师的离去,我在惋惜的同时,很是自责。得到他很多的帮助,而只帮助他做过几次寄发《辽海散文》的工作。太微不足道了。他是文学创作的佼佼者,又实践着“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繁重。从不知珍惜自己。他的离去,使很多普通的文友心痛欲裂。那是因为我们这些弱势的文学群体明白,党老师之后在文学家这个位置上会有人及时填补空白,而在党老师这样的文学活动家位置上可能后继乏人了。

哀哉!悲哉!党老师,你今在何方?听说,你在去世之前,还完成了一部5万字大作——纪念沈阳解放的电视连续剧大纲。你的离去是和过度劳累有关的。

英年早逝,你怎能心甘?

在党老师走后的日子里,我心里有一些疑问和担心,真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多亏啊,秋风一起,风儿送来了党老师温柔的回眸,“先生,可见到你了,我有心里话要对你说,我有问题要向你请教。”  我急切地说。

“好啊。你说吧。”党老师温厚地说。

“先生,为什么你那么透支身体,事无巨细都承担?”

“因为热爱。我爱文学。而文学之路异常艰辛,我愿给文友做铺路石,愿做绿叶扶红花。”

“你的品格?”

“外柔内刚,乐善好施。”

“你的最爱?”

“喜欢用文字浸润灵魂。”

“是什么样的精神,让你这样拼命,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你这样分秒必争? ” 

“是文学的力量,是生命的价值。是我们作家要担起的文学责任和社会责任。”

“你走了,你想过妻儿的未来吗?”

“自然伟力不可违,生命是脆弱的。妻儿会珍惜时光,活出精彩。”

“你这么走了,心甘吗?”

“我的生命瑰丽多彩。我奉献了作品,奉献了爱心,我心是平静的。”

“先生,你匆匆离去后,希望我们怎样纪念你呢?”   

“对我最好的纪念,就是更有品质的活着。不断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展望一下辽沈文坛的未来。”

“后浪推前浪。一定会出现令人惊艳的作品,一定会出现令人敬仰的大家。”

风儿大了,时空飞逝,党老师的声音越来越小了,鲜活的面容、经典的一笑都渐渐模糊了。                                                      

秋风阵阵,乡愁隐隐。党老师,你在何方?有人说:你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你去重走长征路了,你去江南访古了,你去塞外采风了。

是啊,你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

当我立于秋风之中,感知你在我身边,在白山黑水之间,我肃然起敬。缕缕清风中有你新的生命,那是你真善美的流淌,文学的丰碑,精神的升华,生命的永恒。在我们的文学之路上,你会永远引领我们—— 默默耕耘,不问收获 !

先生:叹惜你走得太早了。还好,可以常常诵读你的佳作,感知你的风采,你有限的生命必将得到无限的延续。

思念是不会断的。

在这秋风起时,就托风儿捎去我的诗作为永远的纪念:

 

辽海文星党先生,白山黑土系魂灵。

笔随沈水发真意,文载辉山见性情。

淡淡书香传万里,痴痴大爱献一生。

华章未竟身先去,多少传人在盛京?

 

党存青先生清风永存!

上一篇:[每日推荐]读《清塘荷韵》
下一篇:到圣彼得堡去看看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推荐理由
全部评论
春江
    2018/9/3 14:47:32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