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在儋州感受苏东坡
日期:2018-08-0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姜文元
点击:520

让我用2018年元旦写的日记,做为这篇文章的开头——
东北严寒的冬月,我从家乡沈阳来到有“四季花园”之称的海南,在这里过着东北初秋时节那般气温宜人的日子。人在琼岛不知北国寒。一个没有冬日,空气湿润而纯净的宝岛,真正是老年人养生、养老的绝佳之地(难怪到这里过冬的北方老人蜂拥而来)。所到之处,视界里草是绿的,树是绿的,仍有鲜花在盛开。我居住的儋州,是海南省面积最大的市(2015年升为地级市),亦是一座森林生态保护非常好的城市,她像一颗硕大的宝石,镶嵌在海南岛西北部茫无边际的绿色原野里;繁华的小城,又像是一艘航母,停在满目葱茏的天然林的海洋中。千年古郡,文化名城,美丽儋州我的家。
来儋州过冬没住多久,我就爱上了这座城市。城市不大,布局紧凑合理,市容整洁,十几路巴士组成的公交车,使得出行非常方便。儋州人纯朴热情,像我们这些大陆来的人问路、打听地方,都会耐心如实地相告(年岁大的人说当地话,北方人有些听不懂)。爱上这座城市,我便着意观察这座城市,就想写一篇有关这座城市的文字。最终,我写下了这篇文章:《在儋州感受苏东坡》。
有点文化的人便知道,苏东坡就是大名鼎鼎的北宋大文豪、光耀千秋的文化伟人苏轼。他名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轼,古代设在车厢前供立乘者凭扶的横木。凭轼可瞻望,故苏轼字子瞻,其字是对名的演绎。他号东坡居士则与他的坎坷仕途有关。神宗元丰二年(1079),他因“乌台诗案”被捕入狱,“神宗独怜之,以黄州团练副使安置。轼与田父野老,相从溪山间,筑室于东坡,自号‘东坡居士’”(《宋史·苏轼传》)。东坡在黄州(今湖北黄冈)东门之外,是一块被废弃的旧营地。苏轼在此盖房居住,开荒种地,并自号东坡居士。
苏东坡与儋州这片土地有着“鸿雪因缘”。在儋州生活一段时间后,我深切感受到,苏东坡是儋州的文化名片。市区内有东坡学校、东坡路;伏波东路一路口的大标语牌上写着:“欢迎您到儋州旅游,儋州交警为您的东坡文化之旅保驾护航。”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公交车里的东坡文化氛围。儋州市的公交车内,没有沈城公交车内那些商业广告,有的仅是书法隽美的东坡诗词句子,成为儋州一道靓丽的文化风景。如,我坐过的16路一辆车上,前风档玻璃里边上方LED电子显示屏背面,写着《定凤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词中的句子:“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又如,我坐过的19路一辆车上,一座椅靠背后面,张贴的诗句是:“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因。”再如,我坐过的15路一辆车上,后车窗处立着的LDE电子显示屏背面,上边的诗句是:“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一代大文豪、一位爱民的朝廷官员,他的诗文被千古传诵,他的名字被一个与其有关的地方永远纪念,这也是必然的。
儋州,古称“儋耳”。“儋耳”原为古代一个部落,其土著“锼离其耳,分令下垂以为饰”耳大垂肩,如担状,故称“担珥”(“儋耳”与“担珥”谐音)。《山海经》有“离耳国”之称,指的就是海南岛上的“儋耳”。汉元封元年(前110),汉武帝拓疆戍防在海南岛上设株崖、儋耳两郡,这是海南岛上最早的行政建制。唐武德五年(662),唐高祖改郡为州,将“儋耳郡”改为“儋州”,始称儋州。1097年,苏东坡被贬海南岛,于儋州谪居三年,从此,苏东坡与儋州大地结下“鸿雪因缘”。以大文豪屹立如山的名气,地以人传和地以文传,也让天下人知晓了儋州。在苏东坡晚年所作诗词中,提到儋州的,有两首最为著名。一首是《自题金山画像》:“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此诗是苏东坡被赦免从儋州北归途中,见金山寺石刻还留有李龙眠画的“东坡像”,所自题。诗中提到的黄州惠州儋州,是苏东坡被贬之地中最为铭心刻骨的三处。另一首是《别海南黎民表》:“我本儋耳人,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平生生死梦,三者无劣优。知君不再见,欲去且少留。”这首诗是1100年6月苏东坡获赦北还,殷情告别儋州时所作。儋州,是苏东坡垂老投荒的最后流放地。诗中,苏东坡将故乡与儋州本末倒置,这种有意的颠倒,包含了坡翁当年对儋州人民怎样的深情厚谊啊!可以想见,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儋州人民又是怎样的依依不舍。次岁,苏东坡北还途中卒于常州,享年六十五岁,这是后话。
在儋州感受苏东坡,一个必去探访的地方是位于市西北42公里中和镇东郊的东坡书院。中和镇临近北部湾,古为儋州治所,是当年苏东坡谪居之地。这里出现过坡翁的身影,听到过坡翁的足音,留下过坡翁的脚印。久远的岁月没有将历史湮灭,东坡书院叙述辽远的故事。
我和老伴从儋州市政府驻地那大搭班车去中和那天,是丁酉年腊月初九。从天气预报得知,老家沈阳当天的气温是-16至-27摄氏度,而儋州的气温是28至20摄氏度,是当地入冬以来最热的一天。想必是东坡居士在天之灵,通过老天爷,向我们两个来自塞外关东的喜欢《大江东去》的人,表示他的无比热情吧。我和老伴到达书院没多会儿,两辆满载游客的大巴开进了停车场,从车上下来近百名游客。眼前的情景,与我和老伴腊八到番加游览松涛水库大坝景区游客廖廖相比较,看来,还是仰慕大文豪的人多呀!
东坡书院散客成人门票是每位25元。售票处的隔壁是“东坡诗词背诵接待中心”(又名“东坡文化志愿者服务站”)出于好奇,我在买票前打听明白了这个“中心”具体是做什么的。原来,儋州市旅游发展委员会独树一帜、迥异寻常地推出“东坡书院奖励票”,意在让那些喜欢东坡诗词的人,有机会以获得奖励的荣耀方式去瞻仰他们心中的文化圣地。中心的一位小伙子告诉我,游客凭身份证就可报名,你只要在工作人员面前准确无误地背出六首东坡诗词,就可获得“奖励票”一张。游客背诵时,要先说出诗词的题目,独立完成背诵,旁人提示即可视为无效。乍一听,我为这一新鲜事笑了。再一想,心里禁不住为这一奖励举措叫好。事情虽不大,却让我强烈地感受了儋州人的东坡情结。我自认为算是个有文学情结的人,对苏轼的诗词也非常喜欢。随后,我在脑子里先对自己测试了一番,结果感到底气不足。于是,我还是乖乖地掏出50元钱,到售票处买了两张门票。当我将这事跟正在榕树下等待的老伴说了后,她一听也笑了。接着我问老伴:“我知道你也挺喜欢苏轼的诗词,能不能当场背出六首?”“不能,”老伴想想后摇了摇头,“三首差不多。”这当口,我俩被一中年男子与中心那位小伙子的高声对话吸引了。只听东北口音的中年男子道:“以前背三首就行,啥时侯变六首了?”“从今年一月一日开始的。”小伙子回答。听到这,我和老伴都笑了。老伴也认为,三首的门槛确实有些低。我暗自设想:一个喜欢文学的人,在其仰慕的大文豪的书院,当着旁观者的面,一气儿熟背出他的六首诗词,当即荣获一张精美的“东坡书院奖励票”,那心情一定老惬意了。这种惬意是用钱买不到的。可能是从我的神情读懂了我的心思,我们在向书院步行而去中,老伴颇有兴致地对我说:“里边一定有卖苏轼的书,咱们买一本他的诗词选什么的带回去,晚上咱俩没事时就背,背好了,咱们抽空来荣耀一回。”听她这样一说,我也来了兴致,回应老伴道:“那咱,咱们是有备而来,定能马到成功。”
东坡书院,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整个书院坐北朝南,规模宏阔,占地面积达三万二千多平方米,院内有载酒亭、载酒堂、东坡祠、钦帅堂、东坡私塾、陈列馆等,十分雄浑壮伟。其间,绿荫掩映,花树扶疏,景色养眼。书院正门古雅别致,门额金匾上“东坡书院”四个字,笔笔稳健,为清代书法家、当地举人张绩手笔。
踏入书院,心境与天气一样晴朗,阳光亦温柔可爱,此时,我有种抬脚走进历史登门造访坡翁的感觉。走过石桥,先是载酒亭。载酒亭为双层亭檐结构,亭上绘有反映苏东坡当年生活、写作、授徒情景的八幅图画,形象生动,十分真。亭的东西两侧是莲花池,亭池相依,倒影成趣。走出载酒亭,拾级而上,便是载酒堂。
史书记载:东坡书院原来唤作载酒堂。北宋绍圣四年(1097)六月,六十二岁的苏东坡被贬逐到号称“海外蛮荒”的海南岛昌化军(即儋州,儋州于宋熙六年改称昌化。军,为宋代一级行政单位),昌化军使张中对东坡先生十分敬重,将其安排在官舍“北伦驿馆”居住。同年十一月,张中邀东坡同访住在城东南的当地人士黎子云兄弟,在座的客人们欲凑钱在黎子云宅地建一学堂,请东坡先生传授中原文化。东坡欣然同意,解衣带头凑钱,并取意于《汉书·杨雄传》有“载酒问字”的典故,将学堂命名为“载酒堂”。载酒堂自北宋年间建成后,历南宋至元初,堂久废。元泰定五年(1328)南宁军判(时儋州隶属广西)彭应雷于旧址重修。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复重修,并更名为“东坡书院”。古诗云:“客来踏遍珠崖路,要览东坡载酒堂。”苏东坡居儋三年获赦北归后,这里就成了儋州百姓和文人墨士抚今追昔、缅怀、纪念东坡先生的一处胜地,被誉为“天南名胜”。
今天,我和老伴也是倾心追慕来览东坡载酒堂。坡翁正在堂上授课——我们面前是一组栩栩如生的东坡讲学的彩塑:坡翁循循善诱地讲授,友生黎子云聚精会神地聆听;站在坡翁身后的是陪伴他来儋州的三子苏过。这可是大宋王朝皇帝的翰林学士(为皇帝草拟圣旨,太子的老师)在给儋州黎民授课讲学呀!伫立在《东坡讲学》组塑前,我不由感慨兴怀,悠然意远。那一刻我想,我站立的这一地方,凝聚着多少历史沉淀,它无论是叫载酒堂,还是称东坡书院,皆向世人昭示着东坡先生对儋州乃至海南教育所建树的永志后世的功勋。《琼台记事录》赞曰:“宋苏文忠公之谪儋耳,讲学明道,教化日兴。琼州人文之盛,教化之风,实自公启之。”载酒堂授业伊始,东坡收的第一个弟子,是琼山青年学子,曾在乡试中考中秀才的姜唐佐,并聘请苏过和姜唐佐为学堂里的汉黎孩子的老师。东坡知道,海南岛由于孤悬海外,中州风气到这里,已是强弩之末,教化之风吹到这里,也是春风不度。儋州以至全岛有史以来,从未出过进士、举人,也是因为百姓困顿、学教不兴造成的。为改变之,东坡担起了这一责任,他用心着力,抱病以授,亲自传带姜唐佐几个大弟子,力图海南能出举人、进士。就中,坡翁尤其对姜唐佐寄予厚望:“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苏东坡《书赠姜唐佐联》)。这两句话是说:沧海未曾隔断海南与中原文化的交流,将来你可以在科场上一举成名,打破海南无中人的记录。坡翁的这一厚望没有落空,姜唐佐于东坡去世后二年(1103)到广州省考中榜,成为海南历史上第一个举人。时隔数年,儋州人符确又一鸣惊人殿试中榜,成为海南历史上第一个进士。姜唐佐、符确开启了一代又一代海岛读书人奋发求学的精神。之后,儋州劲吹东坡遗风,贤达辈出:南宋有赵荆中进士;明代有薛远中进士,另中举人35名;清代有黄河清、王云清中进士,另中举人66名。真是“琼之有士始乎儋,琼之士亦莫盛乎儋”。所以,后人评论苏东坡的这一段经历,发出了“东坡不幸海南幸”的感慨。儋州素有“诗乡歌海”之称,拥有“中国诗词之乡”和“中国书法之乡”之名,东坡先生对这块土地影响之深,由此可以想见;为了纪念他,中和镇不仅有东坡村、东坡小学、东坡公园、东坡桥……甚至还把这里讲的方言称为“东坡话”,戴的斗笠叫“东坡笠”,吃的蚕豆名为“东坡豆”,当地官民对其景仰、热爱之情自可想见。
游览中,对这位泽被海南的“一代传人”(东坡祠横匾语),我敬由心生。
拜谒了载酒堂,我们前去儋仰东坡祠。东坡祠在载酒堂后面,两者相隔一庭院。庭院中有一棵植于清乾隆三年(1738)的躯干伟巨的芒果树,枝叶蓊郁,浓荫翳日,使整个庭院显得幽静肃穆。庭院东西是庑廊。东庑廊主要展示历代后继文人纪念苏东坡的诗词墨宝,其中《东坡先生祠记》的碑文是元代文学家范梈所写,是东坡书院的镇院之宝。西庑廊主要陈列中央领导和文化名人参观东坡书院的照片,先后有周恩来、习仲勋、乔石、贾庆林等25位国家领导人来视察过东坡书院。载酒堂后身立有多块古今诗画碑刻,集中体现了古今文人对苏东坡的景仰和追怀之情。其中最为珍贵的是明代画家、文学家唐寅(字伯虎)所画的《坡仙笠屐图》石雕版本和题诗。现代有著名文学家郭沫若、田汉和邓拓访东坡书院时的题诗。这里是东坡书院的核心区域。东坡祠俗称大殿,其前身是坐落在儋州城南的桄榔庵。苏东坡初到儋州,被军使张中安排在官舍居住,然而朝中政敌听说东坡仍住官舍,重加罪谴,把东坡父子从官舍逐出,张中也遂遭革职。东坡无地可居,友人和学生在桄榔林中为他盖了几间茅屋,他非常高兴为之取名桄榔庵,并手书《桄榔庵铭》和《新居》诗,抒发心中感慨。后人为纪念他,1328年南宁军判彭应雷重修载酒堂时,将桄榔庵一并移建在这里,改称东坡祠。殿门上方和大殿中央牌匾“海外奇踪”“鸿雪因缘”,赞颂了苏东坡在儋州的丰功伟绩,表达他被贬儋州后,随遇而安,与当地百姓互助同乐的情怀。
在东坡祠内,我们心怀无比崇敬瞻仰了这位”百姓之友”(林语堂语)的铜像。铜像高2.36米、宽2.38米,体现东坡先生安坐于木榻之上,手握书卷抬头静思状,艺术表达深邃厚重,诗意传神,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何宝森教授的精品力作。在我看来,眼前的坡公,该是他文坛泰斗加上朝廷三品官员人生最辉煌时的形象。而他坐榻下的这块土地,却是他人生跌入最低谷的地方。那是怎样的人生境遇啊:朝廷诏命他“责授琼州别驾(虚衔,九品下),海南昌化军(儋州)安置。”诏告同时命他“不得食官粮,不得居官房,不得署官事”。在此种境遇下,苏东坡居儋三年中,他仍以一颗真诚的亲民爱民之心,传播中原文化,劈开海外文明。他还凿井劝耕,移风易俗,施药救民,致力于民族团结。
坡翁初到儋州,发现汉黎百姓饮用的是不洁的河水和潦洼积水,以致经常患病,便带领群众踏勘地脉,掘井汲泉,给全镇人打了第一口甜水井。当地农业生产落后,刀耕火种,他劝说汉黎百姓开垦荒地,推广中原先进耕作方法,多植稻谷,移植优良品种。劝导开化,破除陋习。当地人风俗,以巫为医,杀耕牛祭鬼,严重阻碍儋州生产力发展,苏东坡看到这种情况痛心疾首,他积极在乡里明白事理的人中奔走,开导他们带头爱惜耕牛,改变有病不求医问药而“杀牛祭鬼”的陋习;苏东坡懂得医理,特别是在医药、养生方面造诣颇深(有《苏沈良方》传世),他一方面劝导百姓以药治病,并将祖传的药方传授给当地人,另一方面亲力亲为,救死扶伤。对于当地“坐男使女,男当门户女出入”的土风,东坡实在看不下去,写《劝农》诗,亲自去镇中路口的大榕树上张贴,为民以劝,并一句一句向老百姓们解释:什么叫“父兄榗梃 ,以扶游手”呢?就是说,父老兄长们拿起木棒,用力去驱赶那些个游手好闲的男人!如果有些男人们好吃懒做贪玩**,我们就一起把他们赶出村庄,赶进森山老林,让他们像野兽一样活着吧!劝化黎汉,相亲团结。苏东坡是我国历史上最早提出民族平等的伟大诗人:到儋州后,他见到汉族官吏盘剥苛责欺压黎族百姓,心中异常愤慨和沉痛,他在写给当地有识之士的《劝农》诗中,公开倡导“咨尔汉黎,均是一民。”(这句话是说,不管汉人黎人都是一家。这是东坡的民族平等观);他常与汉黎百姓饮酒攀谈,促进汉黎相亲团结,更受儋州汉黎百姓的尊重和爱戴;针对汉族军队血腥屠杀、驱赶黎人,东坡父子写了上千言的《论海南黎事书》奏书,报奏皇上,奏书中,苏东坡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民族自治”的大政纲领:给黎人以自食其力的生活区域,给少数民族以自我管理权的制度,并对如狼似虎欺压百姓的汉人官吏提出要严加惩办。当飓风来袭,暴雨成灾,坡翁以病弱之躯与军使张中一起组织军民抗击洪水,保卫家园。
如果说,过去在太守任上,苏东坡这样做是出自“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使命感,还有某种“恩赐”因素和“临民”恣态;那么,他现在这般关心民生疾苦,热心为百姓兴利除弊,大力促进民族团结,则是他生命本色的体现,表现了封建时代一个开明士大夫的优秀品格。
从东坡祠出来,穿过庭院,经过载酒堂,我们又来到堂前。载酒堂与载酒亭间有条甬路,通往东园和西园。东园中有钦帅泉、钦帅堂、东坡私塾、劝耕圃等;西园中有东坡笠屐铜像、陈列馆等。怀着对这位“一代文宗”(钦帅堂横匾语)的满心喜爱,我们前往上述地方游览。出东园圆形门不远,就是钦帅泉。这是一口古井,为明万历年间所挖,井泉至今源源不竭,清冽净洁,书院简介小册子上谓之“东坡文化圣水”。来来往往经过这里的游客,不少人停下来品味“东坡井”之甘泉清流。我和老伴来到井台上,也蹲下身汲水畅饮。尤其是我,太需要这“东坡文化圣水”的滋补啦!
既而,我们前往钦帅堂。在堂前我扫视了一下介绍牌,得知钦帅堂建于1595年,由儋州知州陈荣选建造,是当地文化人瞻仰苏东坡的聚会场所。进门来到堂中,迎面是一尊东坡先生的彩色塑像,我敬恭地停下脚步。你看他,手把书卷,正襟危坐,目光炯炯,形神毕肖。塑像背后横匾上“一代文宗”四个字,是对他毕生文学成就最高、最准确的评价。进门时我就发现,在堂里右边一侧,有不少游人围在一张书画台前,观看一位书法家在那里挥毫泼墨。这时我也凑了过去,只见他刚书写完“东坡不朽”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并抬起身向观看的游人解释了一句:“说东坡不朽,是指东坡文化不朽。”是的,这位书法家说得一点没错。这位大文豪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精神财富,近在眼前,在钦帅堂专门出售有关他的书籍中,就摆放有《苏轼文集》(六卷)。大凡国人,说起苏东坡,上口即是“大江东去”“明月几时有”“横看成岭侧成峰”,脱口而出就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天涯何处无芳草”“此心安处是吾乡”……东坡华章旷世流传,并将永远鲜活地存在于中华文化之中而不朽。下面单独重点说说这位天纵大才在海南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坡翁在居儋三年中,他“食芋饮水,著书以为乐”:完成了《书传》《易传》《论语说》三部学术著作;他在文学上创造了“和陶诗”(即追和陶渊明的原诗)这种独一无二的文学式样,还写下了数以百计的诗词歌赋以及记述文字,留下了给亲朋好友的书信,结集为著名的《海外集》。所有这些成为他一生创作的最后锦绣。写到这,差点忘了交待一件事:前面提到,我和老伴想在书院里买本苏轼诗词方面的书带回家背,最终,我们在钦帅堂里选购了《东坡诗词精选》。
钦帅堂后身右方是东坡私塾,我和老伴去那里后,坐下来听了一堂课。准确地说,是看了一集央视记录频道(9频道)播放的大型专题片《苏东坡》。
在东园,我们又参观了另外几处地方,然后来到西园。
在西园,位于陈列馆前园中央的东坡笠屐铜像使我驻足留连。坡翁头戴斗笠,脚着木屐——“我本儋耳人”的农夫形象,已成为儋州乃至海南名片式的人文景观。铜像矗立在姹紫嫣红的花圃中,两棵参天的南洋杉,映带左右;更大范围则是丛竹、杨桃、桄榔、椰树环拥。铜像的汉白玉座墩正面是郭沫若手书石刻的“东坡居士”四个字。铜像由广州美术学院雕塑家李汉仪创作,其东坡形象栩栩如生,尤其是矍铄瘦削的脸部刻画,真实地反映了东坡被贬在儋州期间所经受的千辛万苦,诸多磨难。铜像取材于《东坡笠屐图》。史籍载:“苏轼访儋州友生黎子云,途中遇雨,从农家借笠屐着归。妇幼见状,嘻笑相随;篱犬闻声,群吠不已。东坡自语道:‘笑所怪也,吠所怪也。’”坡翁在逆境中旷达乐观,入乡随俗,与民相亲,受到当地乡民的爱戴。
随后参观陈列馆,为我过去对坡翁知之不多补了重要一堂课;而在儋州的日子里,我读苏东坡,对其所知更是增加多多。
老少三代呈现的“苏氏文学世家” 
苏东坡,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眉山市)人,父亲苏洵、母亲程氏生有二子,长子苏轼、次子苏辙。父子三人俱能文,也称“三苏”,唐宋八大家,冠誉三席。“三苏”之后,子弟中最承家风者,是苏东坡的三子苏过。苏过(1072-1123),字叔党,别号斜川居士,因一直与父亲相伴,受其熏陶,能诗能文,擅长书法绘画,且大有乃父之风,故时人以“小坡”誉之,其大成之作《志隐》,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有诗文集《斜川集》留世。
苏轼是北宋时期影响最大的文学家 
他在诗、词、文、赋以及书法、绘画、文艺理论上的造诣,均达到历史上第一流的水平。其书法擅长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东坡祠东庑廊就展有他存世的珍贵的诗词手迹。苏东坡“浑涵光芒,雄视百代”,历史上很少有这样堪称全才而成就杰出的文人。
苏东坡不仅是我国文学史上最富于创新精神的巨人,而且是北宋杰出的政治家 
他的抱负与主张未能实现并不能掩盖他的政治才能和政治远见。苏东坡一生宦海浮沉,饱经荣辱。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苏轼中进士,受到主考官欧阳修的赏识和提拔。在朝为官期间,曾进策25篇,要求改革政治。在王安石“新党变法”时,苏轼又觉得王的新法过于激烈严酷,因而站在司马光为首的保守派(所渭“旧党”旧臣)一边反对新法并要求外调,先后出任杭州、密州、徐州等 地方官。此后因写诗有谤讪新法嫌疑,在湖州被捕入狱,即所谓“乌台诗案”(“乌台”是御史台监狱的名称),接着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哲宗即位,高太后听政(高太后非常赏识苏东坡),废除新法,旧党执政,苏东坡被召回,官翰林学士,龙图阁学士,知制诰(为皇帝草拟圣旨)等。这时他又反对宰相司马光尽弃新法的作法,被迫离朝,到杭州、颍州、扬州等地任地方官。哲宗亲政,继行新法,新党纷纷上台,苏东坡遭政敌宰相章惇等人加害,被流放到广东的惠州、海南的儋州。转眼已是南宋。南宋的高宗皇帝坐在新都杭州,开始阅读苏东坡的遗著,龙其是他那有关国事的文章,越读越敬佩他的谋国之忠,越敬佩他的至刚大勇。为追念苏东坡,他把苏东坡的一个孙子苏符赐封高官。到孝宗乾道六年,赐他谥号文忠公,又赐太师官阶。
苏东坡的千古第一悼亡词和悼红颜知已的诗联 
苏东坡一生中有三任妻妾——结发妻子王弗。苏轼十九岁时,与眉州青神县乡贡进士王方之女——年方十六的王弗完婚。王氏聪明沉静,知书达理,二人情深意切,十分恩爱,婚后生下长子苏迈。据史料记载,苏轼为人豁达,不拘小节,在与客人交往时,常会因无心之失而将人得罪,于是王弗便凝立屏风之后,将苏轼之过谨记,然后婉言相告,言辞凿凿,令苏轼心悦诚服。可惜天命无常,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王弗以二十七岁之年病逝。熙宁八年(1075),苏轼到密州任知州。虽时隔十年,他仍然对王弗一往情深。在妻子王弗十周年忌日,苏轼梦魂相扰,夜半惊醒,他惶惶四顾,王弗对镜梳妆的样子已经随着梦醒被四周的黑暗吞掉,伸手一拭,双鬓已被泪水浸湿,苏轼难掩心中沉痛,下床题了这首被誉为千古第一悼亡词的《江城子·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第二任妻子王闰之。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比苏东坡小十一岁,也是一位温顺贤良的女子,有着和王弗相似的眉眼。1068年二人结婚,生有次子苏迨,三子苏过。婚后,夫妻感情一直非常好。“乌台诗案”苏东坡因诗获罪,王闰之得之这一切全是丈夫写诗惹的祸,就把家里所有的诗稿书画(估约苏东坡十年之心血)付之一炬。由此,苏东坡心中对妻子的记恨好久都不能释怀。王闰之1093年病故。
第三任是侍妾王朝云。这位杭州姑娘,是苏东坡在杭州做知州时,认识的一个小歌伎,当时十二岁,弹一手好琵琶,唱一口好曲子,聪明可爱。大词人秦观曾写诗赞美她“美如春园,目似晨曦。”后来,王闰之把朝云从歌楼里赎出来,让她在家里做侍女,带苏迈、苏迨、苏过兄弟三个。朝云十六岁时,苏东坡纳她为妾。朝云聪明愉快,活泼有生气。二人虽然年龄不同,而情爱无殊。他们曾生有一个儿子,朝云给儿子起名苏遁,意在让丈夫带着一家老小避官遁世做逸民。在儿子生下三天举行洗礼时,苏东坡写诗一首,用以自嘲:“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我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但这个孩子命衰,还不满周岁便夭折。苏东坡一生的几个女人之中,朝云最称知已。她爱慕苏东坡这个大诗人,自己也很向往他那等精神境界。苏东坡对朝云在他老年随他流离颠沛,不但把感激之情记之以文字,并且写诗赞美她。王朝云三十刚出头,于惠州病故。苏东坡在她墓前修建一座亭子,在亭子的两边柱子上还亲手题写一副诗联以悼朝云,联曰:“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这副诗联,不仅仅折射出苏东坡对朝云其一生坎坷遭遇的感叹,更饱含着他对这位红颜知已的无限深情。苏东坡人生遭际坎坷,和其恃才傲人、傲物,好骂好讥,贬低别人的诗多话多文章多,因而遭到有些人的记恨不无关系。诗联中的“不合时宜”,缘起一次东坡邀了几位诗友在家聚会,宴饮间大家称羡东坡满腹文章,这时,朝云在一旁道;“一肚皮的不合时宜。”当时天下文人得知此评价,都说朝云点中了苏东坡的要穴命门。坡翁衰年丧侣,以后一直鳏居未娶,直到被贬儋州,身边只有苏过相伴。
苏东坡个人功绩  
在长达三十多年的从政经历中,苏东坡在多个州长期任地方官,廉洁从政,勤政爱民,政绩斐然。他首创监狱医师制度。他在被贬黄州时,因当地重男轻女,遗弃女婴,东坡以他的影响发动人们捐款,建立孤儿院“救儿会”,收养了三百多名女婴。在杭州,他从公款里拨出二千缗,自己捐出五十两黄金,建立了一家公立医院“安济坊”,救治百姓。据林语堂考据,这家“安济坊”是中国最早的公立医院。苏东坡在密州(今山东诸城)为官时,曾经令人把有用的药方用大字抄写贴在市镇广场,作为官方,方便百姓治病。在徐州,黄河泛滥,苏东坡亲临城上,带领军民抗洪,筑长堤984丈,退洪水;为防洪水入城,修筑木岸,筑高徐州城,受神宗奖谕。他为杭州兴办水利,筑苏湾堤, 浚 治运河,治理西湖,筑“苏堤”。在颍州(今安微阜阳),他修建颖州西湖二桥。“在王安石新法的社会改革所留下的恶果遗患之中,他只手全力从事救济饥荒,不惜与掣肘刁难的官场抗争。当时似乎是只有他一人关心那千里荒旱,流离饿殍。他一直为百姓抗拒朝廷,为宽免贫民的欠债而向朝廷恳求,必至成功而后已”(林语堂语)。尽管“往事越千年”了,但在苏东坡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对人民大众的关爱情怀,至今仍是我们必须继承和发扬的政治道德。
我满怀对坡翁的真诚敬意,和老伴离开了东坡书院。
附录    
参考书目及资料来源:《苏东坡传》林语堂著(湖南文艺出版社)、《东坡之我本儋耳人》李盛华著(海南出版社)、《东坡海外集今译》林冠群 林志向译注(海南出版社)、东坡书院相关资料等。

上一篇:乌篷船上的歌声
下一篇:情断龟峰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推荐理由
全部评论
王秋平
    2018/8/29 16:02:50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王秋平】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