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短篇小说】紫霞双剑
日期:2015-06-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张广泰
点击:1353

 

清风卷明月  长云伴紫霞

1664年,多尔衮挥师入关,进驻北京。消息传至南方,明朝旧官吏各拥其主,出现唐王、福王等政权,合称南明。大西军、大顺军,统称农民军。此时清政府的兵力财力不足以同时和多个敌人开战,于是打着“为尔等报君父之仇”的旗号,首先攻击农民军,福王所在弘光政权由阉党马士英把握政权,打击东林党,以“岁币不得过十万”向清求和,明大学士兵部尚书史可法知多尔衮绝不允许任何敌对政治势力的存在,眼见农民军节节败退,知清兵破淮徐在即,便竭力筹划防御。此时各地仁义之士或明或暗鼎立相助史可法,坚守扬州。

这一日上午,一女童在一酒楼前玩耍,远远望见几个壮汉,拥着一个武官打扮之人徐徐前进,路过客栈,那武官见到门旁拴着四匹黑马,便停下马,向旁边一人问道:“是这儿吗?”那人道:“我去问问。”说罢跳下马,见到女童,给了她几个铜板道:“小姑娘,今天可有四个面无表情的黑衣客官来这儿住店?”女童高兴地接过铜板,道:“你怎么知道的?他们上午就来了,要了一间房,然后就一直没出来,连茅房都不去。”那人笑骂道:“小丫头片子不懂事,被那几个人听到,你的小命就没了。”那个小女孩吐吐舌头,道:“你可不能告诉他们呀!”众人哈哈大笑,那人道:“滚吧!”说完将小女孩顺手一推,便大步走入客栈,哪知腿弯处突然一麻,向前便倒,待要以手撑地跃起,双臂却又一麻,直摔了个狗吃屎。外面众人正自大奇,忽听那人大叫道:“他妈的!连老子都敢耍!看我不……”一句话没说完,便听得一声惨呼,众人大惊,知道遇敌,几人当即下马,还未冲入,便见屋中飞出一个大麻袋,下马的几人连忙接住,打开来看,原来是刚才那人,只是四颗门牙都被打掉了,疼得说不出话。

屋中突然跃出一团红影,众人眼前一花,麻袋已被夺过,装着那人直飞到道旁树冠上,再看那团红影,原来是一个红衣少女,胜雪肌肤为红衣一衬,直令人眼前犯花,娥眉凤眼,唇红齿白,说不出得讨人喜欢。那武官是个好色之徒,见那红衣少女清丽绝伦,早已吞了两斤口水,那还顾得下人被打?见那红衣少女正看向自己,眼光灵动,搓搓手,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功夫和人一样俊,跟我回去怎么样呀?”那少女也不发怒,笑道:“我好爱花钱的,什么胭脂水粉啦,小猫小狗啦,好吃好玩的东西见到就想买,你还是别带我去了,看你也不像有钱的,还是饶了你吧。”那武官忙道:“钱自然是有的,只要你跟了我,想怎么花都行。”那少女道:“你骗人,我才不依呢。”那武官直听的骨头都酥了,道:“快过来让我抱抱。”那少女一笑道:“好呀!”说完纵身一跃,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短剑,那武官一惊之际,随从已抽出刀来格挡,哪知那少女这一刺只是虚招,刀剑未碰,剑尖已偏向一旁,直向另一人脸上刺去。那人出其不意,向后一仰,哪知马突然受惊,人立起来,将那人直向后摔在地上,昏厥过去。

这一来众人哗然,纷纷拔刀,眼见那少女将要为乱刀砍死,那少女却突然钻到其中一人马下,手中短剑顺势割断一个马蹬,接着在马臀上一踢,马吃痛狂奔,那人摔下马,一只脚却仍在马镫中,被马拖着直冲出去。

三人突然挥刀砍来,那少女侧身一让,短剑疾出,三人中两人手腕中剑,兵刃落地,那少女短剑一翻,向余下一人咽喉刺去,眼见那人将命丧当场,客栈中突然传出一个女声道:“霞儿,别杀人,教训教训他们就算了。”霞儿应了一声,短剑突然下削,那人回刀挡格,霞儿左手双指急出,己点中那人穴道,那人身上一麻,也从马上摔了下来。

余人此时均已下马,和霞儿斗在一起,霞儿展开小巧功夫,在众人间翻转腾挪,随从虽个个力沉招猛,但出手迟钝,刀刚砍出一半,霞儿早已闪开。那个武官眼见不敌,突然跃上马,正欲逃跑,霞儿翻身一跃,从众随从头上越过,已跃到那个武官马前,道:“你不是想抱我吗,怎么又要跑呢?”那武官催马向前,举刀向霞儿头上砍去,霞儿右手剑一挡,左手抓住他的手腕一拖一带,将他拉下马来,短剑抵在他的咽喉处,道:“说吧,是不是来找四杀手?”那武官一惊道:“是,是,你怎么……”霞儿道:“果然那四人就是四杀手,说!他们下一个要杀谁?”那武官支吾道:“这个……”霞儿剑尖稍稍向前一顶,那武官吓的面无人色,忙道:“是史可法,王爷说我对扬州的地形熟,让我来给他们带路。”霞儿冷笑一声道:“想杀史阁部,做他的白日梦去!”霞儿盛怒之下,剑尖又向前递了寸许,那武官只道要杀他,连喊“姑奶奶饶命”霞儿怒道:“我哪有那么老!滚!”说着一脚踢在他的下巴上,将他踢得翻了个筋斗,哼哼唧唧爬起来,忙招呼随从,此时树上那人也已爬下,随着众人一起逃走。

霞儿见那些人狼狈如斯,也不禁好笑。猛然间背后传来一句:“姑娘功夫俊的很那!”霞儿一惊,向前急跃而出,回身时剑已横在胸前,凝视说话之人,原来是客栈老板。霞儿道:“你有事吗?”客栈老板道:“我本是大西军的火夫长,自从张献忠将军被杀,大西军便垮了,我和几个兄弟逃到这里苟且偷安,开了这个客栈。”霞儿道:“您有何见教?”客栈老板道:“那四杀手中老大使剑,老二使匕首,老三使暗器,老四使毒。老四的毒以迷药最为厉害,看姑娘刚才能将百余斤大汉掷到树上,内力固然不错,但老四的迷药还是一沾就倒。近来不少文武志士被四杀手所杀,其中少说有一半是先被迷倒而后才被慢慢折磨而死。我这里有些草药,是一个来我客栈乞讨的采药老道给的。当时我看他可怜,帮了他十两银子,他便给了我这些药,说对付迷药最为有效,也不知是真是假。”

霞儿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只有试试了,麻烦您帮我用它们熬些药酒来,然后就离开吧,今晚和四杀手间的恶战,不论谁输谁赢,都不能牵扯到旁人。”客栈老板道:“好吧,我这就煎药去。”正欲返回,突然转过身道:“我打听到长云剑余应华会经过这里,他也是侠肝义胆的大英雄,不妨邀他帮忙。”霞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客栈老板叹了口气,回入客栈。

天近黄昏,夕阳斜照,天上一片紫霞之下,一人背负长剑,白衣飘飘,骑白马驰来,临近时但见此人约莫三十左右,一身清气,隐隐有出尘之概。

眼见那人将要驰过,一个女童突然上前拦住问道:“你就是余应华?”那人一怔,道:“是啊,你有事吗?”那女孩欢欢喜喜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他,余应华接过信,拆了开来,见信末写着“紫霞剑客拜上”,不禁疑惑。他早听说过“紫霞剑客”行侠仗义的事迹,却从未见过。见信中约他在此客栈见面,便下了马。见那小姑娘摊开小手,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便道:“你还有事吗?”小姑娘看着他道:“那个小姐姐说,如果我把信给你,你就给我五个铜板。”余应华听了哭笑不得,见那小女孩满脸祈盼之色,只得给了她一块碎银子道:“你报讯有功,多赏你一些,快回家去吧!”小女孩接了银子,欢喜而去。

余应华进了酒楼,心猛地一跳,只见西首角一张桌旁,坐着一位紫衣少女,玉容丽色,正自小酌,黑珍珠般的眼中似有无尽哀愁,偏又妩媚动人。余应华心中暗暗喝一声彩,自己游荡江湖数十载,所见无数女子,实以此女最为美丽。

余应华走到桌旁,拱手道:“姑娘可是紫霞剑客?”那少女向他打量一眼,道:“你就是长云剑?”余应华见她神色冷淡,不答己问,反来问他,觉此人甚是无礼,不免有气,但他涵养甚好,仍恭敬道:“正是,敢问姑娘如何称呼?”那少女冷冷道:“我姓紫。”余应华见她始终爱搭不理,强忍怒气道:“姑娘找我所为何事?”那少女自顾自饮酒并不置答。余应华怒道:“余某闯荡江湖十数载,长云剑在江湖上也薄有威名,用不着如此低三下四,在下这就告辞!”正欲离开,忽见一红衣少女跃入,来到紫衣少女旁道:“紫姐姐,他们被我带入林中,没有两个时辰出不来。”余应华一惊,心里暗赞此女轻功之佳,自己刚才不过见到一团红影。细看那红衣少女,容貌虽不及紫衣少女,却另有一番动人之处。

紫衣少女突然站起裣衽万福道:“余大哥,小女子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余应华道:“好说!”才知她刚才是在凝神细听,防备仇家,怒气顿消。那少女道:“我姓紫,单名一个茵字,她是我结拜妹子霞儿。”余应华见她突然笑颜盈盈,与刚才所为大相径庭,不觉颇感不惯。听那红衣少女自称霞儿,猛然明白,起身道:“原来二位合称紫霞剑客,在下无知,还请莫怪。”霞儿笑道:“早就罚过了,谁还来怪你。”余应华一怔,便即明白为何要给那女童银子,哈哈一笑,,登时释然,道:“二位姑娘有何见教?”紫茵道:“余大哥请跟我来。”说着举起一杯酒,走到窗边。此时天已全黑,明月当空,余应华见紫茵凝望杯中月影,便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月影被清风一吹,月牙登时破碎。紫茵道:“明月本已缺了一半,虚无飘渺,被清风一吹,立时便尽皆破碎。”余应华知她以明月喻明朝,眼见南明也将沦陷,清风一过,南明破碎,大好江山变归清朝。余应华道:“紫姑娘想怎样,但说无妨,为国尽忠,死得其所。”紫茵道:“扬州一地,全系史阁部一人。满清鞑子派了四杀手去刺杀史阁部,霞儿已将四人引入北边山林,料想他们出来后必定会回到这里,四杀手非我二人所能敌,故请余大侠来此?”余应华一笑道:“四杀手的名头我早有耳闻,大西军张献中传闻是中流矢而死,实是四杀手中一人施展轻功,离近后掷甩手箭所杀。此人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近杀人后全身而退,未被发现,轻功、暗器均非我等所能及。其余三人亦各有其独到之处,不少高手便是死于他们之手。”

紫茵听后,望着天上明月,道:“只怕今晚是我最后一次看明月了。”说完轻轻一叹,饱含哀愁。余应华心中不忍,道:“放心,我就是豁出性命不要,也要保你二人逃走。”紫茵一笑,摇头道:“余大哥,为了大明江山,我已抱必死之心,只是拖你下水,不免心中愧疚,这杯酒算是小妹赔罪了。”余应华接过酒杯,看到杯边唇痕,不觉心中一荡,见这个小银杯雕刻精致,不由得越看越爱,将酒一饮而尽后塞入怀中,笑道:“既是姑娘送的礼物,在下就不客气了。”紫茵也是轻轻一笑,露出两个酒窝。

三人忽然均闻到一丝淡香,紫茵向他使个眼色,三人同时摔倒在地,余应华觉得脑中一晕,而后便再无异状,但见紫、霞二人仍假装昏迷,虽心中不解,却也照做。这时门外忽跃入四人,见三人均已倒地,哈哈大笑道:“四弟,你这迷药当真厉害,这三人内功不差,仍一沾便倒。”说话之人是四杀手中的老三。老二道:“这个男的杀了,这两个女的废了武功和那个男的脑袋一并交上去,岂不是大功一件?”老大道:“随你们吧。”说着来到余应华面前,手中长剑斩向余应华。余应华正欲出手,忽听老四闷哼一声摔倒在地,双眼圆睁,已然气绝。老二则舞动匕首,与霞儿斗在一起。

原来那老四最擅使毒,向来自负,是以毫无防备便去点紫茵穴道,冷不防被霞儿突然欺近,在背心上按了一掌。霞儿和他的内功本差着一大截,但一来他毫无防备,二来也没料到霞儿轻功如此之高,不及防备,便被一掌打在背心要害之处,掌力一吐,心脏立时碎裂。

此时余应华、紫茵同时向老大发难。余应华挥动长云剑,迅如雷霆,攻向老大,哪知老大面无表情,长剑后发先制,刺向余应华咽喉,余应华一惊,连忙侧头,对方长剑却如影随行,余应华只得回剑招架,老大却突然虚晃一剑,长剑偏转,刺向紫茵。紫茵横剑来挡,哪知对方长剑却顺着她的剑锋削下,紫茵大惊之下,忙着地一滚,但长发已被削断数根。余应华忙来相救,胸口突然一痛,一只甩手剑正中自己心口,余应华身子一颤,躺倒在地。

原来老三趁众人打斗,无暇顾及之时,展开轻功游近,趁余应华心急之际猛然掷出甩手剑,余应华救人心切,毫无防备,这一箭正中心口。紫茵惊道:“余大哥!”老三冷笑道:“我马上送你去陪他。”说完闪身而过,正要发箭,忽听得‘嗤’的一声,长云剑穿喉而过,众人大惊,紫茵回头看去,见余应华站在那里,面带微笑,心中狂喜,继而便感大奇。

霞儿苦战老二,眼见不敌,忽见老三倒地,老二惊叫道:“老三!”冷不防被霞儿一招“游龙戏凤”刺中右臂,亏他应变神速,右臂只被轻轻划伤,否则一条胳膊都要被砍下。

紫茵心中一喜之际,忽见老大一剑当胸刺来,见他仍面无表情,心中不禁一寒,眼见万难避开,只得闭了眼睛,将剑随手一挥,只听‘噹’的一声,微觉手臂酥麻,睁眼看去,见地上有半截断剑,老大满脸惊怒,弃了断剑,徒手来攻。

原来紫茵刚才随手一挥,恰好斩中敌剑,紫霞双剑是难得的利刃,老大手中的剑虽非一般,但仍被斩断。

此时余应华已缠住老二,霞儿便挥动霞剑前来援手。月光下只见一团紫影一团红影交相闪烁,翻滚腾挪,老大的功夫本比他二人高出甚多,但兵刃吃亏,紫霞双姝紫剑霞剑又配合的丝丝入扣,宛若紫色霞光将他照在其中,进退不得,空有一身独步天下的功夫,却只能招架。

这边余应华已和老二打得难解难分,但老二右臂受伤,渐渐力不从心,余应华渐渐将他照入剑光之中。老二匕首本是小巧兵刃,适于游身近战,但此时周身大穴都被罩在敌剑之下,防御之余,只嫌剑短,那还有机会攻敌?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余应华瞅准时机,占了先机,匕首的长处便成短处,而长云剑的短处则成为长处。余应华突然一声长啸,长云剑“龙卷暴伸”,老二惨叫一声,右臂被齐肩砍下,余应华左掌接着一招“白云出岫”,正中老二胸口,老二身体飞出,狂喷鲜血而死。

紫霞双姝此时也已尽下杀着,老大功夫虽强,却不敢以肉掌碰刃锋,欲要夺剑,无奈二女互相回护,攻守交替,哪里近得了身?眼见胜利无望,兄弟又相继倒下,心中一阵慌乱,手上一慢。紫霞双姝齐喝一声“着!”双剑同时刺入老大前胸,余应华一个翻身,长剑刺出,穿腹而过。老大惨然一笑,头一垂,就此气绝。

三人拔出剑,身子一软,跌坐在地,歇了良久,才有气力说话。余应华道:“他那迷药怎么回事?”霞儿笑道:“他们那些伎俩我早就知道了,事以先弄到了解药,后来又假装去偷听消息,被他们发现,一直追我追到山中,被我甩在了林子里。”余应华心下明白,紫茵给他的那杯酒便是解药,但她怕被那四人回来或另有耳线听到,是以绕了个大圈,以免被识破。

紫茵道:“余大哥,你又是怎么回事,那箭明明……?”余应华一笑,从怀中摸出一个银杯,杯上那根箭从两壁对穿而过,箭头略有血痕。余应华道:“姑娘的第一份礼,便送给我两条命,姑娘的大恩大德,这辈子也还不清了。”紫茵“扑哧”一笑,嗔道:“谁要你还了。”继而一怔,脸随即一红,低下头去。

余应华细看紫霞双剑,见紫剑紫柄上镶有红色宝石,剑身泛紫光,霞剑红柄上镶有紫色宝石,剑身泛霞光,两剑一长一短,光辉交映,赞道:“紫霞双剑果然名不虚传,好剑!好剑!”紫茵叹道:“你还是不明白。你看看杯底上写着什么。”余应华翻过杯子一看,微微一笑,从地上拾起一绺紫茵的断发,从两孔中穿过,系在紫茵的手腕上,杯底一个“心”字闪着银光。

 

 

 

 

 

上一篇:【短篇小说】一个家庭两个人
下一篇:【短篇小说】浣娘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