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短篇小说】浣娘
日期:2015-06-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杨宇
点击:1234

村口新酒坊的女主人浣娘,美得不可方物。至少芙蓉村的老小这样认为。

村里人见惯了只会洗衣烧饭带孩子的粗鄙妇人,其中虽不乏稍有姿色者,却无一人如浣娘般美得清新脱俗、温雅秀美。眉似青山黛,眼是水波横,窈窕娉婷,娇美无匹。

人们不清楚浣娘为何会选择到这么一个荒僻的小村庄生活,自大约半年前,通向芙蓉村唯一的小路上出现了那婀娜的身影后,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浣娘便成了芙蓉村村民茶余饭后共同的话题。

村民们不仅仅是在暗自猜测浣娘过往的身世经历,同时也更加好奇这个“美若天仙”的人儿,怎么会有一个长相平凡,甚至丑陋的女儿?这年,莲儿十岁。

发育迟钝的莲儿瘦弱矮小,并且没有遗传到母亲凝脂般的肌肤,如同一截蒸干了水分柴禾。一头杂草般枯黄稀疏的头发,经常被浣娘温柔地打理成两个小髻挽在脑后。常年阴郁的双眼,像是死去多时的鱼眼,长久的对视会给人带来莫名的压迫感,惹人厌恶。还有塌陷的鼻梁骨和厚实外翻的嘴唇,让人从她的身上看不出一点儿少女应有的甜美可爱。但是,莲儿拥有一双和浣娘一样极美的手,它们或许缘自两人间割不断的血缘,但这样细腻纤长的手长在莲儿的身上是如此的格格不入。显然,莲儿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她的手总是藏在袖管里,掩藏住唯一的美丽,干脆让自己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丑女孩。

开始的时候村民们不敢妄加议论,只是在打酒之余偶尔逗弄下默默坐在一旁的莲儿。有人问莲儿怎么长得不像娘呢,莲儿不吭声,浣娘则在一边忙着手下的活计,一边打着圆场:女大十八变嘛!直到有一次,一个村民借着酒劲儿,伸手戳了戳莲儿的脑门儿,笑道:“你娘这么漂亮,你怎么这么丑?莫不是你是你娘从哪儿捡回来的吧!”那是人们第一次见到浣娘发火儿,她把未装满的酒壶往地下一扫,酒水撒了一地。浣娘上前搂着漠然的莲儿,边哭边说:“她是我亲生的,不许你们胡说!你们不爱她,我爱她……再丑她也是我生的……她是我的莲儿!”那人自讨了个没趣,悻悻地走了,隔天在其他几个村民的陪同下送来一篮子鸡蛋赔罪,浣娘没有过多的刁难他。只是莲儿,从此再不乐意在人前出现,成天窝在采光极差的小阁楼里。

浣娘经常劝说莲儿从阁楼下来随自己去酿酒,浣娘说:女儿家就算没有生得一副好相貌,也定可以凭借一双巧手给自己招个如意郎君,就算不能,能够养活自己也是好的。但是莲儿不为所动,她要竭力减少出现在人前的次数,以维护自己所谓的自尊。渐渐地,浣娘也就由着她的性子来了。

时间似乎格外疼惜美丽的女人,几年的时光非但没有让浣娘老去,反而为她增添了些许风韵。几年的深居简出,也渐渐淡化了芙蓉村村民对莲儿仅有的印象。

直到一天,村中钱庄王掌柜的小儿子来酒坊打酒,大家才再度见到莲儿。这天,浣娘碰巧去河边清洗酿酒的缸,莲儿不得不走下阁楼招呼等候多时的客人。两个正当青春年华的少年目光碰撞的那个刹那,一种异样的情愫在莲儿心底蔓延开来。莲儿第一次如此介意自己丑陋的容貌,浣娘说的“女大十八变”并未在莲儿身上发生。这时候,王掌柜的小儿子展现了自己极好的修养——他因自小身体虚弱,没有像哥哥们一样去学习理财算账的手艺,而是跟了一位城里来的先生研习礼法学问——他没有像其他村民一样嘲笑莲儿并不美丽的容貌,而是对莲儿礼貌的颔首,轻轻放下铜板,提着酒壶离开了。莲儿哭着跑回阁楼,深深的羞耻感让她扑在床上哭了一整天,就连浣娘叫她下楼吃饭,莲儿也未应声。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莲儿就轻手轻脚地爬下阁楼,一出门儿便疯狂地奔到河边。莲儿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河边芦苇叶上的夜露还未开始蒸发,河面仍滞留着破晓时分特有的寒凉之气。莲儿甩下鞋子,赤脚走到河边,透过氤氲的雾气,她从河面上看到了让自己无比厌恶的丑陋面貌。莲儿突然变得躁动不安,她猛地向河里踢进了一堆沙快,河水中的倒影应声变得晃荡模糊,不久又转为宁静。河水深得似乎能够吞没一切,美抑或丑。

然而就在莲儿试图向冰冷的河水迈出第一步时,一只苍老而干枯的手抓住了她细瘦的胳膊。那是个紧裹着黑色斗篷看不清面目的妇人,周身散发着腐朽的气息。莲儿用力挥开那只阻拦她的手,歇斯底里道:“放开我,用不着你管!谁会在乎一个丑鬼的命……”妇人低沉的笑声让莲儿变得更加狂躁,“小姑娘,我这里有一种能让人变美的草药,不如,送给你吧。”“天下哪有这种药呢?有这么神的药你何不拿来自己吃……我凭什么相信你!”莲儿觉得这个莫名莫名其妙的妇人是在拿自己寻开心。“我老了,再美也没用。但是小姑娘,你不一样。死是早晚的事,何不试试我的草药?”妇人的声音沙哑而充满了诱惑力,“以后你可以再来河边找我拿药,但如果你把这件事告诉了除你我外的第三人,我就不会再出现了。”莲儿将信将疑地收下了那个妇人递来的小破布包裹,便朝酒坊的方向跑去,丝毫没有注意到那妇人嘴边浮现的阴毒笑意。

莲儿回到阁楼,小心的锁好了门,将包裹中带有奇特气息的药粉和水吞下,然后就被五脏六腑传来的剧烈疼痛搅得昏了过去。不知昏迷了多久,莲儿的意识渐渐回到了躯壳,她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从床底摸出被尘封许久的小镜子,手轻柔的抚上自己的面庞,似乎,草药真的奏效了。

第一个发现莲儿变化的是浣娘。起先浣娘以为女儿是因为常年窝在不见天日的小阁楼里而变得白皙,直到后来,芙蓉村村民不止一次地把又开始走出阁楼的莲儿误认作浣娘时,人们才意识到,莲儿是真的要变美了。对于莲儿的变化,浣娘没有表现出人们预想中的喜悦,相反,她时常显得忧心忡忡。

上门儿提亲说媒的人都快踏烂酒坊的门槛了,浣娘最终许了账房王掌柜家的亲事。随着成亲日子的临近,莲儿每天都在欢欢喜喜地为自己置办嫁妆,对于这未来的夫君她是再满意不过了。她完全沉浸在小儿女的幸福中,昏了头脑,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娘亲总是在日落时分一个人斜斜地倚在酒坊门口,一双玉手似有似无的掩着胸口,一对秀目茫然地向村口张望,似乎在等待着宿命的到来。

在成亲日子的前夕,莲儿怀着满心的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幻想早早歇下了,在夕阳的最后一缕余光被群岚隐匿那一刻,浣娘等到了她一直在等的人。“你终于来了,婉柔。”浣娘吐出这句话后近乎虚脱。来人紧裹着斗篷看不清面容,但听她一声轻蔑的冷笑,声音干涩沙哑:“好久不见啊,浣娘。好多年没人认出过我,没人知道我的名字了。这全是拜你所赐啊……”“婉柔,我对不起你,但是……莲儿她明日就要成亲了,你能不能放过她?”斗篷里的人哼了一声,撇下一句“要我放过她?!当初你又可曾想过放过我!”说罢径直走上了阁楼。浣娘软软的瘫倒在门框上,面色惨白,似乎一瞬间苍老了十几岁。

莲儿和王家的亲事办得异常热闹隆重,全芙蓉村的村民——除了在婚礼前夜突染风寒进而失声的浣娘——都给这对新人送去了由衷的祝福。在花轿被抬到王家门口儿的时候,不知怎么从人群中挤出了一个疯子拦在花轿前,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才是今天的新娘。王掌柜骂了一声晦气,便叫几个家丁上前架走了那个疯女人,免得误了拜堂的吉时。没有人注意到,那个疯子破烂不堪的袖口下,是一双细腻纤长的手。

新房里,莲儿靠在自己夫君的怀中说道:“你知道么?世上有一种草药,人吃过后要忍受无法想象的痛楚就可获得世间最华美的容颜。可是这种美是不长久的,只有诱骗其他人吃下草药,待其面目长成后与之换心,才能永远拥有这种美丽。”王家的小公子用修长的手指抚过娇妻美丽乌黑的秀发,宠溺的笑道:“傻瓜,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残忍的药方。”莲儿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可是,这天下女人都是爱美的。”

感染风寒的浣娘,在莲儿新婚不久就与世长辞了,至死也未对女儿送上祝福。而那个在莲儿婚礼上捣乱的疯子,也在浣娘丧礼当天溺死在村边的小河里。

莲儿抚着胸口已经长出新肉的刀疤,露出绝美的笑容。屋外的喇叭,不知是在为谁吹奏悲怆的挽歌。

 

上一篇:【短篇小说】紫霞双剑
下一篇:【节选】黯昼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