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盛京文学网
校园社团联盟 | 沈阳文艺网
红崖子沟:山乡变迁四十年
日期:2018-07-0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祥奎
点击:575

1

 

红崖子沟乡是一个仪态万方的乡镇。按照中国传统选址建村的风水观,这个乡镇的祖先可谓慧眼独具,选上了这块“风水宝地”。她,自古为西羌艽野之地,南临湟水,北依祁连。东西两山,犹如苍龙盘踞。西山势呈丹霞,如地火腾空。东山梁峁平缓,壤献肥腴。自西汉赵充国屯田、元朝格日勒列特进驻,至明代南京先民屯田戍边、洪洞大槐树人迁徙拓疆,至今汉土藏蒙四大民族聚居于二十余村落,胼手胝足,艰苦开拓,生息繁衍,瓜瓞蔓延,已有千余年历史。

“无庙不成村”“无(戏)台不成庙”。走进红崖子沟,不论川水地区,还是大山深处的村庄,几乎都修有戏台。这也许是民间“娱神”的缘故。自古以来,红崖子沟乡的民众一直把“神”看得很高贵:青苗插牌,跳biangbiang,耍社火,盖房上中梁……无不围绕着“神”来进行,不论男女老少,都对“神”爱着、敬着、怕着,哄着。神啊!离谁家都很远,离谁家都很近,与富贵、平安、吉祥有着深刻的血缘关系,神的精神世界永远是人性化的。

倘若以时下流行的“名片”说法,“五月十三”庙会可谓是红崖子沟乡的一张烫金名片,而且古已如此,千百年来,这里也有滋有味地传承者自己独有的习俗、庙会、秦腔、曲艺、花儿……在民众的世界里,往往与天空、与风、与雨,与台下的日子,与葱郁的树林、黄绿相间的田畴,有着一种深邃的味道。

进入二十一世纪,在美丽乡村建设征程中,红崖子沟乡和所有河湟谷地的村庄一样,也相继建起了广场与戏台,完成了陈旧的戏台的完整的嬗变过程。于是,广场与戏台成为“村”或“庄”热闹的中心,于平淡平常之中系者乡民们撕心裂肺、揪肠挂肚的乡情。跳广场舞、晨练、“茅草社火”“跳biangbiang”“文化下乡”“五月十三”庙会遂成为乡村稠稠的味道。

每年农历五月及正月,回乡浪“五月十三”“社火”,那撕心裂肺般的秦腔、高亢悠扬的花儿、独具特色的“袁文晋降妖”“滚滚灯”“高跷”传统社火及彰显时代特色的新型社火,使得所有走出村庄游子的心在腔子里咣咣当当地响。

走在干净的水泥村道上,听闻着彰显新时代特色的歌曲,目睹着绿树掩映的气派小洋楼。那时刻,我有些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熟悉的红崖子沟,她美丽的有些虚幻,有些不真实,甚至有些非人间味道。

就这样,四十年的一万四千四百多个日子里,美丽、安详,同富裕、和谐、幸福在一起,在红崖子沟乡茁壮成长。

记忆深处,每年五月十三回红崖子沟乡浪戏(秦腔),在油菜飘香、麦穗扬花的色味中,笔者常常会有一种反省与幻想绝佳的情绪。戏台上生动的时光加深了我对生活的的热爱和对故乡对亲友的眷恋。

民间自发的五月十三庙会历来由老幼村、蔡家村、上寨堡(担水路、上寨、站家三村合为上寨堡)轮流举办——农历五月初九清晨,三村村民聚于一处,敲锣打鼓,举行盛大的保青苗插牌活动。十一踩台,十三为正日子,十六降下帷幕,庙会为期六天。

多少年来,五月十三皆是秦腔挂帅,演员以红哈(红崖子沟乡、哈拉直沟乡)二沟的“皮鞋班”艺人为主(红崖子沟乡与哈拉直沟乡组成的秦腔剧团可谓远近闻名,誉满河湟。因演出服装比较简陋,靴子等由自己就地取材缝制,后来民众俗称为“皮鞋班”)。

此外,皮影子、眉胡儿、青海花儿,露天电影推波助澜,增添着庙会的精彩元素,彰显着多元的河湟文化。现如今,随着新农村建设的蓬勃发展和农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群众自发组建民间小调乐团,竹弦悠扬,更使五月十三散发浓浓的文化气息,也打亮了红崖子沟乡文化自信的底色。

至于“五月十三”真正源自何时,老人们不得而知,他们只知道自他们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时期,就有“五月十三”这个特殊的庙会。

单就五月十三庙会的传承上不难看出“河湟汉族来自南京”的蛛丝马迹。对此,我省著名作家仲新春在《金玉斗》巨著就有记载——

“明洪武年间,朝廷采取戍边屯田国策,一批批江南人被强制迁徙到西部高原。而以“谋逆犯上”之罪被发配到青海河湟地区,如今被称之为“青海人”的南京朱丝巷人就是其中的一批西迁移民……

自那时起,由于战祸,使河湟谷地农民肩上担了生活的苦重,一年中苦度光阴,看戏看热闹,热闹中那些非想,闭眼、睁眼、醒着、梦着。千百年来,在那简易的戏台上,在尘土飞扬中,《三滴血》《铡美案》《斩判官》《白蛇传》……一本本耳熟能详的戏明晃晃地亮着,一声声慷慨悲歌、繁音激越、热耳醉心的“秦之声”响着。它们,长长久久维系着中华文化天然尊长,传颂着河湟谷地“汉时雄关,挂起半壁残月;唐时孤城,暗牵万颗星辰”的辽远,追寻着“唐蕃结盟舞广袖”的足迹,教育着河湟儿女圣君贤相、忠恕孝道、修身齐家,教育着河湟儿女适应现状、非非勿动……

虽说红崖子沟乡不属于秦地,但生于斯长于斯的生性耿直、说话硬气红崖子沟人,喜听的就是发音很重、咬字很狠、情绪激烈悲壮、唱腔撕心裂肺般的秦腔。尤其是武生出场时的那种运足气的唱腔与唱词——“凭你在朝为国舅,残害忠良不知羞”“叫焦赞取出九龙狮子一颗元戎印”,给人一种惊天动地的感觉,也常常博得观众的喝彩。

一千多年来,红崖子沟乡“茅草社火”“五月十三”等“地域文化”上接西北地区“传统文化”,下接青藏高原地气,贴着红崖子沟的丹霞风貌,贴着红崖子沟人耿直的个性与硬气的口语,贴着南京“朱矶巷”的传说,贴着红崖子沟文化大乡的骄傲而成长、发展,逐渐形成了这块沃土别无选择的民间乡土文化,即红崖子沟乡民间文化的“小传统”,也就演绎成了红崖子沟乡民众喜闻乐见的“茅草社火”“五月十三”之“俗文化”形态,它规范着这一方水土,铸造着红崖子沟人的灵魂与精神。

 

2

 

随着海东临空工业区建设的如火如荼,红崖子沟乡大部分村庄也走上城镇化列车。今年5月,笔者穿透花红柳绿的红崖子沟,重新审视拆迁中的红崖子沟,笔者猛然发现:那个魂牵梦绕的红崖子沟,原来只存于记忆深处。这正如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所言:返乡者到家了,却尚未抵达。

在词典里,“家”不仅仅是炊烟袅袅或者是灯火通明之类的实在东西,更多的是蕴含着心灵归宿之意。所谓故土难离,难于离开的是那片土地上的感觉。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在红崖子沟民众心中,那棵老树、那间老屋、那个传承了千百年的五月十三庙会……在这片热土上,到处都有他们的根脉、灵魂和风韵。

当传承了千百年的庙会、曲艺、花儿与历史记忆、人们心中的诗意一起被“城镇化”及“现代化”淹没后,我们的后人,难道必须到博物馆中去寻找乡愁,去寻找自己的文化记忆和民族认同?

为使曾经的美丽“乡愁”不再变成难以释怀的“乡痛”,成为红崖子沟人共同的心声。

“我们这一代百年后,谁来唱皮影戏?”在一次演出中,下寨村民张占保(河湟皮影传人)不无感伤说。为了传承皮影戏,张占保成立了“张氏灯影剧团”。

近几年,为了河湟皮影戏传承创新发展,他费了不少脑筋,甚至跑到760公里之外的“国家皮影之乡”甘肃环县,学最新的雕刻、上色技术。只要有空,他就上门为仅有的两个徒弟授艺……

值得欣慰的是,2011年,“河湟皮影戏”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而张占保也被评选为“河湟皮影戏”传承人。

走进红崖子沟,闻听着张占保的故事,一种“渴盼了千年,青砖碧瓦,小桥流水的岸边不再是西风瘦马”诗意潜入心头。于是乎,民俗专家冯骥才的疾呼时响耳畔——城镇化进程中的农村,被切断的不只是一段历史,还有世代积淀在那里的特有的文化与习俗、与生俱来的劳作习惯与天人关系、土地里的祖先及其信仰,以及中华民族文化的‘根性’……

为了记住乡愁,为了让现代与传统文化比邻而居、相映成趣。近年来,除了“张氏灯影剧团”外,下寨、担水路等村村民杨全智、刘志奎、曹坤山等组建民间曲艺队,直到2018年初,秦腔爱好者杨占爱等人再度自发组建“红崖子沟秦剧团”,就是让传统文化得到传承,让文化自信得到进一步增强,让红崖子沟人永远记住文化乡愁。

“心凝重,三月卧病心不宁,法海贼摆下凶面孔;到金山我把经诵,要度我削发了此生……”在绵绵春雨中,秦剧团的成员们正在紧张的排练《白蛇传》,他们计划在今年的庙会上,唱出红崖子沟人的文化自信。

闻听着排练场激动人心的响声,润湿在空气中“五音和六律”,活泛着历史,生动着历史,带出了河湟民众的精神与念想,以及生活中因宗教所规定出现的的坏毛病。这一切的一切,洒落身上,使人无比温暖。

睹此景此情,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让笔者想起了红崖子沟历史的繁荣与美好,以至于感动得热泪盈眶——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园。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我们组建秦剧团,不就要这一点精神吗?有了它,我们红崖子沟人心里就舒坦得多……”

秦剧团成员的感叹与心声,“文化的乡愁”“文化的自觉”深深地触动着笔者一行的灵魂。暂居城市一隅的红崖子沟人,竖起文化自觉的旗帜,就是为了记住乡愁,而这种乡愁表白的正是千百年来红崖子沟古老醇正的文化,而不是故乡。

过上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这些未来的城镇人,思念的村庄早已不是微风拂柳鸟鸣马嘶,柏油路面压住了哒哒马蹄扬起的一路烟尘。在未来的岁月里,虽然小桥流水再也回不去了,但对故乡,对故乡的庙会、秦腔、花儿、曲艺等的思念会一代代传下来……

 

3

 

随着海东临空工业区建设的如火如荼,红崖子沟乡白马寺、小寨等村民住房及耕地被征用,失去了土地的农民也相继搬到平安县城单元楼房中过渡……

在那时刻,农民“上楼”成为社会的焦点、热点。岁月悠悠,上了楼的河湟民众也逐渐步出了阴影,一时间,阳光、幸福诸多词汇成为农民上楼的代名词。

在高铁新区内,笔者了解到“农民上楼”后,生产方式和职业受征地影响较小的是年龄在20到35岁的年轻人,这部分人在“上楼”之前,在平安、西宁等城市从事一些临时性工作,如粉刷工、货车司机、酒店服务员等,征地之后,他们仍从事原行业,经济来源并未消失,反而有了更多的时间就业。

“当时村子搬迁后,我和其他人一样,没感觉到生活压力很大,为了尽快适应城市生活,我干起了外保温工程,弟弟在西宁办了一个驾校培训班……现在,我感觉到网络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与便利。”小寨村村民郭爱说,他弟兄俩人,自村子被征用后,他并没有像其他村民一样,误认为有了一笔“丰厚”的补偿,成天打麻将,而是通过网络了解新时代社会发展需求,在工地打工、承包外保温等,妻子蔡宗梅也四处奔波,从事房屋粉刷等工作。而弟弟郭毅,在西宁办起了驾校培训班,用自己学到的知识改变着生活。

“搬来前,我还想着在小区空地上种点菜。但搬来后,才发现这种想法是错的,是纯粹的农民意识……”“住进楼房后,表面上看特别风光,但生活不好过,以前,洋芋、菜都是自家种的,从未发过愁。现在住进楼房后,才发现,生活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过。为了家庭,我就要学会适应社会……”面对暂时的窘况,过惯了农村吃喝不愁的红崖子沟、高寨人走上了一条全新的生活之路。

经过红崖子沟乡小寨村宏达驾校时,只见100多学员正等待路考。

“我村的土地全征用了,我这次考A照,等拿到A照后,我就准备开货车跑长途……”“土地被征用前,我一边打工一边跑车拉一些散客。但地被占后,我与妻子计划用征地款买一辆客车,从事旅游事业!”……询问间,等待路考的村民信心满满地诉说着自己的打算。

在担水路村,笔者见到了在威远镇开驾校的候元忠先生,在红崖子沟未征用之前,候先生一边从事农业,一边在干着收取全乡电费的临时工。自红崖子沟进入城镇化的序列后,他改变思路,在威远镇办了一个小型驾校,两年下来,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时光无声流逝,绚烂的朝霞讲讲铺满了天空,一段激越的旋律骤然响起。一大早,在担水路村上沙沟文体广场上,聚集了数十个老太太。她们脸上挂着的皱纹里盛开的笑靥,排着齐整的队伍,手持红绸,在晨曦与旋律中舞了起来。笔者疑心那数十朵跳跃的火焰,与漫天霞光交相辉映,将上沙沟庄与红崖子沟乡照出了一个火红的秋天……

在高铁新区高寨西村小区内,一位物业经理说,现在高寨、石家营等乡镇都搬进新区了,红崖子沟处在过渡期间,过不了多久,村民就搬进楼房了。这些村民刚入住小区时,部分村民感觉上楼房的日子并不好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思想逐步变了,早晨老太太老阿爷早早就活动开了,跳广场舞、跑步,年轻人也不再无所事事,逐步改掉了打麻将的恶习,跑“滴滴”、学手艺……

“虽然,村民上楼后,生活习惯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但要彻底改变精神面貌,首先要思想上楼,因农村城市化先要思想现代化。但我们相信,过不多久,政府在推动城市化基础设施建设基础上,会将将观念转变的引导,社会活动的组织,纳入到职能中,那时候,农民思想上楼就会进一步跟进……”走访间,一位在高铁新区小学教学的张老师信心满满地说

“城镇化不是消灭农村”“城镇化不是去乡村化,也不是要消灭农村。如果农村文明消失了,那么城镇化将是单调的”。同行资深媒体人张翔先生的一句感慨让笔者不由想起2013年12月12日召开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

要以人为本,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要坚持自愿、分类、有序,充分尊重农民意愿,因地制宜制定具体办法,优先解决存量,有序引导增量。

“我们所探寻的终结,都会回到我们的出发之地”。如果城市的意义在于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那就不要轻易毁弃这种美好的丰富性和多元性。因为城市生活不仅关乎我们的物质欲望,更关乎我们的精神需求,关乎我们内心的无穷与浩瀚。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同科教兴国、人才强国、创新驱动一道,成为贯彻新发展理念的有机组成部分。我深信,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引导下,海东市一定会容得下红崖子沟等乡镇昨天的故事!”信步卧龙山,眺望着日新月异的临空工业区,闫国锦信心满满地说。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虽然红崖子沟等村庄走上了城镇化的列车,但不论何时,“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红崖子沟乡,永远是河湟民众想回就回的地方……

上一篇:舅婆
下一篇:[今日推荐]见习小记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推荐理由
全部评论
王秋平
    2018/7/27 14:27:16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王秋平】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位访客
主编:白小易 | 副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 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