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17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美文]师长风范 终生楷模
日期:2018-06-1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阮祖望
点击:349

前几年曾在书店看到并排摆放的两本书,一本叫《在清华学做事》,另一本叫《在北大学做人》。两本书名突然触动了我,我也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在北大究竟学到了什么?”仔细想了一下,收益最深的当数“做人”了,特别是老一代学者的品格风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影响了我大半生的行为操守。在这里只想和大家分享几个刻骨铭心的事例。

事情要从1980年我申请自费去美国普度大学留学说起。当年申请留学和现在有很大不同。首先,当年国内还没有承办过TOEFL和GRE考试,申请人只能给校方写信说明无法提供这两个成绩的原因。其次,几乎所有的申请人除了需要录取通知外,还必须同时获得校方资助的承诺,因为除了在海外有亲友赞助的少数考生之外,当年在国内还没有人能承担得起留学的费用;所以必须要有校方提供的TA(教学助理)、RA(研究助理)或Fellowship(奖学金)。

但是,有几家学校能在既看不到GRE成绩、更没有面试机会的情况下就给考生承诺资助呢?那时,我们这些申请人所能提供的只是三样东西:毕业证书、大学成绩单和大学教授的推荐信。

成绩单好办。我在大学时担任过班长,常去系办公室送考勤表,和系办的老师混个脸熟。我到了系办公室,正好姜景熙老师在,虽然多年不见,他还认识我。那时系里还没有复印机,他给了我一张空白的成绩单,让我把成绩誊写一遍,他盖了公章就解决了。毕业证书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我毕业时拿到的“毕业证书”,公证处不否认这个证书的真实性,但不承认其合法性;那时又特别讲究“内外有别”,公证处说不能让这种不伦不类的东西拿到国外去“现眼”。于是只好再去北大一趟,上缴了不合法的“毕业证书”,换成了合法的“学历证明”才算了事。

毕业证书和成绩单都是看不出任何个性的“死材料”,重中之重的材料当数推荐信了。为了让推荐信能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我硬着头皮去找了在国际数学界享有盛誉的段学复和程民德先生。

段先生是深受全系师生敬重的系主任。他见到我来十分高兴,一方面对我放弃在北大读研的机会表示惋惜,另一方面也支持我到国外的天地去闯荡。段先生高度近视,必须摘掉眼镜,把纸贴到鼻尖上才能看到字。他认真地看了普度大学寄给我的推荐表,忽然莞尔一笑,说“呵,还有这洋玩意儿呢。”原来,推荐表上有一栏是请推荐人注明此推荐信是否让被推荐人看过,校方可据此掂量该推荐信的可信度。段先生之所以笑,他显然是知道洋人制定的这个规则在中国这样的人情社会是根本行不通的。但笑归笑,他依然尊重这个对多数中国人来说是形同虚设的规则。他告诉我他把推荐信写好后会封好,让我第二天来取。

段学复(1914-2005)

第二天我来到段家,他已经把信封好了,但似乎有些不安。忽然,他说:“我对你业务学习的情况是知道的,但你的英语水平我实在不了解。”他随手从书架上取下一本英文书,随便翻到一页,说:“这么办吧,你给我读一读。”我当时的英语,尤其是口语,是相当差的,估计很让段先生失望。他拿着封好的信又摸索地回到里屋,重新改好封上后再出来交给我。虽然段先生可能是调低了给我英语的打分,但我心里更踏实了,因为他挤干了在推荐信中的水分;我对段先生也愈加崇敬,因为他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课:实事求是是做人的根本。

段先生在谈论德育的时候说过:“什么是德?德就是不缺德!”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理解这句近乎玩笑的话有什么样的内涵。他不仅如是说,而且如此做,在任何情况下都坚守了道德的底线。

程民德先生一生爱国,追求进步。青年时代参加过抗日游击队。当科技春天来临以后,他立即重新焕发起科技攻关的激情。程先生率先和模式识别的开山鼻祖、美国普度大学的华裔教授傅京孙先生建立联系,并把石青云等多位年轻有为的教师派到傅先生身边学习、工作。石青云不负师望,后来在指纹识别、癌细胞识别等多个课题获得突破,被遴选为院士。那时国门甫开,有机会出国的人都往国内带彩电、录音机等国内稀缺的电子产品;而程先生从国外带回来的是一部小巧的手动打字机——那时还没有个人电脑和互联网,国际长途电话费又十分昂贵,国内外联络主要靠写信,因此打字机是不可或缺的对外联络工具。

程民德(1917-1998)

程先生见到我,劈头就问:“你的肺怎么样了?”我曾染上过肺结核;但程先生从来没有教过我,对他来说我只是系里一名普通学生,居然他也记得这件事!我的眼眶顿时湿润了,感觉在我面前的不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更像是自己的一个亲人、长辈。他就用他那从国外揹回来的打字机一个字母、一个标点地给我敲打推荐信。听说我要去普度,他不仅让我给傅先生带了口信,而且特地嘱咐石青云老师关照我。

那时出国留学生面临的困难是现在的学子们无法想象的,主要是没有地方可以兑换到外币。我的一个中学同学想方设法给我换来了25美元,我就是怀揣这25美元去的美国(那时更不会有信用卡)。石青云老师给我在由几位大陆访问学者和港、台留学生合租的公寓内找了一个床位,并让我和那几位朋友一起搭伙吃饭,到了月底我领到系里发的TA工资后才还上一个月来赊欠的食宿费。没有石老师给我的精心安排,那25美元是绝对不够活一个月的。那时,石青云老师和物理系的两位老师陶如玉、虞宝珠住在一起,三位大姐都对我有所关照。遗憾的是,石青云老师遭到癌细胞的报复(石老师自嘲之语),尚在盛年就被癌症夺去了生命。

石青云(1936-2002)

我在不同场合下曾和很多人讲过北大前辈学者的品格风范对我的教益。后来,为了到国外求学或求职来找我写推荐信的年轻人也很多,一般都是怕麻烦我,事先打印好了来请我签字。我就给他们讲段先生考我英语的故事,对他们说我支持他们,信我一定会写,但一定是由我自己写,而且决不使用夸大不实之词。他们听了都十分感慨,认为当下中国缺少的就是像段先生那样的正直和诚实。我在摩托罗拉公司工作多年,该公司专门有一门叫做Ethics(道德准则)的课,不仅是入职培训的一部分,而且员工每五年还得重修一遍,公司会不断更新其内容和案例;公司还要求管理层的人员兼职讲授该课。我在摩托罗拉期间学过、也讲过多次这门课。该课的第一个互动环节就是让每个学员和大家分享其心目中的道德楷模。在国外,有人把曼德拉总统或特蕾莎修女当作偶像;在中国,不少人崇拜周恩来总理的人格;而我就讲我们段学复先生的故事。后来有一天公司人力资源部的人告诉我,在某一次课上有一位员工把我列为她心目中的道德楷模。这位员工和我不在同一部门,没有任何利害关系,可以完全排除阿谀奉承之嫌。虽说只是一家之言,我也十分欣慰,因为我没有辜负母校前辈师长对我如何做人的言传身教。

【编者按】作者介绍 阮祖望,男,1945年1月生于北京。1962年考入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1968年毕业到吉林省舒兰县小城子部队农场劳动,1969年分配到沈阳市126中学任教,1976年调到中国科学院沈阳计算所工作。1981年到美国普度大学读研究生,1986年获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毕业后曾先后在贝尔实验室、摩托罗拉公司工作,并兼任北京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教授。在美国期间曾担任旅美中国科学家工程师协会会长、北京大学美中地区校友会会长。现已退休,居亚特兰大。 这篇文章翔实记录了在作者出国留学过程中,北大师长们的认真负责和亲切关怀。感人至深。作者是我当年读七年级时的数学老师。老师对我们学生像是对待亲弟弟妹妹一样,教我们知识和做人,情谊终生难忘。感恩老师。欢迎老师赐稿。【万泉河编辑:王秋平】
上一篇:灰色轨迹
下一篇:倘若人也像花儿一样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6/23 22:58:46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散文主编:王秋平】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9460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