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2日 周六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父爱如山】多想让父亲再打我一次
日期:2018-06-1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史庆有
点击:289

我母亲去世的早,母亲去世的时候我12岁,弟弟7岁,5岁,是父亲又当爹又当娘将我们拉扯大。在那个物资还不丰富的年代,一个大男人要面对上有老(爷爷),下有小(我们哥仨)老少三辈,五条光棍的生活局面,付出的心血及艰辛是难以用文字叙述的。如今,父亲走了,我们哥仨个都成为了对社会有用的人,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想父亲养育我们的艰辛,才真正体会到“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在我的人生旅程中,父亲打过我一次,让我铭记一生。现在想想那次我实在是该打,父亲打的对。今天,我多次在想,有父亲的感觉真好,真想让父亲再打我一次。

我出生在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河的小山村,我20岁的时候才通电,没电的地方可以想像生活贫困的程度。在我的记忆中,白天父亲不论在生产队干什么样重的农活,晚上到家吃过晚饭都得抱碾杆碾出第二天一家人吃的米或面,用人力推动几百斤重的碾砣子,每碾10斤玉米用时得30分钟,现在我一想那情景腿都打飙。抱碾杆碾面可是一项累人的活。

父亲虽然自己没进过学堂,却十分支持我读书。在当时,人们对读书的认识还不高,好多家庭的孩子都早早失学了,我母亲去世后曾有乡亲给父亲出主意:“你家老大别念书了,12了,也不小了,在家给你们做点饭,看家,一家人也都省事了。屯子里自古到今没有谁家的孩子靠读书出息了?(乡亲说的也有道理,在我上大学之前,我们村没出过大学生。)不论在哪儿读书,早晚都得回来顺垄沟找豆包。”父亲的回答让那位乡亲无地自容:“我这辈子没上过学,睁眼瞎,我可不让我孩子像我一样,我不但要供他上小学,中学,他要是能上大学,砸锅卖铁我都供。”父亲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那个年代的冬天不知道怎么那样冷。滴水成冰、北风呼啸等好多词语现在的孩子都没有体现。其实想想原因很简单:就那时候穿的太单薄,有一件棉袄就不错了,那时候买什么都得用票,一个人一年发21.5尺布的票,2斤棉花票,谁家也不能多买。父亲心疼我,为了我不挨冻,连续多日几乎通霄地给皮匠出苦力——铲皮子。第二天眼窝凹陷,眼球布满血丝。为的只是让皮匠用边角余料给我做一副羊皮套袖子,我冬天从没冻过手。在我身上,父亲的心比针都细。

那个年代家家都很困难,虽然我家没有女人,但父亲想尽一切办法让我们哥仨个穿得干净体面,每年都是早早地求姑姑为我们做好冬装。我和弟弟从没出现过因棉衣不及时而挨冻。天刚冷我就能穿上新棉衣。我多次听多位邻居夸父亲:看人家这光棍堂家的孩子,总都穿得体统的,多少有妈的孩子都比不上。

那个年代好多同学会因家长不给钱买笔、本等学习用具哭鼻子。我从没有过。只要我的学习用品用没了,父亲总会及时给我钱,父亲利用为生产队牧牛的机会,通过刨药材、捡羊毛,尽可能的创收,父亲的小箱子里总都会有我学习用的零花钱。

父亲有一双让人羡慕的大手,但他在呛人的煤油灯下曾为我和弟弟补过鞋。那双大手,拿起针来真不知道有多别扭,也不知道被扎过多少次,直到我们睡着了他还在忙碌,额头上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流。日子久了,那双大手也练得灵巧了。

在我们家,父亲同我们说话从来都是慢声慢语的,好多的时候非常像妈妈。听邻居讲:父亲说:没妈的孩子心焦,要是总同他们喊叫,会吓着孩子。

父亲打过我一次,其实还真的不是因为什么大事。那是一个初冬的早晨,学校头一天要求每人带10斤柴禾引炉子。放学回家我与同学们一起玩打尜就将拾柴禾的事忘了。要上学走,收拾书包才看到带柴禾的纸条,我是班长,如果班长不带头带柴禾那显得多没面子,我还不好意思从家的柴禾垛上拿,老师号召的时候也要求同学自己捡。老师说的话就是圣旨,没有孩子敢违犯,不听老师的话感觉就是大逆不道。没有柴禾我背着书包在大门口站着不走了,想从家拿还怕父亲生气。在大门口站了好一会,父亲出来看到了我,感觉很稀奇,每天都按时上学的我今天怎么没走。父亲来到我身边,问我没上学的原因,我没好意思说没捡柴禾不好意思上学了,我没说话,只低下了头。父亲说:快走吧,再不走就迟到了。父亲进屋了,过一会,父亲从屋里出来见我还没走,父亲这次可来气了,走到我近前,大声的问我怎么没上学,我说:我没捡柴禾,学校让带柴禾,父亲一听来气了,这这么点小事,你还在这站着,柴火堆的柴禾你随便抱。我站着那没动。父亲信手拿起柴禾堆旁边的一条木头棒子,照着我的屁股就是一下子,我一下子就趴那了,一股尿尿到裤子里了。

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父亲第一次打我,也是唯一一次,父亲的一条木头棒子,让我从那天起养成了每天入睡前都要想一下这一天还有哪些事没办,是什么原因,如果是懒惰造成的,就是不睡觉也要做完。

没读过书的父亲最能理解读书的重要。我没按时上学挨过一条木头棒子,疼在肌肤,记在心里。我也养成了办事利落的好习惯。在父亲精心教导下,我成为了我们屯第一位大学生,那时候父亲的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父亲70岁时,他老人家突然患病与世长辞了。我们失去了一个好父亲,我们都非常怀念他!

几番梦回,“子欲孝而亲不待”的悲凉之感,偶尔充斥我的内心,父亲节到了,天国的父亲,您可好?

爸爸:我多想让您再打我一棒子。您一棒子让人清醒,让人认清方向,特别是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今天 ,你的棒子就是指路明灯,照耀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我们会快马加鞭不停脚,齐心协力永向前。

如果有来世,您还做我的父亲,在我犯错误的时候,您还打我,我会永远感谢您!我的好父亲!

【编者按】父亲深沉的爱,体现在恨铁不成钢的坚持,体现在用心良苦的小事。【沈北风编辑:景艳玲】
上一篇:丈量思想的脚步
下一篇:【父爱如山】父亲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6/10 21:36:11
谢谢老师的推荐,父爱如山,区区短文,只能是繁星一点,愿天国的老爸安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7474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