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美文][万泉河征文]家庭是银,媳妇是金
日期:2018-06-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二月乡村
点击:544

 

毕业分配到机关,那时我有着强烈写作欲望。下班回到宿舍,躲进小楼成一统,莫管春夏与秋冬。手写稿,时常在报刊杂志打出几行铅字,便会沉浸在自我陶醉幸福中。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忽然一天发现,身边同学都结婚了,只有我一人生活在独立王国里。掐指细算已经30有几。80年代,不像现在。那时婚姻不是你自己的事。年龄大,没成家,是社会问题,会成为同事茶余饭后话题。甚至单位领导都会关心。一次,与领导出差,他不解地悄悄问我,你是不是生理有问题啊,多大了都,咋不张罗娶媳妇哦?

真是的,不就是娶个媳妇呗,多大事啊!于是,撂下笔,不写东西了。娶媳妇的事,压倒一切。奔走相告,紧锣密鼓张罗女友事宜。

同事朋友们帮忙,先后给我介绍不少女孩。不是领导家的“格格”,就是如花似玉仙女,一看我这山里娃丑恶嘴脸,气不打一处来,没有一个牵手成功的。美女配野兽,能成功嘛!

屡败屡看。

找个女朋友,居然比发表小说还难。我拖着疲惫双腿,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灯看着我,我看着灯。

老大不小,尚未娶妻生子,一人漂泊在外,母亲为我着急。春节回家探亲,除夕之夜,母亲喊我到厨房,让我把一个小坛子从橱柜里搬到灶台。然后,满脸希望的笑容:“小子,今年,你能娶媳妇啦”。我一脸茫然。母亲解释道:“刚才,你搬动的是荤油坛子。荤油动-----婚姻动哦”。

在老家,有个风俗。家里的孩子年龄大,娶不上媳妇,是因为婚姻封存未动。倘若在除夕之夜搬动荤油坛子,婚姻就松动啦。荤油与婚姻,谐音。

春节后返回单位一如既往工作。正当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接到张姨电话,让我晚上6点到她家相亲。张姨退休多年,原同办公室,我参加工作始,就与她在一起。她像了解自己儿子一样,了解我。知道我想找啥样姑娘,也像水一样清楚啥样女孩适合我。 所以,姑娘多大年龄,做啥工作的,张姨一句没提。我也一概没问。迷迷糊糊如约而至。

迷迷糊糊回到宿舍。习惯失败了,不抱希望。没成想,张姨电话告诉我,姑娘同意。苍天啊,大地呀,母亲的预言灵验了,居然还真有不开眼的姑娘!

转念一想,不会是傻姑娘吧?慌忙向张姨询问姑娘一些信息:医科大学毕业,市级人民医院医生,比我小6岁。

月光皎洁。我与女友漫步在马路上。迎面走过2个中年女人,低声窃语随风飘来:“白瞎这姑娘了,咋嫁给这么个玩意啊”。女友听后,咯咯笑:“生气不”?“夸我媳妇好,我骄傲,我自豪。不生气,赖汉娶娇娘”。我脸似猪肝。

 

 

不到半年,我们结婚了。

可糟喽,生活在一起,方发现,果真娶个傻媳妇。她不会做家务,基本属于“生活不能自理”那一伙的。生活中,吃粮不管穿,眼里没有活。还振振有词:“当初都告诉你了,我不会干家务的”。嗯,记得,是说那么一嘴。那是第一次到她家拜见岳母大人,老太太语重心长说的:“俺家闺女一直读书了,不会做家务,你可想好了”?我不是看中人家姑娘了嘛,拍着胸脯保证:“那都不是事。我独身久了,家务活,都会干。”当时,我以为岳母也就是谦虚谦虚罢了。哪成想,媳妇横草不捏,竖草不握哦。不行,过日子来日方长,我得抓紧培训媳妇家务能力。

做饭时,让媳妇帮着洗菜,她一根一根的洗。叶都摆弄熟腾了,一小盘菜尚未洗完。我气急败坏抢过来:“把菜,浸泡在水槽里,用手这么来回振捣。再换水,再振捣。振捣,懂吗”?

让媳妇切点葱花,她两手握住菜刀,使出浑身节数,五马长枪一阵乱砍。葱花砍成一段段圆柱体,四处蹦跑;再看看菜板,伤痕累累。啧啧,板若有情,板亦恼。

我炒菜,让媳妇递一些调料,她一双慌张眼神,不停问:“酱油在哪呀,醋在哪,味精在哪------”大勺冒烟了,我的妈呀,急死我啦。还不如我自己亲自来呢。行啦,你出去吧。在厨房帮倒忙。

味香色型俱全的饭菜,摆了一桌。媳妇坐沙发看电视,硬是不吃。生气了,嫌我训斥她。我和颜悦色好言好语哄着,像搀扶着老佛爷那样,殷勤地请到餐桌用膳。一落座,媳妇就架不住菜香诱惑,面似桃花,甩开小腮帮子,大朵快颐,风卷残云。

吃罢,不忘夸我几句:“嗯,饭菜不错。戒骄戒躁,尚需努力”。我这个气呀,有这么夸人的吗?

不做饭,洗碗可以吧?她却伸出一双秀窄修长,丰润白皙的手,说:“你媳妇就这双手美丽,忍心让油污侵蚀啊。比我大6岁,一点哥哥样都没有”。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也不讲理呀?唉,谁让俺是哥哥了,最终 ,碗还是我洗。媳妇哼着“咱们老百姓呀,今天可真高兴啦”小曲,悠然看起电视。

望着媳妇那张“饱读医书”文静的脸庞,我无奈摇摇头。罢了,罢啦......人都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媳妇擅长摆弄听诊器,治病救人,撰写论文,不能要求她样样都在行。家务是媳妇的短板,何必难为她呢。

洗完碗,我将苹果削皮,切成小块,扎上一个牙签,端给媳妇享用。一壶普洱茶也沏好了,我与媳妇一边品茶一边看着电视。

家庭,恰是一杯浓茶。端起杯,有轮旭日,有弯新月,有满天星星浸泡在茶里。仁者爱人,一杯浓茶品味人生。在这里就成为一种智慧,退一步海阔天空,是忍让,是宽心。知足常乐,是平衡,是清心。

家,不是讲理的地方。何须讲理。理辩清了,也就离心离德了。一个家庭,从结婚那天开始,打下啥底,就是啥底。直到现在,在家里,我就是个厨子。平素,亦父亦兄亦丈夫。我常常与媳妇开玩笑:“上床,你是媳妇;下床,你是大女儿”。

 

 

谈恋爱时,媳妇问我:“你家是农村的”?俺理解问话含义,忙解释:“嗯。但家不管我;我不管家”。媳妇听到这句话才下决心嫁给我的。没想到,过起日子来,压根不是这么回事。家倒是不管我;我却时常需要管家。媳妇骂我,你就是个骗子。嘿嘿,俺是个码字的,说的话,是一种文学语言,表达一种理想与期许,你不能仅仅从字面理解呀。媳妇赌气说,我真是欠你家的。你说吧,我啥时候,能把欠你家的还清?我说,我爷爷那辈,俺家是大户人家。你爷爷跟俺家借过好多钱,一直没还上。现在,就拿你这个喜儿来顶债的。媳妇握起拳头捶我:这么说,我得让你骗一辈子呗?

说归说,做归做。

媳妇跟我第一次回老家时,看到母亲穿一件毛衣很旧,暗暗记在心里。休息天,跑好几个商场,才买到满意的毛线。别看媳妇厨艺一窍不通,但却会一手漂亮毛线活。打的毛衣勾的帽子,精美绝伦。她加班加点钩织,一件毛衣,一顶帽子,成品了。

深秋,天凉前。我们回到老家,给母亲一穿一戴,大小肥瘦,正合适。母亲穿着新毛衣,戴着漂亮帽子,走街上逢人就说,这是儿媳妇给俺织的。

冬天来临,媳妇在商场买了一件大牌子长款羽绒服,说母亲腿疼,长款的可以遮挡风寒。母亲隆冬穿着都冒汗,暖和到心坎里了。

这些年,媳妇时不时买些衣服送回老家,母亲的穿戴几乎都是媳妇给购置的。

结婚第二年开春,68的母亲,从抚顺大姐家回老家,乘坐长途汽车,山路颠簸,腰椎压缩性骨折。母亲躺在炕上,两眼发呆,心想这下糟了,还不得瘫痪啊。我与媳妇风风火火赶回老家,将当地医院拍的片子拿到沈阳,求沈阳骨科医院教授给看的。说是腰椎1/3压缩骨折,无**指征,也无特殊药物治疗,建议卧硬板床静养即可。媳妇买了好几斤黄瓜籽,工作之余借用药局的药碾子(当时没有粉碎机)将黄瓜籽碾碎,再灌装胶囊。母亲服用后不到百日,就痊愈了。

母亲老了,有些慢性疾病时常反复发作。好几次都像快燃尽的蜡烛,乎闪乎闪眼看着欲熄灭,每每都是媳妇赶去诊治,蜡烛重新燃烧起来。母亲又可以精神矍铄地去教堂合唱了。

89岁那年,母亲髋骨骨折再也没能起来。所有用药,都是媳妇买好送去。每月都去看几次,跪在炕上,为母亲换“尿不湿”。90岁时,母亲卧床快2年了,有一次好几天不能进食,说话含糊不清,昏昏沉沉。大家以为不行了,准备后事。媳妇赶到,详细询问近况,仔细查体,迅速做出诊断,拿出治疗方案。一周后,母亲居然缓过来,又活了八个多月。

卧床后期,母亲就连天天护理她的我二嫂与我大姐,都不认识,但媳妇去了,她却能叫出名字。

媳妇嫁给我后,不仅是母亲的保健医生,家族凡是涉及看病事宜,都要找她。平时,电话咨询不断,媳妇耐心解答指导。需要到沈阳来看病住院,媳妇帮助联系医院医生。甚至亲自领着跑医院。说实话,媳妇累着呐,我很过意不去。

 

 

媳妇31岁生的我女儿。我考虑她年龄大,建议剖腹产。但媳妇固执地要自然分娩。她从医学角度考虑,说自然分娩具有几大好处:促进乳汁分泌容易下奶:新生儿有更强抵抗力;促进大脑及前庭功能发育,对今后运动及性格均有好处。

可那成想,从下午3点钟推进分娩室,直到第二天凌晨2点多还没生。医生喊我进入分娩室,说难产,下产钳子,让我签字。目睹媳妇痛苦样子,我惊恐万状,悲痛欲绝。我的傻媳妇,为了自然分娩,自己的命差点搭上。

媳妇难产情景,永远镌刻我脑子里。

过日子,谁家都不会风平浪静。我们亦如此。难免有时夫妻俩人磕磕碰碰,发生冲突。每当我怒不可遏,眼前便不由自主浮现媳妇难产情景。心头一颤,旋即,偃旗息鼓,甘拜下风了。

 

 

结婚那年,省某厅刚成立,调我去工作,并为我描绘了美好前程的蓝图。我没去。我这人惰性大,恋旧。没想到十几年后,我工作的单位,一个偌大省级公司却轰然倒下。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我成为下岗大军一员。媳妇的同事老公,不是大学院长,就是研究所科学带头人。有我这样老公,让媳妇难堪。我汗颜。

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媳妇鼓励我,劝慰我,我慢慢走出心理低谷。精神振作后,民营集团向我伸出橄榄枝。

我的职务是财务总监。每每看见有的昔日的穷光蛋靠外财变成大款,眼热,不免活动心眼。曾几何时,我彷徨,徘徊。媳妇这时,谆谆告诫:钱这东西,有多就多花,有少就少花。不是你的千万不要动,平平淡淡才是真。咱们有个好家庭,有个好心情,就足以。花脏钱,喝凉酒,早晚是块病。你在国营时,堂堂正正,在民营更要清清白白。一句话,改变人的命运,我彻底打消可怕的念头。

果真,我发现每天都有好心情......工作不错,媳妇不错,女儿不错。

也许,我这一生会做出无数个错误抉择。但当初,选择与媳妇结合是无比正确。媳妇与我同甘苦,共患难,能与我同心同德将生活的小舟拼力划向幸福的彼岸。

家庭是银,媳妇是金。

丈夫是箭,妻子是弦。

【编者按】问作者好。浓浓的家庭氛围。虽然爱人不会做饭,但人品了得,对老人,对老公热心热肠。对名利淡漠。好女人不但可以温暖一个小家,也能温暖一个大家庭。为作者点赞!【万泉河编辑 水中明月】
上一篇:我跨俊马畅由黑龙江
下一篇:北美掠影5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6/23 22:52:39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散文主编:王秋平】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299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