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鉴赏
【李轻松】桃花三月(组诗)
日期:2015-05-3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轻松
点击:1690

桃花三月(组诗)

作者:李轻松

 桃花三月

无力开放的姿势太沉重了!三月,你只让我

以天空与泥土结合,以芳香与陈腐的味道

在黑夜里寻找到了眼睛。找到了桃花的血

我裸足走向你,眼里蓄满了从古至今的泪水

 

一些风在桃林中一闪而过  春天是短暂的事情

一个女人的面庞一闪而过  美是瞬间的事情

我在你古老的注视中  始终如一

为什么?深邃的烛照总是以自焚的姿态

成为生命里天罚的标志  三月  三月啊!

 

我最初绽出的微笑,像一抹雨后的波纹

一个一个起伏的时刻  我领悟了一种呻吟

呻吟中紧闭的牙齿  牙齿中凛冽的冷意

我从指尖到发稍都是疼痛的

我再也不能用甜润的歌声唱圆每个落日

再也不能在春天想到幸福  星光

火  以及一切温暖的事物

 

三月,我在桃花之上  我在春天之上

某种毁灭的意识一阵阵地袭来

让我遥见了一片火海  火海之上的云霞

我挪开双手,美是这样的触目惊心

三月三月  我颤栗的身体要乘风归去

当我以某些根须纠缠时意味着什么?

我还敢葬身于这片美的虚幻吗?

 

今夜有春雨在细细地倾诉。今夜我一直醒着

桃花是开是落我都沉默

春天是冷是暖我都沉默

             

 

每一片落叶都能回忆春天

忍受梧桐的美

二十朵血染的花

忍受生命中最辉煌的部分

 

小路从荒草中挣扎而出

挣扎出壮美  凄凉的脚

回忆的虫子伏在脚下

 

从一片落叶开始  从绚烂的一瞥

一声鸟鸣把秋天得太高

太远  眩美的果实独自坐在月下

 

一辆秋天的马车  满载着落叶

向着乌有之乡疾驰

一匹秋天的马在咴咴的鸣叫

 

秋天越来越远  兰舟摧着眼泪

断裂。抬起的手又放下

岁月的辙印在我额头倾轧不止

 

说过爱  说过花开  说过春天的事情

说过天气的冷与暖

微笑的脸瞬间成为苍白的月亮

 

我的脚陷在往昔的泥泞里

一脚门里  一脚门外

陷入一次我就永生疼痛

 

每一片落叶都能回忆春天

每一个春天都能回忆爱情

每一次爱情都能回忆消亡

             

       

悬瞳

如果我能够追想  这一次的知遇

像冬日的月儿一样薄而脆弱

像冬日的月儿一样白而易碎

那么我呼吸的风已袅袅飞散

 

这印花的被子与我的皮肤这么相称

一种恋旧的结  类似一条藤蔓

你环绕的双手一样缠紧我  并在我心的

背面  在灵瑰最阴暗的一隅

翻拣我陈年的旧物

 

这时你宽衣的声音簌簌响起

一声喘息都能使我瘫软  请望定我!

让我看看你瞳仁里闪亮的火苗

看看火苗中游移的阴影  请望定我!

这比水还清白的身体

最初怎样给你?如果你要

现在怎样给你?只要你要

 

在你墙上的壁画中看到死鱼的眼睛

一种空洞  一种悬浮的恫

无着且无落。以及被打碎的陶片

如此尖锐  流血的快感

你用身体做炭

在燃烧的火与仇视中

把女人焚毁的同时先把自己焚毁

这本身充满了意义

 

你最初的情人  最后的母亲

都必将是我。在这临时的天堂中

穿行  像穿行在你的指缝和牢房中

无法呼救。一个因爱而被囚的女兽

类似于谁?你此生再也不会遭遇

                 

浮夏

这个夏日回首不堪。我的血如此起伏

与你涂抹的屐声这么合宜

我蒙尘的眼睛浮满了冰块

 

有什么形状的陶罐举过我的头顶?

水意。即被洗濯的呼吸

在你合拢的五指间慢慢过滤

沉淀的矾粒。你絮状的浊物

它们飘散的声音已经冷却

我隐匿的手掌失去把握

这时我的身体有了一定的温度

 

从摄氏到华氏  从冰点到沸点

我缓缓烧掉的样子充满敌意

像火鸟突然跌在手心  一种烫伤

一种迫近的烧炙

 

与我嚼过的干水果一样的味道

那腐香  被你阻在夏天的里面

泥一样香烂。像我爱喝的草莓酒

 

而你终于使我闺守的阁楼不再真切了

那空中的城堡以及堡顶乌云的脚爪

使人们看我像看见囚在水中的女妖

 

这是我一生的夏天。我忍受的雨水

一滴与另一滴融合  无法抗拒

我爱的人他满心灰尘

 

在这适时的城市裙裾之外

我的羽毛孤单而躲避  我的羽毛

一种受惊的模样  一种伤害

 

原来我并不完整。我残缺的部分

空虚而寒冷。没有什么能够抓住啊

没有什么能够带回我自己

 

这个透明得易触及的夏季。我的纯金

你能够交还或啄空的内容

让我低垂双睑,是被你痛击与怜悯的姿式

 

而我之外的美丽能够贯穿始终吗?

我四季般轮回。那从不展示的流水

使你怀旧的眸子融尽更深的绝望

我已成为你最后的新娘

 

 

灰眼睛

这是我们原本的灰色。尘嚣的中心

我们对坐在阴影的背面

那扬起的尘土浮出了眼睛

 

仿佛一幅油画的记忆充满力量

那是多年以前,被我的心境阑珊

却在一盏灯火中珍存已久

在我最寥落的年代闪亮

 

在我早年的爱情中见过这一幕

那霉味  被隔年的夏天消散

一清如水。像我曾经的节日

被无形的日历翻过  一片回忆的红色

一种更深的残害

 

是什么颜色的眼睛在水罐的内部?

日子一天一天地空心

落叶的雨  凝脂般的泪水

都在我们环顾的双耳中垂下

 

我们伤感  并且知道末日将至

除了用眼睛和眼里的灰色

我们还能用什么相爱?

 

用我们残留的气息  彼此取暖

用擦破的皮肤呼吸

我们身体的空间闪出火苗

在情爱与绝望的边缘  将自身焚毁

 

液体的忧伤一阵阵划过

我们从未停止相濡。我们本是

携水而来的鱼,为什么水总在我们以远

为什么总要褪去海的衣裳?

 

在残存的河道之上

我们干涸的鳞片向八方飘散

有什么能重新灌注我们

有什么能带我们回来?

 

那左手上的金子  右手上的银子

都曾经爱过!我的内容被反复称量

一些光芒上的尘土  一些浮云

都在过眼的风中远逝

 

只有灰色!在尘嚣之上  色彩之上

在我们无法抵达的深度中

深深地闪烁并灰灭。

              

是生存  也是麻

依然是灯盏和灯盏中心的黑点

我看见我的眼睛飘过碎语的麻

 

仿佛在麻地里相爱

我们头顶的麻叶张开

万里如麻如我们纷乱的一生

 

在一条河水中细语从前

我看不清越出河面的鱼

用怎样软弱的身体自慰

 

一些波涛之上的丝绸

让我们漫游到水底

与飞翔的鱼类同在

 

我们的双手  四支微弱的火苗

很细小的样子  渴望并拢

而我  而我只能用每根手指燃烧

 

用什么熄灭?我们的血

一些陈旧金属上的锈迹

腐蚀过我们的皮肤

还有我们爱过的金子

 

谵语的麻中  我们深深地陷入

一对迷途的鸽子  一对人儿

透过雨像透过玻璃  那一幕

让我们痛苦的五指插入发间

像鸽子的头颅放在翅膀下

在细碎的黄昏中长久发呆

我们放弃过什么或者逃避过什么?

 

风依旧沿云朵吹送

有羽毛被吹落掌中

我们多年不见的落叶

正从古老的天际涌来

 

涌向我们的思绪  无法斩断

我们深谙麻的絮语

并用洗过的手打开麻果

我们的未来已漂于水上

 

仿佛在麻地里相爱

【编者按】
上一篇:【初国卿】听雨
下一篇:【闫缜尔】从《大路上》汲取正能量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73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