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21日 周六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王任叔笔下的郁达夫、郭沫若和林语堂
日期:2018-06-0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沈黎昕
点击:273

读罢王任叔的《记郁达夫》一文,很明显地感受到一点,即有了郁达夫,郭沫若和林语堂的水平就低到一丢丢。或者换句话说,郁达夫的水平之高,其他文人基本没有可比性。下面就先来看看这郁达夫和郭沫若是如何在王任叔笔下交锋的。

王任叔的《记郁达夫》发表后,郭沫若看到此文连忙写了一篇文章,叫《再谈郁达夫》。因为之前写过郁达夫,所以再写题目上加了“再谈”。郭沫若为什么反应这么强烈呢,因为王任叔的文章里有一段这样写道:是他,这郁达夫,在日本人名大字典上,地位比郭沫若还高。“郭沫若就是这样嫉妒我郁达夫的”(达夫亲自对我这么说),谁还不知道郁达夫呢,日本宪兵,文化程度极高,一定知道他,知道了而被捕,那就要给砍头了。

王任叔说这段话的本意大概是指郁达夫在日本的知名度之高。但这种字眼要一个旁观者一看就很清楚,既对郭沫若的为人产生质疑,也对郁达夫的想法感到狭隘。除此我还想提一下,所谓日本宪兵文化程度极高,据我了解很多处在高中文化水平,战争期间更是对普通农民强行征兵,说是极高有些夸大其词。

对此,郭沫若写道:我可不相信郁达夫果真说过这样的话,恐怕是王先生记错了吧?第一,所谓日本《人名大字典》,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人著的,什么书房出版的。第二,在字典上的地位的高低,我也不懂这意义……我怎么幼稚的那样可怜,会因在字典上的地位的高低而“嫉妒”达夫呢?达夫又何至于幼稚得那样可怜,要说我因为字典上的地位的高低而嫉妒他呢?……之后郭沫若主要叙述了他与郁达夫的三次龃龉,是为证明无论因和不合都同嫉妒无关。直到蒋介石解除对郭沫若的通缉,结束了流亡日本的生涯,才同郁达夫重归于好。因为为郭沫若回国而奔走的正是郁达夫。

但奇怪的是,郭沫若写于1947年的这篇《再谈郁达夫》非但没有说有这样一回事,反而还把郁达夫为他回国前后奔走的始末否定。只是说“关于我的回国,达夫虽然有着一些间接的关系,但对于直接的策动是毫不相干的。……在卢沟桥事变前两三个月光景,达夫从福州突然给我一个电报,说当局对于我将有重用,要我赶快回国。我回电请他把详细情形告诉我,但他却没有回信。事实也就阴消下去。”之后他具体写了回国的经过,郁达夫没有参与,直到回国之前给达夫拍了一通电报,达夫从福州赶去上海接他。然后提及发电报的事情,“当时我问了达夫,他打电报给我的经过,他只说是当时的福建省主席陈公洽要他打的,他也把我的回电给了陈公洽,但以后却没有下文,一切经过的详情他也不知道。”按照郭沫若的说法“事实上他只做了一番间接又间接的传达消息的工作”。

之前我阅读过王映霞的回忆录,我记得很清楚,郁达夫去日本就是为了郭沫若的回国而奔走。面对日军侵华,东三省沦陷,政府军队的不作为,广大群众群情激奋,给政府施加压力,要当局积极抗日,国民党政府便放宽了对文化人的高压。由于鲁迅去世以后,中国文坛旗帜性的人物当推郭沫若,所以国民党有了要郭沫若回国的打算。但是谁来通知他呢?他们选了郁达夫,因为这个时候郁达夫在福建省主席陈仪(陈公洽)手下做官,一方面郁达夫与郭沫若早年的情谊;一方面郁达夫在某种程度代表官方。

王映霞写道:一九三六年的冬日,南京侍从室何廉奉蒋介石之命打了一个电报给福州的陈仪。电文的大意是:请郁达夫到日本去一次,去到东京和郭沫若谈谈,要叫郭沫若回国来,可以取消对郭沫若的通缉令,同时,交给郁达夫治装费数百元。……对外则说,福建省政府委派他去采购印刷机和讲学。这次见面,郁达夫郭沫若二位创造社元老悲欣交集,多年恩怨一朝消散。他们互有赠诗,郁达夫写:

却望云仙似蒋山,澄波如梦有明弯。

逢人怕问前程驿,一水东航是马关。

郭沫若写:

十年前事今犹昨,携手相期赴首阳。

此夕重逢如梦寐,那堪国破又家亡。

1936年12月19日郁达夫自神户乘船回国,仍为郭沫若回国之事奔走。1937年5月18日郁达夫连着给郭沫若去了两封信,一封航空信,一封平信。有关郁达夫为郭沫若奔走事,有如下几段:我以奔走见效,喜不自胜,随即发出航空信一,平信一。一面并电南京,请先取消通缉,然后多汇旅费去日,俾得早日动身。……此信到日,想南京必已直接对兄有所表示,万望即日整装,先行回国一走。临行之前,并乞电示,我当去沪候你,一同往南京去走一趟。这事的经过,一言难尽,俟面谈。前月底,我曾去杭州,即与当局诸公会谈此事。……去年年底返国时,已在进行也。

由此可见,这事里郁达夫的参与过程是,接到陈仪的命令,先把当局要郭沫若回国的想法通信告知在日的郭沫若,另一方面,他在福建继续联系国民党要员为的是要蒋介石解除对郭沫若的通缉,两方都有此愿景,所以事也好成。但问题是,郭沫若认为只是蒋介石对他解除通缉后,郁达夫负责传达给他这个消息,要他速归。有关郁达夫去日与他面谈此事,他认为郁达夫只是来日本讲学的,这样的文章对比起来,任谁也觉着奇怪,更不要说当事人之一的王映霞,她是这样写的:这一件事,在郭所写的文章中从未提到,不知何故。

我联系到几点郭沫若可能会顾及的因素,一是郁达夫的死,有人认为这同当年去通知郭沫若回国有关,日本政府认为郁达夫是被派去的间谍,而郭沫若自从到日本后就一直在日本政府的监控之下,王任叔的这篇文章也有这种指向。当时日本作家佐藤春夫写了一篇文章——《亚细亚之子》,把郁达夫写成间谍,郭沫若的回国是郁达夫的策动,而事实证明郁达夫之死与此无关,但他们写这些文章的时候还不清楚。不过佐藤春夫此举有违文学艺术家之典范,反倒是有大东亚共荣之魄力。另一方面,也许郭沫若有较长远的政治打算,因为当时的政府依然是国民党执政,把曲折的经历简化为接到委员长之命立刻回国,少了文人的饶舌,多了一分军人的简洁与忠诚。当然,或许还有其他顾忌,我暂缺没有想到。

接下来再说一下王任叔笔下有关郁达夫与林语堂的交锋。说起来这两个人的关系也是要好的要命,我想除了林语堂的妻子,大概也就在郁达夫的面前当过膀爷了。二人曾经同受邀请游览江南,为的写游记促进当地旅游业。当然他们文字上的交流更加频繁,彼此惺惺相惜。可是王任叔似乎不这样认为,我来引上一段:他在华侨周刊上曾译载林语堂的《瞬息京华》。他说,那是林语堂寄了美金来向他定译的。这只能哄骗美国人的作品,在美国读书界盛大欢迎之下,林氏大概认为真的是不世之作了吧,却需达夫的文笔,在中国读者心中,去建立它金字塔的光荣。

同提到郭沫若时如出一辙,都是为了说郁达夫水平之高。话里话外流露出,郁达夫在新加坡任几家报刊的主笔,忙着写宣传抗日类的文章,还总有一些活动需要主持参加。哪有时间译这忽悠美国人的作品?林语堂就是想借用郁达夫的文笔再在国内火上一把。王任叔如果真打心里欢喜郁达夫,我也是笑了,觉得他这个人看待事物蛮可爱。但欢喜成如此偏颇,也真是无奈。因为这样的欢喜,只需稍稍一想,郁达夫也会被他带到沟里去。

关于郁达夫翻译林语堂这一作品也是充满曲折。在新加坡译《瞬息京华》时,与王映霞所生的长子郁飞在身边,那时郁飞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有的时候提醒父亲快来译《瞬息京华》,他也知道这是林语堂付过稿费的了,这译稿俨然成了一种债务。郁达夫经常为此焦虑,左右为难。因为稿费早就要他花光了,而稿子才译了很少的一部分。不想抗战胜利那年,郁达夫惨死于日本侵略者手里,这《瞬息京华》终是没有完成。后来郁飞长大成人,英文学得非常好,不幸遭坐**冤狱二十年,出狱后任某出版社编辑,父债子还,把这本书译成,终于1991年出版,亦是公认的最佳译本,可惜近几年未再版过。前些阵子在网上看到一篇哀悼性的文章,不想郁飞先生也去了。

【编者按】本文考据广泛,多以事实说话,向我们展现了王任叔笔下的郁达夫、郭沫若和林语堂,观点明确,分析周详,令人视野拓宽。感谢赐稿烟雨,期待更多精彩。【烟雨编辑:宜蓝】
上一篇:[美文][万泉河征文]读文彧《讴歌季节》悟人生恬静幽闲
下一篇:[比春晚小品有趣]接近神经病边缘的人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40607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