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鉴赏
【李轻松】李轻松短诗选
日期:2015-05-3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轻松
点击:1241

 

 

仿佛春天

 

万里良田、蔓尖、流云。万里叹息

鸟儿瞬间就飞了满天

风起于青萍,之末,之微

 

也起于美人的皱纹。隔空喊过的话

如今被折射在水上。待回到白纸黑字上

我的指尖便有了缭绕的气息

 

一只鹰俯瞰过无限河山

却看不见暗淡的角落

我的部分青春,还安然于青涩的花间

 

斜插一株艾草出门,有点闪烁

小儿女都在恋爱,古道上走着新人

那干净的齿间回荡着清风的味道

 

老牛羊还是一脸的满足

连绵的不绝芽尖,连绵的不绝春雨

使那份回眸也充满了仁厚

 

那一片溢美之荷,恰逢了这小柳蛮腰

都未负了这相宜春色。笔墨或浓或淡

那一片蛙鸣中有我高低不平的愁怨

 

我笔尖里的肥瘦,东风里的冷暖

高一声低一声的叩问,

都如初识的明眸与善睐……

                 2013/3/3

 

在这世俗的礼仪中

 

喧哗越大,内心越空。锣鼓点响了

一阵紧一阵的脚步,催的未来

向寂静春夜里的嫩芽致敬

向水的婉约与草的卑微谢罪

 

飞鸟一转身便是另一片天空

如同一河的赞誉,掌间的美言

都能抵挡蚀骨的冷与病

 

让五月之父开始巡游吧,

叶子风动,五谷矜持

给牲口们草料,给每张嘴粮食

给喝水的动物们一条溪流

 

绕着灵芝、仙鹤的遗迹歌唱

灵魂已经出游,在草木的烟愁中

重回那丰饶的肉体之中

这世俗中广大礼仪终于找到了——

 

与之契合的精神礼仪。

万物都有了抚慰自己的理由

一叶与一花的逆境,在祷告中

慢慢地与风一起,都是顺境……

                2013/3/4

 

         我欣赏

 

我欣赏那空中高于闪电的森林,

也欣赏大地上低过尘世的尘埃。

我欣赏雄狮的蹄爪之美,

也欣赏羚羊腾空的跳跃之态。

我欣赏那旷野里的孤独旅人,

也欣赏市井里的聒噪鸟声。

我欣赏一根竹子、几片枝叶的静止,

尤其是独自在月下吹笛。

我欣赏弦上的飞花与水袖,

心与手都有着遗世的孤篇。

我欣赏仙鹤的未动先飞之意

还有与百兽的物我胞与之情。

我欣赏那点睛的绝妙,

也欣赏那添足的败笔。

我欣赏历史偏听的部分,

也欣赏口口相传的野史。

我欣赏那辽阔的国土,

以及每一颗河蚌里痛苦的沙砾。

仿佛我内心里的沧海,

或大于宇宙,或小于一粟。

                    2014/2/24

       

      一只野鹤立于水边

 

只寥寥几笔,我的心境已经勾勒——

一只野鹤立于水中,纤腿,悠然,

生与死都画出了边界。

我要再配闲云一朵,貌似云鬓高挽,

状似流水无意。我握笔的手犹如焚香,

在一堆灰的余温里捧出我的火焰。

 

那有节瘤的树根上,还盘据着纠结之态

一颗物外与世外之心,只一笔带过

每一次描述都显得多余——

我只要这一河自由的意志!

河岸的寺院响起尘世的钟

催魂儿似的落日向西坠去

亡故的人带着呜咽的水声——

 

而我驮着众灵的重量

有道屏障横卧于水波之上,

似卧蚕、似虹霓,似徘徊的亡灵

请把头埋进羽翼吧,不惧落入陷阱

更不惧落入自我的坟墓……

                2014/2/28

 

          废墟……墟

 

我凭吊那一座青春的城,那废墟上的花

在漆黑的夜里,一轮歇斯底里的明月

那一些近于迷狂的飞翔与坠落!

我迷恋那虚幻的气息,飘浮在我的叹息之上

它不在俗世的闪光里,却在彼此的抵达中

那凶险的玫瑰开过,那破碎的精神四散

它无限地囚禁了我的身体,

却无限地纵容了我的精神……

 

众花的花魂已被摧残、碾碎——

那随风散落的诗句已在世外

那些微弱的抵抗,细小的呻吟

那些诗意的顺应与呼喊,

还有被毁坏的、被践踏的、被禁锢的一切!

瞬息都有了纵情绽放的可能。

废墟几乎就是我们的故园,

在衰落中、在分裂中、在怀旧中,

如同迟暮之年的臆想,或弥留之际的返照……

                   2014/3/1

 

         每次的相遇都是恩赐

 

每次的相遇都是恩赐……

一匹老马,一轮落日,以及一首长调

在群山中静默下去。那河水中深流的

是那穿过破碎长夜的我的笔

它用最柔软的诗句把世界擦洗——

让动物们的嘴唇如此湿润

让一些植物的穗子纷纷扬花

让一些觅偶的人儿在风中相遇……

 

那些初出的婴儿纤尘未染

在东风里欢笑,在西风中啼哭

都像一场无遮无拦的掩埋

那些低缓而有力的留白——

就是十万山川的遗忘

或是一寸光阴的静止

就让记取与遗忘一样多吧!

就像登台与谢幕,在繁华处转身

在辉煌时落幕,堪比绝世之唱……

                 2014/3/2

 

         飞禽飞啊!

 

能飞的动物都是有幸的。你羽毛柔顺

交颈而歌。你薄翼上长着迷人的花纹。

你鸣叫,那婉转的对于尘世的倾述

 

我游牧的天性,适应了你的迁徙

从一根羽毛开始,我感到了万物之轻!

而尖锐的蒺藜绊住了我的今生

这精美的回旋之舞,这被春天唤醒的灰烬

这天赋之诗是你回馈的美

在一切屋檐之下或云端之上

 

我要帮你做巢,哺育儿女,我有丰盈的乳汁

当然也不缺少母爱

我要把所有的幼崽都当成自己的孩子

 

我重燃起来的逆行之火

如同你替我插了双翅

所有的逆境都是顺境的外延

我在高处眺望的那一片精神美景

风暴中的困顿,正渐渐地飞越樊篱

与那些飞禽一起,飞得那么高,那么美!

                   2014/3/4

 

       春之暮野

 

春之暮野,有一片缭绕的气息

鸟鸣时心便更加幽静。通往秘所的小径

一朵花、一只菌子也有朝拜之心。

 

所有浪迹过的天涯都不是绝境

都会有水、有漫天的草、有林下之风

牵牛花沿着裂纹爬上了我的鬓边

 

一些古老的物种正濒临灭绝

我想把你们全部揽入怀中

像我爱过的,正在爱着的,整个世界

 

我与那些母性相通。一只母兽

面对猎枪时坦露了自己的胸乳

喂完最后一口奶,再从容赴死

 

世界啊!你分娩出了朝阳与血

却娩不出缺憾的人性,人性之脆

有时偶尔的崩溃就是恶念……

 

我要与一滴春雨慢慢落下,我还在人间,

与每一种生灵对视,看他们眉目清新

心地如画,我会如此地怦然心动!

 

那被遮蔽了的光芒、那莫名的笑意

被那些植物灌了浆,授过粉的身样

都是一些孕味十足的河蚌

 

如果我有幸也结了小苞蕾,

我就是一坛丰饶的蜜罐,

三辈子也用不完的今生,来世还用

 

我在春夜推开我的窗口,哦你们都在

能在就好。我会遇上每一个游魂

谁还在乎我用老迈的声音与你们通灵?

                    2014/3/5

 

         每一次的垂爱……

 

生命本来就包含在万物之中

我们模仿了你的建筑,在危崖上

孤独的艺术总是被悬于高处

另类的自由像有毒的刺,像孢子破壁

拼死的一剑是用尽了自己

纤足、彩翅、复眼,你有着花样的年华——

要在蒺藜中求生,一个入世者的修行,

总在行脚途中。花粉饰足

蜂箱合鸣,每次垂爱都是摇摆的宫殿

更是人与花的三生!

一扇柴门前的笑脸如此拘束

你刺伤了它。一颗籽粒干瘪

你充盈了它。一颗芳心里的深渊

你无力打捞的爱,请翩跹吧!

你泛爱所波及的草木

窗前的牡丹和屋后的韭菜

与泛恨一样。伏上去呻吟一会儿

到处充满了私通的气息

而那蒙了羞的清晨和花瓣

以黑洗白,以死洗生……

               2014/3/6

 

         小树林

 

黄昏的小树林就是一片阴影

万物都有喘息之声。

我的花与荆棘都带了伤

在一些枝丫中伸出新欢

能熬过这个夜晚就是来生——

我把自己腾空了三次:

第一次小乔木直起腰

第二次小灌木开满花

第三次小虫子委身于此

那些矮化的人品比矮化的树林还低

三朵花和一只小兽

都学会了踮脚、眺望,祈祷

碎步而行,仿佛笑意如灰

我指尖上的潋滟,是堆积的鬼魂

已抵达白发苍苍的彼岸

用花瓣埋藏了花,用生命埋葬了生

仿佛我爱了两次,却都是同一样事物——

                2014/3/7

             

            夕颜

 

也叫牵牛花。是夕阳的颜色

盛露,藏在角落里。

不被人赏识,悦己者远在天涯

自我是一场独角戏。在黄昏开场

单瓣。薄粉。都说戏子无情

而你是无我的。一生都是个幽暗

前夜承接鬼魂,后夜承接露水

你都断不会有呜咽之声

茶有清香,果有馨香,兰有幽香

而你有暗香。朝与夕不过一瞬间

你呈现出你的幽闭之美

深藏的那份绚烂也是淡的

便有了一年生的缠绕草本气质

终是没有落了那份俗套

一朵与一朵,牵手,平淡,紧闭

只有素颜、素心,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开着

不为江山,只为一己

                 2013/3/29

 

          纸上的......

 

这纸上的棉布,贴着皮肤的布

恋情这么轻,像布匹上的一朵花

她打开,就被自己压碎了

有一种衰败紧贴着骨肉

 

这纸上的月亮一些飘浮的棉絮

被风吹着是这样的盲目

仿佛骨子里的一团悲凉

什么也刺伤不了它

 

这纸上的鱼在纸上漫游

水是这么不容隐蔽

它被波涛的细针穿过

便被抽走了最后一根刺

 

这纸上的美人从丝绸里钻出

是她太在意自己的缺憾

一个美人在人群里刻画出自己

却在一张纸上被轻易地划破

           2003/1/20

 

           一个人

 

一个心醉神迷的人,只顾低头走路

一块石头把她绊倒

她谢过石头。一些树枝划破她的脸

她笑对树枝。一堵墙挡住她的路

她头破血流。她以此来表述她的世界

心神相通的人畅通无阻

 

一个勾摄魂魄的人,能使人遭灾

花儿谢了,香气就减轻了重量

疾病来了,一个人成为自己的两面

天使与魔女。其实善恶都是无疆的

一条河的两岸没有什么相似

                2004/2/23

 

         在山上听经

 

江山暗淡,灯火微红

北普陀山的风声时断时续

像一位苍凉的歌者且哭且歌

一些杨树、枫树和银杏树低头默听

那位翩翩美少年啊,他先于我觉悟

又先于我疑惑。他入世比我更浅

出世却比我更深。

我愿意看见他那世俗味的微笑

以及那遍体通透的淡定

一眼清泉,绕不过自身的障碍

一个妇人,更被一闪的私念所牵绊

从一个浪者的乞讨开始

我学会了喝水。从一个施者的手势开始

我到达辽阔。谁得善始

谁在跨过门槛时又得善终?

细节里的蝴蝶与莲花

大地上的悲喜交加

我的身体睡着,骨骼却醒着

等到我的骨骼睡下,我的精神又慢慢醒来

                 2006-11-17

 

 

        一只鸟,一粒米

 

百步之外,一粒米有着它的善心。

一只鸟儿伏在那儿。世界便有了一段距离

你的眼神荒废,嘴尖焦脆

鸣叫里有着对米的哀怨

越是靠近它,越是荒凉

你羽毛干净,眼神冷漠

停在百步之内。那个雪美人

一边饱享生活一边拒绝物质

仿佛精神在上,诱饵在下。

米里最大的悲悯被搁置

生死的悬疑,一场俗戏

来不得半点虚假

你起飞的翅膀被刀剪开

你想冒死一飞。而越过米几乎是种妄想

米依然在百步之外,安然,死寂。

       2007/12/12

 

         这么好

 

我的觉醒还在深处。身体潮湿

那些简单的事物学会了发光

没有被玷污的嘴唇,这么好

 

这最好的雌性动物。腹部柔软

一次持续奔跑中的停顿

那片被殖民的草原,这么好

 

我的孕育遍地开花。汁液饱满

那些授粉的后代在风中觅偶

被苹果嫁接的爱,这么好

       2007/12/21

 

      因疾病获益

 

那疾病的美带着红晕,从一个隐喻开始

她发现了苍白的底色

左手写诗,右手焚稿

仅限的表达都在轻咳声中

婉转地说出这世界的积郁

隐藏的阴影是热的,在夜里洇开

不为人知的盗汗。潮红。孤绝。

从病人到一个病人,她不可复制

三月的暗疾,十一月的梅花

都忍下了满腹的狐疑

她哀而不怨,继续她的煎熬

每天她都比疾病早醒

在前嫌里凝神。而她的旧怨在药里

久治不愈或不治而愈……

                2009-4-18

 

        表达一种

 

一座虚无主义的城,散发着废墟的光芒。

我呈现出我的颓废之美

我的褴褛之爱。所有的泛滥都是喜悦的

在清晨显出它丹珠色的屋顶

在红色的钟声之中

本能。直接。带着自然的疤痕

部分地表达自由。风吹我一个人

我的身体留着这世界的体温

被许多人取了暖。

而我继续空着,街是浅的

巷是深的。只有一把刀亮在那儿

试图在空虚中屠城

         2010-11-30

 

        百花开

 

百花开啊,一枝独大

倾向于暴力美

三千粉黛暗自失色

 

一些花囚于自己的牢里

给她们授粉,孕育一代花奴

蜜蜂们忙着采蜜,并适时抽出蜂针

 

蛰伏一下,或许是按摩术

那集体的快慰一闪

有人已倒于花丛

            2011-12-27

 

       安息地

 

死神如一阵穿堂风,稍有惬意

那只秋虫被草木怜惜

隐秘地振了一下翅。一叶菩提

在藤蔓的触角里攀爬,微痛

墓碑是空的,用尽了尘世的词

你生前与前生的片断被谁复唱?

闲云成群,野鹤一只

如同走失的悼词,寂静地飞过。

寒鸦枝上,看起来与乡亲们一样苍老

天说黑就黑下来了

我与苍生静坐、退场

求菩萨保佑死去的和尚未死去的人

为我剔除掉余生的黑暗

在我的上方,安详,带伤,在众生之中

            2012-2-9

 

       唉,老绵羊——

 

一只老绵羊突然凌空跃起

然后直腿跪在地上。接着吃草

一只小绵羊也同样是跪在地上。

接着吃奶。两个孩子站在河边

像两只小羊羔把角抵在一起

坚持了一会儿,再退后重新抵住

草木闪避一旁,也再次合扰

世界原本就在对峙之前

部分地循入巨大的抵达之中……

              2013-1-17

 

          悲悯

 

老狼吃下了羊,羊又吃下了草

草呢,吃下了什么?就像鲸吞下了鱼

鱼吞下了虾,虾又吞下了什么?

多少座山川,多少条河流

才能汇成十万里河山、十万亩玫瑰

还有十万个善意与恶念

或者是虫儿吃下了米

鸟儿吃下了虫儿

鹰吃下了鸟儿。那么鹰呢?

多少个春天,多少场风雨

才能孕出一颗星光,一座墓碑

还有一粒尘埃与一寸呼吸。

                 2013-4-6

 

        我欣赏

 

我欣赏那空中高于闪电的森林,

也欣赏大地上低过尘世的尘埃。

我欣赏雄狮的蹄爪之美,

也欣赏羚羊腾空的跳跃之态。

我欣赏那旷野里的孤独旅人,

也欣赏市井里的聒噪鸟声。

我欣赏一根竹子、几片枝叶的静止,

尤其是独自在月下吹笛。

我欣赏弦上的飞花与水袖,

心与手都有着遗世的孤篇。

我欣赏仙鹤的未动先飞之意

还有与百兽的物我胞与之情。

我欣赏那点睛的绝妙,

也欣赏那添足的败笔。

我欣赏历史偏听的部分,

也欣赏口口相传的野史。

我欣赏那辽阔的国土,

以及每一颗河蚌里痛苦的沙砾。

仿佛我内心里的沧海,

或大于宇宙,或小于一粟。

                    2014-2-24

  

【编者按】
上一篇:【双雪涛】安娜
下一篇:【李轻松】诗七首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81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