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5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一封电报:郁达夫的梅毒发作了
日期:2018-06-0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沈黎昕
点击:273

最近在写有关郁达夫的论文,查阅资料的过程中遇到了戏剧性的一幕。就是这“达夫的梅*发作了”。我早先看过一些有关郁达夫去妓馆的文字,照理说染了梅*也是这种行为的结果,读到此处心里也应是不感到意外,但我乍一看这句话还是吓得要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容我从头说起。

查资料的时候看到《中外郁达夫研究文选(上册)》的一篇名为《记郁达夫》的文章。开篇谈到郁达夫在新加坡与妻王女士离婚后,同李姓爱人的一段恋情。比较详细地描述了这位新恋人的性格与脾气。我过去在其他文章里是知道郁达夫的这段恋情的,但没看过这样详细的,所以读得很认真,对李女士有了更全面一些的了解。也就是从郁达夫同李的恋爱开始,我发现一直到文章的最后,作者王任叔着重在强调郁达夫的忠顺与卑屈。这里是对所爱女子的卑屈,到后来去日本宪兵处做翻译,为了掩护自己的身份更是卑屈。

要说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得把时间推回到郁达夫初到新加坡的时候,那年他42岁,应新加坡《星洲日报》的邀请,在海外参加抗日宣传工作。当时卢沟桥事变爆发了,全国上下一致抗日,郁达夫在这个时候选择去新加坡是要妻王映霞不解的,他们原本住在杭州的“风雨茅庐”里,照王映霞的话语,不知为什么郁达夫觉得在国内呆不下似的,非要去新加坡不可。她仔细想来,提出一个有些情绪化的理由,说郁达夫误解她出轨登报,后澄清又登报认错,搞得满城风雨,为了这段婚姻郁达夫没少给王映霞写保证书,中间还有见证人。几次三番后保证书是失灵的,这样没有诚信的人大概是没有脸面在国内呆下去了。其实这倒可说夫妻的矛盾已是闹到不可开交,王映霞晚年还持这样的看法,想来怨念很深。

后来有学者分析,说郁达夫此行有关国内的高压坏境以及他独特的自我放逐愿景,当然,还不能排除已经存在巨大裂痕的婚姻生活。除此还有郁达夫十分敏感的个性,有些事情一般人察觉到会觉得没什么,而到郁达夫的世界里可能变得十分重要。无论如何,他终于同妻与子来到新加坡,开始了崭新的工作。要王映霞未曾想的是,郁达夫刊登了《毁家诗纪》,用非常刺眼的字眼写妻出轨,与国家之难。这要王映霞不堪忍受,提出离婚。至此他们的婚姻生活走到尽头。离婚后王映霞回国,郁达夫与长子继续在新加坡。这之后他结识了英国驻派到新加坡的谍报员李筱英,有了我之前提到的一段。

在王任叔的笔下李筱英的性格强势,显出法国贵妇人般的高贵,立场上是左派,参与抗日宣传活动。1942年2月新加坡沦陷前,英国说出兵支援新加坡打击日本侵略军,可是真实的情况是立刻撤走全部英国军队,作为英国派到这里的谍报员,李筱英随同撤走。郁达夫曾同李一起工作,可他不被算在内部,只能滞留在这里。这便有了日后达夫怀念她时写下的诗行:便欲扬帆从此去,长天渺渺一征鸿。郁达夫意识到自己不能留在新加坡,因为以他的身份会被日军利用。日后他同胡愈之等几位友人撤退到苏门答腊,开始的情况很糟糕,为了掩护身份,他们开了一个小杂货铺子,卖的东西很少,因为不懂马来语,当地又都是些穷苦人,没人光顾他们的杂货,反而成了他们的笑料。之后他们西上,达夫的遭遇至此走上险峰。

途中,郁达夫同其他旅客一起在汽车上,中途休憩时遇到日本军官,他们不熟悉此地下车来问路。车上的印尼人不懂日语,内心惊慌,而郁达夫有留日十年的经历,说得一口流利的日语自然不在话下,而且据说郁达夫学的还是贵族化的日语。照理说,他应该藏得本领,尽量不暴露自己,可他正好相反,他认为与日军沟通交流可以保护自己。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问路的日军临走还同郁达夫打了军礼。可是当郁达夫回过头来,他不知这一车的印尼人已把他当做了日军派到这里的间谍了。后来郁达夫到了一个叫巴耶公务的地方,这里驻扎很多日军,他们需要大量的翻译,郁达夫就这样被命令去了宪兵部。

这时郁达夫编造了履历,化名赵廉。他常常谴责自己,认为当了汉奸,国不能回了,蒋介石会枪毙他。其实他利用翻译工作解救了好多位华侨还有印尼人的生命。胡愈之同他说,这种情况不是汉奸,这要郁达夫重燃希望。他在巴耶公务开办酒厂,是胡愈之的主意。出产了一款名为“初恋”的酒,销路很好。他常灌醉一些日本兵,与他们交好,而自己在宪兵部是滴酒不沾的。在这样的坏境下郁达夫的神经高度紧张、焦虑,很少睡眠。但是时间一久,郁达夫还是被人认出来,并因为一己私利将此事告密到日本宪兵部。这就有了题目'达夫的梅*发作‘了,其实是胡愈之发电报时用的隐语,意为郁达夫的真实身份被日军发现了。胡愈之等人立刻撤退,可郁达夫留了下来,他也许是觉得同日军的关系不会出事,更是为了掩护他们安全撤离。

果真日本军方知道郁达夫的真实身份后没有行动,只是在背后默默地调查他将近一年的时间,也许是日军证实了郁达夫不是派到这里的间谍,对他们没有构成什么威胁。后来发生的事情就像郁达夫始终坚信的那样,我们必成必胜。我们果真迎来了胜利,日本侵略者被打跑了。郁达夫无比兴奋,也许他想到终于可以回国了,终于不用在这么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最为重要的,我们胜利了,这胜利的背后似乎任何忧心的事都一同消散了一样。他同当地的华侨一起准备胜利的礼花,彩旗,任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时刻,唯独郁达夫失去了性命。一个日本宪兵队长下令秘密杀死郁达夫,因为他知道太多这些日本宪兵在苏门答腊的罪行,尤其是郁达夫的身份会给他们加罪。

其实郁达夫死后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郁达夫死亡,更多的定义为失踪。后来胡愈之等人根据自己的推测认为郁达夫是被日本宪兵杀害的,但是这种没有目击证人的说法显然不是十分具备说服力。直到日本学者铃木正夫经过近二十年的调查才终于查明了真相,并找到了当年下令杀害郁达夫的宪兵队长,他没有参与执行,听士兵来报,他们是把郁达夫活活掐死的。随着文字构想着如此惨景,我的泪似乎也要飘下来了。

最后再回到最初这个隐语:达夫的梅*发作了。我乍一读到吓了一跳,因为那一秒我想到郁达夫怎么去新加坡后身患梅*?如果不是被日本宪兵杀害,这样说来会死于梅*?下一秒我的思维跳转,意识到这是隐语。

【编者按】看作者文字,了解不曾了解的郁达夫,那样的时代,那样的经历,淬炼了那样的人格。有胸臆涌动,但又五味杂陈,言难及义。感谢赐稿烟雨,问好作者。【烟雨编辑:宜蓝】
上一篇:[每日推荐]麦子.麦客
下一篇: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8883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