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7日 周六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距离
日期:2018-05-3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吴永华
点击:526

如果你问我,世界上最远和最近的距离是什么?我会回答,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心与心的间距,其实有时候就是一个汗毛孔的直径。

现在说起来,是十年前的事了。一位前同事的女儿过生日,特地打电话邀请我参加,其实我并不是个与人热络的人,跟她在一起工作的时候,倒是时常有些专业上的沟通,而私人的交往则几乎没有,她调动工作时需要试讲,时间匆促,大概她心里也有些忐忑,就商量我能不能去她家帮帮她,记得当时我带高三,很忙,但是再怎么忙我也不可能在如此紧要关头袖手旁观,所以我就请了一天假去了,一直忙到深夜,饭都没好好吃一口,真的把我累坏了,后来她顺利通过试讲,结束了两地分居,我也欣喜于这样的结果,之后,各自的人生轨迹就悄无声息地延展着,我也就不怎么记得这回事了,林林总总那么多的事情,谁能一一记得住呢?她头一天晚上打来的电话,我来不及调课,就交代给其他同事,第二天一早,匆匆忙忙地去参加生日宴了。

到了酒店,我的第一要务自然是寻找主角了,她夫妻俩和孩子被一群人包围着,场面热热闹闹的,看见我来了,小两口都很热情,我简单跟他们打过招呼,便再自然不过地探手抱起了孩子,小家伙将两只小手架在我的肩上,与我保持着距离,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好奇地注视着我,每天被学生们盯来盯去,基本上我是不怕看的,而且我爱极了这样的眼神,乌黑幽深而又清澈通透,我敛去了眼中的一切情绪,也静静地看她,大约有一分钟,小姑娘的两只小手绕住了我的脖子,小小的身子软软地靠在我身上,这种亲昵的感觉,陌生着也温馨着,让我的心也一片柔软。我抱着小姑娘在饭店大厅里转了一周回来,孩子的表情更放松了,不过周围人却是讶异的样子,就是她的父母也是一脸的惊诧,我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旁边一人说,这也太不公平了,我们候了这么长时间,谁也没能得到小姑娘首肯抱一下,可是你这一来便这样亲密,这不是存心不给我们台阶么!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这小小女孩平时除了父母和奶奶(她的爷爷早过世了)之外,不跟任何人接近,现在却跟素未谋面的我这样毫无理由地投缘,大家自然觉着有些不一样了,其实我大致明白小孩子何以会如此,就是因为我的“不由分说”,我以前没见过她,不知道她的生活习惯,自然不会觉得她特殊,不会觉得她有异于通常的小孩子,我也就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结果自然顺理成章了;又或者,人和动物都有感知危险的本能,大概她感觉出了我是无害的。这层认知让我很是高兴,颇有些自得,总以为“一见钟情”这码子事都是文人们在编书做戏,这样看起来也可能确有其事,但换个角度一想就不大是滋味了,我竟然是这样浅白的?连一个刚刚周岁的小孩子都把我看透了?我这么多年的食盐都白吃了!不过我不是过于纠结的人,这一页很快便翻过去了——简单也是一种意境!

后来在搜狐申请了一个名为“秋也”的博客,然后就多了一份牵挂,我经常要去看看,特别喜欢看友情链接中每个名字后面的那颗小小的粉红的心,看着看着,还会不自觉地轻笑,这些精致的小东西深深地取悦了我。每次看着都有很奇妙的感觉,仿佛有一只上帝之手,将这113颗心和我的心糅合在一起,重新铸成了114颗鲜活的心,便是我中有她(他)们,她(他)们中有我了。这样一种天涯咫尺的感觉,真好!一下子多了这么多朋友,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么!

后来由于这样的或那样的原因,有好几位朋友相继离开了搜狐,只偶尔露个面,我便不时会涌上黯然的忧伤甚或尖锐的痛楚,我想,我终究还是重情谊的。再后来,我自己也曾想一走了之,但最后终是留了下来。因为文字虽然不会属于我,但我是为文字而生的,我永远抗拒不了文字对我的召唤,以文字将记忆拷贝成段落,让散散淡淡的人生画下串串或顺顺畅畅或歪歪扭扭的印痕,我都会欢喜,毕竟这个世界我曾经来过,再奢侈一点,我也会曾经爱过。而比这更重要的原因则是我无法割舍那串串粉红的心,或许我永远融入不了他们的心灵世界,但是,我是一定有他们的,这里没有隔膜,没有瞒骗,没有算计,没有硝烟,有的是纯粹的安然与坦诚,同样的,我也回之以最真切的关注和挂怀。所以,距离这东西,常常是没有多少意义的。这就比方说人与人的相处,现实中跟有些人离得很近,但关系其实却很远;跟网络上的人离得很远,却常常是无话不谈。

我从来不是个啰嗦的人,但在某些人面前会变得絮叨,这是距离的缩短,怕也是在酝酿着新的距离,这个可能的结果让我有些悚然。人总是在走过之后才能顿悟,哪怕是一些极简单的道理。

人生之路,且行且看风景,有时会回头审视自己走过的一个个或深或浅的脚印,组成了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我的步伐还算稳健开阔的,我在变更着或完善着自己,也在力持着内心的平和。有时候免不了会惊觉到自我的脆弱,感受到惊恐的抽搐,便长时间流连于北冢的声音中,听他以最纯净厚重的声韵,渲染着最深沉绵密的情绪,诸如《父意》,诸如《风落叶》,然后任由源自心底的泪珠或泪意,爬满脸孔。总会觉得声音和亲笔写出的信件是可以感受得到的暖意,可以触摸得到的温情,只是很少写信了,十几年之内总共写了六封信,实在是有够懒散的了。夜阑人静无眠之时,褪去了白昼的喧嚣,给自己留下了大片的空白,静静地抱膝而坐,审视着自己,任凭这些泪珠或泪意如马尾藻海的水草一般伸出白色的小手,悄悄地沿着身体攀缘而上,慢慢变绿,慵懒地织就一张柔韧的网,将自己严丝合缝地缠绕其中,这时的思绪虽是漫无边际的,却也是皈依了内心最本真的自己。有的时候,我还可以把一些时光承载下的零落的温暖或淡漠一点点拼凑得相对完整。

某一日突然想起,翟超的声音与北冢很像,那一刻,我不再压抑想听他唱歌的渴望,不过倒也明白,歌唱应该如同写字,需要彼时的心境,欢快的或者忧伤的,我便对他说,有机会唱歌给我听吧。他回说,有机会一定会的。我浅浅地笑了,笑了又笑,可以想见,这样子的回复大概是会在如白驹过隙的时光洪流中,轻飘飘地失落于风中的,如同浮生一般,是的,浮生如斯,而这,也便是内心的触角要延展的方向了。

世界上心与心之间的路最难走,惟其艰难,才显得理解的可贵。理解,大多的时候是需要心理换位的。以你们的眼光看我,以我的角度看你们,大抵会牵扯出许多的苦衷与难言之隐,怕也会飘浮着漫天漫地的暧昧与无法言说。偶尔会想,大多人的心中会盛放着一朵不胜凉风的娇羞的水莲花,如果我也不例外,那么我便可以坐在秋的对面,守一场执意的等待。睿智而感性的你们,能告诉我这是怎样的距离?天涯咫尺,抑或咫尺天涯?其实我们互有默契,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等待,执意地等待。那现时的我在做什么呢?看窗外夜色阑珊,想世事似水去无定;想路上千人异面,任清明混沌各游离,换言之,我在感受着时光的沙漏残留于掌中的松弛,也在感受着或隐或现、或近或远的——距离。

【编者按】距离,存在与人与人之间,人与事物之间。不刻意揣摩,以纯净的心灵对待人和事,必将迎来信任和接纳;网络虽是虚拟的,却也是屏幕两头陌生或者熟悉的人们交流的平台,文字是红线,把真诚传递把快乐分享;在岁月的长河中,沉淀自己,历练自己,用文字和音乐打开心扉,让自己和世界保持温暖祥和,安静甜美的距离,好好的生活。距离是人与人,人与事物之间最微妙最难把握的,所以我们需要慢慢积累,慢慢尝试直到拿捏准确才是。推荐共赏佳作,感谢投稿烟雨!【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美文]一样的母爱
下一篇:五月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303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