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6日 周三
【曲日光】辛弃疾与《破阵子》
日期:2018-05-2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曲日光
点击:516

今天与大家交流一下辛弃疾的诗词。

辛弃疾是我敬佩的一位爱国诗人。

记得高中学他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时,我就被“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带回那个铁蹄搏杀的古战场,产生一种奔赴前线奋勇杀敌的激情。

大家都知道辛弃疾是南宋朝廷的重要的主战派,一生都在做官,他的诗词展示的是一种慷慨激昂热血沸腾的状况,非常有影响力。

有人说他的诗很悲壮,为什么?

辛弃疾不只是词人,还是一名爱国武将,他积极主张抗金北伐。

父亲去世的早,一直是爷爷带大,从小就有收复家国的决心。他的家乡山东沦陷后,二十二岁的他组织乡亲拉起两千多人的队伍起义抗金,20年金戈铁马打击侵略者。

大家都知道南宋有主战派和主和派,主战派的代表当然是岳飞,主和派的代表是秦侩。因为秦侩的势力当道,辛弃疾很失意,这位武艺高强的勇士40岁以后只能闲居。

他的军事论文《美芹十论》,显示出对金作战非凡的战略眼光。可惜一腔热血化作东流水,只能在作品中抒发洗雪国耻、收复失地的忧愤至极情怀。

我们读过很多唯美诗词,辛词是唯美诗词中的壮美。

唐诗里最壮美的当属王昌龄的边塞诗,宋词里最壮美的应该是辛弃疾的《破阵子  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词了。

下面看这首《破阵子》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大家注意到没有?这首词的题目就叫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陈同甫就是陈亮,也是南宋时期的抗金义士,坚持抗金,终生未仕。

陈亮与辛弃疾是平生知己,所谓英雄相惜,也是一位南宋豪放派词人。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经常书信往来,诗词唱和。

《破阵子》又名《十拍子》,是唐教坊曲。《破阵子》这个词牌来自于李世民《秦王破阵乐》,据说《秦王破阵乐》《秦王破阵舞》都是李世民亲自兵历,也是为了振奋军心编排的舞乐。

《秦王破阵舞》是一部初唐真正的交响诗音乐剧,著名的歌舞大曲。为唐开国时之大型舞曲。

主要是歌颂太宗的英勇战绩,太宗亲自设计舞阵,舞时要用两千人以上,身披铠甲,手持兵器,并引军马入场,阵势尤为壮观。

奏乐起舞是 “擂大鼓,杂以龟兹之乐,声震百里,动荡山岳”。每每看到这里,太宗都会离席,忍不住要与众人共舞。那样的场面一定让人热血沸腾。

后来就有人把其中的乐段填上词演唱,开始是长调名《破阵乐》,再后来取其中更短章,名为《破阵子》,“子”就是指短小罢了。

简单说,《秦王破阵舞》是唐初著名的宫廷乐舞,《破阵子》就是截取舞曲中的一段,双调小令,六十二字,上下片皆三平韵。

所以,能够诠释《破阵子》这种音乐背后的雄心壮志,唯辛弃疾这首壮词。

看第一句: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这个看剑,不能看的太稀松太平常,辛弃疾把油灯拨亮后拿着剑细细端详。

其实辛弃疾不是一次看剑了,比如《水龙吟》: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所以他来看剑,这个吴钩,就是吴地所炼制的兵器。应该是一种刀,但后来也泛指所有的刀剑。

因为吴越之地冶炼的冷兵器在古代是最有名的。南京最早叫邺城,是冶炼兵器的地方,但后来李贺就说: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辛弃疾的把吴钩看了,挑灯看剑,仔细端详。其实体现了他是一个真正的沙场上搏杀的将军的本能。

“醉里挑灯看剑”——

诗人报国之心不能尽意,只能借酒浇愁。

任何人喝过酒,醉了以后的行为就是他本能的一面,这里一方面体现了辛弃疾上阵杀敌的豪情,也体现了他有上阵杀敌的本领和素养。

他渴望重上前线,醉了以后还不忘拨亮油灯久久地端详着自己的宝剑,希望能派上用场。

 “梦回吹角连营——

醉意中把吴钩看了,看累了可能就睡着了,恍惚中觉得天已拂晓,从睡梦里醒来的他听到号角一片,很雄壮的军营生活。

苏东坡与辛弃疾并称豪放派词人两大代表,但是“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苏东坡绝对写不出来,因为他没有带兵没有打过仗。

没有这种真实的军营生活,文人想象的沙场激情往往是隔靴骚扰,唯有辛弃疾这样真正在沙场搏杀过的男儿才能真正的领会搏击的精髓,才能把那种沙场的豪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八百里分麾下炙——把大块的烤牛肉分给部下,犒劳将士们。

这是辛弃疾回到了自己所熟悉的军营生活,没有军营生活体验的人是写不出来。

八百里--指的是一种牛,叫八百里坡。这种牛能日行八百里,非常高大、非常珍贵

这种珍贵的牛干什么呢?八百里分麾下炙,分给麾下。

“炙”就是烤肉,为什么把这么珍贵的牛给杀了烤吃?

古时候有大战之前犒赏三军的习惯,一般是吃牛肉或羊肉。猪肉不值钱。

比如春秋战国的时候,郑国有个很有名的商人叫弦高,他赶了十二头牛,要到外面去卖。

路上遇到秦军偷袭郑国,弦高一面派人回国报信,一面急中生智对侵略者说:我们的国君听说你们要来,正在加强防守,另外派我带着这十二头牛来犒赏秦军,把这十二头牛做礼物献给秦军,这是非常珍贵的礼物。

秦穆公手下的大将一听,心想完了,人家已经有准备了,正在防守我们,还派人来献牛,这仗不能打了,被迫放弃偷袭郑国的计划回转而去。

这个故事不仅反映了弦高的机智,也交代了牛在那时候的作用。

再说一个:宋国一位大将,半夜偷袭了楚军大营,劫持了楚军大将,让楚军退避三舍。后来在和郑国作战的时候信心满满,杀猪宰牛犒赏三军,但是最后分肉的时候漏掉了一个人,就是他的马车夫,也就是二号首长。

八百里分麾下炙,说的是把上等的好肉分给部下将士。

因为这个马车夫没有分到肉,心里不悦,结果第二天开帐的时候,他驾着战车冲进敌营,还没开打就成了敌对的俘虏。这就是一块牛肉引发的悲剧。

所以,八百里分麾下炙。一句话就把军营大战在即的真实生活描写出来了。

五十弦翻塞外声。

五十弦:五十根弦的乐器。词中泛指军乐合奏的各种乐器。

翻:演奏。塞外声,反映边塞征战的乐曲。

那么,酒也喝了,肉也吃过了,接下来干什么呢?

—— “沙场秋点兵

战前他检阅各路兵马,在秋风中奏着高亢激越的边塞战歌以助兴壮威。

一个秋天的早晨沙场上点兵时的壮美盛大场面,这是词的上片。

一般来讲,宋词的下片第一句是过片,过片是承上启下的作用。也就是上下片语意语境各不相同,比如李后主的《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上片写对亡国俘虏前宫廷惬意生活的回首。下片写亡国俘虏后的愁苦不堪的情境。

辛弃疾的《破阵子》: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而辛弃疾敢于创新,突破原有的格局,他的过片,没有改变上片的语境,而是接着上片往下继续写壮烈的战斗场景: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因为辛弃疾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和战士,他写这首破阵子,不是为了文学创作,而是借比表达报效家国的心情。

马作的卢飞快--这是接着沙场秋点兵说的。

“的卢”,骏马名,三国里“的卢马”使刘备脱险,被传诵为义马救主。后来一般以“的卢马”形容快马。

这里有一个大家熟知的典故:

在平定江夏之乱的时候,刘备的大将赵云夺了张武的一匹骏马,并将其献给刘备。为了取悦刘表,刘备将这匹马转献给刘表,不料刘表的部下蒯良说这匹马虽然浑身雪白,美丽极了,但眼下有泪槽,额上有白点,叫“的卢”一定会妨主,是典型的凶马,刘表听了老大不高兴,就退给了刘备。

刘备认为这马可以做他的坐骑,谋士伊籍劝刘备说:“人说此马妨主,您怎么能骑呢?”刘备说:“死生有命,与马何干!”

从此“的卢”马成为刘备的终身坐骑,为刘备服务,直到刘备去世。

说到的“的卢”救主,故事就更为精彩了!在得到“的卢”马之后,刘备因为参与刘表立嗣之事,主张立长子刘琦,结果遭到刘琦的继母蔡氏的嫉恨,蔡氏的舅舅蔡瑁设下一计,想杀害刘备。

刘备只好骑上“的卢”马奔逃,不料前面竟然是悬崖!悬崖下面是滚滚奔流的檀溪,眼看蔡瑁的军队就要追上来了,刘备在着急之中,对“的卢”马的屁股猛抽三鞭,大喊一声:“的卢、的卢,今日妨吾!”

结果,“的卢”马长啸一声,一跃而起,竟然稳稳当当的跳上了檀溪的对岸,脱离了险境。

这是我们在三国演义电视剧里看到的镜头。

马作的卢飞快--将士们骑着的战马像的卢一样,跑得飞快。

弓如霹雳弦惊--战马上的将士们拉开弓箭像惊雷一样,万箭齐发震耳离弦。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他和将士们战胜了敌人,完成君王统一国家的大业,赢得天下身前死后的英名。

这是写想象中的军营生活,练兵、杀敌的场景与气氛,痛快淋漓,雄壮无比。

也是作者梦寐以求的收复中原的宏大抱负,但是结果却令人伤感——

可怜白发生--

这是作者从心底里发出的悲叹,可惜已成了白发人! 好像这样杀敌报国的机会不多了。这一转折,使上面所写的愿望全部成为幻想。

点出那一切都是徒然的梦想,事实是白发无情,壮志成空,犹如一瓢冰水泼在猛火上,令人不由得惊栗震动。

  这首壮词,前面九句是金戈铁马的沙场辉煌,但最后一句使全词的感情发生了转折,使词成为悲壮而不是雄壮。

这个矛盾,是理想在现实生活中的幻灭。这是辛弃疾一生政治身世的悲愤,也同样是陈亮的悲愤。

辛弃疾被称为宋词豪放派的宗师。在这首词中表现的艺术风格有两方面:

一是内容感情的雄壮,它的声调、色彩与婉约派的作品完全不同。

二是他这首词结构布局的奇变。一般词分片的作法,大抵是上下片分别写景和抒情,这个词调依谱式应在“沙场秋点兵”句分片。

而这首词却把两片内容紧密连在一起,过变不变(过变是第二片的开头)。依它的文义看,这首词的前九句为一意,末了“可怜白发生”一句另为一意。全首词到末了才来一个大转折,并且一转折即结束,文笔很是矫健有力。

这样的结构不但宋词中少有,在古代诗文中也很少见。

这种艺术手法也正表现了辛词的豪放风格和他的独创精神。但是辛弃疾运用这样的艺术手法,不是故意卖弄技巧、追求新奇,这种表达手法正密切结合他的生活感情、政治遭遇。

由于他的恢复大志难以实现,心头百感喷薄而出,便自然打破了形式上的常规,这决不是一般只讲究文学形式的作家所能做到的。

冲天的豪气和深厚的文化底气,合力铸造著名的爱国诗人辛弃疾。 

诗人做梦都想着驰骋沙场: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编者按】【网站安检助理:孟新龙】
上一篇:【曲日光】辛弃疾与丑奴儿
下一篇:【郭帅】排座次视野下的梁山三对夫妻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9410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