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0日 周六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自行车与电影片
日期:2018-05-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史庆有
点击:520

说起自行车与电影片,感觉风马牛不相及。回想一下,还真有一段故事。

父亲不识字,却非常尊重读书人。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当老师来我们屯家访,作为生产队长的父亲不论怎么忙,只要知道了,就一定陪着;在父亲眼里,老师就是圣人,更应该重视。到饭时一定得安排用餐,绝对不会让老师饿肚子。

当时,我们生产队有60多户人家。已经好几年没有初中毕业生了,我是我们屯“**”后第一位初中毕业生。同年我们一起上初中的10多人,都因离学校远,交通不便,加之当时高校停止招生,没有高考就更没有吸引力,读多少书也得回家种地。同学们都没有上学的决心及信心,逐渐都失学了。我父亲可不那样认为:不管能不能升高中,上大学,但读书能长知识。不论花多少钱,只要有学校上课就绝不让我辍学,最少读书能比参加劳动养身板。在爸爸的教导下,我一直坚持读书。现在想想,我有一位远见卓识的父亲很让我骄傲。说真的,我那时候读书也真的不容易。

学校离我家20华里。没有寄宿条件,每天要靠两条腿走一个往返。夏天天长还好说,早一会晚一会到家都没关系,冬天可不行,上学、放学,两头都看不见太阳。每天都是贪黑走20多里山路,在当时练就了我敢走夜路的胆儿。那是青春年少,好动的年龄,在学校每天除了上课之外,其它时间没有老实时候。晚上回到家真累。有时候来不及吃晚饭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爷爷就会喊我:——天亮了,起来做饭,吃完饭上学去吧。因为没有钟表,只凭感觉,真的难为爷爷了。没有月亮的夜晚多数看窗户亮了还比较准,不会有多大出入,怕的是没有月亮的夜晚,常常爷爷一睁眼睛看见窗户亮了,赶紧喊我起床做饭。说真话,当听到外边北风呼啸,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我真的不愿意起来,有时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妈妈,如果妈妈活着,怎么也不会让我起早做饭……可是,不论怎样不情愿,我的理智会战胜对妈妈的思念而起床。有时候到外边看看,启明星还没出来,知道是早了,也只好硬挺着将饭做好,放在锅里热着。等天亮了再吃,常常是不脱衣服钻被窝睡个回笼觉。当天亮的时,锅里的饭已经凉了,真不知道是几点做的早饭。

我上初二的时候,爸爸看我真的太累,托城里的一位亲戚用秋后给100斤粮食的筹码,给我赊了一台除了铃儿不响其他哪儿都响的自行车。现在想想那位赊给我自行车的主,在车子上真的做了手脚,好多地方都是临时修补的,用的多是替代品:大梁是焊接的,用花布包着,说好看。飞轮里应该有200粒小钢珠,其实一个也没有,是小段的车条;千斤丝是用气门芯胶条代替。我没用几天,所有的毛病都显现出来了,没有办法,送到了当时我们公社最大的“联合厂”找到在那里当头的一位远房亲属,走了后门,用了一周的时间,添了21元钱的零件修好了。当时我家困难,拿不出修车的钱,让我打个欠条,告诉我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那时候的21元钱可不是少数,联合厂的工人每月才开28元。当我上班第一次开支去联合厂还钱时,厂领导非常高兴,说了一句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话:孩子,你大学毕业,已经成为了社会有用的人,你能想着这笔帐,没忘恩,我们知足了。那笔帐我们早就处理了。你好好工作我们就高兴了!叔叔的话让我的心火辣辣的。我记了一辈子。

细细想想那台自行车别看破旧,在我家可给我们哥仨出了力。我读完初中,二弟,三弟接着用,有趣的是二弟上十年,三弟上九年,他俩一个学校,二弟是三弟的驾驶员兼保镖。破旧的自行车经常耍脾气,我们哥仨都练就了一手过硬的自行车修理技艺。

那台自行车可真的是我家的功臣。别看是赊的,我们家也算是我们屯最早有“四大件”之一的家庭了。

我们屯距离公共汽车站12华里,在周日的时候我曾多次去车站为乡亲们接客人。那个年代交通不便利,一天就一两趟公共汽车,不用打牌子也会接到要接的人。本地人下车头也不回就走;外地人来过的也不会长时间辨别方向,看一下也会不紧不慢地走了;只有第一次来的客人,下车往往搞不清东南西北,在仔细琢磨,一问就知道了。

那年头我的自行车别看破,周日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青年点20多位青年,每周都有回家的,我的自行车几乎是公家的。只要是闲着,不用打招呼,推过来骑着就走,当我们发现车子没了,到青年点一问,有人回家,就知道被人骑走了。在这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骑我家车子的人要将车子放在车站的一老乡家,第二天我们上学走到车站骑车子。车站的那位老乡已经认识我家的车子,青年放到那儿的,别人想骑也不给。因为他知道第二天我们上学要用。

我初中毕业那年,由于我家有自行车,队长给我安排了一个好活,每当生产队放映电影,我骑自行车负责为电影队跑片,现在想想,那可是一个又苦又累又危险的活。

在那个年代,看电影是人们生活中最高的艺术享受,但由于国家不富有,也是为了充分利用拷贝的利用率,常常是一个晚上几个场地循环放映。甲生产队先放,放完一本跑片人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乙场地,乙场地放完再送丙场地,有时候一部片子一个晚上要放映5场。虽然都是就近就地,当到最后一个场地的时候,一晚上已经跑了几十里路了。我的老家是山区,夜里跑几十里路,不知道要翻多少山,过多少岭,特别黑的夜晚还好说,有一把手电,黑夜中手电犹如一轮小太阳,能将眼前的路照清楚,只要是注意向前看,顺着自己的路走,正常是没什么问题的。就怕月黑头子夜晚,手电筒电量不足,忽明忽暗,稍微一看远处,朦朦胧胧,给人的感觉到处有东西在动,会让人感觉置身于一个动的世界中,这时候胆子再大的人也会感到毛骨悚然。

一个月黑头子的夜晚,在一个漫长的山路中我与两个动物遭遇过,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山路两边树高林密,夏日的中午走在这条路上,再毒的太阳也晒不到人。那天快半夜了,我骑自行车走到山谷的最低点的小河时,河水不深,为了安全我还是下了车子看看水情,当我用手电向对岸一照时,我看到了四个蓝光,分明是两只动物的眼睛,我的头一下子胀了起来,难道是狼?我的汗就下来了。自古华山一条路,我走到了死胡同了。听老人们讲,路上遇到狼,一定不能往回跑,一往回跑,狼很快就会追上,从后边抱着脖子,不用咬,一会就勒没气了。当时我虽然害怕,但神智非常清晰。用现在电视剧《亮剑》的话说:两军相逢勇者胜。我想起:狼怕猫腰狗怕蹲。狼还怕火。我将我的手电关了一下,用我的红背心包上,再打开,一道红光,两只动物面对红光,“嗷”的一声钻入树林中,我骑上自行车,不管是水还是泥,一阵猛蹬,足足跑了有二里路,用手电往回照了一下,没发现那可怕的蓝光。当我回到村子的时候,因出汗过多已经是一个水人了。

第二天早上有人说:邻屯生产队羊圈进狼了,咬死了17只羊。我听过感觉后背在冒凉风。

当我同队长说了昨晚遭遇动物,可能是狼的经过后,都为我捏了一把汗,后怕。从那以后,再取影片都两人,还将生产队民兵站岗用的半自动步枪给我们带上,也许是有枪的缘故,以后再也没看见那可怕的蓝光。

辛勤的劳动必将换来丰收的成果,业余时间以书为伴的我终于进了大学校门,与我的自行车说再见了。如今,我早已有了自己的轿车,可还是会常常想起我的自行车,每每都感觉非常亲切:我的老伙计,你陪我走过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

【编者按】从字里行间就看出了您的知识渊博,您熬过了最苦的时候,苦尽甘来,再回首往事却都是感激和感慨,可能年代不同,确实没办法亲身体会那时的生活,只能从文中了解一二,有些事情却总是不尽相同,只会一代比一代幸福,敬您,有情有义,赊账那一段故事让人感动,是恩必报,青春年少,正是吃苦磨炼的时候,有一股冲劲儿,虽然我体会到的不多,但我也有过和您文中一样的感受,因为我正处在您回忆的这个时候。拜读佳作,问好老师。烟雨因您而精彩。【烟雨编辑:讨好】
上一篇:阿弥陀佛么么哒
下一篇:心底的阳光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6/14 12:26:53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散文主编:王秋平】
    2018/6/15 8:46:32
谢谢教师的关注,谢谢评委,开心快乐每一天从我的问候开始!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0960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