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1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追纱巾的孩子
日期:2018-05-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吴永华
点击:565

几年前有朋友推荐我看一本书——旅美阿富汗作家卡勒德﹒胡塞尼的《追风筝的人》,我答应了,却一直没有付诸行动。原因之一,说来惭愧,我有些小性子,对于外国作品中那时常出现的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写之类的长句,我看得很不习惯,我喜欢中文的语言习惯,整句散句相结合,错落有致,富于变化,灵动而有韵致,还有那些一串一串的名字也始终让我觉得很无力,相形之下看的就比较少了,除了那些情节、文笔皆为上佳的扛鼎之作。原因之二,非关矫情,实在是我太忙了。人生就是这样,我们选择了一种生活,相应的就得舍弃另外一些哪怕是融于骨血的爱好,忙碌得久了,我也就没有时间安安静静地停下来好好品读一本书,大多是为了缓解暂时的因忙碌而产生的躁动,看一些无需耗费脑细胞细细品鉴的文字,例如穿越、玄幻之类的小说,虽然有时也会因为有些共鸣而为小说中人物的遭遇掬一捧同情的泪,或者发会心的一笑,但那种感觉较之于真正的心灵上的悸动,就如同南国的冬相较于北方的冬,冷则冷矣,但程度不深,境界也不够。

这个暑假,忙碌更甚,加之一直以来的一些压力,我猛然发觉我整个人落于下乘,不复以前那个从容豁达的我了,认识到这一点,我便不能再以各种理由来纵容自己思维上的坐吃山空,所以,忙碌之余,我翻开了《追风筝的人》,然后,欲罢不能,一鼓作气看完了。毋庸置疑,这部小说让我震撼,太震撼。久违了那种因文字而震撼的感觉,整个人仿佛涅槃而出。

这是一个残忍而美丽的故事,关于人性的背叛与救赎。作者的笔触细腻而真实,没有无病呻吟,没有过分虚拟,以近乎真实的故事洗涤读者的心灵,就那么缓慢沉静地娓娓道来,展现阿富汗人和阿富汗文化中的悲悯情怀,哈桑的那句感动了千千万万人的忠诚表白“为你,千千万万遍”,则是深度体现了人性中的大善,勤劳勇敢,忠诚正直,是的,生命离不开恩典,所以凸显了感恩的必要,同时,并非每一种背离甚或背叛都是十恶不赦的,所以昭示了救赎的魅力。

对于这部杰作,我不能赘言评点,会有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之嫌,再者,毕竟有些感悟可意会而不可言传,适合在心底盘旋,说出来则会词不达意,还会觉得无所遁形。即便如此,它带给我的触动还是不可避免地让我回忆起了小时候的一次追纱巾的经历。

那天,那风,那天蓝色的纱巾。

大约七八岁的时候,街上兴起纱巾热,那些纱巾质地轻薄,透明柔软,样式有点单调,但胜在颜色繁多,衬得女孩娇俏的脸蛋儿越发的靓丽,只是那是家境较好的少女的专利,像我这种没长开的小毛丫头只有羡慕的份儿。女孩天生都是爱美的,每每在街上看到认识与不认识的姐姐们系着各种颜色的纱巾,我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但却不敢跟父母要,有回我生病了,高烧好几天,父母都打算送我去住院了,后来虽然退了烧,但看上去恹恹的,小时候每次生病,妈妈都会满足我一个要求,算作安慰,以往都是要好吃的,比如罐头、月饼、糖果之类的,那次我犹豫了好一会儿,告诉妈妈我不要吃的,我想要一条纱巾。我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觉得妈妈不会同意我的要求,我家的家教很严,妈妈最是反感女孩子讲究穿戴,但是我忽略不了心中的渴望,所以还是硬着头皮说出来了,果然,我看到妈妈迟疑了,妈妈在家里一向是说一不二的,妈妈的表情告诉我,我的希望基本上是落空了,我不敢有不满,更不敢有怨言,可又控制不住心情的滑落,一落千丈,沉到谷底。爸爸大概是不忍看我失落沮丧的样子,将妈妈拉到外屋,低声为我求情,我听不清爸爸妈妈具体说了什么,他俩磨叽了好一会儿,然后妈妈到柜子里拿了钱,一言不发,也面无表情,一径拉着我往外走,我知道这事儿成了,一下子便觉得身子轻飘飘地仿佛长出了翅膀,我怎么也按捺不住笑意,但又不敢得意地笑出来,因为我知道妈妈是不情愿的,我就那么嘴巴一瘪一瘪的带着又想笑又不敢笑的白痴表情紧紧尾随着妈妈去了供销社,一路上还不断地看妈妈的脸,就怕她半路反悔不给我买了。

站在柜台前,看着售货员阿姨拿出来好几条各种颜色的纱巾一一摆放好,让我选择,我的心才算落到了实处,我才真的确信马上就会有一条纱巾属于我了,因为太激动,我看看这条,摸摸那条,好一会儿也没确定要哪一条,分明是眼花缭乱到难以取舍了,阿姨看我拿不定主意,就给我推荐诸如红色,粉色,黄色之类的小女孩通常喜欢的艳丽的颜色,可是都不合我意,那个阿姨着实有些当老师的天分,还会循循善诱,问我平时喜欢什么颜色,我说我喜欢天的颜色,然后阿姨从柜台里拿出来一条天蓝色的纱巾,我一看,眼睛都直了,一把抢过来,再不放手,妈妈不愿意了,说这个颜色不新鲜,适合岁数大的人。我不敢跟妈妈顶嘴,但是又爱极了那条纱巾,就那么沉默着不肯妥协,看我和妈妈僵持,同村的人劝妈妈,左右是给孩子买的,就随孩子的意思吧,你家老闺女脸儿白,这蓝色也挺好看的。后来妈妈同意了,我便捧着纱巾雄赳赳地当先走出供销社大门。在我的历史上,这是我第一次当家做主。

那以后连续好多天,除了睡觉,那条纱巾几乎就没有离开过我,每次看到那蓝色的一抹在胸前飘来飘去,我就开心得要飞起来。然后在那个春天的中午,我妈做饭晚了,连文和文士在我家门口喊我上学的时候,我还没吃饭,我打算不吃了跟他们走,妈妈说那可不行,不吃饭一个下午怎么受得了,就打发他俩先去学校了。我吃了饭往学校去的时候,已经不早了,进了学校大门,往高处的教室走,有风撩起了纱巾,遮了脸,我抬脸躲了一下,就看到了瓦蓝瓦蓝的天色,跟我的纱巾一样的纯净的蓝,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就解下了纱巾,两手扯着扬到头顶上方,就着稀稀疏疏的孔隙看天蓝,现在想起来就跟莫言的《透明的红萝卜》里的顶着大脑袋的黑孩一般,为了找到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翻出一圈金色光芒的红萝卜,趴在别人的菜地里,膝行一步,拔两个萝卜。举起来在阳光下看看,失望了,扔掉。又膝行一步,拔,举,看,扔……颇有些魔幻现实主义色彩。

我边走边看,纱巾随着风的方向飘向教室的后面,那里是一大片耕地,田垄已经整理好了,还没有播种,不提防之下,我被绊了一个趔趄,反射性地为维持身体平衡就松了手,几乎转瞬之间,我的纱巾就被风携带着升上天空,不疾不徐地飞飞扬扬,那蓝色与天空融为一体,空明极了,漂亮极了,怔忪一下,我立马反应过来,我的纱巾脱手了,那是很严重的事情。纱巾一路飘向北,我便顺着那个方向拔腿追去,那天的风时大时小,但就是没有停歇的意思,纱巾随风起伏,飘忽不定,我也就瞪大眼睛仰头循着那个方向,磕磕绊绊地不停地追逐着,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也感觉不到累,只知道我不能停下来,否则纱巾就没了,所以即便两腿绵软,我也还是机械地向前,向前,好几次都跑不动了,但都凭着一股子意念硬撑着,毕竟我不能与风并驾齐驱,后来,我便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心脏一阵阵抽痛,但也舍不得放弃。

又一阵大风掠过,纱巾向更高的天空扬去,我一着急,脚下没踩稳,脸朝下扑倒在地,顾不得吐出呛进嘴里的泥,急忙爬起来抬头看去,纱巾已经变成小小的一块儿,显而易见离我越来越远,刹那间我不知所措,只下意识地抬手伸向纱巾飞走的方向,泪流满面,连哭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默默地疯狂地流泪,当时心空空的感觉现在想起来还会觉得眼眶潮湿,那是一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喜欢的想要永远留住的东西渐行渐远,怎么留也留不住,觉得自己像个没人要的孩子一般的乏力感,那更是一种从心底里泛出来的深得不能再深的绝望,我一边哭,一边望着纱巾,脚下还在小步小步地执着地朝着那个方向走着,恍惚之间,我觉得纱巾在天空中好像停滞了一下,我以为自己眼花了,定睛一看,原来是风小了,小到几乎没有,失去了风的支撑,轻而薄的纱巾就斜斜地向着前方一路低飞,我又惊又喜,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手忙脚乱地跑过去,我担心风再起,没等纱巾落到实地,便一下子扑过去,将它压在身下,然后挪动身子,将纱巾攥在手里,眼泪又汹涌而出,这回是失而复得的极度狂喜,是那种以自己诚挚的心意,倾尽最大努力,终于重新拥有了向往之物的心满意足,完全顾不上为了追回这条纱巾脏得像只泥猴子,累得几近虚脱。回忆往事,果真是苦心人,天不负,上天终究是没有辜负我的执着,选择成全了我的绝不放弃。

我觉得,经历,尤其是那些刻骨铭心的经历,往往会影响人的心态以及对问题的决断,那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从那以后,每当遇到困难坎坷,我就不由自主地会想起那次追赶纱巾的经历,然后告诉自己,对于向往的目标,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失败;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放弃。即便明明知道倾尽全力,也无法逆转局势,也需竭尽所能,全力以赴,不为结局是否圆满,只为给自己一个交代,只为让自己无怨无悔。

人生路上,人人都在走走、停停、看看、想想,然后继续前行,如此这般,周而复始。在我看来,我们这般奔波忙碌、这般斟酌损益,不外乎想要穷尽一生,寻找我们不经意遗失的本心,寻找我们最初失去的那个人。有些事情,结局无法预测,或者无法左右,但是至少我们可以做到不刻意也不放弃,拿得起也放得下。这样,在物欲横流、多数人都汲汲于谋求立竿见影的效益的世界里,我们可以自成一统,独自悠然,心灵静极而定,瞬间便是永恒。尽管生命充满苦痛与辛酸,但不知你发现没有,只要你有勇气鉴赏每一段苦痛与辛酸的情节,你都会看到那里面透射出来的带给你无限希望的缕缕阳光。

愿,每个人都能心平气和地对自己说:

生活中的有些物事,有,很好;没有,阳光依旧灿烂。

愿,每个人都能由衷而诚挚地对你的理想说:

为你,千千万万遍。

【编者按】克服惰性,打破惯性,用珍爱之情对待身边的每一件小事和每个难题。有些感想和悟出的道理可以平铺的讲述出来,而有些微妙的,触及灵魂的,诸如《放风筝的人》,诸如《蓝色的纱巾》,在得与失之间,在追逐与放弃之间,人性选择了坚持,选择了执着坚持,赢得想要的生活和精彩的人生,这就是沧海之心,雄峰之肚,处事之道。推荐欣赏精美的作品,感谢赐稿烟雨,期待佳作连连!【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唯你,独占心扉
下一篇:找一找那只“看不见的手”(节选)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6/14 12:27:36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散文主编:王秋平】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1678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