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6月19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女子当如兰
日期:2018-05-2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素心
点击:266

梅、兰、竹、菊,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被誉为“四君子”,“君子”一词多为儒雅翩翩、淡泊名利、洁身自好、品格高尚之意。而无论是梅的傲雪独立,还是兰的幽香素雅,或者是竹的虚心劲节,亦或是菊的耐寒隐逸,无一不是君子的美德,无一不是君子的节操。而宋人王贵学却独爱兰之高品曰:“挺挺花卉中,竹有节而啬花,梅有花而啬叶,松有叶而啬香,唯兰独并有之。”此不无其匠心独运之笔触,但也足可见兰之与众各别处。

兰花富含形、香、神、韵四绝,其叶清幽柔韧,潇洒骨秀。立叶的傲然兀立,凛然遒劲,气势贯穿绐终,有一种生命无可冲击的力量,如君子之立于世,势必抱“生当做人杰”之气魄。斜叶的参差错落,如国画的布局,疏而不露,密而不荒,形态柔而不媚,茂盛迷离,如君子之性情,飘逸如仙,纯粹执著。宽叶的质地如革,碧中含墨,浓郁厚重,充满了宽宏刚劲的襟怀,像君子之理于事,豪爽豁达,卓尔不群。细叶的葳蕤清雅,草姿柔韧,像溪流一样温婉细腻,如君子之功于书,认真而沉稳,风度绰约,文质堪怜。

兰花之香集众香之长,清幽独特,清雅怡人,清香远溢。一贵清而不浊,无脂粉之气,无刺鼻之弊,淡中品至味。二贵幽而不冽,初闻似有还无,细品似远忽近,使人留恋不已,玩味无穷;三贵远而尽达,即便在空旷的野外,其香也可在林满林,在谷满谷,香彻悠远。因此古称“香祖”,“王者香”,“天下第一香”,宋人黄庭坚说:“兰之香盖一国,则曰‘国香’!”。

中国人爱兰自古就有之,从河姆渡出土的七千多年前的彩陶雕刻残片上我们便可以看出,无论是三叶兰还是五叶兰,或者漆绘的盆栽兰花图案,都可以说明,我国的祖先在上古时期就已经拥有了养兰赏兰敬兰的习俗。又有名曰:山兰、幽兰、芝兰、兰草、空谷佳人、花中君子等等,如此之多的爱称,无不传达了世人爱兰的心境与情怀。

自魏晋以来,中国官衔就有“九品”之等级,每品再分正、从二级,共有九品十八级。于是,古人们便将兰也分为九品十八级,所谓九品,杜筱舫在《艺兰四议》中规定为:“梅瓣素第一,水仙素第二,荷花素第三,梅瓣第四,仙瓣第五,茶瓣第六,团瓣第七,超瓣素第八,柳叶素第九。”将每一品也分为正、从二级,合成“九品十八级”。以全花一色,无杂色,无斑点的素心兰为上品,自古以来,上至士大夫,下至平民百姓,无不对其怀着敬意和尊崇,可见其在中国人心中的地位和价值。

《易经》中有“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之说。《礼记》中有“诸候执薰,大夫执兰。”的记载,说明在三千多年前,兰花就被奉为是一种高贵的礼仪用品。儒家先师孔子也将兰称为“王者之香”,还曾说:“芝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并有训戒传于世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俱化矣!”于是,兰花便从此被儒家传承为一种高尚思想道德的载体,“为草当做兰,为木当做松。兰幽香风定,松寒不改容。”,成为众多文人墨客笔端画心,诗词歌赋,各种文学体裁中的重要元素,文人与兰结下了不解之缘。

诗仙李白写有“幽兰香风远,蕙草流芳根。”的佳句。南宋赵孟坚首创以水墨画兰花,笔墨劲挺隽永,幽韵清雅,其作《春兰图》,现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是现存世最早的兰花国画。宋末元初画家、诗人郑思肖画露根兰花驰名,幽兰露根无土,借以托寄“国土”沦失,亡国之痛。清代李鸿瑞把文人墨客吟咏兰花的诗词编成《素兰唱和集》,其中有“建谷奇芳胜岭茶,素心人惜素心花。”之佳句,表达了对建兰的钟爱与独情。“携兰长征”的朱德总司令,一生爱兰,曾做诗颂兰:“幽兰吐芳乔林下,仍自盘根众草旁。纵是无人见欣赏,依然得地自含芳。”文人墨客清高超凡,自古喜爱用幽谷静地,圣洁脱俗之兰以自喻,抒发了其抱芳自节,不屈不移,淡薄无为的高风亮节。

兰有“君子之花”,“空谷佳人”的雅喻,中国兰与外国兰的色彩艳丽,缤纷妩媚不同,具有一种“天然去雕饰”的素雅,与“却嫌脂粉污颜色”的高贵情操。也正如中国的女子,温婉谦和,从容含蓄,将妆容美、内涵美、品性美、神韵美结合于一身,宁静处但见幽韵飘然,娴静中唯觉暗香隐约。

女人如花,或娇艳,或妩媚,或清纯,或高洁,或华贵,或……世上有多少种花,人间就有多少种女人,而世上若没有女人,就仿佛人间无花一样孤清,寂寞,了无生趣。

女子当若兰,少年之时如兰花初长,春兰乍放,花朵娇嫩,香气浓郁醇正,远溢持久。“兰为王者香,芳馥清风里。从来岩穴姿,不竞繁华美。”此时之女子自当培养一份宁静清雅的心境,于父母前乖巧伶俐,当知父母养育之不易,培育之辛苦,生活之艰难,百行孝当先,欲从善如流,首当从孝为任。于师长前谦恭谨慎,虚心请教,仔细听从,不知不为错,无知视为过,深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不可目中无人,浅薄虚妄。尊重老人,怜爱弱小,团结集体,友爱他人,常怀爱人之心,善意之情,让心灵沉静而纯真。勤于功书,少而立志,多与良朋谈论,少与闲人攀比,不该有世俗之心,常怀感恩之态度,当知世事之烦恼,此为兰之无人自芳,素雅纯洁之性情。

女子当若兰,青年之时如兰花含蕊,碧丛捧蕾,又如夏兰新开,叶绿花繁,碧绿清秀,香气袭人。“两峰夹兰竹,幽香在空谷。何必世人知,相知有樵牧。”此时之女子正自妙龄,芳华无限,自当勤勉于修身之道,尽心学习处事为人,严于律己,宽以律人,不要将自己的喜好强加与人,将心比心,以德抱怨才能让自己的思想境界得以升华。平等相待,莫因富贵而忘本,莫因贫困而失节,眼中无富贫,心内有高低,物质所带来的只有浮澡,思想的充实才可以使自己变得温婉迷人。送人鲜花,手留余香,学会微笑,让自己拥有一颗快乐和宽容的心灵,勇敢地面对新的事物,新的环境,新的目标,新的挑战……不为困难所屈服,不为顺达而轻浅,此为兰之葳蕤茂盛,柔韧不骄,荣而不媚之品格。

女子当若兰,中年之时如兰花繁盛,清香浓美,也如秋兰初绽,幽雅沉静,不畏寒暑。“尘世多争经纬事,山中只爱鹭莺啼。玉丛犹似佳人指,淡守芳心远俗泥。”此时之女人,渐入不惑渐知天命,许多尘缘往事对于此时来说都如浮云掠影,再也荡不起心湖的波澜了,不是年龄增长了就没有了激情,而是懂得了淡定与从容。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不要让自己被岁月折磨成口无遮拦的黄脸婆,浪费宝贵的时光去评论别人的功过与是非,不如将时间留给自己,多学习一些从前没有时间和精力学习的东西,积蓄精神财富。学会修炼优雅,因为容颜很容易随年华流逝而凋零,再多的化妆品也挡不住,可是优雅却能如兰花的香气一般会随着铅华洗尽而变得格外幽远,芬芳,此为兰之虚怀若谷,荣辱不惊,清静无为之情操。

女子当若兰,老年之时如兰花守岁,脉络清晰,也如寒兰之盛开,花朵艳丽耀目,香淡味醇。“对弈竹篱东,举子踌躇弄。苦释残棋正自愁,偶觉幽香送。细品又无踪,碧叶随风动。素手丛间淡*红,胜负归尘梦。”此时之女人,大多银丝如缕,目无光华,岁月之无情已将往昔如花的容颜洗劫饴尽,只有沉淀下来的优良品质和身历的往事可以做伴。此刻最应该做的事情是多多照顾自己,经常到大自然中去散散心,给自己多留下一些轻松和幸福的时光。应该保持一份平静的心态,大悲与大喜都于身无利了,常存清静无为的态度,不要对世事操太多的心,因为,此时该操的心早已经操过了,该放下的事情也不必再提起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但凡懂得忘记,懂得收藏的女人,给人留下的永远都是怀念,即使她自己什么都不再记得什么都不再知道了,这便是兰的淡泊世事,康寿并臻之格调。

兰生于世,换来无数世人的称赞与尊重,草木如此,人何以堪?东方女性生来就有一种温柔娴静之美,如幽兰独芳,无论在荒效野外,或是森林丛荫处,亦或是静室楼阁之上,都自有自己的气节,不为更改,不为变迁。若是能将这种兰的品格与人合为一体,那么,兰香弥漫,兰韵横溢,兰情酣畅,兰心清芷。有女若如厮,与之相交,便真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是与之俱化矣。”

 

2010-1-13

 

【编者按】兰花是美好的象征,历来为人们歌颂赞美。作者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对兰花的前世今生,形神香韵做了生动的描写介绍,足见作者知识功底的深厚和考证的严谨。由花到人到事,尤其对女人当若兰的表述,充满了对人生的思考,富有哲理,读起来酣畅淋漓,耐人咀嚼。向素心致敬,谢谢好文!【博雅编辑:乐观沧海】
上一篇:一双白球鞋
下一篇:坚持——人生的珍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5/24 11:13:06
幽幽兰花,清香淡雅,超然物外,独自绽放,独自芬芳。那种淡雅的美,来自静肃 空灵,不沾染一点世俗尘埃,美得让人心醉,美得让人依恋。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3124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