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8日 周六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女儿是不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日期:2018-05-2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素心
点击:294

电视里《半边天》讲述着女人眼中“非常男人”的故事,在父亲节期间以女儿的立场表达着父亲的种种,用一种说教似的方法,或提醒或感染着人们,企图唤起人们心中对父亲的感恩。不经意间也勾起了我的回忆,记得表姐也曾经说过,她在一本书上看过这样一句话,觉得很感动,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轻描淡写地却把人类那种父女之间含蓄而内敛的亲情,阐述得如此传神,如此精辟。虽然,这只是那些文人骚客笔端流淌出的一句偶然,但是却深深打动着许多人的心,使其产生了共鸣,其中也包括我。

总是在大街上见到母亲牵着女儿的手,漂漂亮亮地穿过视线,那种场景让人觉得很甜美,像奶糖,温柔而缠绵的香甜滋味。有时会见到帅气的儿子搂着母亲的肩,那时心中的感觉就又变成另外一种,很丰实,像秋收,喜悦而满足的享受着一个年*的全部收获,有种沉甸甸的得意。有时是父亲领着儿子,像一对默契的知交,有种让人微笑的沉默感和沧桑感,像历史剧,常常用整个画面来表现岁月那种深沉和价值。可是,在心底却总是最喜欢见到父亲身边,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挽着手臂谈笑着走来的情景,温情浪漫,不刚不柔,恰到好处的将世间父母与子女之间那种合谐和婉转又略带敏感和羞涩的情份表现出来,让人看到便有一种幸福感从心*升起,然后漫延至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感动自己。

父亲,一个普通的农民,在我很小的时候,他是一位民办教师,后来被裁了下来。那个时候的生活是艰苦的,父母为了这个家每天都早出晚归地忙碌着,看着他们的背景长大,让我在每一个日暮日出中过早的成熟起来,懂得了承受与忍耐。深深地感觉到,父亲从小到大对我并不十分疼爱,一直固执地认为,是因为在心中重男轻女的观念使他觉得我永远不会比弟弟更有用。他会特意地区分开我和弟弟的待遇,让我清楚的了解自己的价值和意义。他会在我日渐成长的过程里,明显地表现出他的忽略与漠视,使我不知不觉中拉开了与他的距离。在这样的过程里,我与母亲越走越近,而与父亲却陌生得好像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房东与租客,令我几乎再也形容不出父爱是怎样一种情感,而这种情感与我隔着山高水长的路途。

可是,有一次感动却突然就将我那遗失了一个世纪般漫长的父爱捡拾了起来,虽然有些浅淡平常,却让我深深明白了,不管他怎样看待我的存在,在他的心里我还是他的女儿,他还是会牵挂我的。

那是刚上高中那年,学校是封闭式教学,一个月只让学生回家一次,其它时间都要留在学校里学习,或者是锻炼自立的精神意志。没有出过远门的我,在离开家就学的第一个星期便怎么也呆不住了,看着同宿舍的女孩子们纷纷因为想家而抹眼泪,叛逆的我竟然偷偷跑回了家。

远远地看到家中的院门,我便疯了般跑起来,零乱的衣服和*发让正在院中晒衣服的母亲吓了一跳。我想也没想,冲过去就扑到了她的怀里,母亲有些动容,流了泪,轻轻地拍着我的脊背,平静我思乡的心情。在母亲的牵引下,我悄悄走进屋子,看见父亲正在那里做皮鞋,当时,父亲的鞋厂由于市场上革制皮鞋的冲击,已经风雨飘遥了。如今他辞退了工人,一个人完成那些偶尔接到的订单,显得失落而辛苦。看到那个背影,我竟有些伤感,刚刚平复些的心情此刻又翻天覆地般搅动起来,当从正在干活的父亲背后揽住他脖子的时候,我听见他说话的声音竟然哽咽了……我就知道,他是爱我的,只是他不善于表达而以。或者说那个年代的传统思想观念,让他们的表达方式与我们的格格不入,也许拉开与女儿的距离更会附合他们的形式,将一种爱硬生生地沉埋进心底,留下一种冷淡让彼此尊重和妥协。

后来渐渐长大了,对父亲的误解更是淡化开来,因为知道父亲在心底还是在乎我的,那么就算他更在乎弟弟,我也不会因此而感到不平衡了。

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便是在一家技校当老师,当时正是暑假其间,我被学校安排负责新生的咨询和接待工作。一个夏日的午后,灼热的夕照日,竟使我晕糊糊地躺在值班室的小床上睡去,混乱的梦境里好像看见母亲憔悴的身影,心一疼便醒了过来。母亲真的来了,她走进值班室的时候正是我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使我感到一丝怪异和惊诧。母亲的表现与平时不同,我一眼便看出了端倪,看她有些尴尬地坐到我的身边,我轻轻地问了句:“出了什么事?”

母亲被问到了痛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原来父亲在*一天晚上突然吐血,被连夜送到了医院,并且在那样一个漆黑的夜晚,由母亲一个人陪着他经历了抢救、转院的过程。看着母亲尽乎无助的样子,我向窗外看了看,忍住了将要流下来的泪,过早的成熟让我的心有时理智且坚硬得像一块石*,使自己都会感到无情和寒凉。父亲的病情此刻已经被稳定了下来,母亲是回来筹钱的,父亲这是第二次发病了,*一次住院已经将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

我没有一丝犹豫,起身缕了缕*发,抓起电话向领导请了假,便安排母亲去筹钱,然后回家休息一天,顺便安顿还在读初中的弟弟。送走母亲,我便上了去父亲住院那座城市的汽车。一个小时后,我来到了那所处于近郊的医院,打探着顺着有些陈旧的楼梯找到父亲的病房。刚刚走到病房门前,便听见里边传来了一阵阵笑声,还有父亲侃侃而谈的在讲着笑话。透过门上方的玻璃窗,我看见父亲正盘腿坐在病床上,一边打着点滴,一边声情并茂地逗着其他病友开心。看到此情此景,我莫明地停了下来,没有立刻打开房门,透过这样一个距离,让我意外地发觉原来与父亲之间的疏远并不是他一个人拉开的,还有我的漠不关心和刻意拒绝。

推开病房的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父亲正在讲的笑话嘎然而止,举在空中的手就那样僵在那里。一两秒钟后,父亲笑了起来,调整了一下情绪说:“呀,我大姑娘来了,快进来。”这时病房中传来寒喧的问候和对父亲有这么大一个女儿表示惊讶和羡慕。羞涩地坐在父亲病床边的护理床上,看着正在和病友们因为我的话题而谦虚着的父亲的侧景,我才发现,虽然父亲因为事业的失败和这些年的辛劳而略显颓废,鬓角也增添了白发,但依然还有当然的风华正茂时的气质和风度,与同龄人相比,他还是那么年轻。这竟然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一次,这么仔细,这么认真地注视着他,这么多年里,我究竟在想些什么,忙些什么呀?

护士走了进来,好像与父亲认识了很久般地交谈和对话,并且抱来了一床洁白的被子给我,竟让我有种怯怯的意外。夜很深了,大家都开始休息了,躺在与父亲只有一米左右距离的护理床上,我辗转难眠。多少年了,自己也记不清了,第一次与父亲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令我不得不对自己思索起来,原来自己对他是那么的不了解。

第二天一早,我打饭回来,见到大家正在笑着,也许是进来之前父亲又说了一些什么有趣的话吧。把饭放到父亲病床前的柜子上,父亲刚要吃饭,护士便进来打掉瓶了,父亲央求着说:“让我先吃吧,要不一只手吃饭我怕弄得到处都是,还得麻烦你收拾。”护士只好**微笑着先去给其他的病人打,全部都打过了之后便走到父亲床边,坐到了我的护理床上耐心地等待着父亲吃完早餐。我吃惊地看着护士和父亲,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一位平时见到总是一脸沉默和严肃的护士小姐能够这样心平气和地等待病人吃饭呢?是什么样的力量,使整个病房的病友们都对父亲这样友好和崇拜?

护士为父亲挂上了掉瓶,并且细心地指点我水房的位置,告诉我哪里有洗餐具的用品,我疑惑着点*随她出去。二十分钟后,护士小姐又进来了,为父亲的掉瓶中追加另一种药,需要将瓶装的药品吸入针管中,然后再注入到掉瓶的软管内。看着护士小姐繁琐却熟练的操作着,父亲平和地说:“多麻烦啊,还不如我直接喝下去算了。”逗得全病房的人都大笑起来。我也意外地跟着笑了起来,看着在病房中少见的这种欢乐氛围,以及所有病人和家属们善意的眼神,父亲的形象在我的记忆里渐渐深刻起来……

为父母在城市里最繁华的中心买了一座住宅,将他们接到了那里,可是父母在住了一个月,将城市中所有的大小公园商场都逛遍了之后,向我“请示”一定要回到老家去。我无奈,只要他们快乐,想怎么样活我都会愿意。父亲说不是不领我的情,是因为他们住惯了老家的环境,在这里虽然轻闲,可是连交水电费都不会,生活起来很麻烦。听着父亲轻声的表述,我无语,心中有隐隐的痛在纠缠着自己,原来自己能给他们的实在有限极了。

如今父亲在我心里变得真实起来,从当年的教师到农民,到一个农民企业家,再到破产,到如今平淡安逸的生活,他经历了人生几个转折时期的痛苦阶段,而那样一个个落差,他是如何调整过来的呢?他是如何战胜了自己内心的脆弱和沉沦?父亲住在这样的现代化的房子里,常常会对我说他不懂这个,不懂那个,我知道,父亲真的老了。他在用一种无形的方式告诉我,他在承认自己的苍老,他在认输。这不是我记忆中的父亲,我的父亲曾经是一位那么气宇不凡,壮志凌云,有思想、有胆识、有魄力的人。可如今,他分明就是在承认自己的所有怀材不遇的抱负还没来得及施展,便被社会所遗弃,这种承认,这种自我剖白让我为他感到疼惜,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有勇气承认自己的失去呢?

而如今,远隔重洋,千山万水成了我与家人都不可逾越的阻隔,也包括父亲。仅管我是经常不在他身边惯了的,但是他还会不放心,偶尔的电话里,也常常会在某句不经意的话语中流露出他的担心,虽然他从不清楚地告诉我他的关切,但是,我明白!

也许,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前世发生过什么,在那场花开花落中,我们都是谁的谁?也永远不会知道来世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在那个未知的缘起缘灭中,谁还会是谁的谁?不过,今生所发生的一切却是为我所深记的,我的父亲,还有我的不知身在何处的有情人。

将“父亲是女儿前世的情人”这句话书写在一张淡绿色的叶型卡片上,反复把玩起来,静静地坐在书桌前沉思。如果这样一句话真的可以实现,那么不知道来世,我今生的他会不会成为我的亲人?但都已经注定了,不管在哪个角落里,如果他会出现,那么我们的故事将会像那些美丽浪漫的童话一样,演绎出一段传奇。希望他会多爱我一些,让我们今生的缘份更深重,那样,来世,他才会变成一个疼我爱我的父亲,而我也会同样用我深重的爱来回报他,让父女亲情不至于再经过十几二十年后才会懂得珍惜。

而父亲,无论前世有过怎样的过往,我们都已不再记得,今生,彼此成为生命的给予与传承,那么且让我用心洗净所有的前尘往事吧,让一切都变得明洁与剔透。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懂得了岁月的无情,也更了解了父母的心境,于是,变得淡泊而感性,也明白了感恩的要义。于是,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夜晚,在母亲节与父亲节都被人们装进历程的时间,想起那些细密的经过,一点一滴像沉香般缭绕于空气中,将自己严实地包围。

父亲,一个转身的时间,我竟然亲眼看着你从意气风发走过天命之年,这是女儿的罪过吗?如果不是,为什么反复折磨着这颗漂泊的心,让自己无法在每一个想家的日子安睡?让自己在每一次想起少年时对您的冷漠与疏淡都充满了愧疚与不安?

父亲,我该怎么样赎我的罪?

 

2010-5-23

【编者按】感谢作者与我们分享同父亲的故事,父爱是伟大而深沉的,平淡中往往流露着含蓄的关切,这种感情却常常被我们忽视。作品感人至深,行文挥洒自如,情感表达细致入微!感谢赐稿!【博雅编辑:阿东】
上一篇:这夜
下一篇:[精彩·美文]遛狗遛人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0783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