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16日 周一
【郭帅】排座次视野下的梁山三对夫妻
日期:2018-05-2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郭帅
点击:299

在《水浒传》梁山一百零八人中,有三对夫妻:孙新与顾大嫂、张青与孙二娘、王英与扈三娘。在一百零八人中,一百零五人有姓有名,唯有顾大嫂、孙二娘与扈三娘这三人只有姓氏而无名字。在《水浒传》中,女性有姓无名,这三人不是特例,有的女性甚至无姓无名。林冲的娘子是张教头之女,有姓无名,读者习惯称其为林娘子;花荣的妹妹在宋江的安排之下与秦明结连理,读者习惯称其为花小妹;徐宁的娘子姓甚名谁,读者更是无从知晓等。孙二娘的父亲是孙元,扈三娘是扈家庄的女子,孙二娘的“孙”、扈三娘的“扈”由此而来。基于此,可以推断,顾大嫂极有可能是姓顾。梁山女好汉可以在婚后保留个人姓氏,这也是其与封建时代其他女性的不同之处。
顾大嫂、孙二娘、扈三娘,青春几何?通过文本,无从知晓。至于三人谁大谁小,更是无从查起。鉴于三人的称谓“大嫂”“二娘”“三娘”,姑且认为顾大嫂年龄最大、孙二娘居中、扈三娘年龄最小。孙新、张青与王英,这三位丈夫武艺孰高孰低,无从知晓。
但是,顾大嫂、孙二娘与扈三娘,这三位妻子武艺谁最高,可以通过文本推断出来。扈三娘武艺绝对远远高于顾大嫂与孙二娘。朝廷委派呼延灼征剿梁山时,扈三娘曾与林冲、秦明、花荣、孙立五人车轮战呼延灼。扈三娘的武艺可见一斑。此外,扈三娘还有生擒王英、彭玘、郝思文的交战记录。
大排名时,这三对夫妻中的两对孙新与顾大嫂、张青与孙二娘排在地煞星组第六十四位与六十五位、第六十六位与六十七位。这四人的排序不是随意的,而是有其规律性可寻的。其一,丈夫在妻子之前:孙新在顾大嫂之前,张青在孙二娘之前;其二,“姐姐”在“妹妹”之前:顾大嫂在孙二娘之前。令人颇感意外的是,王英与扈三娘不曾接着这四人排在地煞星组第六十八位与六十九位,而是在地煞星组第二十二位与二十三位。其根本原因在于王英、扈三娘与孙新、顾大嫂,张青、孙二娘这两对夫妻不在同一量级上,尤其是扈三娘武艺高超,至少达到了梁山马军八骠骑兼先锋使水准。此外,扈三娘还是扈家庄的女子,可以归入小地主行列。大排名时,梁山遵循地主优先原则。施耐庵老爷子把王英、扈三娘安排在了地煞星组第二十二位、第二十三位。在《水浒传》第七十六回《吴加亮布四斗五方旗,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故事中,梁山曾排九宫八卦阵:“后阵又是一队阴兵,簇拥着马上三个女头领,中间是一丈青扈三娘,左边是母大虫顾大嫂,右边是母夜叉孙二娘;押阵后是她三个丈夫,中间矮脚虎王英,左是小尉迟孙新,右是菜园子张青,总管马步军兵三千。”这也反映了扈三娘在梁山女好汉中的地位是高于顾大嫂与孙二娘的,尤其是在征战时。大部署时,孙新、顾大嫂,张青、孙二娘,王英、扈三娘六人不在部署之列。大安排时,孙新、顾大嫂与张青、孙二娘位列梁山泊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东山酒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西山酒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酒店,旱地忽律朱贵、鬼脸儿杜兴;北山酒店,催命判官李立、活闪婆王定六)。梁山山脚下四大酒店按照东西南北顺序排列,东山酒店的孙新、顾大嫂大安排时位次在西山酒店的张青、孙二娘之前。大安排时,王英、扈三娘,专掌三军内探事马军头领,与孙新、顾大嫂,张青、孙二娘截然不同。
南征方腊,张青、孙二娘,王英、扈三娘殒命江南,孙二娘加赠旌德郡君,扈三娘加赠花阳郡夫人;孙新、顾大嫂活着回来了(孙立带同兄弟孙新、顾大嫂并妻小,自依旧登州任用),顾大嫂封授东源县君。
孙新、顾大嫂是夫妻关系,最早出现在《水浒传》第四十九回《解珍解宝双越狱,孙立孙新大劫牢》故事中。
解珍道:“我有个房分姐姐,是我爷面上的,与孙提辖兄弟为妻,见在东门外十里牌住。原来是我姑娘的女儿,叫做母大虫顾大嫂,开张酒店,家里又杀牛开赌。我那姐姐有三二十人近他不得,姐夫孙新这等本事也输与他。只有那个姐姐和我弟兄两个最好。孙新、孙立的姑娘却是我母亲,以此他两个又是我姑舅哥哥。央烦的你暗地寄个信与他,把我的事说知,姐姐必然自来救我。”
——第四十九回《解珍解宝双越狱,孙立孙新大劫牢》
入了狱的解珍向小牢子乐和介绍了孙新、顾大嫂夫妻二人的基本情况。
《水浒传》第四十九回曾提及孙新的本事:“孙新生得身长力壮,全学得他哥哥的本事,使得几路好鞭枪;因此人多把他弟兄两个比尉迟恭,叫他做小尉迟。”孙新“全学得他哥哥的本事”,这表明孙新的武艺与孙立相当。“姐夫孙新这等本事也输与他”,表明孙新的武艺不及顾大嫂。由此可以推断出,顾大嫂的武艺高于孙立。在《水浒传》中,孙立是可以与呼延灼打成平手的好汉;此外,孙立还是祝家庄教师铁棒栾廷玉的师弟。孙立的武艺基本上与五虎将中的呼延灼相当。顾大嫂难道是五虎将水准?!其实,不然。孙新“全学得他哥哥的本事”这句表述纯粹是为了照应兄弟二人的绰号“病尉迟”“小尉迟”。在《水浒传》中,孙新基本上未表现过其武艺几何。因而,孙新的武艺界定为略微会使些拳棒就可以了。《水浒传》在塑造这三对夫妻时,丈夫的武艺不及妻子。王英不及扈三娘在三打祝家庄故事中有对战例证。孙二娘“全学得他父亲本事”,曾与武松有过交手记录,张青在妻子处于下风之后甚至不敢与武松交手。“我那姐姐有三二十人近他不得,姐夫孙新这等本事也输与他”,孙新武艺不及顾大嫂基本上应该是真实的。
大排名时,丈夫孙新位列地煞星组第六十四位,妻子顾大嫂位列地煞星组第六十五位。孙新在顾大嫂的前面,领先一位。大部署时,孙新、顾大嫂夫妻二人不在部署之列。大安排时,孙新、顾大嫂位列梁山泊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东山酒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西山酒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酒店,旱地忽律朱贵、鬼脸儿杜兴;北山酒店,催命判官李立、活闪婆王定六)第一组,孙新的名字依然在顾大嫂之前。
张青、孙二娘二人是夫妻关系,最早出现在《水浒传》第二十七回《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故事中。
那人道:“小人姓张名青,原是此间光明寺种菜园子。为因一时争些小事,性起把这光明寺僧行杀了,放把火烧做白地。后来也没对头,官司也不来问。小人只在此大树下剪径。忽一日,有个老儿挑担子过来。小人欺负他老,抢出去和他厮并,斗了二十馀合,被那老儿一匾担打翻。原来那老儿年纪小时专一剪径,因见小人手脚活便,带小人归去到城里,教了许多本事,又把这个女儿招赘小人做了女婿。……小人因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人都叫小人做菜园子张青。俺这浑家姓孙,全学得他父亲本事,人都唤他做母夜叉孙二娘。……”
——第二十七回《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
张青、孙二娘在小说中是不入流的小人物,但是,这二人是伴随着武松的故事而出场的好汉,加之武松故事流传度非常广,二人也就为多数读者所熟悉了。也许你有可能不知道秦明、呼延灼是何人,但是有可能知道张青、孙二娘是何许人也。张青曾在大树坡下剪径,遇到了“年纪小时专一剪径”的孙二娘之父孙元,二十馀合即对方被一匾担打翻。张青与孙二娘二人因孙元而结识。孙二娘之父孙元不仅教了张青许多本事,还招赘张青为婿。
大排名时,丈夫张青位列地煞星组第六十六位,妻子孙二娘位列地煞星组第六十七位。张青在孙二娘的前面,领先一位。大部署时,张青、孙二娘夫妻二人不在部署之列。大安排时,张青、孙二娘位列梁山泊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东山酒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西山酒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酒店,旱地忽律朱贵、鬼脸儿杜兴;北山酒店,催命判官李立、活闪婆王定六)第二组,张青的名字依然在孙二娘之前。
南征方腊时,歙州城下,张青死于乱军之中;杀入方腊宫中时,孙二娘死在杜微飞刀之下。
王英、扈三娘二人是夫妻关系,最早出现在《水浒传》第五十回《吴学究双用连环计,宋公明三打祝家庄》故事中。
次日又作席面,宋江主张,一丈青与王矮虎作配,结为夫妇。众头领都称赞宋公明仁德之士。
——第五十回《吴学究双用连环计,宋公明三打祝家庄》
王英与扈三娘的婚姻不是自主选择的,而是由宋江来决定的。宋江为王英指婚源于清风山时曾向王英许下的诺言:“宋江日后别娶一个好的,教贤弟满意。”王英当初对刘高的妻子有意,曾试图“霸王硬上弓”收为压寨夫人。但是,刘高及其妻子与宋江的恩怨太深了。宋江不可能留下刘高妻子的性命。时任清风山山寨之主燕顺深刻理解了宋江的想法,将刘高妻子一刀挥为两段。王英为此甚至要和燕顺火并。宋江第一时间做出诺言,化解了清风山潜在的危机。梁山好汉大多只顾打熬筋骨,不近女色。不近女色是好汉的重要标志之一。但是,王英是例外。王英对女性,尤其是有姿色的女性似乎天然地难以抗拒。与此同时,王英“五短身材,一双光眼”,个人形象着实令人难以恭维,与“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有一比。与王英相比,扈三娘“天然美貌海棠花”。如若单从形象上来考虑,王英、扈三娘二人绝对不般配:扈三娘一朵鲜花插在了王英这坨牛粪上。扈三娘上山之后,宋太公将其收为义女。宋江主张将“一丈青与王矮虎作配,结为夫妇”。失去了扈家庄,失去了哥哥扈成庇护的扈三娘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宋江指定的这桩政治婚姻。
大排名时,丈夫王英位列地煞星组二十二位,妻子扈三娘位列地煞星组第二十三位。王英在扈三娘的前面,领先一位。大部署时,王英、扈三娘夫妻二人不在部署之列。大安排时,王英、扈三娘是专掌三军内探事马军头领,王英依然在扈三娘之前。
南征方腊时,“黑气之中,立着一个金甲天神,手持降魔宝杵,从半空里打将下来。王矮虎看见,吃了一惊,手忙脚乱,失了枪法,被郑魔君一枪戳下马去。一丈青看见戳了他丈夫落马,急舞双刀去救时,郑彪便来交战。略战一合,郑彪回马便走。一丈青要报丈夫之仇,急赶将来。郑魔君歇住铁枪,舒手去身边锦袋内摸出一块镀金铜砖,扭回身,看着一丈青面门上只一砖,打落下马而死。可怜能战佳人,到此一场春梦。”(第九十七回《睦州城箭射邓元觉,乌龙岭神助宋公明》)丈夫王英先被郑彪戳下马去,之后,妻子扈三娘要为丈夫报仇,又为郑彪打落下马而死。王英、扈三娘夫妻二人在南征方腊时先后殒命在一人手中。也许,在漫长的接触中,扈三娘与王英逐渐形成了些许感情,也未可知。

【编者按】【网站安检助理:孟新龙】
上一篇:【曲日光】辛弃疾与《破阵子》
下一篇:【姜游游】西游评析:取经队伍经历的“文试”与“武试”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9120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