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7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母亲节征文】妈妈手艺无师自通
日期:2018-05-1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文彧
点击:394

儿子四岁的时候,我的母亲退休。

按说,母亲五年前就该离开岗位,独享含饸弄孙之快乐。刚巧单位要返聘,身体还允许,除退休金以外又能增加收入。下了班与挺着大肚子的儿媳商量,孙子出生后,奶奶暂时借不上力,等长大送幼儿园,全都交给奶奶。

四岁,对周围的世界充满好奇的年龄,天天缠着奶奶不着家。奶奶带着孙子,几乎长在公交车上。力所能及,大凡叫得出名称的公园,街旁新景都曾留下过两个人的身影。

到了该送幼儿园的年龄,小俩口私下商量却被儿子听到。大半夜孙子溜到奶奶的房间,拽着奶奶嚷嚷,不去幼儿园!不去幼儿园!

早上起来,小两口弄好了饭,遭到祖孙俩的无声抵制。孙子耍懒,奶奶活稀泥。今天这是怎么了?

媳妇去推门,儿子在里面抵着:要上幼儿园,就不开门,也不吃饭。

媳妇一脸懵懂,回头望着我。莫非昨天晚上说的事?小两口对视的瞬间,忍不住笑出声来。

天气开始转暖,再不决定送儿子进幼儿园,错过了机会不说,好不容易托人弄到的名额就白瞎了。

星期天,分配任务给媳妇,带着儿子去买新衣服。我留下来与奶奶谈让孙子去幼儿园的事。

你看你们两个才哪儿点工资呀,还要送那么贵的幼儿园。我退休休息在家闲着没事,带孙子不是省了钱?

妈,不是省钱的事。送你孙子去幼儿园,您不是可以弄您的缝纫活嘛。

缝纫活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你就让我带着吧。等孙子上了学我再弄。

妈,最关键的是,孙子得学点东西了。

学什么?我不是可以教嘛。

妈,您别怪我说您。前天你孙子回来,可是跟我们说了,奶奶什么都好,就是问她字,她总说不认识,总说回去问爸妈。

要说这事呀,我承认,大字识不了几个。可是你没看我现在干什么吗?你瞧瞧,我把裁衣服样板都毁了嘛。我在做识字卡片。

妈妈说着,把一个洋铁皮制的糕点盒打开,从里面倒出来百十几个火柴盒大小的卡片。

妈,您看您都这把年纪了。要是二十年前,您学识字,我举双手赞成。那时候您学字,工作需要,哥哥姐姐们都在帮您。现在退休了,就为了带孙子,重新学识字不值呀。孙子马上上幼儿园,幼儿园学的正统,您就别操这份心了。您看您攒了这么多年的衣服样板,毁了多可惜。

你问你儿子,送他上幼儿园他去吗?昨天领我孙子去新华书店,我知道识字卡片怎么弄了。你去忙你的去,别打扰我做卡片。

妈妈有股韧劲,手也巧,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

记得哥哥姐姐们回忆,我们家从农村搬到城市,缘于爸爸被土改工作组推荐到市工会干部学校学习。爸爸四年私塾,写得一手好字。沈阳解放,进到土改工作组。那手漂亮的楷书,被留在家里整理地契,誊写资料。因为工作出众,不但奖励一只派克金笔,还被抽到区里档案室。

妈妈带着哥哥姐姐来到城市,暂住工会干校学生宿舍里。早上忙完了爸爸的早餐,接着送哥哥姐姐们上学。学校就在干校宿舍后院,所谓送上学,就是领着哥哥姐姐下楼梯上楼梯。爸爸说,孩子们都长大了,让他们自己走。妈妈说,那不行,农村出门大平地。这四层楼,冷丁上下楼我不放心。爸爸说,瞎操心,孩子们手脚比你灵泛着呢。

妈妈天天楼上楼下送哥哥姐姐,一早一晚都能遇见干校门口的服务社管理员。久了,总会唠上一会儿。有一天,妈妈领着哥哥姐姐刚刚下楼,管理员就把妈妈叫住。你说的那事成了。今个你就来我们服务社上班。

妈妈听了,兴高彩烈,脸上的笑容像似盛开的花。快走,快走,今天你们自己去上学吧。

傍晚,哥哥姐姐放学回家,就听到厨房里传出妈妈哼的小曲,同时又闻到一股酱香。

妈妈,你唱的是什么歌呀,我们怎么从来没听过。

谁知道是什么歌。心里高兴,就想起来你爸爸被抓丁,一年后自己跑回来,你奶奶高兴的一边掉眼泪一边哼小曲。这曲子就是你奶奶曾经哼过的。

姐姐说:还挺好听。

哥哥寻着香味,看到一碗刚刚炸出锅的鸡蛋酱。伸手杵进去,蘸了一食指,放在嘴里嘬。还没等手从嘴边拿开,手背上重重地挨了妈妈一巴掌。

爸爸回来吃饭,问妈妈,哪来的鸡蛋,还有盘子里的蛋糕。

我今天到学员服务社上班了。管理员说试用一个月,暂时没有工薪。但可以用四块蛋糕加两个鸡蛋当报酬。妈妈一边说,一边把哥哥姐姐楼在身边,脸上绽放着喜悦与自豪。

你能行?爸爸的脸上露出惊疑。

我前些天与管理员闲唠中说过我的想法。那时候我也胆突突的。没想到管理员同意我去试试。我想试就试,不就是洗洗涮涮,缝缝补补嘛。今天我这么一试,管理员说我手真巧。还问我会不会用缝纫机。我说我会。

妈,你会用缝纫机?你胆太大了。哥哥姐姐的目光不知道是敬佩还是羡慕。爸爸也说: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缝缝补补弄错了,可以重来,咱能赔得起。要是把机器弄坏了,咱可赔不起。

没事,今天临下班的时候,管理员让我试了一下。开始还手忙脚乱,不是忘放了压脚,就是忘拔拉轮,要不然就是脚下蹬着蹬着,就顺拐了,蹬不起来了。管理员说,不错不错,有悟性。就冲我从没蹬过倒轮,决定明天就让我用机器缝床单。

天哪,我的妈妈厉害了。哥哥姐姐搂着妈妈的脖子,亲个没完。

爸爸依然淡定:那也要小心。四块蛋糕没你们的份,全奖励你妈妈。

妈妈在服务社里,学会了使用缝纫机,可谓如鱼得水,如虎添翼。以前好多原本手工缝制的,全都改成了用缝纫机,缝的东西,又平整又好看。我在母亲去逝十周年写的纪念文章《送给母亲千头菊》中这样描述:

“妈妈老了,再也做不出年轻人喜欢的衣服。可那双勤劳的手却一直没有停下来,每天都能听到缝纫机咯噔噔,咯噔噔欢快歌声。老俩口的小屋本就不是很大,每次去,见妈妈缝制的“二人转”手帕,占居了很大空间。金丝绒的面,八个角,边沿或是缀满了金色与银色的亮片,或是缝上五颜六色的流苏。

轻轻试去缝纫机上的浮尘,眼前又呈现出妈妈不畏艰辛勤劳慈祥的身影。妈妈识字不多,歪歪扭扭能写出来的字还是跟随在工会干校进修培训的丈夫学的。初到城市,在工会干校家属服务部做临时工,为学员拆洗棉衣棉被。心灵手巧的妈妈很快就被服务部的主任发现,把一架上海产标准牌缝纫机交给妈妈使用。妈妈有了缝纫机,如鱼得水,前来需要缝制的各种活计也堆成小山。为了能多赚钱,妈妈就与爸爸商量,家里买一台,一来把白天干不完的活拿回家,二来也可以为孩子做做衣服。于是在我出生那年,家里便有了这台缝纫机。

一晃,六十年过了。这台机器在妈妈的手里不知为家里创造了多少财富。家里的兄弟姊妹,也都跟着妈妈学会了用它来缝制衣物或是做个自己喜欢的被罩、床单、窗帘...”

是的,妈妈识字不多,但在工会干校服务站的几年里,通过记录学员的名字,学会了好多姓氏名字的书写。

我出生后不久,爸爸学业期满,分配到区人委干部科,专门负责整理干部档案。全家搬到区人委干部宿舍。

妈妈离开干校服务站,缝纫机咯噔噔,咯噔噔的欢快歌声少了很多。习惯借着妈妈做活时的灯光读书写字,也习惯了缝纫机的声音。突然静下来,我们的世界中好象缺少了些什么。

妈妈凭借熟练的使用缝纫机技能,再加信手敢下刀剪,裁剪一些简单的衣裤,进了街道办的服装厂。没几年,公私合营,服装厂被一家电器开关工厂合并,妈妈也转为正式工人。

生产电器开关,妈妈仍旧没有丢下缝纫与裁剪。那些年积攒下来的服装样板,保留至今。“WG”前后,妈妈年连年被评为先进生产者。先是大红花,奖状,后来就是红双喜洗脸盆,“抓革命,促生产”的枕巾,“深挖洞,广积粮”床单、毛毯,再往后就是双喜牌高压锅。“WG”后几年,“工宣队”进驻意识形态领域,妈妈被这股浪潮推上人生顶峰。入党、提干,到了五十五岁,退休又被回聘。

奶奶为孙子做的识字卡片终于完工了。也许我的劝说起了作用。四百多张的识字卡片,是由两副朴克牌改制的。那些幸免的服装样板,到了后来,还真的起了大作用。

小孙子天天守着奶奶,看着奶奶做成的卡片爱不释手。奶奶心里那个高兴呀,心想,这回你再也不会埋怨奶奶教不了你识字了。可是奶奶哪里知道,孙子肚里已经装了好多字,这四百多个卡片,将近一半在孙子那里读写自如。剩下二百多个字,没几天就学完了。

媳妇花了一周时间,宁愿扣工资,扣奖金,请假在家,带着儿子天天去幼儿园试托。这一试不要紧,孙子与奶奶间的“攻守同盟”即刻土崩瓦解。孙子每天早上背着小书包,跟着爸爸妈妈去幼儿园,在门口与奶奶说“拜拜”,奶奶听了那个心酸哟。

母亲在家“憋屈”了几天,虽说天天去幼儿园接孙子,吃了晚饭再送回到爸爸妈妈身边,时间短暂可也算是情感上的安慰,忙忙叨叨倒也充实。然而,母亲不甘放着白天大把的时间,无所是事的空耗。打电话,约了几个曾在公私合营前凑在街道服装厂的姐妹们。租房子,买机器,小小的服装加工点红红火火地开张了。

那些差一点就变成孙子识字卡片的服装样板,区分样式及大小型号分别挂在加工点的墙上。母亲独自跑到大连,买回来一把电动裁剪刀。两整张高密度板拼成的裁剪案台占去加工点一半的空间。两台工业用电动缝纫机,两台脚踏家用缝纫机(后来也改造成外挂直流电机,不再人蹬。)一台五线码边机,两个挂瓶式蒸气熨斗......所有这些,安置妥当,整整忙活了一个星期。开业当天,凡是来店里加工服装的,都赠送儿童夏装一套(的确良白衫及双背肩男童制服裤衩)。

说起这套用来赠送的男童套装,可以说母亲独有其绝对的版权。自从母亲与她的小孙子失去了同盟,守在家里看电视,无意中看到外国小孩穿的这种夏装,就模仿着为孙子做了一套。哪想到,穿去幼儿园被园长看中,肯求奶奶给自家的小孩做一套。幼儿园的其他老师还有家长看到了,都找上门来。结果,这套白衫配黑色背带制服裤衩,差不多成了这个幼儿园男孩的统一着装。

经过这件事的闹挺,启发了母亲,一下子燃起开办服装加工点的欲望。

我的心里十分清楚,缝纫、裁翦这是母亲毕生的梦想。母亲是从这儿开始体验到劳有所获;从这儿开始实现了自己无师自通的追求;从这儿开始完完全全体现自己从农村妇女变成城市工人,入党、走上领导岗位的人生价值;从这儿开始又看到退休后仍可为社会做贡献。

当母亲把这个想法说给我听的时候,我即刻表示支持。

从此,母亲开发出来的儿童小套装,小孙子近水楼台,几乎成了新品发布代言人。

小小的服装加工点,凝聚着母亲全部心血。她的小孙子,一年四季少有买现成的衣服。直至上了小学,有了校服,才渐渐不再缠着奶奶做新衣服。

加工点开了七年。因为地块动迁,几个老伙伴各奔东西。母亲也因年事较高,只得在家里悠闲地蹬着缝纫机,做一些纯绵布的儿童棉衣棉裤,还有唱二人转用的道具手帕。母亲去逝那年,仍有两个曾在服装加工点的阿姨前来为母亲送行。

写到这里,絮絮叨叨怕是不能尽数母亲自学自悟的诸多手艺。脑海中,无数次出现那台缝纫机,机头沉黙不语卧在台板上,机针扯出的缝线垂落在一旁,她似乎等待着母亲。母亲满头银丝弓着背伏在缝纫机前,布满青筋的手,仍娴熟的搬弄压角,随着轻轻摇晃的身子,压角下吐出漂亮的衣衫。

我敬佩我的母亲,她那又灵巧的手让我自豪,她那一身善良与勤奋的风骨,是我终生的榜样。置此母亲节,仅以此文纪奠我的母亲。

 

【编者按】母亲勤劳的一生,可以写成一本书。从一无所知,没有技术,到自学成才裁剪缝制衣服,认字,办服装厂,入党,提干被返聘,每一项成绩都渗透着母亲的智慧与积极上进不服输的精神。母亲跟随父亲的脚步,不但没有给父亲拖后腿,反而利用自己的优势,笨鸟先飞,掌握各种劳动技术,取得显著地成绩,获得荣誉;母亲的贤淑,母性,在孩子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害怕孩子走楼梯磕着,为孩子们做可口的饭菜,给孙子做识字卡片,照顾孙子的起居;母亲紧跟时代潮流,为孙子做衣服,办服装加工厂,在晚年时候仍保留着要强的性格,博得了社会和家人的尊重与爱戴。感谢分享温馨的文字,推荐欣赏佳作!【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闲游南宫湖——此心乐处即桃源
下一篇:情歌如此风雅 —文彧《情歌,等你来应和》读后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0673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