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4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美文]每当母亲节来临时
日期:2018-05-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吴贤德
点击:283

母爱是最伟大的爱,母爱是最纯洁的爱,母爱是最洁白无瑕的爱。

回想幼年母亲拉着自己的双手,仿佛自己又回到了童年,仿佛就在昨天。无论长大成人,还是结婚生子,只要母亲有一口气,子女在母亲眼里,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每当母亲节来临,可怜而又令我伤感的是,我不能够像别人那样,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见到把我们兄妹含辛茹苦拉养长大成人慈祥善良的母亲,这里,我只有对九泉之下的母亲,说一声“母亲,每当这个节日---母亲节来临时,您的儿女们永远会牵挂着您,一时、一刻、一天也不会把您忘记,永远……”。每当这个特殊的日子来临时,每当想起我的母亲,泪水就流淌我的腮下。

咱们中国有句俗话“每逢佳节倍思亲”。每逢节日来临之际,对我这个长年在外奔波的打工者来说,这句话都会勾起我对亲人们的思念……

母恩,儿女永远报不完,这句话永远记在我的心中。让我想的更多的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当父母从我们呱呱坠地,不辞辛劳,屎一把、尿一把,把自己子女们养育成人,他们得到的是什么?他们图的又是什么?他们图的儿女长大成人、他们图的是儿女有理想、有报负、有志气。他们图的绝不是回报。

父亲和母亲在我心中,虽然同样伟大,但,我思念最多的是母亲,因为,母亲在我的记忆中影响更大、更深,我们兄妹是在母亲泪水、汗水中长大成人的,让我们兄妹永远愧疚的,母亲在含辛茹苦,在我们兄妹一个个成家立业时,她却在没有得到一点一滴回报,她却“走”了,去了她不该去的地方,因为母亲“走”时,只有55岁。母亲唯一留下的,是她永远刻在我们兄妹脑海中—一个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个长年穿着满身补丁衣服,一个永远忘不掉的身影。

每年春节回老家,让我永远不能忘记的就是带上香纸、鞭炮到母亲和父亲的坟前,跪在那里给九泉之下的母亲和父亲表白我这个当儿的一片“孝心”。每当我点燃香纸,跪在母亲坟前的时候,就会想起母亲在世间的一幕幕,泪水就禁不住的流了出来。

我出生在大别山下一个贫穷的山村,过去,那里是吃粮靠上级,花钱靠救济的地方,人多田地少。我16岁那年,无情的病魔夺去了父亲年轻的生命,从此,全家的重担就落在母亲一个身上,我和弟弟,妹妹全家五口人,靠母亲一个人在生产队挣工分来养活,每年生产队分给我们家的粮食,一天三顿喝稀饭也只够大半年吃,剩余的全是靠上级政府救济。

为了节省粮食母亲常把五个人的饭,只做四个人的,每当我和弟弟,妹妹吵着饭不够吃的时候,母亲就把盛在自己碗里的饭分给我和弟弟、妹妹,母亲一边分一边对我们说:“我不饿”。今天回想起来并不是母亲不饿,而是她舍不得吃,宁肯自己挨饿,为的是不让我们兄妹挨饿。

让我不能忘记的是,我读初中的时候,母亲为了能让我穿的好一点,不再像在村里读小学那样,一到下雨天就光着脚去上学,母亲拿出家卖鸡蛋买油盐的钱,到街上为我做了件“的良”衬衣,买了一双皮凉鞋,而母亲身上穿的却是一件件补丁摞补丁的衣服,母亲白天劳动没有时间补,常常晚上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补。直到后来我和弟弟、妹妹一个个都长大成人了,母亲自己还是舍不得吃,舍不得喝,舍不得穿,把好吃,好喝、好穿的让给我们。

生产责任制后,母亲为改变我们家的贫穷,我和弟弟都外出打工挣钱,母亲一个人承担起全家的田地农活,无论刮风下雨,母亲也从不闲着,身背铁锹和锄头在田间劳动着。每年春节回去,看着堆放在屋里收上来的粮食,我们都知母亲一个人在家的辛劳,可母亲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叫过一声苦。母亲告诉我们是一到腊月,她每天都站在村头,盼着我和弟弟像村里其它外出打工青年一样,安安全全到家和家人团聚,直到我和弟弟、妹妹都成家立业,母亲还是这样,仍把我们当作没有成年的孩子一伙关心着。

1995年10月,是我最伤心难忘的日子,正在苏州打工的我,突然接到弟弟从老家发来“母亲病故”的电报,当时,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身体好好的母亲会突然病故,当我怀揣电报,眼含泪水赶回家时,是一个躺在地铺上已经停止呼吸正等我回去入棺的母亲,弟弟、妹妹边哭边告诉我,“母亲临断气还在呼叫着你的小名,母亲是在山上拾柴草,为的是让你回来有柴烧饭,从山上背柴回来,晚上突然患心肌梗塞抢救无效死去的。”听到这些,尽管我怎样流泪,怎样呼叫母亲都没能睁开眼看我一下。母亲走了,她是在把我们兄妹都拉扯长大成人后成家立业时走的,她是在没有享到一天福时走的,在我心中,母亲并不是病死的,而是为我们兄妹操劳过度而累死的,因为,从我记事那天起,母亲从没一天闲着的。母亲走了,她留下的是让我和弟弟、妹妹永远报不上的恩,母恩重如山,母恩如江河永远流不完,母恩永远数不清,记不完。还有那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煤油灯下把衣补,站在村头把儿盼,还有那永远留在儿女心中的记忆和思念。

如今的我,也从当年的棒小伙到了而立之年,孩子们已长成当年的我,但,让我永远铭记在心、不能忘的,就是没能报上母亲含辛茹苦的养育之恩。

母亲,每逢节日来临时,您知道吗?儿都会把您想起,伤心的泪水都会挂满我的整个脸颊。

【编者按】吴贤德,男,祖籍河南固始县。曾担任乡镇企业负责人,从事新闻记者多年,先后在《人民日报》、《河南日报》、《中国青年报》等报刊发表文章近千篇。现为自由撰稿人、摄影师,固始县总工会驻郑州农民工维权中心副主任。这篇文章感人至深。问好作者。【万泉河编辑:宁宁】
上一篇:写给母亲(七)
下一篇:孩子,犹如江河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3160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