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9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母亲节征文】母亲的特殊生日
日期:2018-05-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春满园
点击:306

时光如流水,弹指一挥间。在相当长的一段岁月里,母亲竟然没有生日。

母亲是“在旧社会”那年月出生的。兵荒马乱的,性命都难保,谁还去记什么生日——外婆如实说。

据外婆回忆,生下母亲刚两天,就赶上了日本鬼子扫荡。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时,人们谈日本鬼子横行霸道,欺压百姓,整天人心惶惶,胆战心惊。

那一天,尚在襁褓中的母亲被外婆抱着躲进了山洞。这之前,由于外婆不识字,便托人把母亲的生日写在一张小红纸上,贴在衣柜上,防止遗忘。孰料,那可恶的日本狗子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那张小纸条也难逃厄运,不翼而飞。

扫荡结束后,家里一片狼藉,外婆忙着拾掇屋子,把母亲的生日给忽略了。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非常年代,能活下来已经不易了,生日自然不被重视。再说了,就算记住了又能怎样?战乱与贫困之下,过生日必定是个很奢侈的概念了。

可恨的日本鬼子!可恨的战争!可怜的母亲,竟然"没有"生日!打我记事起,就从没见过母亲过生日。

我的父亲20几岁就在北京北海部队当兵,任武装部部长。母亲10几岁就在父亲的部队做饭。部队打敌人打到哪里?母亲就跟到哪里。部队的每一口锅、每一粒米,每一把盐都是母亲和姑姑求爷爷、告奶奶和老百姓借的呀!因为那个时候贫民百姓家都很穷,而且也不知道解放军是干什么的?!

我的姑姑很小就加入了中国***。她和我的母亲青少年时代就参加了抗日救亡运动,姑姑任妇女会会长。有时间就像百姓宣传解放军好,解放军是解放劳苦大众的,是为百姓服务的。每天都举着小旗做抗日宣传。母亲是识文断字的人,看书读报,在同年龄段的女人当中,实属不易。有时我问母亲,能认识多少字?母亲笑曰,千儿八百的,说起识字,母亲满脸的自豪感!

战争年代那么困难,更谈不上过什么生日。

1968年,父亲43岁就含笑九泉了,当时母亲只有35岁。**期间,动乱的年代,母亲也从来没有过过生日。

记得父亲活着的时候,我家里还是其乐融融的,比较热闹。我的父母比较慈祥,与人和善,为人处世都深明大义、善良正直、热心助人,**期间,努力地保护着群众利益。则家里家外,甚至十里八乡,都是有目共睹,有耳共闻。父亲的战友整天长在我的家里,吃住在我的家里。在加上奶奶、外婆、和两个舅舅,都和我们一起生活。

父亲去世后,家里自然比较贫寒,正是闹饥荒的年代。从我记事起,母亲的身体就不是很好,现在想想,父亲去世那么早,家庭生活条件又不好,母亲拉扯着我们兄妹三个孩子和外婆,白天在单位上班,晚上回到家还要做家务,张罗吃的穿的来养活这一大家人,多么的不容易啊!长期的身体超负荷,母亲身体累坏了,落下一身的毛病。记得小时候,每年有很多日子,母亲三天两头的寻诊抓药,煎草药的记忆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浓浓的草药味一直伴随着我的童年。

母亲望着渐渐长大的儿女,母亲犯了愁。就是自己不吃不喝,也养不活正在发育成长的三孩子啊!然而,母亲是个要强的人。每天工作之后,利用业余时间,在单位装几台自行车,赚点外快。使我们全家度过了二三十年的饥饿关。每当提起这事,母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里甜滋滋的。这就是我平凡的母亲,用她无私的爱,精心呵护,撑起我们童年的天,伴随我们一路的成长。朴实的母亲,像千千万万个伟大的母亲一样,无私地守望着子女,守护着一家人。

从小我就很乖巧,只要母亲在家,我就围绕在母亲身边,小小的我在母亲的指导鼓励下,学着干家务,逐渐地学着洗衣,做饭,干着与当时年龄不相称的活,也算减轻了母亲的生活负担。母亲的脸上逐渐绽放出久违的笑容。那个年头,母亲一个人赚钱养着外婆和我们兄妹三个孩子,生活、读书、工作经过好几十年的艰苦奋斗,实属不易啊!虽然当时物质匮乏,但是在母亲的精心调制下,再简单的食物却变得如此的香甜可口,我们也吃得非常惬意。

记得嫂子刚过门没几年,有一次疑惑不解地问道:“妈妈什么时间过生日?好像从未听说啊?”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大家面面相觑,半天无人应答。

是啊,说起对待父母,我们兄妹几个在邻里可谓有口皆碑.,可是,要说母亲的生日,这么多年,一直没过,都习惯了,还真没有去想呢。

嫂子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我们似乎都在沉思,我也隐隐的有一些愧疚。

这时,母亲在一旁打圆场:"什么生日不生日的,只要你们过的好,妈就高兴!“母亲的话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妈妈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告诉嫂子"你妈没有生日,从小就没有呢!"

"没有生日?怎么会没有生日呢?"嫂子追问,愈发不解。场面再度陷入尴尬。

哥哥对嫂子耳语了几句,糊涂者终于真相大白。

嫂子快言快语:“这怎么行啊?妈妈辛苦了一辈子,怎么也该定个吉祥的日子庆祝一下!”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赞成,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

母亲的生日到底定在哪天,这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

母亲说:我当年去你爸哪部队,人家嫌我长得小,不想要我。我灵机一动,就报个1月1日生。哥哥说:那就把1月1日当做妈的生日吧?!当时认识你爸时合计1月1日挺好,经过那么多年风风雨雨走过来,不容易,能和你爸在一起一心一意过一生也挺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想和你爸同甘苦共患难,把你们抚养成人,可惜没那个命啊?你爸爸战争年代长期吃不饱,作为部队的领导,总是要以身作则,把自己省下吃的东西留给战友。自己长期饥饿,早已经得了胃癌,曾经做过两次大**,最后还是撒手人寰。

父亲的去世,家里早就雪上加霜,生活一直清贫,还谈过什么生日。能把你们养大成人,妈妈就高兴。

嫂子说:行,那以后每年到了1月1日,大家就在一起聚会,给妈过生日。

操劳一生的母亲为我们耗尽了毕生的心血和精力,母亲渐渐地衰老了。看到母亲弯曲而瘦弱的身躯,我的心就笼罩着一层阴影,而自然规律的无情法则,只能让我无奈地叹息。

一向寡言少语的我忍不住哭了起来。站在一旁的哥哥和弟弟鼻子酸酸的,眼泪在心里流。我深深地感到,亲情和母爱是人世间最伟大、最无私的情感,它是家庭的阳光和信仰。哥哥和弟弟也在一边忙插话,说这个日子好,是有纪念意义的。

哥哥说:“我看就这么定吧?”同时把目光投向了我。

从那以后,妈妈就有了自己的生日。每到星期天或节假日,我们就买些东西回家与母亲团聚。劝她多吃些营养品,多穿些点衣服,多在健康上关心妈妈。

每当我们看到慈祥的母亲,眼前总会浮现,她那双温暖而沧桑的手。母亲的那双手,布满了皱纹,长满了老茧,关节粗短变形,手掌宽厚。岁月的磨难,生活的艰辛,摧残了她的手,粗糙而枯瘦,却盛满了慈爱和温柔。

记得孩提的时候,我的身体很瘦弱,两岁多才学会走路。母亲搂着我,疼爱有加:我的娃呀,妈的心头肉,一声一声的叹息,充满了忧愁。求过老中医,天天给我掰腿,按摩。我趟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听着外婆唱的评剧,香甜地进入了梦乡。

在母亲的呵护中,我渐渐的长大,长到读书的年岁,母亲轻轻抚着我的头:嘱咐我好好学习,长大了好做一名有用的人。母亲用碎布头给我拼凑缝制个新书包,外婆把“好好学习”绣在了上头。又把哥哥穿小的衣裤,精心改制,钉牢了衣扣。贪玩的孩子,回家再晚,母亲总是把热饭菜留锅里。

然而岁月的风霜无情地染白了母亲的双鬓。而我们也在母爱的照耀下长大成人,娶妻生子。

可以说母亲用她那无私而伟大的爱抚育了我们两代人。母亲无微不至地关心爱护我们。

如今,我们的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孩子。妈妈已经85岁了,早已鬓发染霜,奔波了半辈子春夏秋冬,依然看着我们子女生活幸福,家庭和睦,这是我们做儿女的最大的福份。

这个世界上,如果谁的爱可以不求回报,而且任你欲求,那就只有母爱。在岁月流逝后,我将为您永远珍藏,我伟大的母亲!

母亲是一本书,写不完的真情,说不完的感激,带不走的回忆,读不完的母爱连载。 我们做儿女的都要有一颗孝敬父母的心啊!

母爱大如天,恩情深如海,母亲是伟大的,在风风雨雨的岁月里,她忘我地劳作,为了嗷嗷待哺的儿女们,看着我们渐渐长大成人,心中的喜悦不言而喻,在艰难困苦的岁月里,宁愿自己挨饥受饿,也不让儿女吃半饱。这就是伟大的母亲!

如今已白发苍苍的母亲,到了节假日,还总是提前打电话问什么时候来。早早张罗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挨个打电话,还总是站在门口盼望着儿女们的到来,在别人面前总是夸奖自己的儿女聪明智慧孝顺及工作上的成就。母亲的内心特别满足。

我亲爱的母亲,您赐予我生命,哺育我成长,教我怎样做人,怎样面对困难和挫折。您是我们最伟大的母亲,您的爱将永远照耀着您的子孙后代。

时光荏苒,眨眼间又到母亲节了。

虽然我满怀着感恩之心,却实在不知道怎样表达。因为有母亲在,所以每月总有几次全家的团聚和奔波,忙碌而踏实,细碎而温馨。母亲总是嫌我们太铺张,嫌我们为她费心费时为她挑选东西,常常激动的眼睛湿润欲言又止,她想粘着我们又怕我们烦。为她准备饭菜时,她不安地走来走去,总想帮忙;给她买衣物时,她总是嫌贵,嘱咐我们省点花。我们只好谎报价钱或者只买些小巧物件。母亲总喜欢看我们从她那儿往回大包小包的拖东西---新鲜菜蔬,自制糕点等;母亲总把每次分开都当作别离,她眼泪汪汪地跟出老远老远····母亲似乎怕我们遗忘了她,可她不知道,我们更害怕哪一天会失去她;她是盘踞在我们心中的大树,我们是四处伸展的枝桠,她老了,我们也在慢慢变老,可是树根总是会向树兜靠拢,母亲在,家就在。

那首唱不完的《常回家看看》时时刻刻萦绕在我的耳边,时刻提醒着我。

我精挑细选,购买了一束康乃馨,放在鼻下闻了又闻。香气并不浓郁,一如母爱的质朴与端庄,淡淡的芳香潜入鼻息,一瞬间,母爱的温馨在心底蔓延开来。我仿佛看到了母亲那慈祥的面容,也仿佛见到了母亲那惊喜而激动的神情。我暗自得意。

一路疾驰,终于到了母亲家.刚停稳车子,发现母亲已经笑呵呵地在门口迎候。

一如既往,母亲一边嘘寒问暖,一边攥紧了我的手往屋里领。

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妈妈一向对我疼爱有加。有好吃的,数量太少,分不过来时,母亲就常常偷偷地塞给我。每每忆起小时候母亲对我的偏爱,我便得意洋洋而又心怀感激。细细想来,我壮实的体格与母亲的厚爱是分不开的。

屋里,我和母亲相对而坐,在母亲为我倒茶水之际,我仔细端详着母亲——我几乎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端详过母亲。

在我的心目中,妈妈是最漂亮的。圆圆的脸蛋白里透红,和善的大眼睛如一汪清泉,刚刚过耳的短发,剪得非常齐整.母亲从来不去刻意地打扮,却总是那么清纯动人。可如今,岁月不饶人啊,眼前的母亲两鬓斑白,原本圆润的脸颊因为瘦消而显得狭长,深陷下去的眼睛微微的有些红肿,背也明显有些弯曲。在我心里,母亲又是那么勤劳!想当年,在我爸爸的部队里,也是精明能干的,由于过度劳累,母亲在部队时手就风湿似的伸不直。回忆起这些,我对母亲的敬意就油然而生。

可是,再看看母亲,从见到我们的那一刻开始,激动与喜悦就一直写在脸上,让我心里漾起阵阵暖意。我迫不及待地取出康乃馨,双手递到母亲眼前:“妈,祝您生日快乐!”

母亲先是一怔,接着,甜甜地笑了,笑得那么灿烂:“孩子,谢谢你们,妈都这把岁数了,过的什么生日啊,让你们费心了!”

母亲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接过花去,捧在怀里,转身……

我朝着母亲望去,这一回惊呆的是我了。康乃馨!好几束康乃馨!!端端正正地摆放在桌子上,每一束上面都垂着红纸条。

我凑近了看。顿时,眼里一热,心里一颤,一股暖流在全身游走。

“祝妈妈生日快乐!”

“妈妈,我们永远爱您!”

“妈妈,您辛苦了!”纸条上写满了祝福。我的眼睛润湿了。

临近中午,亲属们悉数到位。不须母亲动手,哥嫂们早已备好了丰盛的菜肴。

我们频频向母亲敬酒,屋子里笑声不断。期间,母亲多次背过身去拭眼泪。

我知道,这是一份情感的喧泄。这泪水里饱含了多少感动,多少满足,多少幸福的滋味。

我知道,母亲从此有了生日,也看到母亲笑的那样开心。 

【编者按】母亲出生在战乱年代,大人们连温饱都成问题,自然就忘记了母亲的生日。“一月一日,”,这是母亲经历了苦难,磨炼,成长,后来和父亲相识,为自己拟定的生日;“一心一意过好日子”是母亲和父亲相约的誓言。父亲早逝,母亲一个人承担家庭老老少少的生活起居。母亲的辛劳有目共睹,母亲的爱支撑着儿女平安长大,成家立业,家庭兴旺;母亲是一棵老树,孩子是树杈,谁也离不开谁;文中的孩子们也是个个孝顺,不忘母恩,倾尽所能回报着母爱,母慈子孝,家和万事兴!推荐共赏佳作!【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闲言碎语二上网时的无奈
下一篇:闲言碎语一,可怕的忍耐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1410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