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6日 周四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苦菜飘香(五十八)
日期:2018-05-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香山枫叶
点击:272

这顿饭谁也没吃好。

收拾完桌子老二就带着李娜和娇娇上山了,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进了果园的茅草屋,老蔫娘一看连娇娇都来了,老太太一手拉着娇娇一手拉着李娜,乐呵呵的说:“咋你娘俩都来啦?想死你们啦!地种完了吗?呆会俺就跟你们回去。”

突然看着儿子跟她使眼色,再看看李娜,从进屋就没笑过,连娇娇平时见着她都会撒娇,今个却特别的老实了,老太太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准是又发生啥事了。刚转头想问老二,李娜拉了拉她的手:“妈,我知道我有病挺长时间了,有不少事我都忘了,你能跟我详细说说吗?妈,你不知道今个种地回来在道上遇着一个女人,她说我是他的兄弟媳妇……妈,这到底是咋回事啊,是不是我认差人了啊!那娇娇她爸哪去啦?”

老二偷偷给他娘递个眼神,就走出屋子,他娘跟后头追了出来,到猪圈跟前站下,老二把前前后后的事跟他娘学了一遍,老太太说:“这下可坏了,娜还不得犯病啊!别的事她不知道吧!”老二点了点头,“谁敢说呀,娘我看这事是瞒不了了,你就跟她说我确实是她大伯子得啦,只告诉他娇娇爸死了,别提乐乐的事,她兴许没事。”

老太太寻思了一会儿,吩咐儿子别走远,一个人进了屋。

娇娇坐在炕沿上,李娜却一直站着,见婆婆进屋了,双眼看着婆婆,等着婆婆回话。

老蔫娘拉着李娜的手:“媳妇,咱上炕唠会儿嗑,反正离黑天还早呢!娘慢慢告诉你。”

李娜把鞋脱了,跟着婆婆面对面的坐在炕上,两只大眼睛定定的看着婆婆的脸:“妈你说”。老太太把媳妇的手握在手心里,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娜,你知道你得的是啥病不?”

“我知道,是精神病,我住院的地方就是精神病院。”李娜低下头长长的叹了口气。

“孩子啊,你不知道你病了以后啥也不明白啦,那时娇娇还小哪,娇娇的爸爸又……”

李娜看着婆婆的脸等着听她往下说,老太太咽了口吐沫,咬咬牙:“娇娇的爸脾气不好,老喝大酒,喝醉了酒就打你,你是疯了,人家打你你还嘿嘿的笑……”老太太编不下去了,对李娜说:“我去喝口水,回来再跟你唠!”

“妈,你坐着我去给你舀水。”

娇娇看着奶奶:“奶,你咋说瞎话,我爸啥时候打过我妈……”奶奶忙捂住娇娇的嘴,趴她耳边说:“小点声,不这样说你妈能恨你爸吗?要是知道你爸死了她再犯病咋整,就得让她恨……”话还没说完李娜端着一瓢水进屋了,老蔫娘只好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娇娇还是个孩子哪能弄明白这些,奶奶说爸爸的坏话让妈妈恨,咋恨就能不犯病了。一直过了好几年娇娇才算明白了奶奶的苦心。

婆婆接过水瓢,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大口水,脸上淌下两行浊泪,一边抬手抹掉一边说:“真是老了,连喝水都呛。娜,娘接着跟你说吧,娘看到他打你娘就打他,可娘不能天天都在你们跟前啊!那阵子你们住在娘为你们结婚盖的新房里,有一回娘去看你正赶上我那牲口儿子打你,娘就把你和娇娇带回咱现在住的老房子里住了,把三鳖犊子一个人扔那了让他随便作吧!”

老太太闭了会眼睛,心里念着:“三啊,你可千万别怪娘啊!只要娜好好的娘啥都豁出去了,就是死了下割舌地狱娘也认了。”随手又端起水瓢咕嘟咕嘟的灌了两口。

李娜一直望着婆婆,早以是泪流满面,见婆婆一个劲的喝凉水,忙把水瓢要过来,哭着说:“妈,别喝了,凉。”

老蔫娘紧紧握着媳妇的手,接着编儿子的瞎话:“三自个在家一天酒不离嘴,有一回酒喝没了,去水库下边的小卖部买酒掉水库淹死了。死就死吧,活着也是个祸害,好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就把他埋这果园里了。没地方埋呀!”老蔫娘假装咳嗽把脸转过去,不让李娜看到她强压下去的泪水又蓄满了眼眶,趴炕沿上擤鼻涕,把眼上的泪擦了一把。转过身来看着李娜,李娜的脸上满是泪水,婆婆抬起粗糙的老手为她抹着眼泪,而她自己的心里此刻早已经泪流成河了。

“妈,你真是我的亲妈啊,怪不得我啥都记不住就记住你了。妈妈,原来我是个寡妇啊!妈,你咋不早点跟我说啊!”李娜抱着婆婆,把脸贴着婆婆的脸,放声大哭,婆婆想到自个这样编排死去的儿子心如刀割一样疼,也跟着媳妇嚎啕大哭起来,娇娇坐在一旁也嘤嘤的哭着。

老二听到屋里哭成一团,急忙跑进来:“这是咋啦?都哭啥啊”?大黑狗也跟进来,看着屋里异样的情景,“汪汪”的叫了起来,被老二喝呼了一嗓子,耷拉着尾巴出去了。

老蔫娘抬头看了看儿子:“娜,咱都不哭啦,娘跟你说,这个是你二哥,你病才好,认错了,这一点也不丢人,谁也不会笑话一个病人的。”

李娜挂满泪水的脸一下子红得像熟透了的红富士苹果,深深的低下头去。这回谁也不看了,只是小声的呜咽着:“妈,我丢死人了都,我以后咋见人啊!”老太太拍着她的手:“娜,没啥丢人的,外人谁知道啊!再说了,只要你俩真乐意成一对娘乐不得呢!娘可舍不得你往后嫁到别人家呢!”

老蔫娘强忍着心里的悲伤笑着说,李娜的小脸更红了。

【编者按】老蔫娘怕李娜知道了真相再次受刺激而发病,就编了谎话,让李娜认为以前的丈夫酗酒家暴,最后自已不小心失足落水而亡。老蔫娘说这些谎话表面上很平静,心里已经在泪流不止。我们只有默默的祈愿:好人好报!感谢投稿美丽文学社。【美丽编辑:阳光】
上一篇:人生在世
下一篇:苦菜飘香(五十七)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49852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