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母亲节征文】母亲节 一个想娘的日子
日期:2018-05-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史庆有
点击:541

闲逛的时候,在热闹的超市里看到有两个漂亮的女孩在为母亲精心挑选礼物,此时,自己才猛然想起,在时光匆匆中,又迎来了母亲的节日。

然而,母亲节对我而言,永远失去了尽孝的机会,而每一个母亲节,都会让我想起自己的娘亲,娘亲也成了我永远的怀念。

娘亲走得早,那年我只有12岁,二弟8岁,老弟只有5岁,我们都是不懂事的孩子,也刚知道伤心难过。现在想想,老娘生养了我一回,我没能为老娘尽一点孝,真的是愧对良心。“子欲孝而亲不待”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在母亲节我不能为老娘做点什么,只能对着荧屏,思娘,想娘,同老娘进行心灵上的交流。

我的娘亲中等身材,比较纤细,是如今美女们都在追求的魔鬼身材,一头乌黑的秀发,由于家务活繁重,为方便,30多岁的时候就梳个纂儿,但娘的纂儿硕大,光滑,看着是那样时尚。娘亲可是个美人坯子,五宫端正,皮肤细腻,白皙,左眼角内侧下有一颗美人痣,看着是那样慈祥。娘的面容已经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娘是39岁那年春天得的病,病了半年,在我的记忆里娘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瘦,脸色一天比一天黄。那时候还不知道“癌”这个字眼的可恨。娘是被肝癌夺去生命的。

现在想想娘应该是因四弟拖累体力透支,积劳成疾而患病的。我只记得四弟出生就患上了一种叫胎毒的皮肤病,出生就没停止过哭,常常让老娘整夜不能入眠,在两周岁的时候死了,他死了不久,娘病了。娘是种地的时候发病的,病的第一天是“心口疼’,疼得很严重,生产队出车送娘去的地区医院,娘去的时候还能走路,到医院,一位年轻的大学毕业的医生检查后,当着娘的面同父亲讲:这病不好治,回去想啥吃点啥,别花大头钱了,你们没听说一个县委书记得这病都没治了吗!当时爸爸可没当回事,总觉得这医生太年轻,嘴巴没毛,办事不牢。县委书记有病同我们老百姓有什么关系,这儿治不了,我们去城里的大医院。不到40岁的娘有点病怎么能治不了。医生给娘开了一些维生素,保肝、养肝的病让娘回家养着。医生说的轻松,娘可受不了了,医生暗指的是《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而焦裕禄的事迹娘早就知道了,娘当时是我们村里妇女学习毛主席著作辅导员,医生的话让娘很紧张,来的时候娘走路还很轻松,回去的时候也许是因一天多没吃东西,迈步都没有了力气。从医院回去,娘就卧床不起了。

听一朋友讲,做为一个家庭,父亲是大梁,母亲就是支着大梁的柱子,再好的大梁,也得有柱子支着才是一幢漂亮的房子。我家由于老娘病了,真的犹如房子塌了,从此我家的生活乱套了。

为了给老娘治病,爸爸买掉了我家的摇钱树——那头高产母猪,几次带着娘去市、县大医院,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这期间也为娘服用了好多偏方。

一位亲属患肝硬化,也被医生判死刑了,但亲属听到一个偏方:绿豆熬水,每天渴了喝绿豆水,饿了吃煮熟的绿豆,感觉吃着没味,加白糖,亲属喝了3周绿豆水,吃了3周的绿豆加白糖,腹水消了,肝硬化好了。我娘也用了这偏方,只是不见效。

一卞氏游医治好了邻居的疑难杂症,看了老娘的病,打保票说能治好,爸爸杀了报晓的公鸡给大夫吃,前后折腾了半个多月,钱没少花,娘的病严重了。游医说去外地弄好药,结果是带着钱走了,再也没回来。

一巫医说老娘中邪了,要为娘着招魂,让父亲夜深人静的时候,上房对着烟囱喊“大月他娘,你快回来!大月他娘,你快回来……”不知道父亲喊了多少遍,只是在被窝的我听到那声音十分凄凉,后背都冒凉风……

母亲是在那年农历九月初三去世的,那天下着小雪,在老娘身边,我试着为老娘喂水,娘怎么也不张嘴了,我握着娘那双被疾病折磨的干枯的手,将脸贴在娘的脸上,娘干枯的眼神,望着我,张嘴动了动,就沉了下去。我知道娘想叫我一声乳名的。可是娘病痛折磨的就是张不开嘴,用劲生命的力气也喊不出来了,娘不甘心的样子,用力抓了抓我的手,指了指我,闭上了眼睛。

我在大人的帮助下,为老娘穿上了新衣服,一身蓝色假袄假裤,外边套件大袍……娘被乡亲们抬进了棺材,我站在长凳上,举着扁担为娘指路:娘!西南三条大路,您走中间那条。连说三遍,这期间,我感觉我就是机械人了,别人让我说啥我就说啥,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已经失去了感觉,我的灵魂已经随着老娘的灵魂去了天国。

娘是被乡亲们抬着去墓地的,由于娘有文化,生前受乡亲们的厚爱,娘走了,乡亲们都主动来送行,那天送娘是32条杠,64人抬。在我们村是最高的礼节。

在起灵之前,有叔叔告诉我,为了让老娘走的安稳,让我扛着幡在前边慢点走。走几步回头嗑个头,我做到了,我用嗑头的方式告慰着老娘,娘!我想你,我不让你走。我也用嗑头的方式,求得乡亲们走慢点,让老娘走的安稳些。

在送老娘的路上,雪花越来越大,也许是老娘的去世感动了上天,老天也流下了眼泪,也许是我的真诚感动了上帝,上帝将最圣洁的雪花献给了老娘。反正我知道,老娘走得是那样安稳,坦然……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岁月的变迁,我对娘的想念越来越强烈,浓浓的怀念使我时时追记寻找着娘远去的印象,可我一次次努力搜索对娘的记忆,然而,每一次都越来越清淡。

母亲节,一个想娘的日子。

【编者按】“母亲节,一个想娘的日子”,一句话概括了孩子对母亲所有的感情。文中作者的母亲年轻轻的就患癌症去世了,给年幼的自己沉重的打击,也给整个家庭蒙上了阴影。母亲在患病期间,父亲的倾情救治,母亲的绝望心情都表现在无奈的日子当中。母亲去世,进行了隆重的葬礼,作者为母亲穿衣,“引路”,叩头,祈祷。年仅12岁,却是做到了“孝子”该做的一切事情。母亲节,祝愿母亲在天堂吉祥。文章记述了作者年幼时对母亲所有的记忆,表达了深深的思母情怀。感谢投稿烟雨,期待继续支持!【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我的二伯父
下一篇:佳人醉·悼同窗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5/11 21:24:43
谢谢老师的推荐,母亲节,让我们这些过早的失去母亲的人感觉十分无奈,常言说的好:七十岁有个家,八十岁有个家,乃幸事,但我早早就失去母亲,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祝愿普天下所有的母亲健康快乐长寿!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942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