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4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苦菜飘香(五十六)
日期:2018-05-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香山枫叶
点击:282

李娜早早的就起来了,答兑孩子们吃完饭上学走了,她自己等了一会儿,眼见得日头都照腚了,老二还没有来,她等公公吃完了,自己心不在焉的扒了两口饭就收拾过去,眼睛不时的看着墙上的挂钟,都八点半了,心里开始莫名的烦躁不安,琢磨着这娇她爸是咋啦,咋到这会儿还不来呢!他是累乏了睡过站了还是咋的啦?李娜又开始一遍遍地跑到大门口张望着,心里的烦躁越来越盛了!

都十一点多了,老二也没来,李娜开始闷闷不乐了,她不再往外跑了,东西屋的转悠着,老蔫爹看着她那样,担心地说:“媳妇,你咋地啦?”

李娜像没听见似的低头寻思着啥,两只手绞弄着衣襟,一张小脸煞白写满了烦恼。

老蔫爹的心“咯噔”了一下,心说完了,这是要犯病了!脑瓜子一下子胀痛起来。他哆嗦着手捂着脑门,提高声音喊:“媳妇,媳妇,给我拿点药,我脑袋疼!”

李娜终于抬起头来愣愣的看着公公:“爹,你说啥?”

老蔫爹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李娜好像才回过神来,手脚麻溜的拿药倒水,伺候公公把药吃了。

“媳妇,晌午了吧?有饭吗?”

“噢,我都忘做饭了!爹你等会儿,我这就去做饭!爹,你说娇她爸今个咋没来种地呢?”李娜站在门口回头看着她公公问。

“谁?”老蔫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马上又说:“噢,你说的是二呀,许是山上有啥要紧的活了下不来吧。这娘俩没一个好货,不下来了也不他妈的说一声!媳妇做饭得了,管他们那些破事呢!”

李娜应了一声上外屋做饭了。

吃完了中午饭,李娜草草的收拾了一下,就领着家里的大黑狗奔山上去了,临出门的时候公公喊她她也没听见,径直的走出了家门,连大门都忘了关。

别看李娜小胳膊小腿的,走起路来可不慢,因为心里着急,她是带着小跑上山的,一口气到了果园里的茅草屋,已经是跑得小脸通红满身满脸都是汗水了。

大黑狗还是第一次上山,它跟在李娜的身前身后直耍欢,看到蹲在门口收拾鸡的老蔫娘乐得直摇尾巴,从李娜身后跑过去,在老太太的裤腿上蹭来蹭去的,伸出腥红的舌头舔老蔫娘的手。

“娜,你咋上来了?快过来坐下歇歇吧,瞧你这一脸的汗!”老蔫娘拍了大黑狗一下,推个木墩给李娜。

李娜四处撒摸着,看到老二正汗巴流水的钉鸡棚的门呢,就径直走过去拽着老二的胳膊摇了摇:“她爸,你今个干嘛不下山种地啊?不下去也不告诉我一声,让人家白等了一头晌!”声音里透着娇憨和埋怨。

老二回头瞅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他娘,咧嘴苦笑着:“李娜来啦!喏,你没看到吗?娘收拾的那些鸡都是被黄皮子咬死的,我得把鸡棚子弄严实了啊,要不晚上黄皮子再来这些鸡可就遭殃啦!等弄好了再种地。”一边说老二一边把胳膊从李娜的手里小心的抽了出来。

李娜明白了咋回事,脸上重新又露出了那种萌萌的笑容,她坐在婆婆跟前跟婆婆一块退起鸡毛来,只是那双眼睛总是围着老二转。老蔫娘看在眼里,不由得低叹了一声。

到了下午五点多了,老二总算是把鸡棚子弄好了,三人站那仔细的端详着,的确是严实了,这才放心,老蔫娘也把十多只鸡都退好毛掏完膛了,找个干净的袋子装上了,吩咐老二:“这老些鸡咱家也吃不完,你给街坊邻里的送送吧,大春头子的,谁家都没啥菜吃。咱家留两只就行。我在山上看着,你和娜下山吧,送完就回来,娘留了一只呆会儿就给你炖上,你回来吃吧!”

李娜嘟着嘴看着她婆婆:“妈,我想让娇她爸在家吃,我回家就给他炖了!”

老太太拉着李娜的小手笑着拍了拍:“娜,听娘的话哦,这山上招了黄皮子,老来祸祸鸡,娘腿脚不灵了撵不了啊!二不回来哪好使啊!你不怕娘摔个好歹的呀?”

李娜的大眼睛看着婆婆的脸,又看了看老二,老二也在那边点着头,她无奈的说:“那行吧!”

老二和李娜往山下走,老二走在前面,步子迈得不快也不慢,故意和李娜保持一段距离,李娜说什么老二都会轻轻的答应着,从不主动搭话,李娜一个人在那说得兴高彩烈的。

到了家,老二给李娜留下两只鸡,吩咐李娜炖了,他给邻居送完就直接回山上了,勉得黑天了娘照应不过来!

李娜水汪汪的大眼睛目送着老二出了大门,心里却漫上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第二天一早老二回老屋取种子化肥,李娜早早的就答兑吃完了饭正收拾碗筷呢,见老二进屋忙问他吃饭了没有,老二点头说吃完了,李娜忙三迭四的草草拾掇拾掇,就要跟老二下地,老二咋拦都不好使,只好让他跟着。干到快中午了,老二对李娜说:“你回家做饭吧,我再种两垄就回家吃饭了。”他看着李娜在这大日头下晒着,不知为啥总是有点心疼的感觉。见李娜没有走的意思,又说:“我早上就垫巴了一口,现在真是饿了,你回家把饭做了我进屋就能吃上了。”

李娜把手里的化肥滤完了,直起腰来说,“嗯,等我把这垄滤到头就回,明个你早上回家吃吧!”

老二“嗯”了一声,忙丢下镐头让李娜往前滤自个跟后头培土。

弄完了这垄,李娜回家去做饭了,临走回头看了看老二,目光中含满了眷恋。

李娜回到家连屋都没进,先到材垛抱了一大捆材禾就把灶坑点着了,西屋的锅焖的大米饭,东屋的锅烧上了开水,把昨天剩下的蕨菜焯了一下准备炒腊肉,忙活了一阵子,李娜把饭菜都做好了。放在大锅里保温。又上园子里拔了一大把发芽葱扒好洗净这才进屋。

从她进院老蔫爹就看到了,见媳妇一头扎进厨房弄饭菜,老蔫爹的脸上挂上了难得的笑容:“媳妇累不,上炕歇会儿!”李娜看了看钟还不到十一点呢,就坐在炕沿上和公公唠嗑。

“爹,我不累,你饿不,要饿你先吃。”

老蔫爹看着媳妇,摇了摇头,“不饿,等二回来了一块吃吧!”

一提起老二,李娜就连笑都带着甜:“娇她爸饿了,让我先回来做饭,他一会儿就回来了。”

公公的一双饱经病痛折磨的老眼看着李娜,张嘴想说话又不说了,只是点了点头。李娜坐了一会儿,和公公也没啥唠的,就走出屋子上门口张望。等老二一冒头就跑回来答兑桌子,等老二到屋饭菜都摆在桌子上了。

到了晚上老二吃完了饭才回山上,临走告诉李娜,娘这几天都不回来了,等地种完了再让她回来,岁数大了,来回折腾她干嘛。李娜也点头答应。

一家人加上老二的地有两垧多,李娜天天跟着下地也种了十多天,到最后那天种完地,天还早着呢,老二和李娜在山上采了一袋子山菜背回来,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家走,迎面遇到了爱扯老婆舌的陈快嘴,见老二他们过来,盯盯的看着这个又看着那个,嘴上向放鞭炮辟里啪啦的:“吆,这不是王老二吗?带着兄弟媳妇下地啦?……”

“闭上你那破x嘴,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老二脸红脖子粗的冲她吼着,身后的李娜吓得一激灵,一双大眼睛茫然的看看老二又看了一眼讨了没趣的陈快嘴撇着嘴从她身边走过去。老二也停下了脚步,转回身看着李娜,见李娜也张着一双大眼望着自个,走回几步拉起她的胳膊:“娇她妈,咱快走,别听她瞎呲呲!”

李娜跟着老二回了家,脑袋里却种下了兄弟媳妇这句话。

【编者按】李娜记挂着老二,吃完午饭就急急忙忙的上山,看见老二在订鸡棚,老蔫娘在收拾被咬死的鸡。从此农忙的季节李娜就坚持去下地帮忙,老二总是找各种借口让李娜歇息自己多干活。谁知道,平地起风波,回家的路上被扯上闲话,“兄弟媳妇”这几个字会让李娜恢复记忆吗?知道真相的李娜会犯病吗?我们将拭目以待。感谢投稿美丽文学社。【美丽编辑:阳光】
上一篇:苦菜飘香(五十七)
下一篇:苦菜飘香(五十五)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3180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