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6月19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万圣节·涅槃
日期:2018-05-0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文彧
点击:291

五十年代人,从记事时起,就经“WG洗礼”。当下几多洋洋得意者,温饱有佳,于碌碌无为中仍自享其乐,亦步亦趋任时光流逝,悠斋游斋;自诩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自恋忠心耿耿,于尘不染,自信不屈鬼神而少媚西洋景,那也算得上知足常乐。

时光流逝,生活中诸多国外产品其功能、样式冲击习俗与习惯,耳濡目染外来文化,亦步亦趋,也常有心悦,于是觊觎洋节,自娱自乐,倒也心安理得。今日偶拾起西方避光迎寒的节日来,让我想起佛学里的涅槃。原本坚韧挺拔的意志訇然无了踪影,心跳得竟担心起这是不是世界末日。

昼夜思绪不佳,常常在暗淡的求索中苦行,但终不得其解。整天萎蘼,似乎在盼着那盏奇异的“杰克灯”为我作航,然而夏已去,秋亦走,冬天来了吗?天不寒,人自寒,心跟踅满天空的落叶打颤,我这是死去了,还是在重生?

翻看日记,留下了些许感叹,那是为秋而歌。直击心灵,这秋对于我有几多收获?春日里的萌动,至此还可屈指数出多少残喘?试着熄掉明灯,在黑暗中寻找那张憨态可掬的笑脸,可灵空里却处处是驱赶不走的狰狞。

一只只苍白嶙峋的手向我伸来,天簌里满是讨要的哀号。我掏空自己,拿不出一样丰腴来证明我的收获。看似强壮饱满的体魄,看似一个热火朝天的收割,那不过是一个可怜的躯壳,一个毫无血肉的摆设。

睁大了双眼,抗拒黑夜,试看妖魔鬼怪奈我几何。可怜一个凡夫俗子,既便恃强斗勇,假面作仙,亦无法找到来时的路径。此时,多么期盼那个钟馗为我执杖,说着鬼话,唱着鬼歌,让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赞美我仍是一个强者。然而,黑夜无象限,我终象一个宇宙里的漫步者,看天旋星转,四周魍魉。竭尽全力寻找方向。

我不得不倔服,怨恨缔造者没有把明眸送给我。还是闭上双眼盼天亮吧,颓废中安抚自己,不论睁着眼睛还是紧闲双眸,都在阳光中面对渐消渐隐的灵魂图腾致敬。这让我至少得到一种明媚的安慰,当细数身边发生的一切,不再怀疑是昨夜梦魇中悄然的鬼魅。

轻轻的合上日记,我无力复述生命中的灰暗元素,更无法把肆无忌惮的狂热拼合成彰显个性的图景,我只能并紧指缝,轻抚藏在日记里的光怪陆离,不再让刺痛眼球的偏执与狂燥再度走光。我自觉这是我独有的虔诚,定会得到心灵涅槃....

不敢确定,这是在改变自己信仰,但默默前行,着实让我体会了西方一个鬼怪节日的盛装洗礼,同时,亦感受着重生的庄严与神圣。我把自己的灵魂悄悄的放在梧桐香木的烈焰上,以求灵空,不再造作。不重生,便作古.....

 

【编者按】作者描述:这是一篇写了很久的散文。与刚刚发表的自由体诗《点亮额前的杰克灯》几乎同为一文。自由体诗是用这篇散文改写的。而立意却与这篇散文稍有差别。也是自己试着把散文改写成诗的一种尝试。此文阐述的是,面对“无奈”时,企盼重生。而改篇的自由体诗里,稍稍有了主观上的能动,表现一种抗争与不屈。只是那种抗争力量弱了些,或是不甘内心的困扰而奋力的呐喊。问好作者。【万泉河编辑:宁宁】
上一篇:【母亲节征文】女人如花
下一篇:杂文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3124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