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9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蝶之灵
日期:2018-05-0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素心
点击:298

引子——

 

母亲走了,一句话也没有说,仅留下三间寒窑,一锅冷灶,还有十岁的秋雨和三岁的冬雪兄妹。接下来的几天,父亲也变得异常沉默,偶尔却会大发雷霆,偶尔又会一个人自言自语。

有一天,秋雨放学回来,发现院子门前围了很多人,还有村里唯一的那辆用来跑出租的“捷达”也停在门口。他怀着莫明其妙的心情走进了屋子,屋子里坐满了人,村里有头有脸的人几乎都到齐了。村长坐在南炕的炕沿边上,低着头吸着低档的香烟,治保主任也坐在旁边,木然的表情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父亲坐在炕里面朝着窗户,还在不停地嘀咕着什么。妹妹瞪着惊恐的眼睛委屈地躲在妇女主任的怀里,不停地抽泣……

西院的张五叔见秋雨回来了,便站起身走了过来,指着村长说:“秋雨啊,你赵大伯有事儿要跟你合计合计。”

父亲被送走了,送到了市里的精神康复中心。张五叔说,这天下午,父亲突然狂躁起来,抱着年仅三岁的小冬雪往院子里那口盛满了水的缸里按,小冬雪的哭声惊醒了正在睡午觉的张五叔,救下了妹妹,随后赶来的村长和治保主任将父亲控制了起来。为了防止秋雨和冬雪再受到伤害,也为了防止父亲没有自制能力再去伤害别人,村里的干部们研究了一下,决定只有把父亲送走这一个办法了。赵大伯还承诺,每个月村里会给他们兄妹一百元的生活费,也免除了秋雨的学习费用。

秋雨拉着妹妹站在自家门口,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两付小小的身躯在暮色中模糊成一张剪影!

他们相依偎着渡过了第一个清冷的夜,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覆巢——支撑

 

第二天清晨,秋雨早早便起床了,应该说他几乎整夜未眠,天快亮时大概睡了一小会儿,但很快便醒了。他起床,抱柴禾、点火、淘米、煮饭……忽然觉得自己一夜之间似乎长大了许多,看着还在睡梦中的妹妹,她睡得那么香甜,也许梦中正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撒娇,或者和父亲,母亲一起在林子里采蘑菇,然后一起回家……

饭好了——自从母亲走后,父亲的精神就一直不是很稳定,所以秋雨早就习惯了自己煮饭。他推了推梦中的妹妹:“雪儿,快起来,吃饭了。吃完了饭,你得和我一起上学去了,快点,一会儿迟到了。”小冬雪翻了个身坐了起来,双手揉着眼睛,带着哭腔地说:“我还没睡醒呢!”

秋雨在教室里上课,冬雪就待在看校老人的屋子里。老人可怜这个没爸没妈的孩子,经常给她留着好吃的东西,儿女们买来的鸡蛋、苹果、鸭梨……虽然数量也不多,可是,老人都会分给冬雪吃。所以冬雪喜欢呆在这里,每天都高高兴兴地陪哥哥一起上学。

乡亲们送来自家孩子穿过的衣服,鞋帽,村里人没有大富的人家,送来的只是一份心意,但对于这对兄妹来说已经很温暖了。快入冬的时候,谁家的男人闲暇了,便会主动来帮助秋雨用塑料薄膜将年久失修的门窗封好,越冬的柴草堆放起来,女人们则是三三两两一起来帮秋雨兄妹缝制棉衣和拆洗被褥。

乡亲们的关怀和帮助无形中给了秋雨坚强的动力,虽然这一切都是不幸中的万幸,但是必竟每家都有自己的生活,平日里自家所有的事情还是都靠秋雨来完成。妹妹还小,不谙世事,一个家再小也是一个家,有家就要有顶梁的柱。

转眼两年一晃就过去了,十三岁的秋雨以优异的成绩升入初中,可是,这却让他为难起来,自己热爱学习,无论生活的担子多么沉重都没有迫使他放弃学习的愿望,他要上高中,上大学。可如今严酷的事实摆在面前:村里离镇里的初中有五公里的路程,家里没有自行车,他也买不起。如果走路上学,来回在路上的时间就要花去将近两个小时,时间倒在其次,关键是冬雪怎么办?她还那么小,如何能承受这么远的步行之苦?

整整一个假期,秋雨变得极其沉默,他时常咬着嘴唇看着天空发呆,冬雪就坐在哥哥身边,一声不响地陪着哥哥,哥哥说:“雪儿,如果你伤心了,难过了,只要看着天空,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了!”

开学了,秋雨的班主任在点他名字的时候,没有听到回答。于是,极其负责的她便来到了秋雨的村子,了解到了秋雨的情况后,她便到秋雨家进行了家访。走进秋雨兄妹的屋子,她心酸极了,落了泪,命运就是这样不公,在许多富足幸福的家庭里听到的永远是快乐的歌声,在不幸而贫穷的院落中,见到的只有沉静和凄凉。于老师的到来,让秋雨沉寂了一个夏天的心突然冲进了一抹阳光,照亮了他的世界。于老师送给秋雨一辆女儿用过的自行车,并告诉秋雨,她已经跟镇里的“中心幼儿园”园长通过电话了,园长是她的好朋友,了解到了秋雨的难处后,主动提出要收冬雪入园,免去所有的托费和餐费。

一切来得那么突然,那么让人欣慰,秋雨觉得生活美好得像一个童话!

 

虫——吸收、成长

 

新的校园、新的老师、新的同学,秋雨开始了新一级的学习生涯。他每天早起,和妹妹一起吃过早饭,便用铝制的饭盒装上午餐,然后带着妹妹一起去镇里,把妹妹交给幼儿园的阿姨,他再到学校去。一天的学习结束后,他又要匆匆忙忙地赶到幼儿园接妹妹,他怕阿姨等久了会不高兴,虽然那位阿姨从来没说过一句重话,总是微笑着,但秋雨仍然觉得过意不去,因为那个时间,通常都只剩下妹妹一个孩子了。

接到妹妹,他要骑上半个小时的路程回家,做过了晚饭,他把冬雪安排好了就开始做作业,复习功课,一天又一天,一季又一季……

妹妹的三字经、弟子规、百家姓、千字文背得滚瓜烂熟,常常在秋雨一边忙家务活的时候,冬雪就会跟在哥哥身后大声地背诵:“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天地玄黄,宇宙宏荒……”,秋雨听着妹妹稚嫩的声音,心里总是美滋滋的,见到了幼儿园的阿姨总是连连地鞠躬。妹妹还常常给秋雨讲故事,讲《白雪公主》,讲《灰姑娘》,讲《蔡文姬》还讲《花木兰》……

每天除了一些家务活,就是学习,闲暇的时候,秋雨就带着妹妹在院子里种菜。每月一百元的生活费对于他们来说,虽然还算够用,但也极其需要勤俭节约。田地被村子收回了,家里也没人能种得了,村里将田租给那些劳动力比较多的家庭,收上来的租金会在春节的时候给他们兄妹五百元,其它的留做父亲在市康复中心的花费。赵大伯说:这些根本就不够,村上每年都要贴补很多,秋雨领情,他觉得村里的人都是那么朴实,善良,都曾经无条件地帮助过他们,他感恩戴德!

晚上,冬雪就和哥哥睡在一起。自从母亲走后,小冬雪睡觉的时候就必须拉着哥哥的手,不然就常常会被惊醒。只有牵着哥哥的手,她才能睡得香甜,睡得踏实,长长的睫毛像弯弯的月牙,美极了!

秋雨每天骑着于老师送他的自行车载着冬雪往返于上学放学的路上,风雨不误。下雨的时候,秋雨就用张五叔家装过化肥的塑料袋子剪三个洞,套在身上,露出头和两支手臂来扶车把,给冬雪的就剪一个洞,只露出小脑袋就好。农村的化肥多数是用玻璃丝袋子装的,丝袋子的缝隙太大,为了防止化肥挥发,会把化肥先装进透明的塑料袋子里。秋雨就是用那层塑料袋洗干净自制成了雨衣——现成的雨衣太贵了,要花去他们兄妹半个月的生活费。这样的雨衣也可以用,又经济又实惠,只是每次下雨的时候,等秋雨到了学校,他的头和手臂几乎是湿透的,但是他却不以为然。

一年很快又过去了,冬雪上小学了。她较同龄的孩子要成熟了好多,老师让她当班长,让她用勤俭和懂事来感染其他的同学。她的成绩和哥哥一样,永远是班里,学校里最优秀的,她和哥哥比着赛似的一起学习,一起劳动,一起做家务,一起成长……

冬雪上了小学,秋雨就不用再驮着她骑那么远的路了,也不用再绕到镇中心去了,来回省了不少时间,也不用分心了。

 

蛹——坚实

 

老天眷顾,他们兄妹一年到头几乎很少生病,就连小感冒也是极少数的。只是在那样的时候,他们往往表现得更加顽强,不必打针,也不必吃药,几天时间自身的抵抗力就可以战胜感冒**了。

有一次,秋雨觉得很不舒服,头晕,浑身发冷,他知道自己一定是感冒了,但他还是和每天一样,起床煮饭,然后顺路送妹妹到小学,他再往自己的学校去。可是这次,他却在上学的路上,一个不注意,车子翻倒在路边……被随后的同学发现了,将他送到了附近的诊所,胳膊被划了很长一条口子,医生说:“你这儿有一个地方伤得有点深,我得给你缝几针,这样才能好得快些,而且将来疤痕也会小一些。”可是秋雨一听,缝那几针需要三十块钱,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你就这么给我擦擦包上就行,没什么大事儿。”医生无可奈何,只好用药棉将他的伤口清理消毒,然后仔细地整理好破坏的皮肤组织,用纱布将他的胳膊厚厚地缠上了。

到了学校,秋雨的胳膊肿得有碗口粗了,他就用左手写字,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字写得怎么潦草,还是跟不上老师讲课的速度,只好下了课,他跟同学借来笔记抄上一遍。放学了,冬雪看到哥哥受伤的胳膊伤心地哭了起来,秋雨笑着劝她:“别哭啊,就是一点小伤,骑车摔的,没关系!”

晚上,冬雪拉着哥哥发烫的手,轻轻抚摸着包扎的地方问:“疼吗?”

“不疼,一点儿都不疼,一个星期就能好了。”

第二天,秋雨支撑着起床,却发现妹妹已经起来了。他走到厨房,见妹妹正惦着脚,舀水缸里的水要淘米,他便生气地喊道:“谁让你做饭了,还到水缸里去舀水,万一掉……”话到嘴边,他又咽了下去,他想起了父亲。冬雪被哥哥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水瓢一下子掉到了缸里,她就站在水缸边愣愣地看着他。秋雨用袖子胡乱地拭了一下流到眼角的泪,伸手到水缸里取出水瓢,烧火、煮饭……

用左手单手扶车把,自然会比平时慢很多了,秋雨第一次迟到。放学也较每天迟了些,一进院子,他发现妹妹正站在高高的柴草垛下,吃力地拽着,大概是想拽下一捆柴禾来吧。秋雨笑了笑,停好了车,走过来用手抓住捆柴禾的“绕子”,用力一拽,便把一捆柴禾从高大的柴草垛上扯了下来。冬雪吃惊而又佩服地回头看着哥哥说:“哥,你力气真大,太了不起了!”

妹妹天真的样子把秋雨逗笑了:“当然了,哥是男子汉嘛!”说着他拎起柴禾,却被冬雪抢了过去说:“哥,让我抱吧!”

“你力气太小,等你长大……”

“不嘛,不嘛,我就抱!”不等秋雨说完,冬雪抢过了哥哥手中的柴禾连拖带拽地往屋子走去,秋雨站在那,看着妹妹瘦弱娇小的身影拖着那捆不成比例的柴禾,心中真是五味杂陈。他知道,妹妹是心疼他了,想分担他肩上的重担,妹妹那么可爱,那么懂事,像她这个年纪正是在父母身边撒娇的时候,可妹妹却承受着生活的压力,自己能够给她的实在太少了。

 

茧——选择

 

初三结束了,秋雨在暑假里接到了市里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可是,他读不起,这几年,他和妹妹勤俭节约积下了一点钱,可还是不足学费的一半,而自己一旦上了高中,妹妹怎么办?谁给她做饭,丢下她一个人在家,他也放心不下。秋雨又开始发呆,开始沉默,坐在院子里看尉蓝的天空,和飘浮的朵朵白云,秋雨好想变成一只鸟,到天空中去,自由自在地飞。

冬雪了解哥哥的心事,就对秋雨说:“哥,你上学去吧!我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我自己会做饭了,也会洗衣服,晚上,我自己会盖好被子的,我会把门锁好的,我是大孩子了,你放心吧!”

听了妹妹的话,秋雨心里难过极了!

开学了,秋雨骑着那辆修了又修的自行车来到了市重点高中的门口,看着正在军训的新生,他久久不能平静。高中的大门那么漂亮,那么宽阔,可是却把他永远地隔在了外面……

吃晚饭的时候,冬雪天真的问秋雨:“哥,你们学校的同学多吗?我听说高中里边一个年级就有好几百人呢。你们的班主任对你好吗?像于老师那么善良吗?”

秋雨沉默了好一会儿,抬起头来对冬雪说:“雪儿,好好学习吧!哥未完成的心愿就由你来继续了。”

“什么?”听了秋雨的话,冬雪的眼泪刷的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你为什么不去读书啊?你说过你要上大学的。”

“别哭,雪儿。”秋雨咬了咬嘴唇,“没事儿,哥今天在市里的一家工地上找到了一份做学徒的工作,一天给三十块钱呢,等哥挣够了钱,还可以再去读书的,对不对?哥说过,你要是想哭的时候就看天,那样就不会流下泪来了,快点,别哭了!”

冬雪不言语了,她听明白了,家里没有钱,哥哥读不起高中,也放心不下她!她听话地向天棚上望去……

秋雨每天回到家都感觉那么疲惫,冬雪常常是做好了饭,一边做作业,一边等哥哥。

日子像珍珠一样,在贝壳的含吐中渐渐圆满起来。冬雪也初中毕业了,秋雨兴奋地帮她打理好行李,送她去市重点高中报到。第一次走进这座仰慕了六年之久的大门,心情却异常平静了下来。六年来,他每次经过这所校门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停下来看上几眼,如今当他走入的时候,门还是那座,却换了另一种身份,另一种心境,妹妹替他完成了自己未能走的路。

帮妹妹铺好被褥,秋雨便一边走,一边对妹妹交代:“和同学要好好相处,要多包容别人。好好学习,不要分心,上学的钱哥有,你只要努力,将来考上什么样的大学,哥都能供得起。”

“哥,我知道了,你怎么婆婆妈妈的,像个老太太似的。”冬雪努着嘴说,忽然脸红了起来,她小声地问道,“哥,可是,晚上我不能再拉着你的手了,睡不着怎么办?”

一句话把秋雨逗笑了:“傻丫头,你都多大了?都快成大姑娘了,将来还能老拉着哥的手啊,过几天就习惯了。”

每天上班经过高中的时候,秋雨都会站在学校的围栏外向里面张望,他想从那些正在军训的新生里面搜寻到冬雪的身影,可是新生们都穿着一样的迷彩服,使得他眼睛都睁得酸疼了,还是分不出来。不过,他依然坚持着,每天都在墙外守上那么十几分钟,原来的守望是因为自己的遗憾,现在的守望是对妹妹的期盼。

为了能更好的照顾冬雪,也为了上班能方便一点。秋雨卖掉了家里的房子,在市里租了一间简陋的小屋,这样,他可以省下许多时间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比如看书。屋子里没有多余的陈设,一张床,一个破旧的沙发,一张桌子,还有就是秋雨的工具,和装衣服的纸箱子,再有最多的就是书籍。冬雪也偶尔会来帮哥哥收拾屋子,洗洗衣服。每次秋雨都是拦着妹妹说:“雪儿,你不用忙了,我这儿又不乱,自己稍微收拾一下就好了,你歇着吧,好不容易休息一天。”

冬雪一边抢着收拾一边抱怨:“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懂照顾自己,再说了,三十来岁了,也不说找个媳妇,人家村里柱子的孩子都五六岁了,你怎么也不着急啊?你要是有了媳妇,我就再也不用干这些活啦!”

秋雨就傻傻地笑着……

 

破茧——希望

 

一个秋天的傍晚,秋雨从工地收工回来,经过一条车辆很少的小街道,发现落叶满地的林荫路上,一个女孩正吃力地拎着一大包东西,东西好像很重,使她整个身子都向另一边倾斜着。这时,突然,负重的绳子断了,整包东西散落开来,原来是书,难怪那样沉重。由于惯力,女孩差点摔倒,但还是平衡了下来,蹲下来收拾散落的书籍。秋雨停下车,走过去帮她一起捡,女孩抬头说了句:“谢谢!”秋雨笑笑,红了脸没有言语,心里想:这个女孩怎么长得那么漂亮?

把书重新摆好,可是绳子已经断了,这么一大堆书可怎么拿呢? “本来我是开车过来的,可是半路抛锚了,就剩下这么一点路。”说着女孩用手指了指马路前边一个交通岗,“过了交通岗,马路对面就是了,这可怎么办啊?”

秋雨想了想说:“你等一下吧,我车上可能有绳子,我用车帮你驮过去吧,要不这么重,拿起来也太费力气了。”女孩子高兴地点点头。当秋雨把车停到女孩身边时,女孩竟然大笑起来,使得她很自然地用手去挡住失态的表情,真是秀气可人。

秋雨看了一眼,莫明其妙地说:“有什么好笑的?书都散成这个样子了,你还笑得出来?”说着便蹲了下来,帮女孩麻利地捆着那些书籍。

女孩用另一只手指着秋雨的车说:“这就是你的车啊?”

“是啊。”秋雨懵懂地说,“怎么啦?”

“没事没事。”女孩摆摆手,还是笑着,“有车总比没车强。”

秋雨将重新捆好的书,提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自行车货架上,然后对女孩说:“别笑啦,走吧!”

女孩便顺从地跟着走上来,一边走一边说:“这些复习资料是一个学校订的,明天就用,我才取回来,急得很,要是没有你我真是要急哭了。”

秋雨也不擅言语,回头看了一眼说:“可我看你现在笑得挺开心的。”

过了交通岗,秋雨便顺着女孩手指的方向看到马路对面大大的牌匾,上面写着“和馨书店”。帮她把书搬进书店,便有店员迎上来接过了秋雨手中的书说:“和馨姐,你怎么才回来啊?王老师他们都等好半天了。”

“别提了,要不是遇到这位大哥帮忙,我还真不知道几点能回来呢!”和馨说着回头却看见秋雨站在那痴痴地看着那一排排书架发呆。秋雨太喜欢读书了,自己没有机会走入求知的殿堂,可是却挡不住他求知的愿望,在他的出租屋里,几乎所有的角落都有书,他将自己的零用钱全都省了下来,用来填补精神食粮了。

善解人意的和馨看出了秋雨眼中流露出来的求知欲望,于是她在收银处拿了一张VIP卡递到秋雨面前说:“送给你,这张卡是借书卡,欢迎你随时来我的店里看书。有了这张卡,就不再需要任何费用了。”

“真的吗?”秋雨有点不敢相信。但是看见和馨微笑的表情,他也笑了。

从此,秋雨下了班,就会常常来到书店,有时候会帮书店干一点力所能及的活儿,其余的时间,他都是埋头在知识的海洋里,只要有书,他的世界就好像充满了力量。他也常常能见到秀气美丽的和馨,和馨总是微笑着,或端来一杯咖啡,或是一杯热茶,两个人坐在窗边的小桌子上,谈书中的故事或者是表达自己的观点,也谈他们自己。和馨渐渐了解了秋雨的生活,也更加关心秋雨,她觉得像秋雨这样坚强而又乐观的人应该有更美好的人生。

和馨第一次走进秋雨的出租屋,第一次去秋雨的工地找他,第一次请冬雪吃饭……

冬天来了,雪为大地披上了洁白的礼服,也经常变成浪漫的使者,在天地之间营造一种飘洒的唯美,传达圣洁与幸福!秋雨找和馨一起去给冬雪过生日,和馨穿着淡粉色的风衣,围着秋雨送她的大红围巾,从书店里跑出来,笑着坐上了秋雨的自行车。秋雨骑着车,载着和馨在漫天飞雪的初冬,辗着一路轻快的节奏去冬雪的学校,和馨一边高声地问秋雨:“我送冬雪的礼物行吗?她会喜欢吗?”

秋雨笑着说:“天啊,你都问了五六遍了,行、行、行!冬雪和她哥哥一样就是喜欢书,你送她这么一套贵重的《辞海》,她怎么会不喜欢呢?”

雪在下,可是却没有让人生畏的寒冷。三个人一起找了一家小餐馆,秋雨笑着对冬雪说:“我们冬雪从今天开始就是大姑娘了,十八岁了,今天我们就不在家里吃了,得好好地庆祝一下才行啊!”

“哥,我早就是大姑娘了。”冬雪也高兴地说,“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哥能早点给我娶个嫂子。”

说得秋雨与和馨都红了脸……

冬雪考上了一所极好的大学,秋雨兴奋得好几天没有睡好。送走了冬雪,秋雨开始更努力地挣钱,他要给冬雪一个无忧的学习环境,也要给自己的“未来”准备好一切。

就在他正在为这一切付出最大努力的时候,一个人找到了他,那是和馨的父亲,他是一个商人,拥有很大的家业和富足的财产。他要秋雨离开和馨,因为他们在一起不般配,和馨应该有个像他们家一样富有的生活环境,而不是要和秋雨一起奋斗,如果他爱和馨,就一定要离开她。

秋雨再也不去“和馨书店”了,只是拼命的工作,工作……和馨去工地找他,他就躲起来,去他家里,他就很晚才回家。

冬雪放寒假了,大学的第一个寒假。秋雨到车站去接妹妹,出站口挤满了人,秋雨跟着往前挤着,他有一个学期没有见过冬雪了,这是他与冬雪分别最长的一次。当冬雪穿着洁白的羽绒服,蹦跳着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怯怯地接过冬雪的行李,一起往家走。冬雪看见秋雨的眼圈红红的,便笑了起来,大声地说:“哥,我都想你了,你没想我吗?你眼圈怎么红啦,是不是也想我啦?快说快说……”

秋雨被问得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只是憨憨地笑着,冬雪心里得意地看着哥哥,还不断的缠住问:“说啊?我知道你肯定想我了,我们半年没见啦,这么多年头一次……”冬雪快乐的声音在炫白的冬季里,被北风送得很远很远,一直到天的尽头。

在秋雨的出租屋里,冬雪看到哥哥新换了床单,被罩,还有新置办的小梳妆台,纯白色的精致的小柜子,上面一面椭圆形的镜子,镜子两侧有装首饰之类的小抽屉。冬雪好喜欢,在镜子前照了又照,高兴地问哥哥:“这是不是很贵啊?”

“不贵,才一百多,我们雪儿喜欢就好,呵呵!”

吃过了饭,冬雪躺在了小床上,一边看着哥哥收拾碗筷,一边撒娇地说:“哥,你晚上睡哪啊?”

“我睡沙发啊!”秋雨一边忙着一边回答,秋雨的沙发和床是连着的,成直角形陈设在墙边。晚上睡觉的时候,冬雪和秋雨就这么一个床上,一个沙发上,头对着头,好像有说不完的家常话,他们聊啊,聊啊……冬雪好像又回到童年一样享受哥哥的照顾,不知不觉中都进入了梦乡,可她纤细的小手却一直紧紧地牵着哥哥长满茧子的大手!

 

化蝶——归去

 

冬雪到书店去看书,见到了和馨,和馨端了一杯热咖啡过来,和冬雪面对面地谈心。和馨说,秋雨放弃了他们的未来,让她感觉很无奈,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任她如何努力也是没有结果的。他是个好男人,可是,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人不是和馨,也不是自己,而是他的妹妹。看着失望的和馨,冬雪说不出来的心酸,她明白,哥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也只有她明白,哥哥的付出和放弃!

圣诞节到了,满街都是热闹的景象,张灯结彩,处处繁华。和馨来和冬雪还有秋雨一起过圣诞,秋雨见到和馨只是淡淡的,好像一切都已成往事,不能重拾。冬雪去买圣诞老人戴的帽子,然后分给和馨和秋雨,他们三人一起到街上去看热闹,去分享快乐。和馨围着秋雨送的的大红围巾和秋雨走在后面,她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秋雨还是沉默了好一会儿,看着走在前面快乐得像一只喜鹊一样的冬雪,他嘴角漾出一抹浅笑:“和馨,其实,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我只是个穷小子,而你是一只凤凰,我们是不般配的。认识你,带给我很多快乐,让我一生都会怀念,可是,我不能亲手撕毁你的幸福!”

“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我不在乎这些门第之见,不在乎别人的说长道短,我们应该有我们自己的理想,我们在一起是幸福的,不是吗?”和馨皱着眉头问道。

“傻丫头!”秋雨站定,用手抹平和馨皱起的眉头,笑着说,“不要瞎想了,我只适合做你的朋友,能看着你幸福快乐地生活,我就很高兴了。有机会,下雪的时候,我还可以骑着车,带你在雪中畅游,那样也就心满意足了。”

烟花冲天而起,在半空中炸裂散开,然后重新洒落人间,美极了。一束束的花火,有时像菊花,有时像垂丝海棠,有时像游鱼,有时就像瀑布一样从那么高的天空中倾泄下来……映着秋雨那楞角分明的脸庞,和馨就那么侧着脸看他!

快过春节了,秋雨骑着自行车去买年货,他准备和冬雪过一个丰盛的新年。腊月的天气冷得出奇,冬雪只是倦在秋雨的小屋里一边烤着炉子,一边看书,一边等哥哥买菜回来一起吃饭。冬天天黑得很快,五点多,就要点起灯来了,冬雪准备将窗帘拉上,就在拉窗帘的一瞬间,他发现擦得很亮的玻璃上映出了自己的身影,显得那么凄清。也就是那一瞬间的景象,却让她突然觉得不舒服起来,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安慰自己,一个人在晚上照镜子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常常会让人觉得不安,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就在冬雪稍稍放下心来,准备重新回到椅子上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吓得她差点把书掉在炉子上,她忙忙地开门……

秋雨再也没有回来,积满冰雪的路面上,对面快速驶来的货车将他年轻的生命永远的留在了那条归家的路上。被撞得变了型的车子边,散落着新鲜的蔬菜、肉、水果……

冬雪坐在床上,对着哥哥的照片抱着膝,抬着头看天棚上哥哥贴的各种图案的剪报,屋子静得可怕,听见闹钟的秒针在一寸一寸地移动。和馨流着泪,坐在冬雪的身边,揽着她瘦弱的肩,声音哽咽地说:“雪儿,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把委屈和伤心留在心里。他也总是像你这个样子,难过的时候就对着天棚发呆。不要相信哥哥的话,他是个骗子,他还说要骑着车带我到雪里去畅游的……”

冬雪看了看和馨,泪便一下子涌到了眼角,她再也控制不住了,一头扎进和馨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四年后,冬雪带着男朋友一起到哥哥的坟前拜祭,明天冬雪就要和男朋友一起飞往另一个国家了,到时候就不会常来看望哥哥了。她坐在哥哥的坟前,轻轻地说:“哥,我就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回来看你。你一个人在这里,不要寂寞,我会想着你的,每一天,每一夜……”当冬雪站起身的时候,发现哥哥的坟前不知何时飞来一只美丽的蓝蝴蝶,在那里翩翩起舞着,好像是在和冬雪告别一样,时而落在墓碑上,时而停留在墓前的鲜花间,时而飞起在冬雪的身前盘旋。冬雪眼含着泪水,微笑着注视着那只飞舞的彩蝶,好像那只蝶就是哥哥的灵魂一样,在祝福着她……

 

2009-11-27

【编者按】很感人的故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秋雨没有被生活压垮,努力上进,抚养妹妹,像一只蝴蝶,经历了虫、蛹、茧,破茧而出,本应该有个好的结局,却被残酷的现实击碎梦想。秋雨与和馨的爱情故事很感人。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也体现了人间自有真情在。秋雨的结局落入俗套,也许是为了赚人眼泪,不知道生活中有没有原型,其实给秋雨另外的结局也许更引人深思。小说人物语言个性化,情节描写生动,可读性强,鉴赏,推荐。【博雅编辑:刁宁】
上一篇:【母亲节征文】吃饭(闪小说)
下一篇:成功人士(微小说)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1408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