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6日 周四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燎锅底
日期:2018-05-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毕寿柏
点击:459

别看我们河沟村不大,可是每天都有故事。

就在昨天,河沟村又一条爆炸性新闻。

在这村子里平时做事正派、一呼百应、德高望重的傅四,人们亲切叫他:老四、四叔、四大爷……据说他的一个远房侄子要告他,气得傅四血压升高住进了医院——

傅四的远房侄子,名叫傅杰,别看这小子才30多岁,是个顶呱呱的人物。傅杰是个脑瓜活络的青年人,不但家里有个规模不小的养殖场,还兼做着经纪人,村子里的大棚蔬菜、田园的瓜果都是他牵线往外运。乡亲们比卖给当地小贩子挣得多。自然傅杰腰包也跟着鼓起了!

傅杰不但聪明伶俐,还是个孝子,父母岁数大了身体不好,傅杰和妻子秀英家里家外的活都不让两个老人插手,人人都羡慕这老两口有福气!傅杰还有个弟弟在读高中,各项花费都是傅杰包了。

这不,傅杰今年把四合院平房扒了,一座漂亮的两层小楼竣工了。

这个晚上,傅杰搂着妻子有点自得:“怎么样?当初你嫁给我时候,你爸还嫌我家穷。”

妻子秀英嗔怪“又吹牛!”

话虽这么说,两口子结婚才6——7年光景,小日子过得这么殷实,确实是着人羡慕。

傅杰说:“咱们投点资把村西光秃秃的大脑袋山包了,栽果树。”

秀英说:“在小河边再建一座养鱼池,咱们小山沟就能吃上鲜活的水产了……”

两口子谋划着未来光景,乘兴干完恩爱事。

干事业不是嘴皮子动动就得了,得投资,得用钱。

秀英一拍脑门:“咱们这么些年随不少礼,就着盖完小楼咱也燎锅底吧”

傅杰一脸迷茫:“燎什么锅底?咱们住楼了,也不用大锅大灶了。”

“你呀,就一门思挣钱了,在农村生活这么些年,都不知道啥叫燎锅底?”

“什么”

“就是办事,就是请客。”

“办什么喜事?咱们都结婚好些年了,咱儿子才6岁结婚不还早呢?”

“真是个傻瓜!咱们就着盖楼请客,不也得收礼吗?咱们这么些年随多少礼了。你想想:咱们村子各家盖房子、升学、生小孩、红白喜事……甚至盖个猪圈、垒个院墙……鸡毛蒜皮的小事也都燎锅底!”

傅杰说:“咱不和别人比。”

秀英说:“不是比,大家都是这样。去年王海富的儿子,考大学考了不到200分,去外地打工去了,还照样举行了升学宴;丁老三不知道在哪里掏登几条破狗,说什么建养殖基地,照样“燎锅底”……”

秀英滔滔不绝:“这些年本村子不说,外边的客户咱们随礼也不少。你当经纪人认识这个老总、那个经理的。为了建养殖场,乡上的李乡长,信用社的王主任县上的赵科长……随的都是大份子!”

细细想想真是老鼻子了。

“再加上两头的亲戚……”

傅杰一脸无奈:“好吧入乡随俗,那就燎锅底吧!”

精明的秀英,好些年都不走动,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也都想告诉!

“赶早不赶晚,那就定在后天。”

“行!就在镇上刘志国饭店,省得自己张罗。”

信息时代真是快捷,两口子拿起手机叽里呱啦几个小时,就搞定——王叔李哥、七姑八姨、三叔二大爷……

两口子细细一算最少也得20几桌!

写礼账的当然是这村子退休教师张连元。往往收款的必须找一个可以信赖的亲戚,两口子想来想去想到了远房叔叔傅四。

傅四虽然文化不高,当过兵,回乡以后还当过小队干部。在村子里那是特别有信誉的人!

两口子都觉得这个差事非四叔莫属!

 

“恭喜,恭喜……”

傅杰不愧是村子里的头面人物,朋友就是多!

燎锅底这天,人山人海,院里院外小轿车一辆接一辆,堆满了村口。

据说,好几个有身份的主任、科长、局长大人都来了。

写礼账的张老师几乎没有时间抬头,一个接一个记录着随礼的名字。很多人称赞张老师那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

傅四接过一笔高喊一句:300喽——500喽——1000喽——

笑眯眯地放进钱兜。

随礼的一茬接一茬。

日头偏西了才完事,张老师和傅四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

傅杰陪着笑脸应酬一天,腰都快站不直了。

傅杰走过来:“四叔,张老师你们辛苦了。”

傅四“嘿嘿”一笑:“你小子发了!你没看着兜子鼓鼓囊囊快满了!”

傅杰“呵呵”心里磨叽:多少钱还不得还回去,你来我往太折腾人了。

 

“我和张老师才对完帐了。”傅四把包递给傅杰。

傅杰从里边抽出几百元:“四叔你和张老师辛苦了,这点全当买盒烟抽。”

傅四坚决不受:“自己家哪有这么外道,给张老师吧!”

 

傅杰开车去信用社存钱。

不一会就耷拉着脑袋回来了。

秀英问:“怎么啦?关门了?”

“没有,里边有几百元假币,银行没收了。都是熟人整得我挺丢面子!”

啊!

“谁这么缺德?”秀英一跺脚“今天是你四叔收钱,找他去!”

“找他有什么用?”

“当然有责任。

“别扯”傅杰瞪了妻子一眼:“四叔对咱们和自己的孩子一样,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正在议论,傅四来了,手里拿着几百元钱:“里边有几张假币吧?”

“是啊!四叔咋回事啊?”傅杰一脸疑惑。

傅四皱着眉头:“哎,是这么回事:你知道你叫干老娘韩老太太吧?”

“知道啊!后沟村的一个孤寡老太太。”

“就是的,这老太太听说你“燎锅底”把家里的仅有的几只鸡鸭、连同自己也舍不吃的鸡蛋都卖了。凑够这几百元钱。谁知道被小贩子坑了,给老太太付的是假币,这老太太都不知道自己被骗。我听她嘴里叨叨咕咕:‘小杰这孩子好,总照顾我。他燎锅底我怎么也得来。’。当时我就看出来了,怕老人家着急,没有告诉她。她把钱放下也没有吃饭,一步一步颤巍巍地走了。”

哎,都是“燎锅底”惹的祸!

“四叔,那你还拿钱干嘛?”

“当时看出来是假币了,忘了抽出来了,刚才回去和你四婶要钱——这钱还是我替老太太垫上吧。”

“那可不行,韩老太这钱本不该要。我忙的都没看见老人家,真对不起!明天我得去看看韩老娘。”

“可不敢把这事告诉老人家!”

“我知道。”

 

没有不透风的墙,第二天,傅杰“燎锅底”收到假币的事情就传开了。

村子里还有的人添油加醋说:傅杰告要他四叔。

傅四知道有人没事扯老婆舌头,不过这些日子各家“燎锅底”,把他燎得身心疲惫一塌糊涂,再加上老韩太太收到假币的事,使他心里更不痛快,心里窝住一团火!一急血压升高,住进医院。精神也好像有毛病了,眉头紧皱,嘴里叨叨咕咕:燎锅底,燎锅底啊……

 

 

7天前傅杰盖小楼燎锅底之后,有将近一个月滴雨未下,高温炎热的天气,庄稼旱的死样八气的,有的山坡地庄稼的叶子划火就能点燃。

燎锅底的节奏可是挺快,一家接一家。不过随礼的个个愁眉苦脸,没精打采的。干旱使大家心情感到郁闷吧!

这也罢了,最使傅杰压抑的事情还是家族四叔傅四和四婶最近闹别扭了。这倒不是因为收假币的事。四叔四婶都50多岁,结婚有年头了。儿子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并结婚了。按说,老两口闹点别扭也是家常便饭。不过这回相当严重,四婶打算和四叔离婚呢!

老家的亲戚大都进城的进城、老去的老去,四叔四婶就是傅杰在老家实在亲戚了。四叔和傅杰原来是一墙之隔。小时候傅杰总是爬过墙头去四叔家听故事,四婶总是把白面馒头给他留着,还有傅杰最爱吃的“芝麻汤”,只要四叔家做好吃的,四婶总是给他留一份。四叔是个故事王,满脑子都是故事。傅杰还记得四叔从部队复员回来,给傅杰带回一颗军帽上的“五角星”把刚刚5岁的傅杰乐得手舞足蹈,“五角星”别在儿童戴的大檐帽上,整天小嘴“嘟嘟——一二一”走正步。

 

总是忙碌的傅杰抽空去了傅四家,四叔告诉傅杰闹别扭的原因是,去年秋天庄稼就赶上“掐脖旱”了,几乎颗粒无收。全仗着现在国家政策好,有粮食补贴,还上了保险,生活还没有什么大的负担和忧虑。今年也不知道怎么啦?各家各户亲戚朋友燎锅底的太多了!升学宴、请满月、盖房子……七七八八随礼成了家庭的负担了。前几天四婶回娘家随礼,回来后几千元一分不剩。四叔叨咕几句,四婶来气了!我娘家随礼你就磨叽,你这头燎锅底我说过你吗?两口子几句话不和就吵了起来。

“去年庄稼没有收成,眼看着今年旱的严重,怕也和去年一样会绝收。为了一个接一个燎锅底花钱的事,一筹莫展。”四叔眉头紧锁。

就这样老两口冷战了好几天,更揪心的事情是,四婶在四叔用的电脑抽屉发现了一条手链。可能你会说一条手链有什么啊?这不是一条简单的手链,而是一条色彩斑斓的小巧玲珑的女人戴的精美手链。四婶当然不会怀疑是哪个女人给四叔的。而是怀疑四叔给哪个不要脸的女人买的!这事非同小可,四婶向来注重夫妻感情,眼睛里揉不得砂子的。燎锅底花钱磨叽加上女人手链的两件事,令四婶伤心透了,就下决心和四叔离婚!

四婶痛苦:“这日子没法过了。”

傅杰劝慰:“四婶你们老两口这么些年风风雨雨走到今天多不容易,都是小事……”傅杰劝了半天磨破嘴皮,四婶还是要坚决离开傅四!

傅杰做着经纪人总在外边跑,这天开车去县城办事,心情也随之糟糕透顶。可他不甘心两位风雨同舟、这么些年恩恩爱爱的老两口就这样分开。四叔的儿子在北京一个外资企业上班,老两口闹别扭没有让孩子知道,怕孩子担心。

最近风言风语传到傅杰耳朵,四叔四婶他们俩还是离了。

 

前天河沟村又传来喜报,傅杰亲弟弟考上重点大学。和上次燎锅底间隔10多天。常在外面跑业务的傅杰,又踏上回家的路程。

刚刚下了一场透雨,旱情得到缓解。雨后的大地清新宜人,漫山遍野庄稼在这场及时雨的滋润下绿油油的招人稀罕。心情也随之感到开朗起来,看来真是环境能给人带来好心情……

今天肯定热闹,一方面祝贺村子里走出第一个名牌大学生,一方面这场大雨来得非常及时,简直是一场救命雨啊!

大家都打听傅杰哪天给弟弟办升学宴、在哪家饭店燎锅底?考的是名牌大学,傅杰人缘又好,都想随个大份子!

可傅杰就在自己家客厅摆了两桌,且不收礼金!

这在河沟村可是破天荒!大家叽叽喳喳议论开了……

原来傅杰经过切身体会,他要在河沟村破除燎锅底的陋习——说到做到从自己的亲弟弟做起!

一家人外加几个实在亲戚,吃喝完毕。傅杰当然还得去傅四家,还担心着呢。

 

走到四叔家门口,老两口都迎出来了。

傅杰纳闷:“四叔你们俩不是……”

傅四“呵呵”——你是说离婚吧?是离了。”

“那怎么?”

傅四挤挤眼:“你四婶说了,离婚可以不离窝,可以给我当保姆,现在她就是个保姆身份。”

四婶也揄揶地:“没有我这个‘保姆’他根本没法活?”

傅杰也乐了:“那好啊!我也不劝你们了,只要四婶不离开四叔就行了。你们俩个也互相有个照应。”

傅杰纳闷:四叔四婶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四叔把他送到门口,回头示意四婶先进屋。

四叔把傅杰拉到墙角:“都是那条手链惹的祸!”

傅杰问到底怎么回事?

傅四:“那是去年冬天,村子里有好几家盖蔬菜大棚的,都想燎锅底,我们家也不盖大棚,就不打算各家去随礼了。把这笔燎锅底的钱就算省下了,我就想这么些年没有给她买过什么东西。去北京看儿子那次,你四婶相中一条挺好看的手链,我就给他买下了。还是你四婶亲自挑的。也打算你学着你们年轻人浪漫一次,等你四婶过生日时候我再把礼物给她,她是8月12的生日,还没有到呢。”

“那我四婶为什么说你给别人买的?”

“谁知道呢?这么几个月她就忘了——我怀疑她是不是老年痴呆了!”

“不可能吧!”傅杰说:“四婶才50岁,正当年。”

“那没法解释了。”四叔一拍脑门,“再不就是更年期!”

对!四叔猛拍大腿:“一定是更年期综合症。”

四叔又悄悄告诉我,儿子给他寄来几千元让他去医院治治高血压,也让他妈检查一下身体。可是老两口合计,今年收成不好,万一哪家燎锅底咋办?还是留着随礼吧!

看到两位老人为了燎锅底都不敢看病,傅杰心里一阵发紧。

傅杰心想:这种劳民伤财、还耽工误事的陋习非改不可!

从傅四家里出来,傅杰开着车望着群山起伏的大地,庄稼喝足了雨水,一片绿油油的。绿得那么让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庄稼人都盼望有个好收成啊!无论四婶的“健忘症“或者”“更年期”,看到老两口能相扶相携走到一起,使傅杰紧张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了……

 

 

就在傅杰为他四叔四婶老两口消除误会感到高兴时,没过几天传来他大舅子又让警察抓走了——

前些日子大舅子给傅杰送来请帖,说是下个礼拜认了个干爹也“燎锅底”。傅杰一听这不是胡扯吗?心里这个气的啊!连骂带劝不让他大舅子搞这没用的事情:整这事让人笑话,再说你随他的礼,他再还你的礼,来来往往操心费事其实谁也赚不着!他大舅子心想:你自己“燎锅底”赚不少,我怎么就不行了。随不听傅杰规劝。这不还真出大事了!

原来,傅杰大舅子王秀锦也是农村富裕户,开了个木材加工厂。前年他鬼迷心窍盗伐国有林场几棵树,被送进去了。交了一笔罚款,判了几个月今年刚出来不久。看到各家各户都在忙忙碌碌搞着什么“燎锅底”。特别是听说妹夫傅杰盖楼那次“燎锅底”赚了不少。心想这是个来钱之道啊!颇有经济头脑的王秀锦也盘算着自己也整个什么事“燎锅底”?想来想去还真想不出来。

这天早上醒来,门口一位50多少的老头来找他租房子。这个老头王秀锦一眼就看出来了,名叫潘有才,是王秀锦在监狱认识的,老潘头进监狱好些年了。潘有才离王秀锦家有50多里呢,怎么找到这来了?这潘有才是个不务正业的光棍汉,嗜酒如命,见着女人就走不动的家伙!这次进监狱就是因为强奸未遂罪名。家里仅有的两间房也让他喝酒喝没了!他和傅杰大舅子两个人一起出狱,临走,王秀锦非常大气地显摆自己怎么有钱有势、有房子、有车,告诉老潘头有事随时找他。

没成想,这个老潘头把王秀锦的客套话当真,找上门来了。

王秀锦看着这个邋遢的老头,心里有点烦躁。这当口他媳妇大艳出来了,大艳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突然来了灵感,她把王秀锦拉到屋里:“你这几天不是为了想整个事犯愁吗?我看你就不如拜这个老头当干爹,咱们也来个“燎锅底”。

王秀锦一听拜这个糟老头干爹,心里不得劲。大艳说:“也就是一两天的事,完事打发走了。”王秀锦一拍大腿,一把抱起媳妇:“真有你的,好,就这么办!”

老潘头站在门外正担心王秀锦不答应租给他房子。这时王秀锦两口子走过来热情地:“潘叔屋里坐。”说着连推带拉把老潘头让到沙发上。

“潘叔啊,房子可以租给你,有件事你得答应我。”

老潘头眨眨小眼睛:“大侄子有什么事你说。”

“就是你答应做我的干爹,房子租给你住,也不用你付什么房租。”

老潘头歪着脑袋翻了翻白眼,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就是拜你为干爹!”

这次听得真切,有这好事,老潘头几乎跳了起来。

“我答应,我答应啊!太好了,大侄子!”老潘头笑得满脸皱纹、合不拢嘴。

 

王秀锦拜干爹“燎锅底”这天,十里八村的凡是沾边的都发了请帖,别看他刚刚出狱,平时还挺有人缘,这天来的人还真不少。

扣除七七八八的开销,王秀锦净赚5万。两口子乐得心里像喝了蜜,他夸老婆大艳有头脑,这钱来的可真容易。

潘有才就在这美滋滋的住下了,每天吃喝现成。不长时间就养的白白胖胖的,好像年轻好几岁。

本来是王秀锦就是想拜完干爹打发老潘头走人,他老婆显摆自己有头脑就和王秀锦说:“你傻啊,这老头,才50岁,身体还没有什么包弹(方言 毛病的意思)就让他留在咱们家,给咱们帮工又不用付工钱,多好的买卖。”

王秀锦也没什么主见:“也行。”

随后,两口子每天干爹,干爹地叫着。把个潘有才叫得身上麻酥酥的。

有时真把自己没当外人,心里感到真是他们的爹!闲得没事也帮助干点零活。

 

一天趁着王秀锦外出,大艳一个人在家用洗衣板洗衣服。潘有才笑嘻嘻凑近大艳,并伸手摸一下大艳露出的大腿:“丫头不冷吗?来爹帮你洗。”他故意把“干”字去掉了。

“不用,你快待着去吧!这活用不着你。”

潘有才又两手抚摸大艳肩膀:“看你冷的。快进屋歇一会。”

大艳:“干爹,我不冷。”

潘有才这畜生看大艳没有反抗,得寸进尺抱起她就进屋。等大艳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老色鬼已经压在她身上了……

就在此时王秀锦开车回来了。

潘有才气喘吁吁提拉裤子时候王秀锦镐头打下来!

“燎锅底”燎出了人命。这是傅杰始料不及的。

 

 

傅杰大舅子被抓,她媳妇秀英哭天抹泪让傅杰想办法救人。傅杰明白大舅子王秀锦刚出来又犯事,被判刑那是铁定的了。关键是砸下这一镐头致命不致命?不知道这个老潘头能不能救活?还有一条,是不是属于强奸?无论咋样,这件事够闹心的了!

大艳更是哭得死去活来:“老妹,救救你哥吧!他再进去,这个家就完了!”

“还不是你自己自作聪明,我哥的出事都怪你!拜哪门子干爹?!”秀英对娘家嫂子急头白脸喊起来。

“算了,说这有什么用。”傅杰又劝大艳说:“你也别哭了,事情已经出了,就得面对!”

这个晚上傅杰翻来覆去睡不着了,秀英也在抹眼泪:“好好一个家就算完了。”“好了,别哭了。大家想想办法看事情到底怎么样?说起来还是‘燎锅底’惹的祸。”傅杰安慰秀英。

秀英起擦了一把眼角的泪水,起身下床从里屋端出一盒生日蛋糕。

“你这是个干啥?”傅杰一脸疑惑。

“你忘了?今天是你生日,蛋糕头几天就订好了。”

遇到这么大闹心事,秀英还想到自己的生日。傅杰眼睛一阵发酸,鼻孔热辣辣的!他伸手拉过妻子,搂在怀里,想去吻她。

“去、去,别闹了”秀英推开他:“现在哪还有心思亲热啊!”

……

“我想好了,我不想在外边跑买卖了。”傅杰对妻子说。

“不做买卖,靠什么挣钱?”

“我想回村竞选村长,在咱们村子彻底杜绝‘燎锅底’!”

“你想的倒是挺好,能不能选上村长?”秀英说:“再加上当村长咋也没有你做买卖挣钱!”

“别总钱、钱、钱的,人活着还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傅杰拉起秀英的手:“这些年咱们也赚不少去了。”

 

还别说,傅杰在河沟村那是要头脑有头脑,要人缘有人缘。大家听说傅杰要回村选村长,都满心欢喜、全力支持!

投票这天,毫无悬念,傅杰高票当选村长。

正在吵吵嚷嚷之际,几个和傅杰要好发小吵着让傅杰“燎锅底”庆祝!傅杰哈哈大笑:“今天我就办上几桌酒席!把大家都请来。”

“别忘了你的初衷。选村长为什么?”秀英提醒傅杰。

“我知道,绝不会收一分钱。”

正在此时傅杰的四叔走来了,告诉傅杰一个好消息:他儿媳“躺下了”(方言,意思是生小孩了).

傅杰“好啊,四叔终于高升了!”

“可是,有小孩大家下奶(方言,意思是随礼)你四婶也想‘燎锅底’”

“四叔啊,添个大孙子值得庆祝,不过咱们就不收礼了,咱们自家人热闹热闹就行了呗。”

“这恐怕不行啊!”傅四说:“关键你四婶这一关啊!”

“四婶的工作我去做,你就放心吧!”怎么能说服四婶,傅杰心里也没有谱。

傅杰拉过傅四:“四叔,我竞选村长就是想在咱们河沟村杜绝‘燎锅底’!咱们村子必须有个专职管这件事的。我想让你把这事抓起来,不过只是义务工作。”

傅四摆摆手:“这事说的容易,做起来就难了。”

傅杰知道面对不单单是陋习,还有风俗、人情世故。

村民们都来了,面对黑压压的人群。

傅杰走向主席台,拿起话筒……

【编者按】 看了题目有点犯迷糊,啥叫“燎锅底”;读完以后,禁不住笑了,原来如此。老哥生活阅历丰富,塑造人物形象,栩栩如生,令人叫绝。特别是“燎锅底”现象,简直就是陈规陋俗;更令人称道的是,以一个鲜活的例子来佐证,那么燎锅底更是令人深恶痛绝了。破除了陈规陋俗,咱们的生活将会更加和谐起来。娓娓道来,文章的主题悄悄析出,这就是踏实的功夫!感谢赐稿美丽,祝愿老哥写出更为精彩的作品来,社团推荐阅读。【美丽编辑:程守忠】
上一篇:苦菜飘香(四十九)
下一篇:还有一分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49852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