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7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还有一分钟
日期:2018-05-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孙良鑫
点击:317

一分钟,放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你也许会觉得实在是无足轻重。可有时它却是那么宝贵、那么重要。丧失了,无法弥补。抓住了,就是另一种结果。

在水源地大队办公楼的会客室里,支书郭玉州刚送走一位来求援的兄弟大队支部书记,当然人家是如愿以偿的。这时,支部委员从大礼堂把正在看宽银幕电影的大队会计找来了。支书示意会计坐在他的对面说:“我明天要去省里开农业学大寨会议,七天才回来。设计教学楼的事,你联系的怎么样了?”会计点上一只烟,吸了一口,说:“找的是电厂的潘玉华工程师,给咱设计。我按照咱开会商量的标准,和人家说的。三层楼,十二个教室,再带上办公室。”支书说:“你和人家把话说透,咱大队近几年响应党的号召,思想大解放,把各家各户,做风匣的传统手工业作坊,搞成了工业化生产。质量、产量和效益大幅度提高。又开了石料厂,从料石、石灰到各种规格的石子一应俱全。农业机械能买到的咱都有。又打了五眼机井,旱田成了水浇田。平均亩产从不到三百斤,一下增加到了六百多斤。社员的生活也有了显著的提高。现在咱的大礼堂放映机、灯光、幕布和音响一应俱全,什么大戏都能唱。还有办公楼,这些在全省的农村也是头一号的。可就是学校,还是五八年大跃进时的车间,有些还是土坯房子。这已经和咱的经济实力很不相称了。将来咱事业的发展还要靠我们的后代。所以咱首先要把学校的教学设施搞上去。教学楼要按高标准、严要求、好实用来建设。咱叫它三五十年不落后才行。还有一点,能快就快,咱要尽量早动工,早使用。”会计说:“那我早晨再去和他说说。”支书显然比刚才放心了,说:“好!这事你要办漂亮,这可是百年大计,马虎不得。”

两天后,水源地大队办公楼的会计室里,大队长、支部委员、民兵连长,还有团支部书记,都被会计叫来看教学楼的图纸。一位中等个、大背头、国字脸,典型的知识分子模样的人——潘玉华工程师,在对着一张摊开的图纸指指点点。“这就是咱们村将来的教学楼。大家看看行不行,如果没有意见,我就照这个平面图设计。”五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靠近桌子上的图纸。他们瞅着纸粗粗细细的杠杠,大大小小的格格,又像是掉了一个边的算盘框框。什么门窗、墙壁、楼顶都看不出个子丑寅卯。工程师见大家面面相觑,以为是对设计不大满意,只是看着会计或者其他人的面子不好直说。他叹了口气,有些纳闷,便诚恳地说:“你们看着哪里不行就直说,回去咱再改,直到大家满意为止。”他接过会计递过来的茶杯,也没心思喝一口润润喉咙,就放在一边继续说:“这次厂领导很支持我搞这个设计,是有理由的。电厂刚建厂的时候,你们没少了支援我们。特别是那时候还没有子弟学校,那么多职工子弟还不是都在咱们学校读书吗?对我来说,画教学楼的图纸,是不分你们还是我们的。我们都要为党的教育事业负责,对社会主义接班人负责。今天我来征求意见,这很重要。你们有什么看法就直截了当地说,千万别不好意思。”大队长没见过图纸, 只好低调地站在后边,见工程师有些误会,忙上前握住他的手解释说:“不!不!不!俺不是那个意思,俺实在也提不出别的看法。工程师画的图纸还有错吗? 我看这个样子就挺好。”他环视一下在场的人,又把目光停在团支部书记兼大队保管的脸上,意思是说:你年轻,有文化,带头说句客气话。不然咱不好下台。高中文化又机智灵活的团支部书记明白了他的意思,也随和着端起水杯递给工程师:“你先坐下喝口水。”说着又把工程师身后的椅子象征性的搬动了一下。工程师只好接过水杯坐下。团支书又说:“我看这个设计就很好,反正我没别的看法。”高个的民兵连长是个李逵式的直性子,这时早就忍不住了,咋咋呼呼地说:“看不懂就别装蒜,叫人家撒急。我说实话吧,我看不懂,他们也强不到哪里去。你就这么设计就是了,保险错不了。”这时,小心眼儿最多的支部委员呲着抽烟熏黄了的大牙,耸耸披在肩上的夹袄,也跟着说:“我看挺好,我也没啥可说的。”坐在一边的会计也开口说话了:“潘师傅!我看就这么着了。以后也不用下来征求意见了,就依着你,该咋画就咋画。就是支部书记回来,你反正也是这个画法。还有,如果能快就快点儿。”

工程师无奈地沉思了一会儿,终于明白了,这些大队干部根本就看不懂图纸,也提不出有价值的意见和建议。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了。想着,站起身把图纸唰唰卷起来说:“我到你们学校去,让老师们看看。”说着起身就要走。会计的椅子像按了弹簧“腾”的一声站起来说:“你不用去学校,他们更不行,你别白耽误功夫了”。团支部书记对大家说:“就由着人家自己吧!去一趟也好。”屋里的人七嘴八舌的围拢了上来,既是送行,又是阻拦。工程师不高兴了,更坚定的说:“征求老师们的意见,是对他们最起码的尊重。我不管他们是否能提出有价值的建议,我都要去。”

工程师来到水源地联中低矮阴暗的办公室。公办教员姜老师接待了他。等客人把来意和在大队的经过说了一遍,又把图纸铺在民办教员孙老师的办公桌上。因为这位孙老师的视力不好,才挑选了靠着南边窗户的位置。姜老师自己先看了一回儿图纸,没别的意见。说:“一会儿老师们下了课只在办公室停留不到十分钟,咱抓紧点儿,不要丧失了宝贵了机会。也许别的老师有好的建议。”“好!好!就这么办”。工程师连连点头道。几分钟后,老师们随着下课钟声陆陆续续的回到办公室。工程师谦虚地站在孙老师的办公桌旁,着急的等待着姜老师的介绍。姜老师很认真的对大家说:“这位是咱大队请的电厂潘玉华工程师。今天是专门带着教学楼的图纸、来征求老师们的意见的。时间宝贵,机会更难得。将来咱的教学楼是个什么样,就取决于这张图纸了。大家好好看看,有啥意见和建议,就对潘师傅提出来。”工程师补充说:“这是初样,如果老师们有什么好的建议提出来我回去就改。要不然我只能按照这张图纸设计了。”他说完闪在了旁边,等待着老师们的响应。

孙老师和别的老师一样,一边抓紧做着下节课的准备,一边听着将老师叙述工程师在大队要来征求老师们的意见时,遇到的阻碍。当提到他们笑话老师们没见过市面,比他们更看不懂图纸时。孙老师笑了笑。这时,别的老师站在远处,好像这是别人的是,与自己无关。他想,既然工程师带着平面图来了,不妨先看看再说。他推了推压在鼻粱上厚厚的近视眼镜,趴在图纸上,认真的看了起来。两个门三间一口的是教室。四个教室中间是楼梯。一层四个教学班。靠近楼梯左侧的一间是宿舍。最右侧的两间和有个窗户相通的一间便是办公室。走廊在外,一通两头。他站了起来,沉思了片刻。右手往桌子上一按,眼眉向上一翘,好像有话要说。这时,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咋办!说不说呢!说了,别人会不会说自己是出风头。再说我的建议会被采纳吗?不说,太遗憾。他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表,还剩不到贰分钟。时间随着“滴嗒!”“滴嗒!”的声音义无反顾的流逝着。它提醒在场的老师们,有话可要快说。工程师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这位认真看了图纸的人身上。信任的眼光在期待着他。也许在许多年之后的日子里,在这座新教学楼里读书和教学的师生们也在期待着他。把!时间不允许再忧郁下去了,说吧!“潘师傅,我有个看法不知对不对。”孙老师用手指着图纸说。工程师瞪大了眼睛,跑过去盯着他指的地方说:“等的就是这个,你快说。”孙老师说:“我还有一分多钟就要去上课。我建议把办公室的前墙移到走廊的外边,这只需添加少量的建筑材料,但是至少有四个好处。一、室内面积大了。二、可以再加个窗户,采光更好了。三、从外边的右侧好看了,像座双面楼。第四条最重要,办公室的门对着走廊,便于管理学生。好,我要去上课了。”他说的太快,就像连珠炮。工程师慌忙拉住孙老师,恳求道:“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孙老师见不再说一遍也走不了,只好又简要的重复了一遍。这时上课的时间刚好到点。工程师非常激动。一边掏出本子记下孙老师的原话,一边连连说:“没有白来!没有白来!”记完,又和没上课的老师们核对了一遍记录的意思,才握手同老师们告别。

几天后,工程师再次来到武家大队的办公楼。往桌子上把改好的图纸一铺,说:“请你们看看吧,这是上次我去你们武家联中,一位戴眼镜的孙老师提了一条很好的建议。我采纳了,你们看这样好不好?”大家听后呼啦一下子围拢过来,几个人仍然没看出个豆豆。工程师又把第一张平面图伸开让大家做对比。他指着第一张说:“我们原来的设计是走廊在外边,一通两头。”他高兴地让大家看第二张,:“你们看, 这是根据孙老师的建议改的。这不, 办公室的前墙移到了走廊的外面,办公室的门对着走廊 ......”工程师的话还没说完,支部委员阴阳怪气地捅了一下会计,说:“看看,我就说过好几遍,咱这个大队根本就盛不下他,他应该到北京去当官。这不,连工程师也不如他了。”会计一听,气就来了,心想:我请的工程师他怎么还说三道四呢,这不就是冲着我来的吗?接着就不顾礼貌地打断了工程师的话:“哎呀!你怎么听他胡嗒嗒,别说住楼,他见过楼吗?”支部委员又添了句:“叫他干个轻快活儿,还不知足,真不知道好歹。”会计在支部委员再三挑弄下,越想越气,站起来继续说:“让他去教学,比叫他去钻秫秫地可好。冬天冻不着,夏天热不着。照顾他不知道是照顾他。你看还踩着鼻子上了脸啦。”团支部书记看不下去了,插话说:“别打断工程师的话,人家还没说完呢。”工程师对他们的愚昧无知、又嫉贤妒能十分反感,强压着心里的不悦,接着往下说:“孙老师的建议好处很多,其中有室内面积大了。从头上一看像座双面楼,敦实好看了。办公室的门对着走廊,便于管理学生......。”“潘师傅!咱不听他的,就按第一张设计。”会计还是抢着说。支部委员也说道:“依着头一张就行,没有那个必要再改。要是听了他的,以后再有别人提出个建议还再改吗?”这时,知识分子的犟脾气被两个人的无理激起来了,白净文雅的脸也变成了猪肝色,他用颤抖的双手把两张图纸一卷,很不客气地说:“对教学楼的设计老师们最有发言权,这次用我,我就必须要采纳孙老师的建议。这么好的建议不被采纳,我就对不起武家大队的老百姓和学生家长!更对不起在这座楼里读书和教学的师生们!那我还算什么工程师?那样的话你们就另请高明吧!我只等你们五分钟。你们决定吧。”话刚说完,团支部书记凑近工程师的耳朵,低声说:“支书回来了。好好和他说说,让他定夺。”书记胳肢窝夹着个人造革的提包,风尘仆仆,连家也没回。大队长见他可回来了,忙向工程师介绍说:“这是我们大队的支部书记郭玉州。他去开会才回来。”又向郭书记介绍说:“这位是给咱设计教学楼的电厂工程师。带着图纸来了,叫咱看看有没有意见。”郭书记握着工程师的手,热情地说:“好哇!我们的教学楼盖个是啥样,第一步就看你的了。”话不多却让工程师感到心里热呼呼的。他又指着工程师手里拿着的图纸问:“这是图纸吗?来!伸开咱看看。”

在两张图纸的对比下,工程师详细介绍了孙老师的建议都有哪些优点。最后说:“这位老师对建筑学挺有研究,对教学楼的使用特点也相当内行。这么好的建议不被采纳,实在是可惜。再说我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说着接过团支部书纪为他浸泡的茶水喝着。郭书记刚才一进门,显然是看出了气氛有些不对头。他微笑着轻轻的点点头,问大对长:“你们都是啥意见啊?再说一遍吧!”大队长笑着说:“我看还是改了好,我听着挺有道理。”团支部书记说话了:“光为办公室的门对着走廊,便于管理学生,就得改。光不服不行,人家的建议头头是道,就是能说到点子上。”民兵连长笑的痛快说的也痛快:“咱是外行,不能挡着别人当内行。不管是谁,只要说的对,就得听。我同意。”说到这里把手中的水杯往桌子上一蹲,说:“我同意,改!”支部委员勉强的说:“改了也行,要不工程师就白跑腿了。”会计白了他一眼,“哼!滑头!。”他端起茶杯,吹吹飘在水上面的茶叶。心想,自己找的工程师,怎么就好意思和自己对着干呢? 刚才,要不是正好郭书记回来还真的不好收场。现在我就顺坡下驴把! 郭书记看着这为傲气十足而又不大注意礼貌的会计,心想,还是给他个台阶下吧。说:“就是还有你没表态了,但是,工程师是你请的,肯定你是最支持他的工作了。”会计忙不喋的回答:“那是当然!”团支部书记正喝着一口茶水,听他这么一说,“噗嗤!”从鼻子嘴里喷了出来。工程师和大家都开心地笑了。

在团支部书记的陪同下,工程师又一次来到武家联中,找到了孙老师。让他看了修改的图纸后,又在他的建议下做了两项微小的修改。

几十年过去了,每当我们从这座学校旁边经过,听到从这座教学大楼里传出琅琅的读书声,就想起那位虚心而又认真负责的工程师,还有那为改变这座教学大楼的设计而关健和难忘的一分钟!

【编者按】整篇文章,故事背景交代的很清楚,人物刻画和心理活动描述的很到位。通过学校的设计图纸,反应一个时代的突飞猛进,人们的思想也在与时俱进。潘工程师在面对异议时的坚持原则,大队会计和支部委员的官僚主义,团支书和团支部书记的一切以人民利益出发,顾全大局,掌握好事态的轻重缓急,平稳大家的情绪,既不耽误工作又要潜移默化的教育工作人员,端正思想态度,避开狭隘的主观思想,很大意义上启发了读者:做一个正直的人,有思想的人,不求浮华,但求实在厚道,问心无愧。推荐共赏佳作,感谢投稿烟雨!【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燎锅底
下一篇:雾之晨 (节选)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0671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