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5月28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雾之晨 (节选)
日期:2018-05-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刘嘉陵
点击:235

舞步在继续。男人轻轻问:“跳贴面,可以么?”
“……可以。”
一对陌生的右颊慢慢凑到一起。男人把两只手向前延伸到在女人腰后汇合的程度。“可以么?”男人问,声音更小了,是最亲密的人们才可能有的嘁嘁喳喳的耳语。
女人点了下头,动作轻微得几乎难以察觉。她的额头沁出细碎的汗珠。
“我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不是说了嘛,营业员。”
“我不信。我和各种各样的女营业员都打过交道,你绝对不是她们堆儿里的。这你唬不了我。”
“那我只好承认自己是托儿所阿姨喽。”
“更不像了。阿姨身上那种官儿不大、架子不小的劲头你一点都没有。”
“那你说我是干什么的?”
“合资公司哪个总儿的秘书?
“笑话!秘书还用得着干这营生?”
“……没什么演出任务的舞蹈演员?”
“别抬举我了。”
“要不就是国营企业的技术员?”
“不对不对。”
“说真的,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女警察。”
“哟姐姐,你可别吓着我。”
“你老问这个干吗?是不是想拿今晚这事儿敲诈我?”
“怎么会呢姐姐,我只是觉得你有点与众不同,对你感兴趣罢了。又没侦查你的工作单位。”
音乐继续着。海滩,月光,六弦琴,浪漫的咸腥味。橙黄色台灯光和轻柔的粉红色丝绸窗帘给夜深人静的房间增添了一种偷情的调子。男人轻轻在女人颈上吻了一下,没有反应。他又吻了一下,仍没有反应。男人索性停下舞步,将湿漉漉的嘴巴贴在对方的面颊上。
“见你妈的鬼!”女人一下子甩开男人,愠怒地骂道。“你没完啦?”
女人气咻咻地坐在最初的地方,使劲抹了下脸颊。男人怔怔地原地不动,像个痴迷于音乐的新潮人物正在为某一段旋律发神经。忽然他飞起一脚,踢在音响的键子上,音乐戛然而止,室内出现了骇人的寂静。
“摆什么臭架子!”
“……”
“贱货!下三滥!”
“……”
“既然你这么清高,刚才在舞厅谁也不搭讪你,你干吗哭丧个脸?”
“……”
“咱把话挑明了,带你到这儿来可不是花着钱买你的谱儿。说白了,就是想睡你!行不行?给个痛快话。到底要多少你开个价,不行你这就走人,谁拦你是乌龟王八蛋!”
橙黄色的台灯光只笼罩着室内的一小部分,其余地方都在若明若暗中,每个物件都像是有生命力的目击者,冷眼一瞧吓人一跳。西侧墙壁上悬挂一块正方形的木制工艺品,白地儿正中凸起一只忧郁的牛头,深褐色,两只鼻孔中十分写实地拴着一条粗麻绳。
四下里静得出奇,黑夜在窗外偷窥着室内的一切,电子钟又叮叮咚咚鸣唱起来。凌晨三点。
女人望了一眼电子钟,又看看左腕,长出一大口气。忽然她起来,甩下头发,将身上的紫红色长裙三下两下脱掉,棕黄相间的毛衣和黑色体形裤就此显露出来。她一屁股重新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恶狠狠地说:“给我倒酒!”
男人愣了,忙说:“好。”凑上前,把长城干白倒进她身旁的杯子里,递过去。
女人接过酒闻了一下,哗地向空中泼出去,把杯子重重地放在音响旁边的台子上,说:“换白酒!听见了么,有钱人?”
男人去了外屋,搜出一瓶烈性酒,进屋,怯生生递给女人。
女人举起杯子说:“倒满!”
男人打开酒瓶,笨手笨脚地倒了少半杯,手微微发抖。
“我说倒满!懂不懂?你们这些有钱人,好像连中国话都听不明白。”
男人继续倒酒,酒冒尖后溢了出来。女人二话不说,抬起杯一饮而尽,袖口和身上溅了好多酒。女人一面大声咳嗽,一面擎起空杯说:“再倒!”
男人脸色苍白得厉害。“别喝了。”他说。
女人刷地站起来,嘁哩喀嚓把毛衣也脱了,露出她最真实的面目:旧花格衬衫,款式老掉牙的粉红色毛背心,与高高的胸脯并不匹配的瘦弱身板。
“你不倒我自己倒!”她说着,一把抢过了酒瓶,继续往高脚杯里倒酒,声音像汩汩流淌的山泉。
男人伸手去夺酒瓶,喘着粗气说:“你不能再喝了。”
女人瞪着眼睛骂道:“你们有钱人也这么婆婆妈妈!”说着,一抬手又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放上音乐,就要刚才那种摇滚乐,声音越大越好。床在什么地方?”
男人慢慢转过身,向一只墙角呆呆望着。
“我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他叹了口气,这样说道。
“第一次?”
“我是说,第一次把女人从舞厅领走。”
“其实你用不着说这个。”
“我不是说给你听的。”
“你们家倒满清静的。”
“这不是我们家……一个朋友的窝儿……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女人款款站起来,两只手将一头披散的长发向后面顺了一下,走到音响前,摁了几下。一支小提琴在钢琴的陪伴下轻声诉说开来。
女人直起身,走近男人,放肆地从他的裤兜里取出一支烟(男人掏出打火机为她点着),一面笑笑说:“我已经想开了。人啊,就这么回事儿。你这朋友家有没有淋浴器?”
“……”
“闹了半天,你也是个雏儿,这下我们谁也别怕谁啦。我说你还是拿出舞厅里那情场老手的架式吧,有钱人。”
男人呼吸粗重地离开房间,在什么地方折腾了一会儿,绷着脸走进来,将几张“老人头”递给她,并不瞧着她说:“你可以走了。”
女人接过钱看也没看,扔在沙发上,说:“事情完了我会带走的。现在我们去卧室吧。”
男人没动地方。
“走哇有钱人!该动真格了,你倒斯文起来啦。”
女人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蒂,甩了下头发,去了隔壁。
男人一个人在这间屋子里愣了半天,后来像个老实孩子,耷拉脑袋走进另一个房间。那儿漆黑一片,浓烈的香水味令人眩晕。
 
昏暗之中,婕抽抽噎噎地低声饮泣。
“我知道我做的不是人事儿,我知道。”小男人(现在我们有充分理由这样叫他了)也呜咽起来。
“你用不着这样……是我自找的……”
“我心里也闹闹腾腾的……昨晚在舞场上,虽然人家都嫌你事儿多,可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你了,就连你一个劲儿地打呵欠我都喜欢,说明你跟她们不一样……说真的我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就盼着来那个……可是刚才,我怎么觉得……妈的这叫什么事儿呀!”
婕说:“你何必谴责自己?摊上你这么个小弟弟,也是我的运气。昨晚在舞场上其实早就有人搭茬了,我哪像你说的那样无人理睬。可那些饿狼似的色鬼我真的没法一下子就适应。”
婕的情绪惭惭平复下来。她坐起来,用右手中指拭着眼角,说道:“我们穿上衣服聊会儿天吧。不会立马赶我走吧有钱人?”
“怎么会呢?”小男人说。
两人在已经灰蒙蒙的光线中竞相往各自的身上添衣服,婕的胸罩又大又厚。
“我去煮点挂面吧。”小男人建议。
“别别,怪麻烦的。你想法沏些麦乳精之类的就行。”
小男人痛快地答应着,去了外屋。等他端着两股热雾再走进卧室时,重新倒下的婕已经打起了呼噜。小男人放下热饮料,将淡紫色真丝床罩从另一侧掀起,悄悄盖在她身上,之后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打着呵欠慢慢喝着。
室内的轮廓看得更清楚时,婕睁开了眼睛。蓦地她大叫一声:“谁?”撩开床罩一激灵坐起来。彻底清醒后,她打了个好大的喷嚏,随即咯咯笑起来。
小男人端起瓷杯刚要递过去,却又说:“我再沏杯热的。”
婕抢过杯子咕咚咕咚喝净,抬腕看了看表,说:“六点了,我得走了。”
小男人两眼直勾勾地说:“能不能再待上一天?我们像姐姐和弟弟一样好好聊一聊,我去买些好菜来。我决不再做那事儿了。”
婕走到小男人身前,抱住他的脑袋,在那头黑发上抚摸良久。手指在有些地方畅行无阻,而有些地方昨日的定形胶还继续起作用呢。
“我觉得你不是一般的女人……你为什么要去舞厅呢?”
“为了钱嘛,这还用说。”
“可这会毁了你呀,那种地方……”
“我不在乎,反正我迟早会毁掉的……你可不该这样下去了。”
小男人把头紧贴在婕的胸前,抱住她,点了点头。一会儿,他推开婕的身体,走出去。很快又走进来,把五张“老人头”塞给婕。婕接过钱,点一点,拣出一张,退给小男人:“别这样有钱人,咱们公事公办。”
“你这样说我很难受,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大款。”
婕伸着懒腰走出去洗漱,小男人跟在她身后叨唠着:“你像个有知识的人,我猜得对不对?当然,我不一定非要你回答……”
婕冲着一块菱形壁镜草草地往脸上涂化妆品,没搭理他。婕比昨夜憔悴了许多,香水味已不再浓烈,女人最头疼的抬头纹、鱼尾纹什么的她应有尽有。
她开始涂唇膏了。镜子里的另一张面孔依旧煞白煞白。下巴也过于光滑啦。
“可以交个朋友么?我是说一一真正的朋友?”
“真正的朋友?你别天真啦。”
“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婕笑道:“我会的,但愿我碰到的全是你这样的**。”
小男人血色一下子涌上了脸颊。
 
 
清晨的大街上雾蒙蒙的一片灰白,婕和小男人在清冷的水蒸气中愈发觉得对方的陌生。他们都打起了寒噤,纷纷把各自的风衣领子立起来。小男人的风衣是浅咖啡色的,扎着腰带,后背处还多衬出一层布来。这款式眼下正时髦呐。
雾气朦胧中有一辆红色出租车试探着开过来,小男人招手叫住了车,弯下腰对司机说了几句什么,又从左胸处掏出一张钞票递给司机。从婕的眼光看这影影绰绰的一切,就像是无法证实的另一个世界。
小男人走过来,与雪霰样慢慢浮动的凉气中那双忧郁的大眼晴对视了一下,说:“姐,上车吧,别忘了我。”说完他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大雾之中。
十雾九晴啊,一觉醒来就会看见满天的阳光。什么也别想了,马上回去,倒头便睡。小男人手插在风衣兜里,大步流星地走着,活像舞台上腾云驾雾的神话人物。他下意识地抹了下脸颊,湿漉漉的。也许只是雾吧。
这时候,他听见远处响起尖啸的刹车声音,紧跟着是沉重的金属撞击声。他停住了脚步,回转身,向响声方向望去。
白茫茫混沌一团,什么也看不清,四周一片寂静。
 

【编者按】作者擅长在对话中表情达意,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富有悬念,引人入胜!【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还有一分钟
下一篇:苦菜飘香(四十八)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28192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