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20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深度评论 深奥诗学]诗人的痛苦与幸福
日期:2018-05-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齐凤池
点击:303

关于如何写诗,我确实很难下定义。古人云:文不定法。关于诗是什么,中外很多大师各有自己的建树。这里我不能再画蛇添足了。但我个人认为:诗,应该是诗人心灵复杂状态的自然流露,不是清醒时花言巧语。诗歌写作也应该是从直觉回到情绪的变化中,再回到心灵写作中。可不是见物就抒怀,如果这样,诗的灵感存在何用?因此,这样写作诗歌,写出来的东西往往是表皮的、肤浅的,像一幅没有着墨的水粉画。这样直白的词藻码放建起来的豪华殿堂迟早会倒塌。尽管叙述像流水,也不会掀起诗歌波澜,也不会有浪花打湿读者的情绪。因为诗是很讲跳越性的,诗应该是有断裂部分的。只有有了跳越和断裂,才会让读者丰满想象的翅膀,在诗的天空飞翔。

诗人西娃说:“一般艺术家抄袭现实,真正的艺术家被现实抄袭。”诗,是生活的还原,不是生活的写真。我们允许诗歌的虚幻,决不允许诗歌的过分真实。因为真正的诗是用两种东西凝成的,一种是泪水,一种是血液。泪水是人性自然的流露,而血液永远流淌在离伤口最近的地方。

这些年我一直在认真读艾略特、里尔克、帕斯杰尔纳克、本雅明、曼德尔施塔姆和阿赫玛托娃等大师们的作品。

本雅明说:“诗人的诗担负着一种使命,诗人发现了一个空旷地带并用自己的诗补充了它。”

“不能按照自己的内心生活,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内心写作了”王家新在《帕斯杰尔纳克》里感慨的说。

“诗歌让我们得以触摸到不可触摸的东西”  ,帕斯说。

“一个诗人如果他不是现实主义者就会毁灭。如果他仅仅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也会毁灭 ”   ,聂鲁达语。

“十分明显的是,诗的活动领域是语言。因此,诗的本质必须得通过语言的本质去理解”  ,海德格尔说。

有一位诗人曾经说过,诗歌的写作就是一场较量,是语言与自身的较量。因为,激励诗人的东西并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而是想象。所以,诗人不是画家,他不能把眼前的景致用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描绘下来,达到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地步。

我很欣赏诗人北岛说过的一句话,我们“通过修改背景,就返回了故乡。”其实诗歌也一样,通过语言找到诗歌,再通过诗歌回归语言。

在某种程度上,诗歌必须保持一种抒情的质地。要知道,诗歌不是真理。因为我们是通过语言进入诗歌的心脏,再通过语言离开诗歌的肌体。由此可鉴,诗歌语言的创造力决定着诗歌的成败与输赢,最终语言使我们又回到诗歌本身。而对于那些形式上的诗歌,分行排列的句子,我给它取名叫深化了的口号在排队。正像诗人余怒多次强调的那样,“诗歌就是造句”一样的精辟。

古人云:语不惊人死不休。一首诗要有诗眼,一节诗要有打眼的句子。我们经常说的警句,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北岛。

“感时花流泪,恨别鸟惊心。” 杜甫。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顾城。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海子。

这些句子过目不忘。作为一个诗人,必须要做到“语不惊人死不休”啊!因此,诗人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不论在任何时代,与诗人的精神发展同步的读者是少得可怜的。要让读者与你同行,就必须有抓住读者的手——好句子。叫他们自觉地跟你走。

“跟着感觉走,抓住梦的手”。我讨厌追求时尚的写作,那种追求时尚的写作,其实是一种对读者的伤害,我们不能把时尚写作当作真理来追求,那样是非常可怕的,也是非常危险的。大师们讲过,炼字不如炼句,炼句不如炼意,这样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登攀过程,才能直到深入象牙之塔。“你的扣子掉了。”这样简单的句子在诗人嘴里说出来,他就不是一个诗人。诗人应该这样说:“你的扣子挣脱了衣服,跑到楼板上了,它奔跑的姿态像飞奔的车轮,驶向了墙角的一块广场。”因此我们要记住海德格尔说过的话:“十分明显的是,诗的活动领域是语言。因此,诗的本质必得通过语言的本质去理解。”

海德格尔还说“向死而生,向诗而生。”

“为了死亡,我们活在路上......”诗人林茶居说。

而“死亡是人类最根本的底牌,正是它产生一系列说不清理还乱的‘元’问题“。诗人道辉说。

真正的诗歌永远是居住在诗人的生命之内。我们不能以诗歌的表面修辞效果去判断一个诗人的创造力的高低。

诗的价值,往往“体现在一种烛照的深刻度与表现的犀利度上”(张执浩语)。

诗人对一首诗的发表,不能满足于技术操作的快感之中,真正的诗歌写作,应该是生命的写作,不是经验和知识的写作。俄国批评家什克洛夫指出,“艺术技巧在于使事物变得陌生,在于以复杂化的形式增加感知的困难,延长感知的过程,因为在艺术过程本身就是目的,必须予以延长。”我们既然选择了诗歌,就要为诗歌自讨苦吃,就要常常苦思冥想。要耐得住寂寞,守住孤独。我经常说,耐得住寂寞就不寂寞,耐不住寂寞就永远寂寞。要具备对外在世界的判断和内在世界的组合能力,才能有诗人的神圣与安宁。诗歌不能写的太理性化了,太表象化了。史蒂文斯说:“诗,是诗人创造的一个自然,诗歌必须是非理性的。非理性是基础。但,无论诗歌或生活通常都未处于动力的最高峰。”因为一首诗的品质代表一个人的品质。一首诗里有诗人的灵与肉,切开诗的肌肤,诗人肯定会感到疼痛。

感悟诗歌写作是幸福也是痛苦,但痛苦也是幸福的痛苦,绝不是痛苦的幸福。

  2018--5--5

【编者按】这篇文章值得深入品味。是指导性和操作性的一致。是高格和草根的结合。诗是难在骨子里的东西,论诉起来也是很难。但这篇论诉真是迎难而上了,且让读者也会提高很多,如果你认真阅读。问好作者,【万泉河编辑:宁宁】
上一篇:读“爱的艺术”一书有感
下一篇:铁血男儿 赤胆忠心——电影《毛丰美》观后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1647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