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6月19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诗歌
父亲不是劳模就是一名普通的矿工(二)
日期:2018-05-0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齐凤池
点击:231

四、一个矿工身怀绝技一闪就到了另一个世界   
 
一个工友身怀绝技   
像道士能穿墙而过   
那天采面炮声之后   
他抓住声音尾巴钻进煤层   
我们挖掘几天   
也没找到他的身影   
只发现一些疼痛的泪滴   
他穿越煤层身手很快   
眨眼就不见了   
我们没有放弃坚持挖掘   
那面没有倒塌的墙体   
可能他功夫太深   
一闪就到了另一个世界   
 
 
五、洗衣的女人   
 
煤矿洗衣的女人   
是干净透亮的女人   
她们干净了自己   
再收拾那些   
天天被黑夜弄脏的男人   
整理洗刷打扮   
从漂洗浸泡开始   
烘干后在抚平熨烫   
才能清洁渗透的岁月   
袖口裤腿领子扣眼   
潜藏很多偷窥的眼睛   
它们来自遥远的光阴   
妖化细小的微生物   
贴在肌肤随时泄露身上的隐私   
这些黑名单上   
潜伏下来的眼线   
最终没逃过女人的手   
她们使用多种刑法   
揉搓洗晾烘干熨烫   
这些折磨的手段   
叫深藏褶皱里黑色卧底   
全部挖出实情   
这些煤矿的锦衣卫洗衣女人   
没有妩媚的脸蛋窈窕腰身   
只有一双纤细如酥白嫩的巧手   
她们的十个手指藏着很多心事   
她们只想双手贴心更近
  
 
六、窑衣   
 
一件破旧的窑衣   
刚走上几条崭新的线路   
每个细小的针脚   
都是从母亲的白发中抽出   
夜晚,一盏油灯是母亲的伙伴   
跳动的火苗生动了母亲佝偻的背影   
母亲翻动棉衣火苗很旺   
暖着我寒冷的冬季   
我知道在巷道里走多远多长的岁月   
也走不出母亲手上的线路   
 
 
七、诺言   
 
早五点班车   
紧紧追赶启明星的早餐   
煤矿职工食堂   
一群赶夜路饥饿的人   
在狭窄的窗口争抢牙齿的磨合物   
狼吞虎咽的早餐   
迅速进入胃里慢慢蠕动   
携带一个红苹果安慰   
两节香肠牵挂   
走进岁月的根部   
挖掘昨天剩余的黑色时间   
把放松一夜的舒展   
再次拉满弓弦   
不会节省汗水的男人   
面对黑色沉默的挑战   
使出祖传绝技   
这些使用锹镐的民间武林高手   
把深藏不露的功夫在采面亮相   
铁锹掀翻岁月   
大镐抡圆四季   
在岁月的光环里闪耀民族文化   
他们把一生的功夫   
分成八小时呈现武术秘笈   
今天是和昨天最后的较量   
战胜今天必须把握明天   
采面施展出的绝技不是套路   
是对妻子的承诺儿女的许愿   
兑现承诺把功力   
施展在较量人格毅力的采面上   
 
八、打柱   
 
掘进机把手臂迅速藏进煤层   
铁柱马上把藏在袖里的胳膊伸出   
伸直双臂举起头上大面积的黑   
董存瑞炸碉堡   
举起一场战斗   
所有的铁柱伸出双臂   
举起人类需要的一块温度   
铁柱排着整齐的队伍   
向黑暗尽头挺进生命和汗水   
董存瑞炸碉堡   
大声呼喊   
为了新中国前进   
铁柱举着半径地球   
不敢喘息
 
 
九、溜槽   
 
 
冷压出的溜槽肚量很浅   
几寸深能承载多少滚动的岁月   
溜槽里黑色漂浮物   
沾着开采者的汗水血渍蹭掉的肉皮   
溜槽里的铁链拽着刮板前走   
速度和时针同步   
攉煤的铁锹不停   
溜槽里的疼痛故事   
就会在燃烧中传播   
 
 
十、攉煤   
 
 
炸响黑色亘古   
硬壁的骨骼碎片堆满采面   
攉煤的男人前腿弓后腿绷   
像赛龙舟的划船手   
他们一直划   
被后面的追赶   
必须一口气把煤攉完   
铁锹划动   
泼出的固体是水   
溜槽里磕碰出了呻吟   
他们拼命往前划   
船未动溜槽在挺进   
两岸的铁柱排着纵深   
第一批攉煤的换下来了   
他们肩扛铁锹   
撤离采面   
身后铁锹滴下的水珠   
另一批划船者   
继续攉煤   
 
 
十一、走向黑暗   
 
 
到了井下八百米深处黑暗   
跟随一盏灯钻进洞穴   
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用四肢触摸呼吸感觉   
四壁有牙齿咀嚼的声响   
头上有滴落的口水   
老鼠是黑暗幽灵找到我们就找到了食物   
走过一道坎一道石门抵达黑暗尽头   
采面是挡在前面的很黑   
我们轮流挥舞铁锹抡圆大镐   
啃下一层黑扒下一层黑   
前面还是黑   
黑在挑战我们   
我们被黑暗包围了   
无法突围   
只能往后回采   
背面的黑又转过来面对我们   
我们最终无力吃饭休息   
苹果和馒头搅拌一起时探讨   
什么时候能走过这段黑   
铁锹镐说了   
打通这块采面能见到亮   
袖子抹了一把嘴   
继续向黑暗挖掘   
身后有摇晃的矿灯来换班   
我们撤出了黑暗   
其实,我们注定走不出黑暗   
走进煤矿我们已经被黑渗透   
上井后照镜子,自己眼圈黑了   
鼻涕唾液毛孔指甲缝耳朵眼   
都被黑占领了   
我们是黑的侧面也是黑的反面   
早年祖父在黑暗中寻找一把棒子面   
不小心跌进一口很薄的杂木棺材里   
后来父亲为了上海手表飞鸽自行车蜜蜂缝纫机   
从黑暗进入狭窄的黑暗   
今天我们还在黑暗中行走   
寻找明天的学费   
后天的住房再后天的药   
挖掘更大的黑体积   
用黑兑换白   
每天要我们准时出发   
早一天见到那块黑   
当我们真的找到了那块黑   
它会迅速变成一块火炭红   
会紧紧的抱住我们   
把我们抱成一把粉末   
撒在水里或存放在水泥房间   
永远居住在远离黑暗的黄土里            
 
 
十二、洗澡   
 
从千米黑暗提升到地面   
最喜欢见到的不是阳光和女人   
是赶快脱掉黑色侵泡的岁月   
脱掉黑色疲惫沉重   
耳朵上夹一根烟再点燃一根   
赶快进入冒着蒸汽的濛濛按摩   
用力深吸几口   
伸直放松四肢   
头枕池台   
微闭享受温暖慢慢渗透每个毛孔   
渗透皮肤的细细手指   
像水母的嘴吻   
无数尾小鱼啄痒   
从棉花布匹越境的微生物  
趴在皮肤上像水蛭的吸盘   
享受唐僧肉   
第一支烟吸完对上第二根慢慢享受   
这时百米跨栏的速度进入幻觉   
好像一群男人在洗菜   
洗的菜全是白萝卜   
先洗萝卜顶   
然后洗尾巴   
萝卜顶打了几次开米蔬果   
终于洗掉潜藏在叶面的颗粒   
萝卜尾巴的毛须   
用喷头冲洗几次洁净捋顺了   
白萝卜洗净了   
就剩一根胡萝卜   
要反复仔细认真清洗   
不能叫远古生物在体内卧底   
蔬菜洗净了   
第二只烟只剩下了烟蒂   
十几秒钟朦胧的梦幻   
被一群下饺子的年轻人搅混了   
走出池水的男人  
个个像洗净的白萝卜   
晃动着洗干净的萝卜缨   
懒散的向厨房走去   

【编者按】比文洗练,比诗宽广。写尽与煤的纠葛藤蔓。【沈北风诗歌编辑:李耀忠】
上一篇:水调歌头*却未敢休闲
下一篇:落日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3124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