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7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最是想念村口的那一声叫卖:豆腐
日期:2018-04-1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关巍
点击:266

小时候,我住乡下姥姥家,在那里上小学。

那时候,辽宁还是“3两油”(即每人每月只供应3两油)的年代。每周能有机会吃上一顿大白菜炖豆腐,那真的算是改善生活了。

还记得,晚上没事时,就着小灯泡昏黄的光,姥姥把炕桌的一头用枕头垫起来,使桌面形成一个大约15度的斜角,炕桌下放上一个簸箕接着。这时,姥姥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不大的布袋,里面装着小半袋儿的粮食,我不用看,就知道袋子里面的一定是黄豆。看着姥姥用一把小瓢,瓢面上不知什么时候摔裂了,粗线大针脚地缝着。但这不影响姥姥用瓢出少许黄豆,轻轻地撒在桌面的高处,滚圆的、完整的豆子咕噜噜地滚到下面的簸箕里,而那些半拉豆子、碎豆子或瘪豆子就留在了桌面上。哎呦,这可是好东西啊,因为我们要用它换豆腐。明早卖豆腐的要是再在村口叫卖,我就有机会第一个冲出去,端着装有小半瓢的半拉豆子就像端着小半瓢的欢乐一样,我去换豆腐。

卖豆腐的大爷,用一根扁担挑着两个水桶,走起路来两个扁担钩子一前一后吊着水桶,一颠一颠,一悠一悠,好像打着节拍。一块块豆腐一寸见方,泡在溢出的豆浆里,白白嫩嫩,豆腐香随着热气四处飘散,馋得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啊哈,一看就是早上新做的豆腐。“换豆腐啊?拿来吧。”大爷从扁担上解下一个布袋,又从中拿出一杆小秤,像模像样地称了一下豆子,报了个数,这小半瓢半拉豆子就归他了,然后约定俗成地给我捡了那么三、五块豆腐。

看到馋猫儿似的我紧紧盯着豆腐,姥姥一般都会先给我捡出一块豆腐,切点葱丝儿,去酱缸里舀一勺农家酱,这么一拌,不是有那么一句歇后语嘛,“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可是,那时的我根本顾不上它是清是白,赶紧抓过一个贴饼子或盛上一碗高粱米水饭,先尝上两筷头子拌豆腐,嗯,好吃,真香。有时候,姥姥也会把豆腐捣碎了,炸豆腐酱吃,青红萝卜大尖椒,黄瓜茄子大葱段,都是蘸酱的下饭菜。

这样的吃法,勾搭馋虫,不解馋。可有一次,我还真真地过足了一把吃豆腐的瘾。“吃豆腐?”嗯,不好听,听着好像还有点别的意思。您也别多想,别乱猜,那时我小,我是真吃的豆腐,吃了一顿香香的炖豆腐,至今难忘。

小学二年级,我光荣地进入了车连泡小学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那年冬天,公社组织各生产队搞农田基本建设大会战。我们学校文艺宣传队就开到了会战现场,在田间地头给农民演出。还记得,他们给我举到了一个高高的土台子(算是舞台吧)上,西北风灌进棉袄袖筒子里冰冷冰冷的。我就站在那儿,在高音喇叭后面讲了一段新编历史故事《大泽乡起义》,是秦朝末年陈胜吴广农民起义的事儿。当然了,这都不是重点,这只是一个由头。演出结束,虽然把我们冻得够呛,但是公社干部真讲究,管了我们一顿午饭。这顿饭吃得真香啊。高粱米饭管够吃,炖大豆腐可劲儿造,汤汤水水的上面都漂着一层黄澄澄的油花。解馋,真解馋啊。这一顿饭,给我们小伙伴们撑得,一个个小肚子都滚瓜溜圆的。

成年以后,我吃过多家餐馆的炖豆腐,尝试着寻找那个感觉,那个味道,那个压缩存储在记忆中的印象。有的差之甚远,有的味道不够,总之,我再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豆腐,再没尝过那么浓香的味道。这一顿炖豆腐,就像用刀子刻在了我童年的记忆里。

又过年了,又是满桌子的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就连几千里之外、几百米深处的鱼鳖虾蟹都上了今天的餐桌。

可是,我依然想念那个年代的萝卜白菜,想念童年时的那一顿炖豆腐,也许是想念那一种难以忘怀的乡愁。

许久都没有回去了。

还有吗?还在吗?村口的那一声叫卖:豆腐……

【编者按】作者深情描述了童年吃豆腐的回忆,那充满豆香的白豆腐,鲜嫩可口,那叫卖豆腐的声音始终回响在记忆深处,编者也是生长在农村,对那大豆腐的记忆与作者不谋而合。描写生动传神,情感朴实真挚。【匠工文坊编辑:孙千慧】
上一篇:不愿丢掉的是旧时光
下一篇:国学浸润人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0673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