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5月27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美文]皮皮之死(随笔六章)
日期:2018-04-1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齐凤池
点击:327

一、皮皮之死

 

我家的小狗皮皮不是纯种狗,它是几种狗杂交的产物。它究竟属于哪种狗谁也说不清。因为从它的长相看具备多种名狗的特征。皮皮的母亲是长毛京巴和巴哥犬爱情连接后的孕育产物。按照动物学和植物学的说法,皮皮属于远域杂交或者属于转基因的杂牌狗。尽管皮皮品种不纯,但皮皮是绝对聪明的狗。

皮皮三个月后就不在室内拉尿了,只要它一有屎尿,就用左爪挠人的脚,我问它是否拉屎撒尿,它摆着尾巴,围着我转。这时我带它到楼下,到了楼下的小花园,它在自己留下尿液气味的地方嗅嗅,然后蹲下两条后腿,就撒尿了。如果它拉屎,它要在花园转好几圈,找好地方后,将腰一弯,用劲,一会儿就拉出几节类似大黑枣一样的屎球。然后它用两条后腿使劲蹬土,意思是将自己拉的屎盖住。其实它一点也没盖上自己拉的屎。那只是狗的习惯动作。

皮皮是很通人性的,如果我和妻子吵架了,皮皮就用右爪捯你的腿,意思是你们别打架了。看到皮皮的举动,我们谁也不说什么了。

皮皮睡觉喜欢上床和我们睡在一起,它睡觉的时候,还要将屁股挨着我们的腿。我女儿不叫皮皮上床,因为皮皮脱毛,弄得床上都是狗毛。我女儿说它的时候,它用眼睛看着我,我发现皮皮的眼睛里噙着泪水,妻子只好把皮皮抱到了床上,皮皮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一直盯着我女儿,它看我女儿不说什么了,然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就悄悄地舔自己的爪,那意思是别把床弄脏了。

我们吃饭的时候,皮皮从来不守桌子,因为在它自己的食碗里有鸡肝拌米饭,碗旁边有水碗。它饿了就吃。别人想喂它,它得一个劲地嗅,恐怕有药毒死它。

皮皮的耳朵非常灵敏,楼下有一点动静它都非常敏锐。我们三口人不论谁回家,看到皮皮的举动就知道是谁回家了。我回家的时候,离家还有几十米远,皮皮就守在门口等待了,它看着门上的锁使劲地往上蹦,意思是给我开门。我妻子回家的时候,它发出像小孩子撒娇时的声音,然后在门口转圈。我女儿回家的时候,它用双爪使劲挠门,等我女儿进屋后,它用双腿抱住我女儿的腿不叫走。我女儿用脚把它踢开后,它在地上打两个滚,然后摇着尾巴趴在自己的床位去了。

皮皮还有很多讨人喜欢的地方,就在皮皮生病的时候,它又拉又吐也不闹。拉吐完后就卧在自己的床上一动不动。我妻子喂了它好多药也没起作用,邻居有个女狗贩子叫大铜牙,她给皮皮打了几针,她用左手揪起皮皮脖子上的皮,右手将针扎进去,皮皮嗷一声,狗贩子的针就打完了。大铜牙连续给皮皮打了几天针也没起作用,反而皮皮的脖子肿了个大包。我用手一摸,感觉里面像是有很多脓水,我一摸皮皮它就躲,象是很疼的样子。后来,妻子抱着皮皮到宠物医院。年轻的女兽医给皮皮做了**,把包里的脓水挤了出来,然后缝了针,缠上绷带。妻子将皮皮抱回家,皮皮裹着毛巾被躺在它的床位上一动不动。我用手一摸,感觉皮皮在发烧。妻子又连续抱着皮皮输了几天液,结果也没能挽救住皮皮的生命。

皮皮在生命垂危的时候,一会儿喘着粗气,一会儿发出大声地痛苦呻吟。它嗷嗷的呻吟真叫我们难受。下午我下班回家,推门看到妻子坐在小板凳上哭泣,皮皮被崭新的毛巾被裹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皮皮已经死了好长时间,我劝妻子别难过了,妻子仍旧流泪,我把皮皮包裹好装进蛇皮袋子里,用自行车推着皮皮到了西郊的野地。我找了一片杂草丛生的灌木林,在一棵树下挖了一个一尺多深的坑,我轻轻地把皮皮放进去,然后一锹一锹地将皮皮盖上,最后堆起一个小土包。皮皮就这样长眠于西郊的杂草丛生的灌木林里了。

皮皮死后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和妻子的耳朵都发惊。我们总觉得皮皮在门外挠门。或者好像听到皮皮在外面叫唤。我们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我们心里还是惦记着皮皮,好像皮皮没死一样。

今年春天,我和妻子到西郊的野外挖野菜,路过那片杂草丛生的灌木林,我对妻子说,皮皮就埋在了那棵大树下了。你看那树长得多高多壮,像是皮皮的化身。妻子长叹一口气说:“都愿那狗贩子大铜牙打的针。我听宠物医院的大夫说,她给皮皮打的针,药是假药,我怕你找狗贩子大铜牙打架去,没敢告诉你。”我对妻子说:“现在说这个又有啥用,皮皮已经死了一年多了,还是让我们记住皮皮的死,永远记住狗贩子,害死皮皮的不仅是狗贩子还有可恶的假药”。

  

二、养狗的老太太

  

丁老太太究竟养活着多少只狗,连她自己也数不清。她只知道,狗的饭量一天比一天大了。过去一天有两块钱的鸡肝,一块钱的馒头就够狗们吃一天的了。而现在,一天十块钱的鸡肝,五块钱的馒头,到了晚上,狗们还围着狗食盆子嗷嗷地乱叫。叫得她直心慌。最后她只好从冰霜里拿出预备好的小鱼,全给狗们拿出来吃了。狗们吃饱有的睡觉了,有的到外面玩去了。

丁老太太快八十岁了,她个子不高,有点驼背,一年四季穿一身农村织的黑线布衣服,她胖胖的身子就象一截肥得流油的腊肠。我认识她有三十多年了,我没见过她把脸洗得透亮过。她那张肉直往下耷拉的脸,整天是黑得冒油。

丁老太太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开始养狗,可以说她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了狗的身上。丈夫过去是傅作义手下的连长。解放后,他分配到工厂当了科长。每天吃住在办公室,只是每月开工资的时候,给丁老太太送生活费来。

丁老太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五十出头了,一个人住职工宿舍。在工厂早已成了大龄青年。过去搞过几次对象,但是对象一进他的家,见到满屋的狗和脏乱的屋子就吹了。为了不让她养狗,大儿子说:只要家里有狗,我就不搞对象,不进这个家。儿子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她每天照样伺候她的狗。

二儿子今年也已经快四十岁了,也没搞上对象。一个人在外地工作,每年很少回来。家里只剩下她和数不过来的一群狗了。

对于丈夫她早已不再惦记,对于两个儿子她也不挂在心上,她的心思全放在了狗的身上。好象狗就是她的丈夫和儿子。

有一年秋天,她养了十几年的老狗死了。她把狗埋在房后的一片空地里。而且堆起了一个小坟头。她在坟前摆上了供果,点上纸钱,坐在地上放声痛哭起来,引来一群看热闹的人们。人们打听才知道是她的一只狗死了。弄得人们哭笑不得,又不知怎么劝才好。

丁老太太门前有一片小树林,树林里长满一米深的杂草。狗们从她家门下的狗洞里爬出来就到小树林里的草丛中玩耍。成群结队的狗,从狗洞窜出钻进草丛,然后再从草丛出来钻进狗洞。她坐在门口的石凳上看着狗们玩耍,她的表情显出很平静很详和。

快到中午的时候,她把狗食盆子往外一端,狗们一窝蜂地把盆围起来。狗们见盆里什么也没有,都仰起脑袋,嗷嗷地冲她叫。这时,她把鸡肝和馒头揉碎拌在一起,放在盆里。狗们都围上来抢食,她坐在一旁看狗们吃食,她的表情仍然显得很平静。等狗们吃饱了,钻进草丛玩耍的时候,她才开始吃饭。她吃的饭和狗们吃的食一样。

丁老太太家附近有个集贸市场,星期天是狗市。狗市上各品种的狗都有,也有很多卖猫的。小狗一只五十元,卖得特别快。有很多狗贩子到她家买狗,丁老太太说给多少钱也不卖。邻居有人也劝她卖了狗可以换回点狗食钱,再说狗还可以再下小狗。丁老太太的一句话封住了所有人的嘴,“把你们的孩子也卖了,以后再生吗,那不是一个道理吗?”丁老太太对狗的感情比她对两个儿子的感情还深。

有一年秋天,丁老太太两天没有出门,狗们在门前嗷嗷乱叫。邻居们也纳闷,这两天她怎么没出来,是不是她病了。街道主任敲她家的门,也没有回声。街道主任派人到工厂宿舍把她丈夫找来了。打开门一看,屋里漆黑,开开灯,见丁老太太躺在炕上发着高烧。

一群狗卧在她的身边,她的枕边有很多狗食,有骨头,有肉,有香肠,这些东西一看就知道是狗们叼来的。

狗们见到陌生人,冲着人们嗷嗷直叫。

丁老太太没有去医院,只是请社区诊所的医生,在家输了两天液就康复了。她说,“我哪也不去,我就是死也和狗死在一起。”

丁老太太在家里输了两天液就退烧了,到第三天中午,人们又看到她在门前喂狗时的情景。不过,丁老太太显得瘦了很多。她坐在板凳上看狗吃食的表情依然是那么平静,那么祥和。

  

三、甘三的狗

  

我吃过驴肉火烧,吃过驴肉蒸饺,也吃过牛肉肉羊和猪肉饼,就是没吃过狗肉饼和狗肉饺子。因为我没发现哪家饭店有卖狗肉饼和狗肉饺子的呢。在我们当地有句低俗的骂人话:“狗B包饺子不是好肉”。这是形容坏人的话。所以,狗肉馆不烙狗肉饼也不包狗肉饺子。原因,可能与这句骂人的话有关。

前几天邻居甘三家的大狼青吃了一只死老鼠,没一会工夫就死了。狼青是只母狗,上个月刚下了五只小狗崽子,小狗崽们刚刚过满月,还不能自己吃东西。狼青吃了死老鼠后,撒腿跑到了狗窝里,躺下就给几只小狗崽喂奶。狼青给小狗喂完最后一次奶后,跑出狗窝,头撞了一下南墙就断气了。人们看到狼青临死前的一幕,忽然想起了母爱。人们心想,狼青在撞墙的时候,它心里不知有多难受呢。

狼青死后,比狼青鼻子还灵敏的卖狗肉的紧跟着就来买狗了,那么大的一条狼青上称約一约,起码也有百十来斤。而卖狗肉的才给五十块钱。甘三看着地上躺着的又肥又大狼青,觉得给的钱太少,卖了可惜,不如炖了给大伙吃了。于是,甘三对大伙说:把狼青炖了大伙吃了吧。反正我也吃不下去。

于是,几个年轻小伙子,用铁丝从狼青的下巴骨穿过去,把狼青吊起来,挂在一棵柳树枝上,叫红旗的男人开始从狗头部往下剥皮,一会的工夫,狼青的衣服就被扒了个精光。狼青那光滑细腻的身体,鲜红的肌肉,细腻而明亮。当他把狼青的胸膛打开后,它的内脏还冒着热气。内脏扒出后就地掩埋了。然后,他又将狼青的身体分割成若干小块,浸泡在水里。不知换了多少次水,那些切成小块的狼青的尸体才没有了血丝。

之后,他们找来了一口大锅,在锅里放上水,把狗肉倒进锅里,切了一大块姜,撅了两棵大葱,又扔锅里一把花椒大料和不少的小辣椒,点起大火开始炖狗肉。

两个小时后,整个胡同就弥漫了炖狗肉的香味。

几个年轻小伙子围在一起,在胡同摆上桌子,他们就着狗肉喝起酒来。那一大盆炖好的狗肉,起码有四五十斤。狗头、狗脖子和狗大腿被炖肉的红旗留下了,其余的端来叫大伙随便啃。四五个年轻人一顿是吃不了这么多狗肉的。再来十个八个小伙子也吃不了。最后剩下很多肋板肉。他们翻过来翻过去,谁也没人要了,都嫌肥嫌腻,最后给我端来了。

我一看这么肥的狗肉,先放在冰箱里冻一下,等狗肉硬了,切成小丁做馅吃。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舀两碗面,用开水烫一下,等面凉了,把面和好烙饼用。我把切好的狗肉丁从冰箱里拿出来,在肉里放些蒜末又切一个葱头,放点盐味精,把馅打好。我在面盆里抓一块面放在面板上,用擀面棍把面擀成皮,然后把狗肉馅均匀地洒在面上,之后,从一边卷,把肉卷在面皮里,最后封口。封好口后,将卷成圆滚的面滚分成几块,做成饼型,再揉圆擀成圆饼,慢慢拿起来放在烧热的锅里。锅里放上少许的油,用小火烙。烙饼时要盖好锅盖,保持锅里的水汽。当饼的一面有了焦黄的嘎嘎,将饼翻过来再烙那面。两面都烙成焦黄颜色后,狗肉饼就烙熟了。

把狗肉饼烙好后,端出去分给邻居品尝。他们吃了不但说香,而且一个劲地夸我手艺好,比饭店里的螺丝饼还好吃。

  

四、铁林狗肉馆

  

我家附近有一家铁林狗肉馆,生意非常红火。平时家里来了朋友,没有时间做饭,我就把朋友领到狗肉馆,品尝一下铁林狗肉的味道。

狗肉馆坐落在工厂大门的西侧,生意很红火,每天中午和晚上门前的汽车排成几十米的长队,来晚了根本找不到车位。那些开车来品尝狗肉的,大多是慕名而来的有钱人和地方的官员。

狗肉不算太贵,每盘八十元,贵一点的是狗包袱,一百块钱一个,狗包袱是用狗肚做的,把狗肠子洗干净放上各种作料,装进狗肚里,用线缝上,煮熟了,就成了狗包袱。最贵的是狗鞭,别看就那三小件狗的生殖器,连个小盘子都装不满,就是上百块。尽管狗鞭很贵,但吃的人很多,来晚了,甭说狗鞭,就连狗骚也吃不到。

似乎那些品尝狗肉的也许听说狗鞭大补有很好的壮阳作用,所以都想尝尝那小小的狗玩意。是否真能发挥狗鞭的作用。

其实,这些有钱人和当官的吃狗肉目的都不纯。问他们什么的狗最好,狗肉究竟哪最好吃,哪个部位的肉最香,他们一点也不清楚。

我认为吃狗肉,一是黑狗,二是黄狗,三是花狗。黑狗肉最好,其次是黄狗,三是花狗。狗肉最好吃的部位一是狗脖子,因为狗脖子上的肉,一层一层全是瘦肉。其次就得吃狗的前兜了。前兜是狗的胸骨中间部,在肋骨相接处,这部分全是雪白的脆骨,肉薄而嫩,在薄薄的瘦肉上附着一层肥肉,吃起来香而不腻。再次就是狗肋板肉了。肋板肉入味,香而腻。最差的就是狗腿。很多人在桌前一坐就点狗腿,其实是最外行了,狗腿就是瘦肉,肉丝大不入味。而且吃狗腿,必须要一条,每条八十元。

这几年我吃了很多狗肉,每个集市我都买点。大狗或老狗的脖子,我全买来了分几次吃。如果没有狗脖子了,就买狗的前兜。集市上三个卖狗肉的,他们知道我喜欢吃狗的哪个部位,见我来了就说,今天没有狗脖子了,狗前兜还有一块。说着就从狗肉盒子里拿出来,给我剌一块,上称一约,二十多块。回家后,我用刀将狗肉切成细条,包一头大蒜,倒上杯酒,慢慢喝酒,细吧嗒吧嗒狗肉的味道,确实真香。要么怎么说,闻到了狗肉香,和尚也跳墙呢。

 

五、狗脖子肉最香

  

俗话说:宁吃飞禽四两,不吃走兽半斤。这话说的一点不错。但要吃飞禽那得多大胆子。现在,凡是天上飞的都成了保护动物。飞的是吃不成了,就得吃地上跑的了。

两条腿的我就不说了,四条腿的除了猪、牛、羊、驴之外,最好吃的就得属狗肉了。

狗肉哪个地方的肉好吃?哪个地方的肉香?我认为,最香的是肋板肉,最好吃的是狗脖子。至于公狗的生殖器,狗的肾脏,狗包袱尽管最贵,但不一定好吃。它价格高,属于大补。其实,狗肉哪个地方都好吃,关键是炖的香不香。

我最爱吃狗肉,小时候吃狗肉的香味早就忘了。但当年打柴狗的,我始终没有忘记,只要听到街上狗乱叫,就知道是打柴狗的来了。那些打狗的,骑着水管自行车,大梁上绑着一根木棒子,棒子又黑又亮,上面还沾着狗血。打狗的人身上似乎带着狗的味道,只要他进了街道或村子,狗就害怕。这点我记得最清楚。

后来,在吉林通化鲜族居住的地方集安镇吃的狗肉喝的狗肉汤,至今还能回味上点味道来。尽管那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都说狗肉是男人的肉食,特别是冬天。狗肉绝对是男人最好的肉食,尤其是喝酒的人吃狗肉是最棒的好菜。不管是谁说的,我认为有道理,因为狗肉是大热的,对于男人是极好的冬天的补品。说实在的,狗肉对男人壮阳最好。

我喜欢吃狗肉,特别喜欢吃狗脖子上的肉。因为那地方的肉活动量大,没有脂肪。全是瘦肉。我买一块狗脖子,回家撕着吃,一条条的全是瘦肉,而且狗肉的腥气味还小。就上大蒜再沾点辣椒油吃,吃一口,喝点酒,那滋味非常好。再有,吃狗肉时,在狗肉上放上几粒生花椒吃,别有一番滋味。花椒不仅不麻嘴,而且特别有味道。我的邻居到我家喝酒时,我教他尝试了一下,他说,以前真没吃过,今天吃了感觉味道比以前吃的确实不一样。

现在的肉应当属狗肉最贵了,四十块钱,驴肉三十八块钱一斤。我每星期就到附近的集市上买狗脖子。别的地方肉我不买。卖狗肉的认识我,他总给我留着。一个最大的狗脖子,也就是三斤多。三斤多的狗脖子,狗起码也得上百斤。

我买狗肉小狗的肉不买,最起码也得几十斤以上的大狗。大狗的肉香好吃,有人说狗脖子那块肉不好,狗有病了打针就在脖子上打,这个道理我知道。给狗打针,用左手抓住狗脖子的皮往上一抓,皮和肉就分开了,然后把针叉进去,再把药推进去就行了。这种兽医的技术我还懂点。但农村家的大狗就是病了,谁也不会找兽医去给狗打针。所以,我认为,吃狗脖子还是比较干净有把握的。

我算了一下,一个星期花几十块钱买一个狗脖子,其实比吃别的肉喝酒还便宜。如果买个猪蹄得十几块,一个星期也得百十来块。细算算吃狗脖子还是省,再说,别的肉我还不爱吃,我感觉喝酒吃狗肉最香,特别下酒,喝酒不爱醉。

  

六、狗油烙饼

 

我听很多人说,用鸡油烙的饼比花生油烙出的饼好吃。其实,烙饼最好吃的要属狗油烙的饼最香最酥。而且,用狗油烙出的饼,第二天吃还跟新烙的一样,饼皮依然很酥很脆,一点也不皮。

有一天我在狗肉馆吃晚饭,临走时老板问我要点狗油不。我一听,赶紧说要。回家我拿来一个红塑料桶,老板真不吝啬,他把红塑料桶给倒满了。我拎回家,掂量掂量起码有四五十斤。妻子问我要这么多狗油怎么吃,我说,用它烙饼特别香。

从此,隔三差五,妻子就烙一次狗油饼。妻子烙饼的手艺是相当高的。她用狗油烙的饼不仅层多,而且酥软脆。这顿没吃了,放在塑料袋里或用盆盖上,明天再吃,和新烙的几乎差不多。有时我把吃剩下的烙饼拿到班上吃,同事们尝了之后,都说香。希望下次多烙点,给大家解解馋。

朋友给的那桶狗油,吃了有一年多,红桶就见底了。后来,我再想和朋友张嘴要点狗油,老板早就知道狗油烙饼的滋味了,所以,就不再给我一滴狗油了。

【编者按】齐凤池,男,河北作协会员,中国煤矿作协理事,专栏作家。河北河间人。现生活在张家口崇礼。国内外报刊开设美术评论,音乐随笔,旅游随笔和饮食文化随笔专栏。 这篇文章属于狗年写狗正当时。写得真实细致。有的章节写出了小狗皮皮的可爱和可怜:有的章节写出了老太太的偏见和偏执:还有的章节写了狗肉的烹饪和美食......。文章行云流水,引人入胜。表明了作者是有生活情趣和妙笔生花的人。问好作者。【万泉河编辑:王秋平】
上一篇:一江春水
下一篇:[快乐美文]六十岁,才有了自己的新房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27965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