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3日 周日
【曲日光】柳永与《鹤冲天》
日期:2018-04-1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曲日光
点击:443

我们说过。柳永很不得志。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祖父柳崇是闽中著名的儒者,但终身布衣,隐居不仕,而他的六个儿子却都走上了做官的道路。

柳永父亲柳宜,曾出仕南唐,官至监察御史;南唐灭亡后,柳宜入宋登进士第,任雷泽县令,后官至工部侍郎。

柳永因在族中排行第七,所以世人称之为“柳七”, 又名三变。他的五个叔父以及两个哥哥,都有功名。

柳永就是在这样一个崇尚儒学、科第的传统家庭长大的,青少年时代接受了很好的教育,并受到正统思想的熏陶。

他的少年时代是在家乡度过的,那时候就开始了诗词创作,其中一首《题建宁中峰寺》诗引起轰动:

攀萝蹑石落崔嵬,千万峰中梵石开。

僧向半空为世界,眼看平地起风雷。

猿偷晓果升松去,竹清流入槛来。

旬月经游殊不厌,欲归回首更迟回。

一时间,柳永的“神童”名号不径而走。

后来柳永满怀抱负来到汴京,参加进士考试,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家乡。

按理说柳永受这样家庭的熏陶,凭他的文化修养和写作才能,金榜题名,仕途通达是不成问题的。

然而柳永来到繁华的京城后,接触到在家乡从未接触过的东西,那种新鲜感让他忘乎所以,并没有把考试当回事,完全把精力投入到当时的“流行音乐”中了。

天生浪漫的他有着特殊的音乐才能,填写了大量的与这种流行音乐相匹配的流行文体(歌词)。并且长期出入汴京的歌楼**,大量地写出适合歌妓演唱的俗词。

他填的那些适合歌妓演唱的词,被那些达官贵人们认为是比较低俗的市井曲调,以至于他一生很多遭遇都与他填写的歌词有关。

因为他填写的一首歌词《倾杯乐》配合了当时流行的曲调,曾得到皇帝的欣赏,他就以为可以因为填写歌词而得到上层统治者的赏识,然而却不是这样。

柳永初次参加进士考试失败了,就填写了一首牢骚满腹的词作《鹤冲天》,尽情地抒发了名落孙山后的愤懑不平,也展现了他的叛逆反抗精神和狂放不羁的个性。

《鹤冲天》仄韵格,词调宜表达哀怨激切的情绪。

鹤冲天(柳永)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他隔空喊话,说我去考进士,黄金榜贴出来,竟然没有考取,偶然间失去夺魁的希望。

这个“龙头望”可能是指皇帝,皇帝是龙头,没有看上他;也可能说他没有考到前面几名,龙头指首榜”。

 “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他说这不是一个很开明的时代吗,圣明的时代怎么会遗漏了我这样的一个贤能的人?他说这怎么办呢?竟然连我这样的人都遗落了。

 “未遂风云便”,考取叫做直上青云,平步青云。因为没考上,所以“未遂风云便”。

柳永是很自信的,他不说他考的不好,他只觉得他没有那么顺利。

争不恣狂荡”

狂荡:形容他自己。施展抱负的理想落空了,何不放开尽情地玩呢。

他说:考不取,我不做官不就完了吗,这样我可以无拘无束到处玩啊。这是一种逆反心理,故意这么说来达到一种心理平衡。表现他根本不把考取不考取当回事。

 “何须论得丧”

平时我们常说“得失”—— 所得和所失;你有所得的时候,一定有所失。

当年苏轼苏辙两兄弟准备考试的时候,天下着雨,两个人在写诗,他就跟弟弟说,考取以后我们两个会在不同的地方做官,以后大概没有机会在一起做诗了,所以考取是得,可是不能跟弟弟在一起写诗是失。

所以柳永这里就安慰自己说:“何须论得丧”。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他说我是一个才子,作为一个词人,我在民间有这么多听众,不用参加你们的考试了,不用追求你们那个达官显贵的地位,所以“自是白衣卿相”。

就是说我穿的虽然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衣服,可是我的诗词创作地位可以跟卿相比美。

他越是这么说,我越是感觉他的内心其实很痛苦,嘴硬而已。

这是柳永文字上表达的自信,同时也让我们感到,柳永当时拥有无数的粉丝,到处都在唱柳词,非常的红。

他的歌在民间流传被大家喜爱,而且他对此是很得意的,同时也说明宋朝人喜欢这样的人。

我们再看下阙: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

汴京这里有很多的歌楼酒肆,很多美妙的佳人,柳永喜欢跟歌妓和乐工们在一起。

他最好的朋友不是文人雅士,他跟酒楼上的歌女在一起写诗填词,让这些人去唱他的东西。他的朋友大都是青楼女子。

依约丹青屏障”,像画一样美,他把这些酒楼、这些风月场所描写到像在屏风上画出来一样的景象。

“幸有意中人,堪寻访”

一个落榜的人,如果有一个所爱的人,可能他生命不会沮丧。至少知道有人爱你,你也爱这个人。“

且恁偎红倚翠——直接说跟那些穿红衣服、绿衣服的女孩子整天靠在一起。

“风流事,平生畅”他说能跟这些女孩子在一起很浪漫地渡过一生,是他平生最快乐的事情。他敢说“风流事,平生畅”,这种态度定会受到批评。

后来被士大夫阶层排斥说:你如果做大官,又去嫖妓又是风流,这怎么可以呢。

可是我们看欧阳修也写过不少这样的作品,却没有人批评欧阳修,因为他是大官啊。

柳永因为没有这层政治保护膜,他只做过一个小官,小小的屯田员外郎,做的也不怎么好,在整个士大夫阶层、知识分子当中,都认为他不是一个当官的料,也不是一个典范的人物。

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写到最后,柳永得出结论:青春短暂,怎忍虚掷,怎么能为“浮名”而牺牲赏心乐事呢。所以,只要快乐就行,“浮名”算不了什么。他很看得开。

“青春都一晌”,这个“一晌”,我们讲过李后主的“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一晌”是指瞬间。

“青春都一晌”,柳永是说青春短暂,就不要耗费在考试上了,对生命没有意义的,就是个浮名,是虚无的东西。还不如把时间用在和女孩们在一起唱歌填词这样真实的享受快乐。

柳永的反叛性格,给他带来了人生路上一大波折。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话把最高统治者给得罪了,三年后,柳永又一次参加考试,本来已经被主考官排在录取名单之中,只等皇帝朱笔圈点放榜。

谁知,当仁宗皇帝在名册薄上看到“柳三变”时,恨恨地抹去了柳永的名字,并在旁批到:“此人风前月下,好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过了一段时间,又有人向仁宗皇帝推荐柳永,仁宗记着之前的事儿,说“你举荐的就是那个填词的柳三变吗?”得到证实之后,仁宗说:且填词去!

之后的柳永“纵游娼馆酒楼间,无复检约”,并做了一个类似现代的名片一样的手牌,上面写着“奉圣旨填词的柳三变”,可见柳永的狂放与辛酸。

柳永三次进士科考不中,与他“偎红倚翠”有关,他的词大量描写市民阶层男女之间的感情,词中的女主人公,多数是沦入青楼的不幸女子,与士大夫的雅词文化主流分庭抗争,把自己的名声搞坏了,也把仕途给耽误了。

但另一方面,柳永的这类词,写出了被遗弃的或失恋的平民女子的痛苦心声。在词史上,是第一个为底层妇女诉说心中苦闷忧怨的诗人,说明他同情下层,在他之前,没人敢这么直接为妓女呐喊的。

柳永屡次考试失利后,不得不浪迹江湖。长期地流连于坊曲之间,烟花柳巷中寻找生活的方向和精神的寄托。词中写其行踪所至,抒发漂泊生活中的离别相思之情,特别真切感人。

直到近五十岁的时候改名“柳永”,才与他二哥一起考取了进士,某到了一个小官,连任之后,感觉官做的不得意,便又浪迹天涯。

很多人说柳词很俗,一些士大夫阶层的人不准他们的孩子读柳永的东西。就像今天的流行歌曲不被大多数人接受一样。

但苏轼就不同了,他赞赏柳永,常常问别人,我这一句可不可以跟柳永比一比?

苏轼是豁达的,他没有看不起柳永,因为他看得出柳永将来的历史价值。由于柳永没有做大官,当时完全是大众歌手,他作品的文学价值被贬低了。

所以可以怀疑当时人们喜欢欧阳修、范仲淹、王安石,不一定是他们的诗词好,是因为他们做了大官而吸人眼球。

可以说,不管在什么朝代,文人当中都有会拍马,会吹捧的人。可是柳永没有这个条件,喜欢他的全部是大众,是底层,文人不喜欢他,大众喜欢他。

所以有人凡有井水处,必歌柳词。

这句话真实地反映了一个状况,柳永的词在民间家喻户晓。他的词是深受大众喜爱的流行歌曲,整个街头巷陌都在唱他填的词。

大家知道柳永后来一生漂泊,穷困潦倒,最后死在江苏镇江,是那些爱恋他的妓女和乐工集资埋葬了他。

后来一直到明朝都有一个民间的习俗,就是在柳永死的那一天会到他的坟上去祭扫,这样一个民间节日叫做“吊柳七”。可见在民间他还是拥有很多粉丝的。

柳永常年漂泊,在不同的地方帮人家填词写曲赚一点钱,真就变成大众歌手,就像今天有很多门市开业请来歌手在门前唱歌一样。所以我们会看到流浪的概念在他的词里会反复出来。

他浪迹天涯,用词抒写羁旅之志和怀才不遇的痛苦愤懑,《八声甘州》即此类词的代表作。

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八声甘州》既是词牌名也是曲牌名。是从唐教坊大曲《甘州》截取一段改制的,因全词前后片共八韵,故名八声,此词牌宜书写精壮质朴之情。

上次提到柳永善于写慢词,这首也是慢词。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作者先用一个“对”字展开叙述,他对着一场雨,这场潇潇雨洗出一个清凄的秋天。

然后用了一个领字句——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渐渐的“渐”字,领后面三个四字句。什么意思呢?

我们在讲《沁园春》的时候重点讲了领字格,大家对领字应该不会陌生。

这个“渐”虽然在“霜风凄紧”前,但后面两句也不可缺少。也就是“-霜风凄紧,渐-关河冷落,渐-残照当楼”,只不过是后面两句中的这个字省略了。

如果你填这首词,这三句的第一句第一个字对后面两句没有意义,那就是没有领会这个领字句,那你填成的这首词就是失败的。

柳永不但词牌特点掌握的好,内容上也巧妙地利用时空的转换来叙事、布景、言情。

苏轼对这首词有很高的评价,认为大唐以来无人能比,别人以为柳永只会写青楼妓女,苏轼不这么看。他以赏识一个好的创作者的角度来看。

虽然苏轼以大气豪放著名,与柳永的民间大不相同,两个人风格完全不一样,可是苏轼却非常欣赏柳永。特别是这首《八声甘州》因为苏东坡的评价,在柳永的词当中是最受欢迎的。

黄昏的时候面对着一片洒到江面上的潇潇雨,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一个“渐”字,神形具备地领出三个句,把那种渐渐的肃杀感觉展现出来了。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这句“衰”字用的有些悲壮苍凉、有点的特殊。

后来的李清照也许受到这句的影响而出“绿肥红瘦”句。

“苒苒”,是与前面“渐”相呼应,是一种无限的惆怅。

“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此刻百感交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让复杂的心里像这江水一样向东流去吧。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

因为想家回不去,又没有办法抑制自己去想,所以不敢登高临远。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诗人感叹自己多年来到处流浪,到底是为了什么?

 “淹留”一词是当时民间的俚语,有点煎熬和折磨的意思。

想佳人、妆楼颙望,

本来是自己登高远眺,却偏想故园中那个女子,也应是登楼望远,等他回来。非常有趣啊。

并且“误几回、天际识归舟”,好几次都误以为他回来了,看到那个船到了尽头,到接近的时候才发现不是柳永的船。

他的这种情感跟苏轼的“多情却被无情恼”不太一样,柳永觉得多情是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美好。柳永想的是与他互相等待的人

“争知我、倚阑杆处,正恁凝愁”

他说这个女子每次都以为他要回来,因他没有回来而烦恼或者抱怨,但她一定不知道我不管在哪里,正倚靠着栏杆也在发愁呢。这是柳永的多情。

这首词章法结构细密,写景抒情融为一体,用白描手法及通俗的语言铺叙,将复杂的意绪表达得明白如话。

上片写观景,虽未点明登楼而登楼之意自明;下片于“依栏杆处”再点登楼,起到了首尾呼应作用,不愧为慢词的奠基人。

前面说了,很多士大夫都说柳永的词鄙俗,唯独苏轼不以为然。这首《八声甘州》就被苏轼称赞为“不减唐人高处”,千古传颂。

【编者按】【网站安检助理:孟新龙】
上一篇:【李忆锋】长生殿里长恨歌 ——新编历史传奇汉剧《霓裳长歌》散谈
下一篇:【姜游游】西游评析:白骨精是如何让师徒四人的性格现形的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7655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