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8日 周六
南京大屠杀 第七章 国军排长王仁杰
日期:2018-04-0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边江
点击:273

王排长看见有急急的子弹打上来,他已经感觉到这一射击具有很明显的针对性(那就是他刚才用机枪打死了不少鬼子的缘故),就迅速把身子往城垛旁一闪,子弹猛急地飞上来,有几颗打在淡灰色的城垛上,还掉下些灰渣在他肩膀上,他觉得这是鬼子对他的及时报复。

等子弹一过,绝不放过作恶多端鬼子的王排长继续射击。他抱着机枪马上扫射,同时他看到:在高高的城墙下面,已经又聚集起八九个鬼子,都端着步枪,神情凶恶朝他作出猛急的射击的情景,力图打死他。王排长发出的子弹斜斜而陡直地打在几个端枪把脸遮住一半、而完全暴露出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的鬼子,只见一个鬼子肚皮中弹,就身子往后倒;紧接着又一个鬼子的鼓胀肚皮被击中,一下就扑倒在地上的一个脸上是血污的死了鬼子的身上;还有一个鬼子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被打中,痛得嚎叫起来,身子往旁边摔倒;还有四五个鬼子一并被打死。

但是,在城墙下,鬼子好像变得机灵起来,意识到不能聚集在一起打击中国军人了。有几个本来是站在一起的鬼子马上就分开了。

王排长看到这里,想道:鬼子分开了。我就不用机枪打,用驳壳枪。想到这里,王排长马上喊道:“何老二,把机枪拿着。”

在一边的城垛后,改用步枪打鬼子的老兵何老二听到了,就马上走过来,接住王排长递跟他的机枪继续打鬼子。

王排长马上把右手伸向插在怀里的、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驳壳枪抽出来,就向分开端起步枪向他们射击的鬼子开枪,他打中了一个,然后,有一个没有打中,他并没有心急,而是显得动作慢些,每打一个鬼子,都做出了准确的瞄准打死了几个,马上,又有十多个鬼子跑上来,看来都急于想打死中国军人。这一战场情势的变化,让王排长本想用驳壳枪打,觉得自己最多就打死一两个,他意识到唯一的杀伤力是手榴弹。他心里急,手马上动起来,害怕鬼子跑了似的。现在,他就感到仿佛鬼子在近处,不能让他们跑了。他想道。他一下就弯下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非常坚实有力量的腰背,把手里的驳壳枪含在嘴里,打开弹药箱,从里面拿出手榴弹先拉燃,就站起来朝城墙下甩下去。

鬼子看到城楼上有一枚手榴弹如石块般急急地落下来。就赶紧向两边 、身后急跑开去。

站在城楼上的王排长看见了,就在嘴里恨恨地念道:“你们跑,你们跑,你们跑得了吗?”在念时,他又拿起两枚手榴弹拉燃往跑远的鬼子扔过去,接着,又把另一枚往两边中的西边扔。

这样做,王排长是想全部炸死让战友伤亡的鬼子。

“排长,你太厉害了!”一个在他一边的新战士看到自己非常机敏炸死多个鬼子的排长而后说。

“这有什么。你也可以来。”王排长把他不满足的方脸回转来说。

这个新战士就马上拿起一枚手榴弹要投。

王排长立即说:“小周,不要慌。”

富有经验的王排长说时,就马上把没有战场经验的小周按下,自己也蹲下。他立刻意识到:如果这时还站在城垛当口,就会被随时射上来的子弹打死。

“排长,为什么不要我投呀?”小周非常不解地问。显然是不明白这投弹的时机。

“小周,虽然下面没有几个鬼子,你看到了,刚才的鬼子跑开了,基本被我炸死了,但是在四周,还有不少鬼子会朝着我们这里开枪的。”

“排长,我明白了。”

此时,心地善良的王排长一个方脸非常温存,用亮闪闪的眼睛看了看小周,他根本不想看到自己兄弟有不测。说:“小周,记住:你跟着我的行动做。”

小周非常明显感到排长是那样照顾自己,心里情不自禁地一热。“嗯。”

然后,他看到自己排长就起身,动作快,并看了看下面的鬼子,看来他是有经验。就在此时,马上就有子弹打上来。小周却刚要起身,就看见王排长赶快蹲下,

紧接着他俩都同时听到:有子弹打在他俩头上方的、城垛向外的城垛上,还落下少许灰渣。过会,排长非常平静,并没有受这一情况影响了心情。然后,王排长说:“小周,我俩从城垛两侧抬起身。”

小周似乎才明白这样做是避免被鬼子的子弹打中,因为,有城垛挡着子弹,会更安全。毫无疑问,在王排长的指导下,他俩在非常积极地打击着下面的鬼子 ……

一连长张俊涛一直用驳壳枪打鬼子。

他好像专门在那里,等着打鬼子似的。

在战士们的积极努力下,进攻光华门的鬼子被打退。他们在休息了二十分后,又和攻城鬼子战斗。这样打了一天了,鬼子被打退十一二次,到天黑前,没有攻下光华门。到了晚上,大家身心都十分累!他们根据上司的指示还是待在城墙上,这样做,主要防止鬼子异常攻击。

打了一天了,国军新战士徐凯对鬼子打第一枪来,在自己二班长的带领下越打越胆大,有时比自己周班长打鬼子更积极。

半夜了,该他和另一个老战士站岗。周班长就亲自陪他站岗。

三人在黑乎乎的、深夜到凌晨的光华门城楼上,在不时有非常冰冷风吹到脸、身上时,使人浑身发抖,感觉身子跟石块似的。周班长看到徐凯冷得微微发抖。就拿来自己的旧军衣跟徐凯披上。

“披上,小徐。”

在一旁站岗的老兵说:“徐凯,我们二班长对你多好!”

“老二,难道老子平时对你不好吗?”周班长问。

“我以前站岗放哨,你也没有这样。”

周班长说:“人家小徐是新兵。你跟老子一样大,可是,我一拿了不少烟跟你抽。”

老兵何二不说了。就问:“小徐,我看你今天打鬼子挺厉害的!”

“何大哥,这都是班长鼓励的,我起先还怕。”

直爽的老兵何二说:“嗨,这有什么好怕的,什么鬼子,敌人,管他妈这么多,一律跟老子打死再说。知道吗?”

“小徐,你看,你何大哥说得真好!明天又来。”周班长说。虽然,徐凯看不清自己班长的脸,可是,他非常明显地感到班长那憎恨鬼子的声音。

“是,班长。”

他们就聊着,主要是一个夜晚太长。周班长感到将要到凌晨了,天会更冷。就拿出一瓶酒对小徐说:“来,小徐,喝点酒,暖和身子,这凌晨以后会更冷的。”

“班长,我不会喝酒。”

“不喝,会受不了的。来喝一口。”

小徐听到了自己班长非常耿直亲近的话,心里更感动,就喝了。一喝下酒,他就觉得自己肚皮里先是一冷,然后,就热乎乎起来,先前非常冷寒的身子就温暖起来。

他感到班长跟自己哥一样,人多好的,不像他听说的:有老兵要欺负新兵的事,他想也许这事在别的部队里有,幸好,我没有遇上。他想到这里。然后,他看见班长拿烟跟何大哥抽,看他俩如兄弟般聊谈的非常亲热!“老何,你跟小徐去睡一下,我来看几个小时。六点前,你来换我。”周班长说。在兄弟们站岗时,周班长没有这样死板,让战士去睡一下,只留人警戒。主要是他想明天要打仗了,让战士们有充沛的精力打鬼子是重要的。

“老周,你去睡,这本该我的班。”何二说。

徐凯听到站在一边的他俩这样说,他感到何大哥多仗义、多有情的。

然后,他听到班长冷不丁地的硬巴巴的声音:“少跟老子废话,快去睡!”

然后,他看见在黑乎乎的凌晨夜色里,朝自己缓步走来,嘴里抽着烟,尽管看不清班长,那烟如一个小红亮点般在旺旺地往上蹿,随着班长的走近,能略微看到班长性感的胡子和非常正直亲善的方脸。身影显得非常英武的班长走到小徐面前。

“小徐,你去睡,其他你就不管了,明天好好打鬼子。”

“可是,我在站岗。”

“不要紧,去吧!”

“是,班长。”

小徐再次听到了班长硬气的带有温和关心他的声音,觉得班长在为自己好。心里一热就说:“谢谢班长。”

然后,小徐就走到一边的墙下,背靠着清冷的墙,一会就睡着了。

【编者按】等子弹一过,绝不放过作恶多端鬼子的王排长继续射击。他抱着机枪马上扫射,同时他看到:在高高的城墙下面,已经又聚集起八九个鬼子,都端着步枪,神情凶恶朝他作出猛急的射击的情景,力图打死他。王排长发出的子弹斜斜而陡直地打在几个端枪把脸遮住一半、而完全暴露出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的鬼子,只见一个鬼子肚皮中弹,就身子往后倒;紧接着又一个鬼子的鼓胀肚皮被击中,一下就扑倒在地上的一个脸上是血污的死了鬼子的身上;还有一个鬼子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被打中,痛得嚎叫起来,身子往旁边摔倒;还有四五个鬼子一并被打死。 细节描写生动真是,如临其境。问好作者。【万泉河编辑:春江】
上一篇:鳇鱼差(第四章) 初生牛犊不醉酒  妹妹原是被弃婴
下一篇: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 第九章 刘文彩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0783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