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20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果园踏青
日期:2018-04-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史庆有
点击:303

老家的果园一年四季都是诗。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做为故乡的游子,每年我都要回几次老家,特别是早春,我一定要感觉一个老家早春果园那如诗如画的场景,我常常醉在那开满鲜花的果园里。

踏青春天必不可少的节目,今天是周末,天特别晴朗、温暖。清晨,接到老朋友的电话,说梨花开了,并说今年的梨花特别鲜,虽然我拍了好多次梨花,朋友的邀请还是调起了我的雅兴,叫上孩子,带着爱人,走,踏青去。

山村的路都已经是柏油了,在蜿蜒起伏的山路上开车,总是让人无限的乐趣,一家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特别是外孙女很少去野外,在洒满春光的大地上,看啥啥新鲜。也许是如今的生态环境真的好了,不太长的车程中,多次看到山鸡,田鼠,喜鹊,野兔,更多的是农田里播种的农民,看似很平常的农事,在孩子的眼里都是那样新鲜。有孩子在身边,我也感觉年轻了许多。

果园到了,外孙女如同到了太空,眼睛都不够用了,看啥啥新奇,我成了孙女的保镖兼专职讲解员。相机在手中不停地“咔嚓、咔嚓”。女儿、女婿看我们老俩口同孩子玩得很开心,他俩挖野菜去了。

果园大哥可是位勤快人,这果园莳弄得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准确。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果园,刚用旋耕机整的地,一棵草也看不到,人走进去,松软、舒适,我情不自尽哼起了台湾校园歌曲《赤足走在田埂上》,那熟悉的歌词,将我带回到童年。童年,我的家乡没有田梗,却有弯弯曲曲的山路,走在上边,也一样发出啪吨啪吨响,童年的脚步声是一首诗。而今天,走在新旋耕的土地上,心想,这要是赤脚走会得多好,参加工作快35年了,一直也没有赤脚走路的机会,我想赤脚在上边玩会,爱人不让了,60的人了,一点正型也没有,看着没啥,谁知道土里埋着什么,光脚扎着怎么办,你可算了吧!我心里总不安分。

就在我们为光脚是不是能扎脚讨论激烈的时候,女儿来电话了,说果园外农田里的苦麻子,苣荬菜几乎是连成片,让我们也去挖野菜。刚出芽的苣荬菜得多有滋味。我动心了,走,我们都去挖野菜吧!外孙女是干啥都行,挖野菜对她来说也很有诱惑力,走吧!爱人不干了,在家的时候问过你,我穿高跟鞋行不?你们都说赏梨花行,这怎么又要挖野菜,我这鞋可去不了!我还想去。女儿的电话又打过来了,让我在车里休息,让爱人穿我的鞋去挖野菜。我很高兴,好,我回到车里将鞋脱给爱人,爱人叮咛我:你在这睡会吧,别下车,扎着脚就后悔了。我欣然答应了。

爱人孩子都挖野菜去了,在车里的我可一点觉意也没有,耳旁不时传来蜜蜂的“嗡嗡”声,不行,我得去拍这可爱的小东西,这也是一个难得走赤脚的机会,赤脚玩一会儿,得多开心。我小心翼翼地下了车,刚开始那几步真有点迈不开步,感觉地面上的小石子、(僵)硬的田梗,将脚心咯得很痒痒,一点也不敢踏实着了,这可没有歌曲唱的走在田梗上“啪吨啪吨”的响声。我嘴里哼着东北民歌看秧歌的歌词“光脚丫,多难瞧,得儿那呼咳儿呼咳儿呀,情郎哥看着我的小脸往哪儿搞哇哎嗨呀!”我小心翼翼地走着,也许是多少年这双大脚也没同土地亲密接触了,真的感觉痒痒的很,特别是走在有茅草的地方,有点不敢落地的感觉,恐怕扎了脚,当年赤脚在野外行走,健步如飞的感觉没有了。当爱人和孩子们挖野菜回来了,看到我赤脚在果园中“疯”,笑得前仰后合,感觉看到了天下最有趣的事。其实我是光脚长大的。

从记事起,和我一般大的孩子在不是太冷的日子里是不穿鞋的,不是不喜欢穿,而是我们都穷,没鞋穿。那时候我们的鞋都是妈妈做的千层底布鞋。做双鞋妈妈得熬好多个晚上,其实更难为妈妈的是做鞋的材料,做双鞋得用好多用旧布加浆糊粘在一起的厚布,民间俗称“袼褙”。妈妈常说:不怕做袼褙,怕的是去哪儿掏动那么多的旧布,做鞋还需要一块9寸宽、新的、结实的鞋面布,还得有搓纳鞋底的线麻,严鞋口的布条,在那个一年也分不到几个钱的年代,做双鞋不知道妈妈得省吃俭用攒多少天鸡蛋,卖了才够买一双鞋的材料。我们都很珍惜妈妈做的鞋。懂事的我们没有特殊情况几乎都不穿鞋,只有在草上铺满霜雪的日子,天太冷了,妈妈实在是舍不得让她的孩子受冻,命令我们穿上早就做好的布鞋。在上学的路上,我们也常常怕磨损,拎着鞋走。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每天走一个往返40多华里,我的鞋几乎都是在书包里背着,同学或熟人问我为什么不穿鞋,我说光脚丫走路轻快,其实我知道,怕费鞋,有双鞋可真不容易。

那个年代哪家都好多孩子,感觉那个年代的孩子都皮实,好养活,光脚也没有几个扎坏脚的。当走的有蒺藜的地段,常常嘴里念叨着:“蒺藜、蒺藜别扎爷,过年给你买花鞋!即使是扎了,也没有谁喊叫,信手拨出来,一撇了事。就是蒺藜刺还留在肉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来让妈妈用针给拨出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赤脚走路要盯紧地面,稍不留意,踩着小石块,就会让你锁下眉头。昂首阔步,有时候会踢到挡路的石块,常常是大拇脚趾头,那是真痛,瞬间疼痛会袭遍全身。那时候谁都会急忙扔掉手里的一切,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握紧受伤的脚趾头,拚命地上下抖动,以尽量减少疼痛感。有时出血了,甚至是肉模糊的时候,也没人当回事,便悄悄地溜回家,寻一块旧布,包扎一下又接着干啥干啥。

冬天一般是不打赤脚的,有时候我们在冰上玩耍,比滑冰谁滑的远,有的小伙伴会光着脚滑,光脚滑冰能使脚面与冰面形成一个润滑层,相对能滑得更远些。不过在冰面上光脚,用不了几次,脚跟会冻裂口子的!

那个年代的孩子好养活,我感觉小时候几乎没有过感冒发烧的时候,就是有,晚上喝一大碗妈妈熬的生姜葱白汤,捂上大被,在热炕头睡一觉,出身汗就好了。比较重的时候,出过汗后,妈妈会用开水浸泡过的干萝卜缨子醮烧酒搓一下前胸后背,手心脚心,再拨几个火罐,一定会好差不多了。那时候我们屯离医院远,几乎没听谁说感冒发烧去医院,谁要是去医院感觉这个人病的要不行了。

夏日里赤脚是一种幸福,清晨或黄昏,赤脚踩在沙土路上,清凉清凉的。那被无数双脚踢踏过的沙土路铺着厚厚一层细土,双脚踩在上面,那细尘便如柔波涌起。我们上学或放学的路上,常常是尘波起伏,很是壮观。中午,赤脚走在沙土路上,滚烫滚烫的,一只脚尖刚下去,另一只脚尖迅速地把它换起。一路上飞奔不已,双脚踏在教室的土地上,才会感觉凉津津的。

天气不好下雨的日子,赤脚走在风雨里,滑溜滑溜的,我们的双手尽量伸展,保持身体的平衡,整个人如风中柳,如喝醉的汉子。风雨中行进在沙土路上,一长溜光脚的学生,路面凹凹凸凸,不时有人扑的一下摔个嘴啃泥或来个四脚朝天,但很少有人去笑的,因为几乎没有人能逃得过挨摔。

最欢欣的日子是放学的时候我们赤脚走在河滩上,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幅画。有时我们会用一根长长的木棒量下自己的脚印,然后很天真地交给父母,要他们给我们买鞋的时候作为参考,大有郑人买履的味道。我们的父母笑着接过,转会儿又不知扔到哪儿去了。

读小学的日子几乎是赤脚走过来的,那时的我们并不自悲,因为大家彼此彼此,不仅如此,我们还有点骄傲,因为小小的我们就能为我们的父母分忧,不论男孩还是女孩,放学了,都得根据不同的季节而去拾柴草,搂树叶,挖苦菜,为一家人的生活而忙碌。

如今的人们真正是丰衣足食了,再也没有一个人为了减少鞋的磨损而赤脚走路了,赤脚走路这个词应该从字典里剔出了。

【编者按】儿时的记忆总会令我们记忆犹新,因为有真情流露,有朴实相伴,更有许多扎根在内心深处的品德在升华。作者的少年时代,虽然贫穷的连鞋都穿不上,可是赤脚上学,溜冰,走山路造就了结实的身板和刚毅的性格。“贫穷”的快乐,“贫穷”给了那个年代的人们脚踏实地,乐观积极地生活态度和难忘的童年乐趣,何乐而不为!感谢分享忆苦思甜的文章,期待更多精彩呈现!【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奶奶的浆水面
下一篇:[历史知识美文]胜者赴死与败者受死—再探马雅文明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4/7 16:13:41
谢谢老师的推荐,欢迎来我这采风,感受山村梨园的滋味,有机会也赤足走一下,会有一种全新的感觉!
    2018/4/6 19:18:45
谢谢老师的推荐,一段过去的日子,锻炼了意志,锻炼了身体,对比今天的幸福生活,更感到今天的甜蜜。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从一点一滴开始!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40189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