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6月22日 周五
南京大屠杀 第六章凶残的鬼子
日期:2018-04-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边江
点击:263

跑近魏得富的鬼子,知道中国军人魏得富没有还手的能力,像一群狼对着一个鲜血淋漓的猎物,极度歹毒、跟毒蛇一样的鬼子用刺刀,对着无力反抗的中国军人魏得富的肚皮、胸部狠撮力捅。

此时,一个肥壮、小眼睛的鬼子佐藤高举刺刀,嚎叫一声,势大力沉地把尖利的刺刀刺进魏得富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里,接着,他把刺刀抽出来,沾了一小半刀身的鲜红血还在冒微微热气,往下滴血。紧急着,充满野兽杀性的佐藤又把刺刀举过头顶,凶横刺下来,朝魏得富已经血糊糊的肚皮深处猛刺,当刀刺到魏得富的脊椎骨时,顿时发出“唰”的响声,刺刀就刺穿了魏得富的背。然后,还没有杀尽兴的佐藤抽出血红红的刺刀再刺。这时,在他身旁的一个矮肥的老鬼子山口,他已经举起刺刀,他猛叫一声,刺进了魏得富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里。他杀性才开始。然后,山口抽出尖利刺刀,再次猛举起,又撕叫一声,这次比前一声更响更令人毛骨悚然!就看到他肥壮的身子猛一沉下,只听到“唰”的一声,在多个歹毒的鬼子朝魏得富胸腹急刺不止的情况下,山口把锋利带血的刺刀插进魏得富血肉相混的小肚皮里。接着,他本想抽出,就改变了想法,只见他把斜插在魏得富小肚皮里的刺刀狠狠绞了两转,往外猛一扯,顿时,几股缠绞在刺刀上带血的白花花的肠子被山口狠拖出魏得富的小肚皮外。……

把自己连长推倒在地上的国军战士魏得富被五六个鬼子残忍无情地剁成肉泥。这一群日本侵略者在世界人类历史上,是最恶毒凶坏卑劣成性的人渣。他们粗暴践踏日内瓦公约不许杀战俘的规定,残杀战俘,连中国平民照杀不误,是残暴的魔鬼,极度的狂毒、凶毒、歹毒!(这一句来自小说《江城》结尾的杂文《不能忘却的南京大屠杀》)。

倒在地上的刘连长看到救了自己一命的战士,长得身体环厚、大眼睛的魏得富不见了,他才感到魏得富一定是受伤落下墙去了。他非常清楚:这时掉下墙就是猎物掉进了狼群般的鬼子里,非死不可。他不禁心抖了一下,十分震撼!但还是很想看看魏得富被鬼子怎样了?就马上爬起来,看到:在高悬般的城墙下的地上,魏得富自脸以下的胸部、肚皮都是血糊糊的,其中被刺烂的黄色军衣和肚皮混夹一起,显得红黄白的;一个被刺烂的肚皮不成样子,像烂土坑;还有从他小肚皮里翻出的血红肉夹着乳白色经脉,有多节断肠子被扯到很脏的地上,看上去,十分残忍!刘连长一阵巨怒,叫骂道:“我日你小鬼子!我……”他一叫骂,就用驳壳枪对着下面的鬼子狠命开枪。

这,或许是为自己战死的战友报仇的好机会。

刚把中国军人魏得富的肠子拖出来的鬼子之一的矮肥鬼子山口,被一颗子弹擦过他肩,他感到了致命危险。马上跑开了。另外一个鬼子被打中头,其他几个赶快跑开了。

刘连长看到跑开的鬼子,又情不自禁想起自己被鬼子残杀的战友魏得富,又一次极度愤怒!多股如火山爆发的巨大冲动使他脸绯红如烙铁。他看到下面还有鬼子一堆或几个趴、或蹲在地上,端着步枪正朝城墙上的中国军人积极开枪。

虽然下面有很多鬼子,但是刘连长看到六七鬼子在离魏得富尸体非常近!顿时,痛恨鬼子眼珠大睁,要脱出眼眶似的,一个方脸几乎在抽搐,两个鼻孔在喷张,咬紧的牙齿在嘴里“咯吱”响着。

他就马上弯下腰,从放在墙边地上的一个弹药箱里,一把拿出三枚手榴弹,一口气拉燃,全部扔下。

正在朝城墙上开枪的鬼子丹波、中野,还有在四分钟前用刺刀把中国军人魏得富的肠子扯出来的、小眼睛的佐藤半蹲在地上射击着。这时,仿佛隐在淡蓝色烟层后面显得沉重的光华门上下,枪声急急,由敌我打出的枪弹在城墙上下倾斜般急飞如暴雨。

刺死魏得富鬼子之一的佐藤,对刚才参与刺死中国军人而得意洋洋。他还在往城墙上开枪,热衷于打中一个中国军人像鸟落下来,他好跑上去一个人把中国军人刺死来着,仅此而已。

这时,在他身后的中野在开了几枪后,马上看到有手榴弹从他头顶上的高高城墙上,在时淡时浓的淡蓝色烟层上,看到了一两枚如短黑条般的手榴弹被人从城楼上甩下来;他眼睛一睁大,迅速意识到自己危险。他反应很快,大喊一声:;“支那人丢手榴弹了!”

现在,急急的枪声一直把人的神经弄得头皮发晕,佐藤也看到了急急落下来的手榴弹。这个歹毒、非常机灵而凶恶的老鬼子感到了可怕的死亡冲他来了。就马上爬起来,迅猛往一边猛跑开去,力图脱离被炸死的危险。

中野看到急急落下来的手榴弹,就条件反射般蹦起来慌不择路地往后跑。还有几个鬼子也是。

近三四秒,往后急跑的中野,只感到身后一片滚热的温度和一股夺目耀眼的火红光焰往自己涵盖而来,他顿时感到自己被落地爆炸后的手榴弹的火光吞没了,感到自己的身子和后脑等自己的一切都包围在滚热的火光里,仅一会,中野死了。

而刺死中国战士魏得富的鬼子佐藤从一边猛跑过去,没有被炸死,只是背后被炸(烧)伤。

由刘连长扔下来的三枚手榴弹把在城墙下众多鬼子中的二三十个炸死。

自从自己连长喊射击以来,在一排长张俊涛、二排长王仁杰这边的新战士徐凯和彭四全跟一、二班长在一起。

徐凯很想开枪打鬼子,但是他看到城墙下有大量鬼子攻到了城墙根下,气势是那样吓人!一下就心里非常压抑、紧张、害怕!浑身发抖,他伸手拿枪,却把枪碰到地上,他想道:这就是要死人的打仗吧。他就站在二班长周秀龙的后面呆若木鸡。这时的二班长几次或多次向城墙下的鬼子闷声不响地开枪,后才回脸,注意到:徐凯站在那里发呆。

他知道徐凯和彭四全是第一次打鬼子,一定害怕。就在急急而使人脑袋发晕的枪声里回转身来,对徐凯说:“徐凯,不要怕!打鬼子,就是这个时候了。你不打死他,他就要打死你。徐凯,来,拿上步枪。”

周班长说。就把在地上的步枪捡起,塞在徐凯有些瑟瑟发抖的手里,又拍拍他肩膀,在激励徐凯拿起枪战斗!徐凯就抬起迷茫的眼睛看到:自己周班长那更加沉稳的方脸和温存勇敢无畏的神情,好像他从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在自己二班长的鼓励下,徐凯才勉强接住步枪,周班长继续鼓励他,他知道:只有让徐凯向鬼子打出第一枪,也许才使徐凯感到自己打鬼子了,这样就能促使他打第二枪、或第三枪。

“快,开枪!朝鬼子射击,快!”周班长喊道。把他非常关切的方脸转回来,催徐凯向鬼子射击。

一种很想打鬼子的冲动使徐凯狠了一下心,在班长的鼓励下,把他先前的犹豫害怕克服掉,端起步枪终于向此时在高高城墙下面,在一片烟光里的鬼子开了一枪,看到自己打中了一个肥鬼子的头。周班长也看到了,就高兴一喊:“徐凯,你打中了一个鬼子,很好!”

然后,周班长还把他拿步枪的右手高兴坏了地一拍身旁的城垛,好像是他打中的鬼子。他马上回脸,非常欣喜地把徐凯夸讲来着:“很看,徐凯!你打死了一个小日本!鬼子又不是铁做的,没什么好可怕的。又来!”

徐凯也惊讶,自己真的能开枪打鬼子了。

“来,又打。把子弹压上膛。”二班长又说。很为徐凯打死了鬼子而庆幸的不得了,因为这是他教授的成果。

“好的。”

两人就在那里的城垛后,继续打鬼子。此时,在光华门的城墙上下,枪声急急,烟光遮眼,如闪电般的枪弹在上下激射。一切都躁动不安!一切都充满了可怕的死亡!

在城墙过来往西的这边,一排长张俊涛和二排长王仁杰站在两城垛下,一步不离,用驳壳枪向高悬的城墙下,混乱的鬼子倾力射击。此时,先前被打死的鬼子横七竖八地躺(扑)在地上,血和黄军装相混杂乱地摆满了地上。这时,还有很多的鬼子蹲、趴下、站着在同伴的尸体间,非常顽劣地举枪向高高的、有些淡蓝色烟子模糊了城墙的国军开枪。双方一时就这样对峙着。

王仁杰排长非常灵活!他站在城躲下,左手扣在他腰间的宽皮带上,握着驳壳枪的右手不住地向下面鬼子倾力射击。这时,鬼子都到了光华门的城墙下,望而停步(因为,在大门边的一个连打了十多分钟,可能是觉得被动,就赶紧撤回内城,大关大门,把鬼子的强势和锋芒也就关在外面,都到东边的城墙上和高营长别的连一起打鬼子),没有任何防护的鬼子,只能被动挨打,死伤不少。王排长积极地不失时机地用驳壳枪射击,不用瞄准,因为敌人又多又站得密,打死了多个鬼子。后,他打完了一弹夹子弹,不想错过一丝打死鬼子的机会,就喊道:“何老二,把机枪跟我!”

“是,排长。”

然后,王排长马上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的宽皮带里的肚皮上。

赶快伸出左手,接住机枪,一下怀抱在自己斜插着驳壳枪的肚皮上,把机枪向城墙下面的、在有些烟光中的鬼子猛射击。

这时,在下面的鬼子注意到:王排长抱着机枪在射击他们,仿佛整个人都要跳下来打死他们似的。就集中朝王排长开枪。

【编者按】把自己连长推倒在地上的国军战士魏得富被五六个鬼子残忍无情地剁成肉泥。这一群日本侵略者在世界人类历史上,是最恶毒凶坏卑劣成性的人渣。他们粗暴践踏日内瓦公约不许杀战俘的规定,残杀战俘,连中国平民照杀不误,是残暴的魔鬼,极度的狂毒、凶毒、歹毒!这时,在下面的鬼子注意到:王排长抱着机枪在射击他们,仿佛整个人都要跳下来打死他们似的。就集中朝王排长开枪。这激烈的南京保卫战描写地真实极了,让人看了咬牙切齿恨鬼子,钦佩中国军人。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国产机器猫】
上一篇:鳇鱼差(第三章)大雪觅踪遇阻  临行热血降温
下一篇: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 第八章怒火般的斗争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3945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