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6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红海滩随想
日期:2018-03-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吴永华
点击:423

2017年10月6日。盘锦红海滩。

众所周知,红海滩那一片炫目醉人的红,是由百分百的碱蓬草渲染而成,而提到碱蓬草,我便会想起我与之颇具戏剧性的初识。

那是19年前的一个春日,周五。下了课,忙完该忙的,我站在窗前望着外面发呆,权当作短暂的休整,忽而不合时宜地泛上一阵饥饿感。那一瞬间,我特别想吃碱蓬馅的包子,实际上我从未吃过碱蓬馅的包子,何以会有那种冲动,我想大概是曾经听人说起过,无意中便在脑海中留了印象。我向来是属于行动派的,当即便约了同事老高,第二天去东面大甸那边挖碱蓬草。

第二日,天公作美,晴空万里,我们俩蹬着自行车,沐浴着暖阳一路东行,心跃动,意飞扬,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我和高都是第一次挖碱蓬草,固然是找到了童年时呼朋引伴挖野菜的乐趣,但我们都不认识这种植物。后来两人核计一下,人说这个地方生长的植物大多是碱蓬草,那我们便根据以往挖野菜的经验,排除认识的几种,挑长得最多的野菜薅,也就是了,最后我们统一意见,认定了一种颜色翠绿,长着类似多肉植物的叶片的野菜,虽然颜色绿了些,但我们以为大概季节未到,所以这些碱蓬草还未泛红。说做就做,我们马上行动,薅了一会儿,凭借着良好的视力,我发现沟渠对岸的碱蓬更密更鲜嫩,我们便踩着扭扭曲曲的简易小桥走到对岸,站在大片大片碧绿的野菜中,别提有多快意了,边薅边聊,边聊边薅,没多久就采集得盆满钵满了。看看天色,我们打算回家,走到刚刚过桥的位置,发现此路不通了,潮水漫过了小桥,那至少能有四米宽的沟渠没有外物可以凭借,我们无论如何也飞跃不了,无奈之下,两人一边看风景一边沿着沟渠往前走,寻找下一处通道。

走了好一会儿,终于看到一座正正经经的水泥桥,过了桥往回绕,迎面来了一个男人,拿着农具,他端详了好一会我们拎着的野菜,欲言又止,我见他似乎有话要说,便停下来,他就问:“你们挖这么多刺蓬干什么用?这玩意儿猪都不爱吃。”我心里一阵尴尬:这是怎么说话呢,啥叫猪都不爱吃,我们这是要包猪肉包子吃好不好……心里这么吐槽着,但表面上我还是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这不是碱蓬菜么?包包子吃啊。”那人很不给面子地哈哈大笑:“这哪是碱蓬,这是刺蓬,喂猪的,还不敢一下子给猪吃多了,会让猪吃坏肚子的。”说完他还指点给我们看真正的碱蓬长什么样子。我们大窘,等他走了,立马同时甩掉拎着的袋子,也相对笑弯了腰。刚刚我俩还在埋怨潮水上涨害我们走了冤枉路,现在看来,这潮水来得正是时候,否则,薅了一堆刺蓬回家吃坏了肠胃,让我们情何以堪。后来,当然是我们重新薅过,而那唯一的一次与碱蓬草的亲密接触就这样印在了记忆里。

那一段插曲后,日子重归忙碌,我不再有机缘碰触到关于碱蓬草的记忆。近几年偶尔会看到红海滩的宣传片,那片红仿佛霜染枫林,着人欲醉,于是有了些许一游的冲动,但一直未能成行,原因在于,看过那么多风景,我大抵明白,有些景色,属于相见不如怀念的,我想到营口离盘锦挺近,就问飞姐去没去过红海滩,姐说没去过,理由很是令人忍俊不禁:“二姐夫说,红海滩就跟小时候老家东大甸子那片碱蓬草一样,没啥好看的。”接着姐说,她可以去趟营口的海滩,然后传照片给我,斟酌斟酌要不要去。等看到飞姐发给我的照片,我觉得盘锦红海滩势在必行了。后来我明白,吸引我去红海滩的,除了那片红,还有照片中姐的微笑。那红色,那微笑,氤氲出一种暖意,入心,入骨。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我们从鞍山到了盘锦大洼,大巴车直接把我们送到了红意最浓的那片滩涂,对面是一片稻浪,美其名曰“稻梦空间”。

风很大,发丝飞扬,但这仅仅能影响自拍的效果,却丝毫遮掩不住肆意张扬的笑容,我带着满满的欣悦走近那片红,同行的范范并不打扰我,我们各自看风景,玩自拍,只偶尔互相看顾一下对方所处的方位,总在这片空间里,也许走散,但断不会走失。

站在风景中,我习惯于且行且看且回味,凝眸细看,这道迷人的红色奇观,由一棵棵纤柔的碱蓬草织就。它们一簇簇,一蓬蓬,由嫩红到深红到紫红,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终于斯,于荏苒光阴中,经年累月,不休不止,方酝酿出这一片火红的生命光泽,明艳似霞,热烈如火,造化之神奇,彰显无遗。

我的视线随着红海滩游走,感叹着,碱蓬草,这盐碱地上唯一的植被,以精卫填海般的勇气和毅力,追随着海浪的足迹,将自己生命的弹性限度不断延展,向大海深处蔓延,同时也给亲临红海滩的人们带来无尽的生机和希望。

视线回移,我的目光随意地落在脚底木栈道之下的软泥上,那里有无数个小小圆圆的孔洞,想来每个小孔洞里都居住着或曾经居住着小螃蟹,温度渐升,“小居民”们陆续钻出家门,四处游荡,它们大都是独行侠,各自为政,悠游自在。看着看着,居然被我观察到有两只离的很近的,各自伸出一只钳子攀在一起,拉拉扯扯,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我想,它们为何而牵手?是无意中将钳子挥到了一处,拉扯不开,还是为争夺地盘准备单挑?但我愿意相信,它们只是纯粹的友好邻邦。

这厢我正看得津津有味,忽而眼角余光所及之处恍若有影子一闪,我跟着看过去,有了更为有趣的发现:一只个头相对较大的螃蟹正在进食。第一次见到螃蟹吃东西,可爱极了。它静静地趴在那里,两只钳子捡拾着食物送往嘴里,左钳一下,右钳一下,左钳一下,右钳一下……慢条斯理,节奏感极强,并且绝对不会乱了次序,宛然一位极其讲究餐桌礼仪的绅士。假如吃着吃着被外界打断了进食时伸的是左钳,那么隔一小会儿它继续进食时一定是先伸右钳,反之亦然,绝不会弄错。我惊叹得无以复加,这也太神奇了!

我的专注吸引了别的游客,渐次有人像我一般趴在栏杆上看着,啧啧赞叹。那螃蟹就在众人瞩目之下进行着优雅从容的进食表演。我看螃蟹多趣味,螃蟹看我应如是。

惬意的时光总是流逝得飞快,范范比我理智,过来喊我去对面的稻梦空间,不然时间恐怕来不及。我意犹未尽地又看几眼那螃蟹,可它毫无反应,只顾着左一钳右一钳地吃着,对这厮的不解风情,我只能叹息一声,离开。

到得对面,展目四望,风物全然不同,满目稻田,间隙有距,整齐划一。片片稻浪,随风摇曳,舞动着黄色的裙摆。这景象令我有些激动,虽然我生于田野长于田野,但从未近距离接触过这么一大片稻田,我跑进稻田左拍右照,玩得不亦乐乎,不过照片效果都不尽人意,因为人太多了,我反复比划都免不了要与人合影,见我那么喜欢稻田却又纠结于人多,范范揶揄我:“真有你的,就一片稻田也能让你高兴成这样。我婆婆家也有这样大片的稻田,比这整齐,比这茂盛,等收割的时候我带你去,横着照竖着照,你爱怎么照就怎么照,没有人跟你争跟你抢。”我翻翻白眼,没见过稻田的孩子伤不起!

走上观景台俯瞰,刚刚嬉戏过的稻田在眼前呈现出一幅幅图画,我是没有艺术细胞的,那些图画在我看来就是抽象无比的写意画,等看清展示牌上的介绍,闻鸡起舞等等,我觉得,想象力这东西果真玄妙。

下午一点多,大巴返程了,我照例往两侧看了又看。蔚蓝的天空,清冽的海风,绚丽的红色,耀眼的金黄,平仄的小径,厚朴的栈道,仿古的亭台,真的稻草人……好一片迷人的红海滩,惊艳了时光,陶醉了我。

 

【编者按】红海滩红红火火,映照热情四溢的心情。有趣的记忆,和现在天翻地覆的面貌加深了景区的热爱。文中细腻的描述,抓住了焦点,不自觉的将读者带进美妙的视野,被笔下的景观吸引,从而深深喜欢上了红海滩。推荐共赏美文,感谢投稿烟雨!【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追寻别样的光明
下一篇:那一缕春风——谨将此文献给党存青老师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8709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